第一〇九章 命门高手

sigua 烈火血金刀 2287 字 2020-08-31

这一声冷哼,仿佛惊雷般在这老者高手耳边炸响,整个人就像被罩在一个钟鼎里狠狠的敲了一下,整个人瞬间就被震得的七荤八素的。

本来这高手老者的状态就已经到了一个强弩之末的地步,之前被楚牧留下的杀手锏接连命中,工程学的力量很是神奇而且诡异,直接让他的实力掉落到一个谷底的地步。

现在又被这声冷哼震得几乎整个人都要栽下来,这下就真的让他感到肝胆俱裂了。

之前他敢在楚家那么放肆,就是因为没有感觉到什么同级别的高手存在,所以才会有恃无恐的。可是现在看来根本就不是那么一回事,那个叫楚牧的小子绝对有绝世高手护佑,这个强手老者没有收到阻拦完全就是要锻炼一下那几个小辈的应变能力而已,一旦他们有生命危险,面前这个绝世高手,绝对会毫不犹豫的出手!

这个时候这高手老者才知道自己这次真的踢到铁板上了,就刚才这个这声惊雷般的冷哼,就知道让他感到对方有着比他只高不低的实力,这样一来他想要逃脱出去的机会就更加微小了。

可现在他已经动用了自己最强大的逃跑技能,如果这个时候停下来,他所做的一切都白搭了,不管对方有多么强悍的能力,现在他只能做出一个选择,那就是跑!没命的跑!

可是如今他还有机会吗?看到他这个狼狈的样子,又是一声冷哼响起,随之而来的就是泰山压顶般的巨大压力,这老者逃跑的速度顿时慢了下来,而且就像被一块大石狠狠砸中一样,一个踉跄差点倒在地上。

可事实上,他的身上并没有任何的伤痕,也没有任何的东西击中他,自始至终,就只有那么两声冷哼出现过。

这样的事情让这高手老者毛骨悚然。即使感觉自己跑起来已经很费劲,几乎就要走不动了,可是哪怕用燃烧生命为代价,他也在所不惜。因为他已经能够非常明显的感受到,背后那个绝世强者所传来的杀意。

没有任何商量余地的杀气,笼罩了这个高手老者的所有前进道路,就像有堵无形的墙,堵住了他所有的去路。但是对方也没有立刻下死手,就像猫捉老鼠一样,慢慢的戏耍他。

这种无形的压迫感,还有那种无力反抗的无助,快让这老家伙疯掉了,自出道以来他从来没有遇到过么丢人和惨烈的状况,如果是他的巅峰时期,他自信还是有一拼之力的,可现在……

想到此处,这高手老者就忍不住对之前几个小年轻恨之入骨。如果今天能让他活着出去,到时候一定要把刚才对他出手的几个小家伙都煎皮拆骨,还有那几个漂亮的小妞,他要百般玩弄,知道她们死为止!

直到现在这种状况,这个老家伙竟然还在想着怎么报复别人,却没想过自己之前是如何嚣张跋扈的,心中邪恶执念确实非常浓重,也难怪背后这位绝世强者不给他半点活路。

俗话说相由心生,虽然这个老家伙没有说出任何话。但是他的表情和眼神已经告诉所有人他心中的想法,而就在这个时候,他似乎也知道自己这样跑下去不会有什么好结果,与其这样还不如拼死一搏。

背后追击的人似乎也没有花多大的力气。只是一直像幽灵一样紧随其后。这绝世强者早就看到这老家伙身上的一些小动作,嘴角不禁扬起一丝冷笑,这小老头已经要来最后的反抗了,不过一切都是徒劳的。

果然,没过多久,这个高手老者骤然一个转折。身体就像硬生生扭成一团麻花一样,对着后面就喷出一道血箭。

他甚至都没有睁眼去看背后到底是什么人,只是凭借自己最直接的感觉,去做出这个举动,可是当着血箭向后喷发,这高手老者却发现背后竟然空无一人,可那种如山月般的压力明明犹如附骨之疽,一直在背后压迫着他!

背后到底是什么人?这一道血箭没有射中之后,这高手老者已经知道自己实在大势已去,对方是在硬生生的耗死他,根本就不需要什么大的动作,只要他一直跑下去,总有油尽灯枯的时候。

可是这高手老者又不能不跑,他知道自己一旦停下里,几乎就是丧命的时刻了,这最后一击所带出的血箭直接打在旁边一道断墙之上,仿佛被高强度的硫酸腐蚀过一样,瞬间变黑并且散发出一种强烈的腥臭之气,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可这一箭威力再强大,也不会有什么效果了,因为他根本不知道目标在哪里,可越是看不见,就越是觉得那个强悍无匹的敌人无处不在,那种疯狂的压迫从四面八方蜂拥而至,持续的高强度压迫已经让这高手老头接近崩溃边缘。

“灵虚殿丰尘在此!堂堂命门以上的绝顶高手来欺负我一个八门之人,说出去不怕人笑话么?有种就出来给我个痛快的,今天把我弄死,他人灵虚殿必有厚报!”

这家伙在一堆废弃的平房当中嘶喊,已经完全听了下来,破罐子破摔了,他现在看来已经知道对方的实力比自己高出很多很多,人体有八门,每开一门实力飙升一大截,而八门之后就是传说中的命门,号称可堪破命理,逆天改命。

可整个华夏达到这个阶段的人,并没有多少,或者是这个叫丰尘的八门高手还没有达到那种高度,没有这样的见识。

可丰尘的话并没有迎来同情和怜悯,也不会让他有什么更好的结果,仿佛从四面八方出来了那位敌人的话语:“哼,灵虚殿也越混越回去了,你这种人渣都能横行一时,我就把他们好好的清理一下门户吧,如果你们灵虚殿都是这种货色,灭了又如何!”

“你到底是谁?我只不过是去楚家逛了一圈,并没有做什么太过分的事情,你这样苦苦相逼,是一个命门强者的风范吗?”丰尘似乎在做最后的挣扎,一边拖延着,一边手里还在做一些小动作。

“哼,没做什么过分的事?欺负我孙儿病重不来见你,还想对我们的小辈动手,就足以让你死一百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