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三审

佞臣与皇后 照水燃犀 3439 字 2020-11-21

因为事涉两家外戚,这一次御前三审,刘一位后妃都没有宣召,只是孤身在福宁宫里接见廷尉诸臣与茗茶。

据蔡伦上次传消息来,已有整整一个时辰了,福宁宫仍然紧闭,履霜渐渐觉得心惊。

窦宪背负的异象,最终会怎生收场?而她被指证的与外朝勾结,严审后又会得出什么结论?

一想到王启和水芹是与茗茶同一批被送进廷尉那儿的,可到现在他们俩也没有消息,履霜就觉头痛欲裂。

竹茹见了,在旁劝道,“殿下要不要喝盏安神茶?”

履霜摇头,扶着额头问,“什么时辰了?”

竹茹惴惴的,回答了第五遍,“亥时了。福宁宫那儿,也许要到明天才会出结果。殿下要不要先睡?”

履霜蹙着眉摇头。

不知又过了多久,外头忽然传来响动,竹茹一惊,忙出去看。

是蔡伦,带了人过来。

履霜霍然地站起身。

蔡伦进来,打了个千道,“请殿下安。陛下请您速去福宁宫。”

竹茹忙问,“我们世子的事,出结果了吗?”

蔡伦顾及着人多,不好多说,抿唇未答。却又道,“奴才临出门前,陛下另下了道圣旨,提王启和曹水芹进宫。”

履霜提着的一颗心顿时沉入更深的谷底。

匆匆梳妆后,履霜带着竹茹出了长秋宫宫门。初夏的风只是微寒,其实并不冷。可她心中惊惧,只觉遍体发凉。

竹茹在旁担忧道,“加件衣服吧,殿下。”

履霜摇摇头,步伐不停地往福宁宫去。

“皇后殿下到”

她一进到殿内,便有小黄门拉长了声音唱。

内殿传来轻而稳的“传”字,她定了定心神,往内走。

与殿外的微冷不同,室内即便到了夏初,也因刘身体不好而烧了小火。满殿暖融融的,伴随着帝王御用的龙涎香,暖香浮动。履霜蹙起眉,从心底觉得厌恶这暖意逼的人浑身洇汗,无端令她想到表面华丽却危机四伏的内廷。

终于,她走到了御座前,屏气叩拜,“参见陛下。”

刘叫起,指了下首一个座位道,“坐吧。”

履霜听他语声和缓,在心中略微松了口气。但坐下来后,见那个皮肤黄黄的小厮茗茶跪在那儿,无声无息,廷尉周延和他的属臣们不知为何,也无踪影。何况刘除了让坐,再无别话,显然是在等王启和水芹。一颗心逐渐又惴惴起来。

不知殿里的水钟滴滴答答的漏了多久,终于,外头传来声响,随即殿门被打开,蔡伦满面是汗的进来报,“陛下,王启和曹氏带到了。”

刘点点头,让蔡伦带他们进来。又把满殿人都遣下去,这才对履霜道,“你哥哥的事,有结论了。”

她一惊,忙站起身等着他的下话。

刘默不作声地拿起桌上的供纸,递给她。

她上前去接了过来。然而看了没几眼,便忍不住色变,“怎么会这样......”

刘苦笑了一声,指着茗茶道,“你把方才对朕说的话,对着皇后再说一遍。”

他不敢忤逆,但也不敢说,踌躇着沉默。

刘不耐,又催促了一声。如此茗茶只得开口,“请陛下、皇后恕罪。那雉鸟集于窦府的事,压根和成息侯世子无关。也同...我们赦公子无关。”

竹茹在旁听了,吃了一大惊,也顾不得刘在了,便问,“那是谁?”

茗茶的汗涔涔地掉下来,嘴唇哆嗦许久,才敢说,“宋斐将军。”

一语出,四座惊。

履霜饶是已猜到宋家身上,但真的听闻,也觉惊悚。问,“可你不是梁家的仆从么?怎么会兜搭到宋斐?”

茗茶羞愧低头,“小人哪里有本事认识宋将军?都是听夫人的令。”

履霜听的一愣,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阳城侯夫人、梁敏姐妹的继母魏夫人。蹙起眉问,“这事怎么又牵扯到了她呢?”

茗茶嗫嚅道,“殿下也许不知道,我们夫人是侯爷的继室,所以她并非赦公子和大姑娘、二姑娘的生母。而两位姑娘都为人刚烈,从前在家时,屡屡和夫人过不去的。所以,所以如今...”

