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〇二五章 特殊挑战

sigua 烈火血金刀 2650 字 2020-08-31

那个赵老的徒弟,看到柳轻依帮楚牧出头之后,也不禁眼前一亮。

他刚才进来的时候虽然看到有两个女子,但是柳轻依穿着太普通了,还老气,所以那时候并没有注意到。

现在仔细一看之下,发现竟然是个美得不像话的年轻女子,即使在生气的时候,也别有一番韵味,他竟然有点看呆了,有种心跳加速的感觉。

只不过这美女显然也是帮楚牧说话的,这就让赵老徒弟更加不爽,面前这个小子,不知怎么的就是让他看着非常不顺眼。

“凭什么看不起他?就凭我是龙旗正!国医世家龙家的第十代嫡系传人,国医圣手赵传阳的关门弟子!我五岁倒背本草,十岁熟读各家医书药典,十二岁开堂坐诊,治愈病者无数!

我被国医界称为医武双绝的天才,你说我又没有资格去质疑他?想让我看得起,很简单拿出让我看得起的本事,而不是吹牛。你们想要捧他赞他,可以,但是不应拿救人治病的事情开玩笑!

一晚治愈重疾之人,哪怕是传说中的药王医圣都不一定能做到,就凭他一个毛头小子?哼,别开玩笑了。你们也别嫌我说话难听,在医学的国度,很多事情是不容亵渎的!”

虽然龙旗正说的很嚣张,但是他最后说的话,还真是让人挑不出毛病来。

“旗正,闭嘴!怎么能这么无礼呢?各位,不好意思,是我管教无方,我这徒弟心高气傲还需打磨。其实他心性并不坏,就是有时候口不择言,我回去会多加管教的。”

楚牧没想到事情会因为他们几句话,就发展成现在这个地步。本来不算什么的事情,现在搞得他不出来证明一下,就变成骗子了一样。

楚牧也是对这个龙旗正无语了,这家伙自我感觉太过良好,不过如果真的像这家伙说的那样,他确实有自傲的资本,典型的少年天才,可就在这个时候,让楚牧意外的事情发生了。

“圣骑士任务触发:捍卫荣誉。骑士的荣誉不容亵渎,请证明你在医学治疗上的实力,打击对方的嚣张气焰,保护自己的荣誉不受损害。

任务奖励:荣誉美德点数两点。

技能:荣誉祝福,使用者可以对自己和友好目标使用,技能激发后,可让目标获得百分之五的力量加成和攻击力加成。”

得,来任务提示了,哪怕想退缩也不行了,更何况楚牧根本就没想过退缩的事情。

现在楚牧要想办法证明自己,省的以后还有人怀疑,然后把所有的一切推给美德宝典这个“师父”就行了。

“这位……龙兄,还真给你说对了,我在医术方面的造诣,肯定是比不上你。但是,我的师父很强,我能够一夜之间就让我的爷爷痊愈,就是因为我师父的神药,这些我都已经说过了,你不相信,我可以证明给你看。”

楚牧就像变魔术一样,对着右手掌心已经多了一把小刀,看上去很锋利,刀尖在他的左手手臂上划出了一条又深又长的伤口,鲜血骤然流出,很快就染红了他的小臂。

此时客厅里面的人都吓了一跳,不知道楚牧为什么要这样自残,旁边的柳轻依和楚牧更是吓得齐声娇呼,想要阻止楚牧。

楚牧却对她们轻轻一笑:“不碍事。”然后手里的小刀已经变成一瓶药膏。

“各位请看好。”楚牧说罢,直接将药膏涂抹在伤口处。

接下来让人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楚牧新创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楚牧轻轻的在伤口周围揉搓,最后连一点疤痕都没有留下,仿佛刚才所受的伤,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样。

哪怕龙旗正自诩医术高明,赵传阳赵老见多识广,也从来没有见到过这么神奇的事情,瞬间让伤口愈合,这到底是多么恐怖的外伤治愈能力!

赵老看着这个情景,都不禁直接惊得坐了起来,而龙旗正更是在口中呐呐的说道:“不可能,不可能……这怎么可能呢?”

如果这种技术能够推广,那么手术开刀的风险就会降低无数倍,因为很多灾祸和意外中上的人,也能够保住性命了。

“龙兄如果还不信,可以亲自试验一番,你就不会说我是欺世盗名之辈了。”

楚牧一副你要不要试试看的表情,让龙旗正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刚才他看得非常清楚,加上楚牧既然敢这么对他说,那就肯定有绝对的把握。

龙旗正感到自己刚才就像一个小人一样,将一个绝顶高手给鄙视了,其实人家正在背后笑话他呢。

他确实被震惊到了,这么神奇的药膏都能弄出来,楚牧的师父绝非凡人!

但是他又不死心,还是对楚牧挑刺道:“没想到楚兄弟师门竟然有如此神药,刚才确实是我孟浪了。不过我还想见识一下楚兄弟的医术,不知道可不可以跟我切磋一番,我们相互印证,相互进步。”

龙旗正说得好听,其实就是想在所有人面前证明一下,自己比楚牧强得多。

“龙兄,你不是失忆了吧,我早就说过我的医术很一般,只是学到了师父技艺的皮毛而已。要切磋可以啊,等一年之后吧,师父曾经告诫过我,学艺不精就不能随便出手,我这些家人的症状还是我师父看过没问题之后,我才出手医治的。

等我一年之后,出师之日,我会去龙兄所在的师门挑战你,到时候,我们公平比试一番,相互印证,必是一番美事。”

龙旗正听到楚牧的话,愣了一下,自己想要将对方比下去的心思似乎一下子就被看穿了啊?

赵传阳对徒弟要求都是非常严格的,很少对龙旗正有所称赞,而今天面对楚牧,却表现出一种掩饰不住的欣赏,让他很不服气。之后又看到柳轻依着紧的为楚牧辩护,心中不由得对楚牧产生了一种强烈的嫉妒。

凭什么这小子能够得到师父的赏识,还能有这么可爱的美人陪伴?其他人似乎也对楚牧很好奇的样子,以往一直是人群焦点的龙旗正就觉得自己的风头完全被楚牧抢过去了。

所以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跟楚牧对着干,可能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潜意识里的反应,反正就是很讨厌楚牧这个小子。

事情竟然发展到这种地步,显然是把他们带来的人都意想不到的,这时龙旗正还想说些什么,但是却被师父赵老给拦住了:“楚老哥,你这个孙子是个人才啊,不得了。这个挑战的约定,我帮徒弟接下了。

一年之后,你来京城同善堂,一起参加一个特别的考试吧,如果你能顺利过关,我会给你颁发一个特种行医证;如果你能更进一步,比我的徒弟旗正还厉害,我还会有其他奖励给你哦。”

可听到这里的龙旗正不干了,他太清楚那个考试的意义,怎么能够随随便便的就让楚牧这小子参加,大声反对道:“师父,您……是不是该考虑一下?这件事情……是不是有点太草率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