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〇〇七章 冰冷态度

sigua 烈火血金刀 2878 字 2020-08-31

“楚牧,市十三中高三学生,目前状态是休学。五天前离家,昨晚在昆仑王朝高级套房出现。之后,离奇失踪。今天凌晨零点四十五分在虹东路256号出现,制服三个刚刚服刑期满的歹徒。说说吧,你怎么做到的?”

夏洛洛把手中的手写板往桌子上一扔,发出啪的一声脆响,然后她趴下身子盯着楚牧,有点咄咄逼人的问道。

“首先,我不是离奇失踪,我是从房间里面走出来的,只是你们没看见而已。第二,我制服那几个歹徒,完全是靠偷袭,冒着九死一生把他们撩翻的……”

接着楚牧纤细的说明了自己制服歹徒的经过,当然是用圣骑士金恩过的部分自动就屏蔽掉了,否则人家还会以为他是个疯子。

“你是无头龙的人吗?”夏洛洛突然之间打断了楚牧的话,非突兀的问道。

楚牧一片错愕茫然的样子:“什么?无头龙是什么玩意?”

这可不是装出来的,是楚牧根本一点都不知道。看到他这个样子,夏洛洛顿时皱了皱眉头,事情似乎跟她推断的有很大出入啊?

“这几天你都干了些什么?”

“就是跟几个狐朋狗友在外面瞎逛,白天就是去那些网吧和游戏厅耍耍游戏,晚上就开个小旅馆住下。昨晚是我住的最爽的一次,陈洪可是我最近认识的死党,虽然认识时间不长,但是却一见如故,他昨天说带我去爽,还给我带两个正点的小妞帮我**的……”

“但是你什么都没干,还跑了,为什么?”夏洛洛再次打断楚牧的话,一双美目死死的盯着楚牧看,希望能从他身上露出一点蛛丝马迹。

而楚牧也表现得有点局促和战战兢兢,完全符合他这个时期毛头小子的身份,既然回来了,就要表现得像一点,不能太过妖孽,枪打出头鸟的道理,他已经在后来的生活当中得到了好几次血淋淋的教训。

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他受到了美德宝典八大美德的约束,忠诚美德让他不能说谎话。这下他连编都敢乱编,必须说出跟自身情况一样的内容。

当然不能说谎,不代表不能隐瞒,有些话不想说可以不说,就敢他怎么组织语言了。

不过现在这个问题,却让楚牧好难回答,总不能说自己知道陈洪设了毒计去害他吧?他怎么知道的?即使说出来,警察们也不会信。

“我觉得世界上没有那么好的事情,事出反常必有妖,便宜莫贪,这是我妈教我的。

陈洪虽说跟我关系不错,但还没有好到这种地步,他突然对我这么好,恐怕就是有求于我,我身上没钱又没权势,只有烂命一条,他给我那么多好处,要不就是想让我为他卖命,要不就是想要我的命。

为了保住小命,我决定拒绝这些诱惑,让我吃好喝好,我们就是酒肉朋友,散了没所谓。可是一直这样给我巨大的好处,想让我沉沦下去。我想,最后我会被控制的,我不要这样的生活。

我不知道你们怀疑我身上什么事情,我能够感到你们对我的针对性。但是你们怀疑的这些事,很可能就是陈洪想让我去做,或者在我身上发生的。

我只能用我的人头和性命担保,虽然我最近像个混混,但是从来没有做过违法乱纪的事情,没有偷过一针一线,没抢过一分钱,如果你们不相信,我也没办法,但是我相信你们能够查清楚的,只要你们愿意。”

谁都没想到楚牧会说出这样的话,而事实上他说的这些话,句句真心,而且他不敢说谎,代价太高了……

夏洛洛和身边的两个搭档都错愕了,这可能是他么见过最真诚,而又最奇葩的回答。

在楚牧说话的时候,他们都一直盯着他看。他的眼神平静而且刚正,没有任何的闪烁和害怕,还有一丝丝的忿忿不平,应该是在为自己一直被怀疑针对感到不爽,说道最后,他身上那些局促和不安都没有了,只留下平静,似乎将自己最重要的秘密说出去了一样。

