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〇一七章 你有什么资格,如此对待英雄?

sigua 烈火血金刀 2429 字 2020-08-31

第二天一大早,拾荒汉首领董大龙果然非常守信,让两个小弟跟着带了三大包废旧小电器过来了,只是对楚牧点了点头就离开。

楚牧昨天出手虽然狠,但是却有分寸,并没有对董大龙造成什么致命的伤害,只是受到攻击的当时,董大龙会感到非常的疼痛,圣光螺旋丸的威力还是很大的。

楚牧的家是一座小平房,但是也有两层,这是楚伯雄转业时获得的福利,尽管破旧点,但是好歹也是栋房子,那些废旧电器就被堆在一楼的角落里。

楚牧今天并没有开始做些什么,因为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他要去医院医院看看爷爷,再决定是否把爷爷接回来。

家里现在的经济状况,实在支付不起医院高昂的治疗费用,而且楚牧现在有了更好的治疗方法,让爷爷一直在医院待着并不见得是什么好事。

楚牧带着母亲和柳轻依一起到爷爷所在的医院,楚伯雄每天中午都会过来看看老父亲,于是一家人在这聚齐了。

楚牧的爷爷楚文龙,曾经参加过卫国战争,在战场上抛头颅洒热血的真汉子,就是在战场上落下一身伤病,而退伍之后又没有什么保障,现在连住院的费用都交不出来了。

楚牧本来今天是来看看情况,然后跟父母商量将爷爷接出来的事情,还怕医院会不同意,可是刚刚靠近爷爷的病房,他就知道自己想多了,离得老远就听到一把尖酸刻薄的声音传了过来:

“没钱就赶紧滚蛋,外面还有好多人等着床位呢,你以为就你有病啊?别以为你年纪大点,就可以倚老卖老。医院不是慈善堂,想找人接济就到街上写个纸皮板,让别人给你施舍点,也好过在这来着不走。赶紧的,收拾收拾赶紧走,别给我墨迹啊!”

楚牧知道前面就是自己爷爷的病房,有三张病床,楚牧来到房间旁边,就看到楚伯雄黑着脸,拳头握得紧紧的,抿着嘴不说话。

再看看旁边,一个肥头大耳的家伙,穿着一身白袍,正在趾高气扬气焰嚣张的看着楚伯雄和爷爷,显然刚才那些话就是跟这对老父子说的了。

楚牧本来就想让爷爷出院,这些医院挂着医疗机构的称号,但是真正有本事的人却没几个,庸医还容易好心做坏事,害了病人连自己都不知道。

可看到父亲和爷爷受到这样的屈辱,楚牧就不禁心头火气,他们是穷,是没钱,但也不至于说死皮赖脸的。这个披着白大褂,不知道是什么玩意的家伙凭什么这样说他们?

而且,他的爷爷,可是卫国英雄!当年即使面对鬼子的枪口,都没有丝毫退缩的硬汉子,这个国家,能够有现在这么繁荣昌盛,都是靠他们老被人抛头颅洒热血换回来的,凭什么受到这样的屈辱!

但是楚牧憋着一肚子的火,却没有被怒火给蒙蔽双眼,美德宝典曾经训练过他,不要被负面的情绪影响,即使在愤怒的时候,也要学会控制,才是一个成熟的圣骑士。

而且楚牧看到父亲那握紧的拳头,额头的青筋都暴起来了,显然这个家伙之前还说过更加难听的话,否则以父亲平和的性格,不会如表现得如此愤怒。

楚牧知道自己他们跟这个家伙闹起来,其实并没有什么作用,反而会让事情越来越糟。

反正他已经有救治爷爷的方法了,没必要看这些个家伙的脸色,跟在这白大褂身边的,还有两个保安,似乎如果楚爷爷不走的话,就准备强行把他给搬出去了。

楚牧看到这个局面,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们可以走,但是不能让些家伙得意忘形了。

楚牧来到楚父的身边,轻轻的拉了一下父亲的手,一个怯病术已经作用在楚父身上,这个技能又消除负面状态的功效,楚父觉得自己身上的怒火竟然渐渐就平息下来了。

他诧异的看了自己儿子一样,看到楚牧轻轻的摇了摇头:“爸,剩下的交给我吧。”

楚牧并没有多做什么,只是转脸就盯着那个白大褂:“我不知道你是医生,还是这个医院的其他工作人员,或许你们在工作上也有自己的不便,我也理解,但是!你不应该对一个曾经为国家付出一切的老人如此不尊重!

这是我的爷爷,我一直为有这个爷爷感到光荣!你们可以看看,这,是京口战役的枪伤,当年我爷爷因为这一枪差点丢了性命,至今碎弹片还在胸腔里面!这!跟鬼子拼刺刀留下的伤疤,那一战,我爷爷的队伍就活下来两个人!这!这,还有这!全都是卫国战争给他留下的功勋章!

而你,如果不是我爷爷这辈人用鲜血换来的和平,你有机会站在这个地方对病人呼来喝去的吗?你有什么资格去如此侮辱一个为了国家奉献一切的英雄!

你有什么资格,对一个铁骨铮铮的老人,说出一个滚字!该滚的是你,而不是这样的英雄,即使要走,我们也会堂堂正正的走,而不是面对你如此丑恶的嘴脸!”

楚牧义正辞严,此时的他就像一个巨人一样,楚牧一家人也因为他的这番话,由刚才被人鄙视的不堪,而变得底气十足。

是的,他们是英雄的家庭,即使没钱,住不起这医院,可以走,但尊严不能丢。

“小伙子,说得好!我早就看着破主人不顺眼了,你要不要揍他,我帮你!”

“就是,平时就知道榨取我们病人的钱,还装的跟大爷似的,凭什么啊!”

“老爷子是我们的英雄,我们的前辈,不应该这样对他……”

不知道什么时候,病房门口一定聚集了一堆围观的人,有病号,也有家属,听到楚牧这翻激动人心的话,都忍不住要声援他。

那个白大褂主任,这个看到一副群情汹涌的样子,脸色都铁青了,自从他当上这个住院部的主任,都从来都没有被人这么呵斥过,那些病人见到他,那个不是巴结着的。

“你们干什么,要反了是不是?不愿意住可以不住啊,有的是人要来这里住院,你们这么牛气,可以赶紧走,医院有不会拦住你。说话倒是挺大声的,让这老家伙留下,你们帮他付医药费吗?

还有你,小子,你口口声声说着老家伙是英雄,为国家付出那么多,那你找国家负责啊,你找我干什么?”

听到楚牧的话,又看到群情汹涌的情景,这个主任却还色厉内荏的反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