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〇〇五章 生死搏斗

sigua 烈火血金刀 2321 字 2020-08-31

此时楚牧尽管也很紧张,但是内心却是冷静的,作为曾经的大混子,打架斗殴的事情相当熟手,加上得到了圣骑士技能十字军打击术之后,他有了更多的依仗。

如今这几个匪徒看上去是挺强大的,但是全身都是弱点,完全暴露在楚牧的眼皮底下。

悄悄拉开房门,一个箭步就冲了出去:“审判!”

一道圣光构成的神圣锤子,就像长了眼睛一样狠狠的砸在匪徒老三的颈椎上,匪徒老三顿时被砸晕过去,瘫软在地上。

看到一击凑效,楚牧马不停蹄就向着旁边的匪徒老二,一个黑锅往他头上横拍,心中十字军打击术已经响起,本来黑漆漆的炒锅竟然泛起了一丝神圣的白光。

楚牧出现得太过突然了,老三倒下的时候,老二才发现背后突然多了一个人,而这个时候黑锅已经打到他脸上了。

嘭……

一声非常响亮的打脸声,仿佛在这狭小的客厅都有了回音,老二直接被这黑锅打晕。

这两下楚牧使尽浑身解数,全身力气仿佛都已经被抽空了一样。

两个能用的攻击技能都在冷去时间里面,还好只有二十秒,可是这二十秒对于楚牧来说,简直就是度秒如年。

两人就这样被解决掉,但是却还有一个最狠辣的老大。

匪徒老大发现自己两个小弟,竟然倒在一个非常面嫩的少年手下,眼中阴冷之色一闪:“小子,你那条道上的?我们哥几个你都敢动手,你不想在道上混了?”

匪徒老大一看面前这小子,就知道是在道上混的同类人,这小子显然是那种狠起来不要命的角色,往往就是靠着这么一把狠劲上位的,不过这种小子一般都死的很快,愣头青而已。

现在匪徒老大就是用言语引开楚牧的注意力,瞅准机会就对这小子下手了。

楚牧巴不得这歹徒老大多拖延一点时间,等技能冷却时间到了,他就有更大的胜算,要不面前这个杀人越货的家伙,他对付起来还真的有点悬。

而这个匪徒老大显然不会给楚牧喘息的机会,话说到一半就已经向楚牧冲了过来,一匕首就刺向楚牧的心脏部位,想要一击毙命。

还好楚牧一直注意着匪徒老大的动向,双目更是被神圣之眼技能覆盖。他仿佛看到匪徒老大的行动速度放慢了很多倍,就像慢镜头一样向自己逼近。

难道这也是神圣之眼的另外一个功效?不过楚牧没有时间思考这些了,一个侧身闪避躲开了这狠狠的一刺。

看得出对方是想突然发难,撞入楚牧怀中,然后狠狠刺他几匕首,但是却因为楚牧神圣之眼的超常发挥,洞悉了他所有意图,这一下突袭立刻落空。

恰好,此时两个技能的冷却时间都到了,楚牧暴喝一声:“审判!”

由圣光组成的神圣锤子再次骤然出现,砸在经匪徒老大的脑袋上,紧接着因为身形错开的缘故,此时匪徒老大背门大开,楚牧对着他的背脊和颈椎位置,狠狠用黑锅砸了一下。

楚牧明显的看到,那个匪徒老大的血量降了一大半,狠狠的向前踉跄了几下,可是双手够到墙上之后竟然没倒下。

楚牧不敢太过靠近,这个匪徒老大还有那么小半管血呢,谁知道会不会来个最后反扑?

此时楚牧看到旁边倒下的一个花瓶,完全没有任何迟疑,拿着花瓶就向匪徒脑袋上砸过去。

哐当一声脆响,花瓶碎裂,这个匪徒老大终于也被砸晕了,留下满头的血……

楚牧认真的用神圣之眼,看到三个匪徒的身上多了一个眩晕的状态,终于舒了一口气,这场硬仗终于打完了。

但是他却不敢掉以轻心,来到另外两名匪徒旁边,看着他们的血量,狠狠的来了几下,让他们一直昏迷着。

做完这些之后,楚牧还觉得不放心,去到自己房子里,将夏天被拿出来,围着几个人绑了一圈,狠狠的大了几个死结,他才软瘫坐在地上,狠狠的喘着粗气。

这几下真是把他给累坏了,特别是刚才的生死搏斗,简直要了他老命。尽管在前世他做大混子的时候,更加凶险的事情他都经历过,可是今天这一次,对他来说太重要了,重生以来第一战,险胜结束。

看看自己的血量和神圣能量,血量还有半管,而神圣能量已经所剩无几了。尽管几个技能消耗量也不是很大,可是他的底子薄,开始攻击的时候也不是最佳状态,几个技能就让他精神大幅度下降了。

此时楚牧听到旁边房间里,母亲和姐姐“嗯嗯嗯……”的压抑喊叫声,他哪里还有心思休息?立刻爬起来过去帮她们松绑。

刚才的一切,肯定让母女两看到了,希望不会吓着他们。

楚母和姐姐这个时候真是被五花大绑,口里还用枕巾给塞死了,回想起前世是这对母女受辱惨死,楚牧忍不住就想将外面那是那个匪徒都千刀万剐。

可他直到自己不能这么做,否则往后就是一个巨大的陷阱等着他,让他永世不得翻身了。

将母女两松绑之后,两人一下就扑到楚牧的怀里,哇哇大哭起来,楚牧这个时候听着都感到心酸难过,如果不是他及时出现,前世的悲剧就要重演了。

“妈,姐,没事……面那些坏蛋都让我收拾了,以后没有人能够伤害你们。”

楚母这个时候终于把刚才的恐惧情绪发泄了一点,擦了下眼泪对楚牧说道:“小牧,我们快点报警,我怕这些歹徒醒了之后还会闹事,到时候你应付不来啊。”

“不急,我先打个电话,非常重要。”楚牧轻轻安抚了母亲和姐姐,来到客厅打起了一个神秘的电话号码。

这个号码,他以为自己一辈子都不会再打响的,结果现在……

楚牧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电话那头已经接通了:“你好,这里是乔家……”

“您好,我想找乔康年老爷子,就说他的老战友楚文龙有大难,等着他救命!他听到楚文龙三个字,绝对会听电话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