竹茹听的骇然,“就因为这个,她联合了外人陷害梁公子?终究她也是为人继母呢,日日相对,怎么忍心?再则她身为侯夫人,梁公子一旦出了事连累家门,她又哪里躲得过去?”

她还在絮絮地说着话,履霜已抬头问刘,“这个小厮的话,确定可信么?陛下要不要再查证下?”

刘疲倦道,“朕已命廷尉和阳城侯共同秘审过魏氏的侍婢。”

履霜下意识地要再问,“然后呢?”便见他转过了脸,再也没有别话。一颗心渐渐雪亮:终究那是他相伴多年的枕边人,即便到了这地步,他也不会动她。

心中失望之情汩汩而出。难道窦宪就这样白白地被陷害了么?却也清楚的知道自己的身份,只有忍耐一条路罢了。只是心底到底不甘。

眼角忽瞥见王启夫妇神色不安,心头激灵灵的一阵清醒。何以刘要让茗茶当着王启和水芹的面供出宋斐?

转向王启,问,“我听说,你平日里一直在做香料生意,贴补家用。那这殿中所焚的香,你可辨认的出来么?”

王启惊讶,不知这种时刻,她怎么会突然问这个。愣了一会儿才回答,“回殿下的话,殿中所焚香料,如无意外,应含了吴茱萸、艾叶、川椒、杜仲、干木瓜、木鳖肉、瓦上松花。为水炙香。”

履霜点点头,“那你可还记得广阳宫里燃的是什么香?”

“...仿佛是以以沉水香、鸡骨香、兜娄婆香、熏陆香、白檀香、麝香半两,燕香等制的百和香。”

履霜听的“嗯”了声,“说的不错,你果然精通香料。”

王启听她夸赞,一哂未答。

履霜将脸转向水芹,道,“你来前,安顿好了孩子们么?”

水芹听她提孩子,马上就想到了她先前说过的公主女官事,一张脸惶愧地涨红了,不敢看她,低下了头。

履霜看着她叹气,“水芹,你应该知道吧,你跟着王启进宫举证我,不管之后事态如何,咱们也是做不成主仆的了。如果我被查出确和贺侯有勾结,那也就罢了。如果一切查不属实,如同我二哥的事一样,那水芹你待如何?”她牢牢地迫视着对方道,“你的两个女儿又要如何?”

水芹听了,脸上不由自主地流露出惊慌神色,看着她道,“姑娘...”

王启见她神色松动,脸上浮现恳求神色,神色大变,再也顾不得恭敬,便对履霜道,“请皇后殿下自重,不要拿话威胁拙荆!”

履霜淡淡一笑收口,没有任何防备的忽然问,“王启,你说世子常常宣你,那么你们俩一般是在什么地方见面?”

他一愣,随即想到皇后可能会在“人证”上做手脚,眼珠子一转,回答,“为避人耳目,都是在世子的房间里。只有在下和他两个人。”

履霜嘴角浮起了一个笑,“那我有一个问题,世子房间内所燃的,一般都是什么香料?”

王启的嘴唇哆嗦起来,推说,“小人不记得了......这样的事,谁会留意?”

履霜淡淡地“哦?”了一声,道,“那广阳宫你不过去了一次,都对里头燃的香料熟记于心。世子的房间你想必来往不下十次吧,怎么会不记得呢?”

王启这才明白跳下了她的圈套,咬了咬牙耍赖说,“可若小人说出了世子所点的香,皇后殿下偷偷授意人去换了怎么办?所以小人无论说什么都是错的,不如不说。”

竹茹听后不由地讥讽,“你以为侯府行事,同你这种奴才秧子一样么?”她转向刘,行了一礼,恭恭敬敬道,“陛下,窦府里有采买上的人,每月买过什么果蔬、香料,分派到每房的各是什么,自有记录。陛下但可一查。”

刘点了点头,也看向王启。

而他无论如何开不了口,汗水涔涔地流了下来。

履霜看着他,在旁说,“好好想一想吧,若实在回忆不出,那陛下和本宫也只好把你当做是诬告之人,说不得阖家受刑了。这样,总该有真话。”

水芹听了,急着摇头,“不要......”

履霜并不理会她,只以目光逼视王启。

长久的静默后,忽然,水芹再也忍受不住了,膝行了几步,叫道,“奴婢有话要禀!”

王启听的神色大变,想也不想就回身,劈面给了她一个大嘴巴,“陛下面前,哪里有你说话的份?”

水芹的脸颊被他打的高高肿起,却并不在意,只是焦急地看着刘和履霜,问,“如果奴婢此刻坦白,陛下、皇后能绕过奴婢,并不波及奴婢之女么?”

刘听她话里大有文章,向前坐了一点,看向履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