这帮警员面对过不少罪犯,无论这些罪犯掩藏得多深,他们都有办法从其身上找到一些蛛丝马迹,但是在楚牧身上,他们看到了很多一个罪犯不应该有的特质。

难道他们真的怀疑错对象了?楚牧刚才的话分明在将他们的注意力引导到陈洪的身上,他是故意的吗?如果楚牧刚才是在演戏的话,那演技就真的是奥斯卡级别的,太能迷惑人,这小伙就太恐怖了。

几个警员此时都忍不住相互看了对方一眼,似乎再决定是不是需要继续审问下去。可就在这个时候,审问室的门被敲响打开了。

“不用审问了,他没有问题,这是个好小伙,他的父亲也是个见义勇为的英雄,他自己也擒贼有功,对待英雄我们应该尊重而不是怀疑。”

“何局,您怎么来了?”夏洛洛看到帮楚牧说话的,竟然就是自己的顶头上司,连忙站起身来。

这个上司,她一直都很敬佩,不但为人刚正不阿,办案能力也很强,是从基层升上去的领导,有着真才实学。

所以何局出现,还帮楚牧说话,让夏洛洛感到非常的诧异,自己这位领导往常都不会这样子的,但是很快她就发现何局旁边还站了一个人,而且何局在不断对她打眼色。

夏洛洛是个很醒目的人,看到何局的眼色,已经意会了。稍微变了变脸色就对楚牧说道:“既然何局都给你作担保了,那你就先回去吧,不过如果我们警方需要你的配合,希望你能积极和我们合作。”

“一定。”楚牧回答非常简短,但是却异常肯定。相信经过刚才的言辞,这些警员能够好好的查一查。看到夏洛洛的样子,他知道这个女警官应该是一个好警察,很多细节都够表现出来,只不过是被别人暂时蒙骗了而已。

至于这个突如其来的局长,他知道肯定是不久之前那通打给乔老的电话起作用了。乔老不在官场,但是却有着很大的能量,那个在何局身边皱着眉头的,应该就是乔家的人了。

何局一直把楚牧和身边那个西装笔挺的中年男人送到警局大厅,看到这个中年男人对他点了点头,才转身离开。

“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劳烦到我的父亲,但是我父亲最近身体不怎么健朗了,这种事情我希望是最后一次,我也不希望你跟我们乔家再有什么瓜葛,你能听明白吗?”

中年男人竟然是乔老的儿子,直接动用嫡系亲属的力量来办事,足以看出乔老对这件事情的重视程度。

只不过这个中年男人那种高高在上的态度,那种对楚牧的冰冷漠视,似乎他出手这么一次,就是欠了他天大的人情一样。

楚牧知道这帮人到底是什么心态,如果不是接下来还有那么多的麻烦,他也不愿意去麻烦这家人。

“你放心,我知道你什么意思,这绝对是最后一次,我不是那些死皮赖脸想占乔家便宜的人。不过你的话,我也奉还给你,以后请不要跟我们有什么瓜葛,请不要后悔哦……”

乔家的中年男人听到楚牧的话,只是蔑视的一笑,在他看来楚牧的这段话,就是少年人不知天高地厚而已,希望这小子真的像自己说的那样,懂点分寸,别以后这种芝麻绿豆的小事都劳烦他们乔家动一次。

这个乔家男人也懒得跟楚牧多说什么,准备转身就走,可就在这个时候,一把玩世不恭的声音出现了:“咦?你小子可以嘛,竟然已经解决问题了,看来是我瞎操心喽?哈,这不是乔大叔嘛?怎么,你也跟楚牧认识不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