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〇三三章 逃脱任务

sigua 烈火血金刀 2713 字 2020-08-31

楚牧这一次使用的,正是之前在任务里获得忠诚契约技能,双方缔结忠诚契约,任何一方做出背叛契约的事情,都会遭受非常残酷的惩罚。

这下只要陈洪想要害楚牧,就会受到各种各样的惩罚。至于现实中的残酷惩罚是什么样子的,楚牧在圣光空间当中已经有所了解了,反正绝对够陈洪喝一壶的,准保这小子以后都没有机会来祸害他了。

按照楚牧的理解,这个忠诚契约的技能,就是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的意思,而且订立了忠诚契约的小伙伴,在战斗状态下,在体质血量的属性上是有加成的,双方的血量都会因此而增加不少。

现在楚牧就是在利用忠诚契约的反作用力,一旦陈洪想要害他,那就等着倒霉吧。

不过有一件事情,让楚牧挺意外的,那就是董大龙,竟然也跟着一起念忠诚契约的内容了,这个汉子跟陈洪可不一样,是真心实意想要交楚牧这个兄弟的。

看到董大龙的表现,楚牧很是感动,看来以后对这帮拾荒汉也不能不管了。

此时的楚牧带着董大龙,坐上陈洪的车就向着目的地进发。当他们到地方的时候,楚牧和董大龙都不禁皱了一下眉头。

因为这次陈洪带他们来的,是市里有名的一个夜总会。夜总会这种产物,曾经在九十年代风靡一时,也曾经是富豪们纸醉金迷的地方,如果是以前的楚牧,或许会有所向往,但现在,他就对这些地方变得很反感了。

堕落过,疼通过,迷茫过,方知这些地方有多么的害人。

而董大龙穷苦人家出身,为人也很正派,似乎也不喜欢这些地方。看到董大龙的神情,楚牧不禁对他暗地里打了一个眼色,压低声线:“待会要小心,发现什么不对劲,你先跑。”

“不行,我不会抛下兄弟不管的!”董大龙却斩钉截铁的回应,尽管声音很低沉,但是楚牧却清晰的接收到他那坚定的真诚。

楚牧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坚定的点点头,很多事情无需多说,只要实际行动就够了。

而就在楚牧进入随着陈洪进入夜总会大门的那一刻,美德宝典的任务提示再次出现了:“圣骑士任务激发:脱离险境,于两小时内脱离契约背叛者设置的陷阱,带领契约者董大龙脱离险境。两人确保安全,方为任务成功。

任务成功奖励:英勇、灵性、公正美德点数各增加5点。

背叛者将受到加倍惩罚,直到获得圣骑士大人的原谅为止。

奖励技能:英勇追击,在圣光审判术集中目标之后,有百分之三十机会激发技能,获得移动速度增加百分之三十的增益状态。”

看到眼前的任务提示,楚牧就知道今天这个是鸿门宴,而且具有相当的危险性。

上一次陈洪失手了,这一次估计不会那么轻易就放过楚牧。

这时候楚牧二人被陈洪带进夜总会深处,本来这个地方,像楚牧这样的小混子是进不来的,不过陈洪在这里的身份地位似乎不低,对守门的人说了几句,就施施然的带着楚牧他们进去了。

楚牧二人跟在陈洪背后,七拐八拐的走了一段时间,楚牧装作被这里的花花世界迷晕了眼,但其实却将来时的路都记得清清楚楚的,如果一会要逃也方便一点。

好不容易终于到了地方,楚牧和董大龙都不禁对视了一眼,果然感到了这个地方的不怀好意。

而董大龙微微点了点头,表示会跟楚牧共同进退。

他们来到夜总会深处,一个面积颇大的大厅里,在这里的人,楚牧竟然有不少都是认识的,其中有几个是这一片的大混子,分别属于几个地下势力的头马。

更加要命的是几个市里最强大的地下老大都出现在这里了,证明今天这个场合很不简单。

当然除了地下势力的人,还有几个商贾,以及其他领域的名人,楚牧前世也混了很长时间的人,对于这些人的身份也是非常清楚。

只不过场地中央,竟然摆放着一个拳击比赛的擂台,难道今天的节目就是看人家打拳击吗?

楚牧他们的到来,并没有引起什么波澜,如今的楚牧就是一个无名小卒,谁知道他们是谁啊。

陈洪带着他们来到一个穿着白色西服的年轻人身边,这个白衣年轻人看上去神情非常的倨傲,旁边坐着一帮纨绔,都是流里流气的样子,不过从他们身上的衣着看来,显然都不是一般家庭的孩子。

“小洪,你这带来的是什么人啊?怎么都是这种货色,我的天,让他们离我远点,别让他们把我的新衣服给弄脏了,这套时装可是我爸特意从巴黎空运给我的,我今天才第一次穿杰哥哥看。快!快让他们滚远点,我快被他们身上那股臭味给熏死了……”

说话的是白衣七年身边一个浓妆艳抹的女子,楚牧只看到她脸上花花绿绿的脂粉,还好现场灯光比较昏暗,要不楚牧觉得自己会被这个女人给丑哭的。

可这女的还特别矫情,离她还有十万八千里呢,就开始叽叽歪歪了。

“娇娇姐,不好意思,我这朋友没见过什么世面,第一次来,您见谅哈,我这就让他们走远一点。”

陈洪似乎很怕这个娇娇姐,立刻就答应下来。旁边的那些纨绔也纷纷开口附和:

“我说陈洪,怪不得说你陈家没落了呢,交的都是什么朋友啊,真掉份!”

“就是,看那穷孙相,也枉你能够把他们给带尽来。”

“陈洪啊陈洪,你是越活越回去了,你不怕坏了杰少的兴致吗?难得今天有好节目,全都让你这两个猪朋狗友给搅和了。”

一帮人对楚牧二人就是一顿挖苦嘲讽,完全没有把两个一看就是吊丝的两人放在眼里,连带着陈洪也成了他们挖苦的对象。

董大龙脾气本来就怎么好,被这些人一说就想要发作,但是却被楚牧一下拉住,对他使了一个眼色。

看到楚牧的样子,董大龙就镇定下来了,虽然相处时间不长,但是二人却有着天然的默契,他知道楚牧肯定暗地里有所安排了,现在可不是发作的时候。

而就在这时,那位被大家成为杰少的白衣青年却发话了:“你们都安静点,节目就要开始了,既然来了,就都是兄弟,陈洪是我的朋友,他的朋友自然就是我的朋友。来吧,你随便坐下就行,好好看节目。”

陈洪听到杰少的话,原来被说的铁青的脸,这个时候脸色才算好了一点。

而对于白衣杰少的表现,一众纨绔就是一阵吹嘘和夸赞,都说他大度,有见识等等,反正就是各种夸了,杰少一副很是受用的样子。

楚牧看到这个场景,就不禁心中冷笑,表面上看起来很是感激,但却已经开始全身戒备了。

两人找了个角落坐下,看看这帮家伙到底搞的什么把戏,这擂台搭得相当的高大上,又有那么多大人物出现,显然不是什么简单的比赛。

随着场地灯光一暗,只留下擂台头顶上的聚光灯亮着,楚牧知道,好戏准备开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