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生产

佞臣与皇后 照水燃犀 3765 字 2020-11-21

令是在她母亲入宫照拂的第六日上发动的。

那天晨起,履霜照例的去北殿与她作伴。正说着话,忽然,令紧紧地皱着眉,浑身轻轻地抖动了一下。履霜疑惑地看着她。她难堪地说,“好像有什么东西流出来了...”

履霜愣住,随即一惊,推她去屏风后细看她的亵裤不知何时竟湿透了。履霜大惊失色,“这是...羊水破了?”赶忙扶了令去床上,又一叠声叫人去喊太子、赵夫人和产婆来。

令见她额头上布满细汗,大失所常,安慰说,“你别急,我还不疼。”

但履霜根本听不进安慰,急道,“你不懂,羊水提早破了,总归...”她想起自己那次的生产,脸色惨白。但到底顾及着令初次产子,同她说的太清楚反而要吓着她,不敢再讲,只是握着她的手安慰,又催人快去叫产婆和赵夫人来。

赵夫人是第一个到的。接到消息时她还在用饭,也顾不得擦一擦嘴了,放下了筷子就赶了过来。

履霜见她进来,心里安定了许多,道,“伯母你来了就好了。”

赵夫人点点头,过来查看令,“还好还好,羊水不浊,发现的也早,一会儿产婆来了就好了。”

说话间,产婆匆匆地赶来了。查看了令,也说,“发现得早,申良娣又一向身健体壮的。没关系没关系。”请了履霜和赵夫人出去。

她们知道这是宫里头的规矩,贵人产子,不许亲属和交好的妃嫔陪同。只得安慰鼓励了令几句,依依不舍地出去。

令倒是无所谓的样子,也不觉得怕,笑着对她们道,“你们不用在外苦等,回去睡一觉、用一顿饭去。大约你们回来,我这里孩子就生下来了。”

赵夫人欣慰她乐观、毫不惧怕。但又忍不住忧心,“傻话!生孩子是一只脚踏进鬼门关的,你自己多留着心,一会儿有哪里不舒服,马上告诉产婆。”

履霜也把产婆和殿里的宫女们叫来,郑重其事地又嘱咐了一遍,这才陪着赵夫人出去。

她们在外等了大概一刻钟后,太子也匆匆地从前朝过来了。

赵夫人见他额上流着汗,想是听了消息就跑过来的,心里安慰,命人绞了张帕子来。太子接过,一边擦一边问,“令怎么样了?”

赵夫人道,“羊水提早破了,但也没关系,发现得早,产婆也说她身体强壮,胎位又正。想必不多久就能把孩子平安生下来。”

太子这才舒了一口气,“那就好。”命人端了椅子来,扶着赵夫人坐下。

过了不多久,梁良娣也来了。见太子站在赵夫人的椅子旁,温文地劝慰着她,宛如一个寻常后辈,心口一酸,嘀咕,“殿下和寿春侯夫人在一起的模样,倒真像平民百姓家的丈母娘和郎子。”又看向殿内,歆羡地说,“不知道我什么时候也能这样呢。”

令这一胎生的很顺利,几乎没怎么听她叫,也没有等很久,产婆便喜滋滋地出来报了,“给太子、太子妃、侯夫人贺喜,孩子平安生下来了!”

太子神情欢悦,问,“良娣还好吗?”

“好,好,生的顺利,到现在还有力气呢,坐了起来,叫人滚乌鸡吃。”

太子哭笑不得,“看来真是顺利呢。孩子好吗?”

产婆笑吟吟道,“也平安康健,宫女们在给他洗澡呢。”有些惴惴地声音低了下来,“但却是个女孩儿呢。虽则如此!可孩子一生下来嗓门就大,又壮实,足足有八斤重。”

她语音落地,梁良娣微不可觉地舒了口气,赵夫人也略有失望神情。倒是太子,仍旧神态欢喜,“必定是她母亲怀着孕时将养的太好了,所以孩子才这样白胖。”说着,打算进内殿。

守在门口的宫女们都拦住道,“殿里血气腥浓,殿下暂且不要进去。”

太子道,“这不碍事。”

但宫女们还是阻拦着,又为难地看着履霜。她只得上去劝,“殿下,宫里一直有规矩,血房不净,得清理了,三天后才许人进去。”

太子温言道,“这都是没有人情味的规矩,今后也可改一改了。”说着,往殿里走了。赵夫人跟在他身后。

梁良娣见履霜被撇在了原地,酸溜溜道,“殿下新当了父亲,就算是女孩儿也一样高兴,眼睛里哪里还有别人?太子妃早点和我一同回去吧。”

履霜听她说“新当了父亲”,鬼使神差地就想到了自己。

如果前年窦宪没有去颍川郡...如果孩子生下来就是好好的。那么那时候,他是不是也会如太子今日一样欣喜?

