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〇一三章 怒踩流氓

sigua 烈火血金刀 3466 字 2020-08-31

那个求救的声音很微弱,但是楚牧一下子就捕捉到声音发出的位置,而且非常确定,那就是柳轻依的声音!

冲出家门之后,他用飞快的速度,向着那个位置冲了过去。

此前楚牧对母亲使用各种治疗术,不知不觉中竟然已经是一整个下午过去了,此时已经是深秋时节,入夜比较快,天色已经暗淡下来了。

楚牧来到声音发出的地方,发现是一条非常幽暗的小巷子,他立刻用自己的神圣之眼技能看看。

尽管对方已经离开了一小会,但是神圣之眼还是迅速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他很快就找到了一片布料,发现那是从柳轻依今天所穿衣服的一角,被刮到什么地方留下来了。

看到这小片衣角,楚牧更是没有任何的迟疑,穿过这条小巷子,沿途走去,很快他便听到了一些争执的声音:

“你这个小皮娘,你装什么清高,不就是跟我一样是个捡破烂的吗?脸上还有疤,谅你也嫁不出去了,跟了老子有什么不好的?还敢反抗?看我打不死你!”

“你住手,让我爸和小弟知道了,你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柳轻依的声音传了过来,楚牧稍微松了一口气,现在对方还在僵持着,证明还没有生命危险,还没有收到太多的伤害,这就足够了。

可听到一把男人的声音如此侮辱柳轻依,立刻就让楚牧的怒火燃烧起来了,到底是哪个混蛋?竟然敢对柳轻依做这么禽兽的事情!

重生以来,家人就是楚牧的逆鳞,谁敢触犯,那绝对会付出惨痛的代价!

“就凭你那窝囊老爸还有混蛋小弟?嘿,我老木还真没放在眼里。别忘了,我们这片拾荒的,可有十来号人呢,向来都是一个鼻孔出气的。你最好从了我,否则,你的家人安全……哼哼,我可不保证会发生什么事情。”

这个混蛋是一名拾荒汉,经常在这一带活动,快四十岁的人了,依然打着光棍,连女人的滋味都没尝过。

他留意柳轻依很久了,尽管相貌因为有疤痕的缺憾,有点丑,但是身材好啊,那苗条青春的身段,即使穿着一些很普通的地摊货,也能表露无遗。

他此时好像吃定了柳轻依,这个柔柔弱弱的小女人,最好搞定了,随便唬一下就会吓得跟鹌鹑一样。

眼看着自己的手段凑效,柳轻依好像真的没有什么反抗的举动,他兴奋得整个人都有点颤抖起来,终于可以尝尝女人的滋味了,以前他就只有眼巴巴看着的份,今天终于可以开斋破戒啦!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块石头呼的一声飞驰而来,狠狠砸在他的脚边,炸裂粉碎。一些碎石子射到他的小腿上,他就像被子弹打中一般,疼的他整个人像只生虾一样蹦跳起来,还在旁边不断的鬼叫着。

柳轻依都快绝望了,如果只有她自己,那么肯定会拼死反抗,但是这个混蛋竟然拿她的家人作为要挟,她就不敢有什么异动了。

这帮拾荒汉其实跟流氓没啥区别,貌似都是来自同一个乡下,所以很团结,在这边的地痞里面都是有名的,一般混混都不愿意招惹他们。

柳轻依真的害怕这么一帮人找上门来,为难自己一家,她感到自己的命运是如此不公,眼看着刚刚有点好转,但她却要再次遭遇厄运……

正当她有点绝望的时候,那个曾经对她无比冷淡,现在却像高山一样挡在自己面前的身影出现了!

没有任何话语,上来就是狠狠的一拳,直接把拾荒汉老木给打飞出去,像滚地葫芦一样在地上滚了好几圈才停下来。

这一拳把老木的两颗门牙都打掉了,这家伙在地上吭叽了半天都没有起来,只是感到自己鼻梁和嘴巴火辣辣的刺骨疼痛,仿佛半边脸都被打陷下去了。

过了好一会,他咳嗽着突出两颗带血的门牙,颤颠颠的指着楚牧,口齿不清的爬了起来:“你……小子,等……等着,有种你……别走,我……”

看到楚牧像野兽看猎物一样冰冷的眼神,拾荒汉老木忍不住就往后倒退了几步,踉踉跄跄的叫嚷着跑掉了。

楚牧这小子,老木是认识的,平时跟不少混子在一起厮混,没想到力气这么大,一拳就把他打成这样了,再留在这老木怕自己会被打死,只能恨恨的回看了一下这对姐弟,然后落荒而逃。