这样想着,她没有任何征兆的,忽然拨开了挡在殿门前的宫女,跟着太子的脚步也往内殿走。

梁良娣古怪地看着她背影,嘀咕,“干什么啊...又不是你的孩子...”扶了扶头上的簪子,道,“我才懒得去,我迟早也会有自己的孩子。哼,雁书我们走。”

履霜还没进内殿,便听到种种笑声。令的、太子的、赵夫人的、周围伺候的宫女们的。夹杂着孩子响亮的啼哭声。

她忽然就想起自己生孩子的那一天。为防泄密,成息侯给她准备的丫鬟们都是聋哑之人。她又没有亲生母亲作陪的,连窦宪也不在身边。只有一个竹茹在关心她照料她。而她自己,也远不像今日的令这样高兴,反而满腹都是惊惧和紧张...

一边这么怅惘,一边她慢慢地走近了内室,停在了帷幕那里。

隔着帷幕,已经能隐隐看到令被扶了起来,靠坐在床上,太子坐在她床边,怀里抱着个小小的襁褓,拿手轻轻去逗弄。赵夫人在他们身边含笑看。

忽然,令愧疚说,“可惜没给殿下生个男孩儿。”

太子抬头看她,目光像温水一样浸透人心,“男孩女孩都是一样的,不要把这些放在心上。”

令勉强点头,但还是有些郁郁。

赵夫人见了,有意逗她开心,问,“儿,你可知道方才产婆出来报,殿下第一句问了什么?”

令满头雾水地摇头。

赵夫人含笑道,“殿下先问了你的安好呢,跟着才问了孩子。”

令惊喜地笑了起来,太子也清咳了一声,面上泛起红晕。

忽然的,令倾身过去,紧紧地抱住了太子,“真好,殿下。”

周围人都笑了起来。太子听了,面色更红,微微地挣了一下,大概是不好意思吧。但见令抱的紧,也没有坚持。只是抚着她的背,和声说,“小心压着孩子。”

令“呀”了声,从他怀抱里离开,去查看孩子。太子含笑看着她,“刚才产婆说,孩子生下来有八斤。那么不如拿这个,来做她的乳名吧。”

令嫌弃道,“这样蠢笨的名字。”

太子道,“没有啊,很可爱。再说民间不都是说贱名好养么?”

如此令才勉勉强强答应道,“那先叫这个吧,等有了好的,再,再改掉。”

......

他们一家安宁和乐,履霜在帷幕后看的既感动又怅然。

如果她顺利嫁给了窦宪,那么迟早,她也会有这样的时刻吧。

可这一生,她大约都不会再做母亲了。

这样想着,酸楚漫上心头,转身欲走。不料竟发现身后悄无声息地站着一人,也不知她是什么时候来的、看了有多久。

大宋良娣。

和令的明快、宋月枝的娇媚、梁玫的爽利不同,宋月楼是个冷硬的女子。常年面容淡淡,对谁都是不亲近的神气。

但此刻,她的面容上却笼罩了些许怅惘,像是雾气一般,令履霜不敢惊动。

倒是她先看见了履霜回转过身体来,行礼道,“太子妃。”又提议,“一起回去吧。”

履霜点点头。

因同为东宫妃嫔,她们曾相伴走过许多次。但因性情不是很投合,所以几乎每一次都是沉默。

但这一次却不同。走到一半的时候,大宋良娣忽然说,“殿下知道么,昔年我也曾有过一女。”

履霜一怔,随即明白她是看着令的孩子,触动了心事,所以想找人倾诉。和婉道,“如果良娣愿意说,那我也很想听一听。”

没想到大宋良娣沉默了一瞬后,摇头说,“还是算了,没什么可说的了,都是陈年旧事了。”

她提出的突然,拒绝的也快,让人愕然。但履霜回想起她方才看着令与太子时,眼底的那份微痛,她终不信是自己看错。轻声地说,“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太子对良娣与众不同,独有偏爱。”

大宋良娣不置可否地沉默。

履霜心头泛上怜悯,“其实良娣自己,应该也有所体会。”

大宋良娣听后隔了好久,方说了一句,“殿下的确是个很好的人,可是他将来会是帝王,我早知道他会有左拥右抱的一天。与其这样,还不如...”

她语声里显露出了难得一见的软弱。履霜忍不住道,“即便如此,殿下的心也还在良娣那里啊,为什么要一早就推开他呢。”

大宋良娣抬头看着天,“所谓的真心啊,不过是夜空里短暂燃放过的烟花罢了。再怎么美好,也会转瞬就消失的无影无踪。那是很虚无缥缈的东西啊。”

履霜没想到她这样冷肃的人,也会有悲观的内心。道,“其实你并不知道将来会有什么样的结果啊,又何必这么早就自己先放弃?”

大宋良娣的声音很飘渺,“所谓的放弃,不过是不想让自己受到伤害罢了。太子妃没听过一句话么,希望放的越大,将来失望也就越大。”

履霜触动心事,一时之间竟回答不上。

说到底,她和宋月楼是很像的。

大宋良娣也觉得谈话至此,索然无味。低着头,向她告了声退,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