事实上,楚牧还真的有种把这拾荒汉打死的冲动,现在对他来说这并不是一件难事。

可就在这个时候,脑海中的美德宝典及时的提醒:“圣骑士大人,请不要被仇恨和怒火掩盖自己的双眼。

圣骑士拥有强大无比的力量,如果没有一颗善良正直的心去操纵,圣剑将会变成魔剑,这跟圣骑士所遵守的原则背道而驰了。

一个优秀的圣骑士,应该善于控制自己的情绪,而不是被负面情绪所影响甚至支配。邪恶必须遏制,应该用正确的方法。”

楚牧本来已经有点发红的双眼,这个时候再次恢复清明,美德宝典的声音犹如当头棒喝。

是的,在经历了超强度训练之后,他发现自己已经拥有了超出常人的能力时,他确实在沾沾自喜过,认为最少在附近,他已经是无敌的存在了,他从来没有这么强大过。

以后看谁不爽,直接上去揍趴下,看谁敢不服?可是如果真的这样,自己跟以前那个混蛋的自己有什么区别?刚才还想杀了那个拾荒汉,但是如果真把对方杀了,他自己也就毁了。

楚牧深深的呼出一口气,很快就调整好自己的心态,那个拾荒汉,他不会就这么轻易放过的,但也需要杀戮的手段,到时候自然有收拾那家伙的办法。

倒是看见艰难的爬起来的柳轻依,楚牧就忍不住心中酸楚,这个姐姐从来没有给他说过,那些血汗钱都是她辛辛苦苦拾荒捡垃圾换回来的。

前世的楚牧很难从父母手中要到钱,每次缺钱了都会找柳轻依,而这个姐姐从来都没有拒绝过他,有时候他还因为给的钱少,而骂过她。

想起过往种种,楚牧才知道柳轻依过的多么艰难,而自己过去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混球!

“轻依,你为什么要骗我们,你不是会说你去工厂里面打工的吗?为什么要干些事?!”

楚牧说的胸闷发疼,感觉自己的胸口就像被一块巨大的石头压着一样。

“傻瓜……什么地方愿意收留我呢,我去打工,人家嫌我脸上有疤,五官不正的,没人愿意招我。去当服务员就更别说了,会把客人吓跑;我连去当个洗碗工,人家都说我的样子影响厨师心情,会让饭菜质量降低……

我很努力的想要生存,想要帮家里分担点什么,可是我发现,除了捡这些破破烂烂的东西,我什么也干不了。小牧,我是不是很没用?”

柳轻依艰难的收拾着地上一个垃圾袋,里面乱七八糟什么东西都有,这些都是能去废品站卖钱的。

楚牧被柳轻依的话给震撼到了,他能够想象得到这个小女人为了生存,在外面受到了多少白眼和嘲讽,他的心有种撕裂般的疼痛。

这个时候他再也忍不住了,一把将柳轻依抱进自己怀里:“轻依,对不起,我让你受到太多委屈,这些本来都不应该由你来承受的。明天开始,你不要再去捡破烂了,我会养活我们一家子的,我不想再让你受这种苦了!走,我们回家,明天就是新的一天,我会让你看到我们家的希望!”

柳轻依被经楚牧这样抱着,俏脸绯红,尽管脸上的疤痕看上去有点恐怖,但是整个脸型和五官轮廓,都显示出她原本的面目是非常清秀娟丽的。

楚牧说出的承诺,她都相信,被他这样抱着,让柳轻依感到无比的幸福,以前所付出的一切,仿佛千倍百倍的返还回来了,尽管这个巷子依旧黑暗,但柳轻依的内心,此刻阳光明媚。

楚牧本来想将柳轻依的垃圾袋给扔了,可是小巷一丝昏暗的光芒射进垃圾袋里,他看到几个残破的收音机和小电器。

一个想法在突然在他的脑袋里面灵光一闪,他想到自己的第一桶金要怎弄了。

这个想法一旦有了萌芽,仿佛给楚牧打开了一条宽趟明亮的大道,他差点高兴的从地上蹦起来。

看到楚牧刚才还一脸严肃的有点阴沉,但转眼间就多云转晴了,柳轻依不禁有点不明所以,可是兴奋的楚牧忍不住抱着她转了一个圈,还在她满布疤痕的脸上狠狠的亲了一口。

“轻依,你真是我的福星,我们家的福星,我知道我们该怎么赚钱了,以后都不用为钱发愁啦!”

而柳轻依根本没有听明白楚牧在说些什么,她只知道自己被楚牧狠狠的亲了一下,她的心仿佛要从胸腔里蹦出来一样,跳的扑通扑通的,完全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到地方发生什么了。

直到楚牧拉着她快步的走出这个幽暗小巷,柳轻依都没有反应过来,可就在这个时候,一把让她讨厌而又恐惧的声音再次出现了。

“小子,你果然有种,打了我还想这么跑掉?你是不是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