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掩藏

佞臣与皇后 照水燃犀 3410 字 2020-11-21

一顿饭在不知不觉间用完了。刘放下筷子,道,“朕记得前几年同父皇来窦府时,这里还没有这许多亭台呢。”

泌阳大长公主笑道,“陛下好记性。花园里有不少建筑都是这程子新建的。为着陛下和皇后要来,看个新鲜。”

刘温声道,“破费了。”他虽这样说,但面上还是流露出了感兴趣的神色。

泌阳大长公主便对成息侯道,“元长,你带着陛下去园子里逛逛吧,也消消食。”

但他仍旧怔怔的,也不知在想些什么。窦宪只得站了起来,打圆场说,“爹和妹妹许久不见了,想来有许多话要说,臣向陛下讨个情吧,让他们俩说会子话,臣陪着陛下在花园里转转。”

刘温和道,“原是我没考虑到岳丈的思女之情。”欣然站了起来。

泌阳大长公主也如常地告了累,回房去了。

一时间饭厅内只剩下成息侯、履霜同收拾碗筷的丫鬟们。

见成息侯把脸转了过来,欲言又止,履霜心里咯噔了一下,命竹茹带着人都下去。这才说,“爹是不是有话要对我说?”

成息侯默了一瞬,问,“陛下对你好吗?”

履霜一早就猜到会被问这个,神色自若地说,“陛下对我很好。什么事都商量着,彼此也都尊重。”

成息侯似乎是松了口气地点点头,“那就好...”

履霜等了一会儿,见他言尽于此,试探性地问,“爹今天怎么了?看起来怪怪的。是不是身子不舒服?”见成息侯的手指紧紧攥着桌沿,脸色也白里透着青,她倒了杯茶,递过去,“爹素日里也要保重着自己的身子。好比今天,我都带了御医来了,爹你就顺便让他...啊!”履霜忽然惊叫了一声。

是成息侯,不知怎么的,他竟突然伸出了手,紧紧扣住她手腕。

一杯水顿时淋淋漓漓地翻在了桌上,但成息侯不以为意,只是牢牢地看着履霜的眼睛。这情景,实在是太怪异了。履霜极力忍耐着心头的震惊,勉强笑道,“爹你这是怎么了?”

成息侯的目光像是跳动的火焰一般迷乱,“如果...我是说如果,有一天你发现一些事不是眼前这样,那你会怎么办?”

履霜怔了一会儿,痛快地回答,“那我一定会查个明白。”

“查个明白?”成息侯喃喃着重复这句话,放开了手,“可是...”

见他不再往下说,履霜心里泛起更深的狐疑。看着他,开门见山地问,“爹方才问我那句话,是有什么含义吗?”

成息侯惊痛地看了她许久,似乎在内心纠结着什么。但最终他也只是摇摇头,“没什么。”

但履霜已被他的前后神态勾起了怀疑之心。一时间半信半疑的,还要再问。却见他疲惫地起了身,道,“我累了,先回房去了。对了,水芹今儿个听说你回来,求了她奶奶,过来府里看你了。现如今大概在你房里候着了,你去见一见她吧。”

“爹!”履霜匆匆地起身,在后面喊。

但他仿佛在躲避着她似的,脚步走得很快,不一会儿的工夫就消失不见了。

履霜带着满腹的疑问出了饭厅。

竹茹正守在门口,见她失神地往外走,叫道,“殿下!殿下!”

她有些醒了过来,抬起头应了一声。开口,“听爹说,水芹今天也过府来了,正在快雪楼里候着呢,你陪着我过去吧。”

竹茹点了点头,过来扶她。一边随口问,“殿下方才怎么呆呆的?奴婢叫了您好几声,才答应。”

履霜有些迷惘地说,“刚刚爹忽然问我...如果,有一天发现一些事不是眼前这样,那我会怎么办?我总觉得有哪里怪怪的。”

竹茹听的一怔,重复了一遍,“一些事?不是眼前这样?”

履霜点点头,“爹说的古怪,我把这几年的事连起来都想了一遍,也没找到头绪。”

竹茹本还在思索着成息侯的话,但听她说“这几年的事”,脸上的神情忽然就微微地变了。她不由自主地看着成息侯刚刚离去的方向,嘴唇翕动。

而履霜并没有察觉到。她叹道,“等见完水芹,我去问问明叔好了。”

竹茹心中一惊,脱口,“不要!”

履霜不意她忽然这么说,微张了嘴,惊讶地看着她。

她攥紧了手,勉强解释说,“明叔向来死心塌地追随着侯爷,如果殿下去问他,难道他真会说什么?反而叫侯爷知道了,于父女情面上也不好看。”

履霜释了疑心,点点头说,“还是你见事清楚。只是爹刚才的话实在叫我放心不下。我总觉得...他刚才说的那句话,我不查清楚,就像错过了什么一样。”

竹茹屏住了呼吸,轻轻道,“那殿下不如把事情交给奴婢去查吧。奴婢可以借着看望云婶的名头,去向她和明叔套套话。料想他们不会防备着奴婢的。”

履霜想了一想,点头,“那这事就交给你了。”

竹茹不敢看她无知无觉的脸庞,忍着难过屈膝下去,“那奴婢这就去了。”

履霜没在意,道,“你去吧,我去看看水芹。”

“参见皇后殿下。”

履霜一推开快雪楼的房门,便有细微的语声落入她耳中。随即一个瘦弱的、穿着浅黄色衣裙的女子屈膝跪了下去。

她不由地停下脚步,细细地打量面前人。然而不多久便怔住。

那竟然是水芹。

记忆里那个娇俏开朗的少女,两年多不见,居然瘦的像一根竹竿。总是在笑的脸庞也松弛了下来,眼角泛着微微的皱纹。嘴角也下垂着,整个人泛着苦意。

履霜有些不敢相信地问了一声,“水芹?”

对方没有应声,只把头深深地垂下。

履霜看的不忍,伸手扶了她一把,“先起来说话。”随即命丫鬟们把门关上、都出去。

房门被阖上,室内只剩下主仆两人。水芹这才松了口气一般,默默地站了起来,跟在履霜后面去了内室。但神态仍然很拘谨。

履霜看的心酸。她还记得水芹当年的模样,笑语吟吟,什么事都不萦绕在心。怎么如今竟变成了这个样子?她轻声地探问,“水芹,怎么近三年不见,你憔悴成了这样?”

水芹勉强回答,“也没什么,不过就是这几年孩子生的多了,家里的事情又琐碎。所以,所以...”她没有再说下去,只把头垂的更低。

履霜大约猜到她身上发生了一些事,但也不忍再问了,只说一些轻松的话题,“水芹,你身上好香啊,熏的是什么香方?”

水芹举起袖子闻了闻,道,“左不过是平日里香料碰的多了,并没有特意去熏什么。”见履霜有些诧异,她解释说,“奴婢的丈夫是个小官,因津贴不多,平日里做些香料生意,贴补家用。所以......”

履霜点点头,又问,“刚刚我听你说孩子,你如今有几个孩子啦?”

水芹道,“两个。都是女孩儿。”

履霜微笑,“那倒好,女孩儿贴心,将来和你亲近。”

但水芹听了并不喜悦,反而很忧心,“可是奴婢那样的人家,生了女孩子又有什么意思?”

履霜听她说话丧气,安慰道,“也别那样说。你岂不闻‘生男勿喜女勿悲,君今看女作门楣?’申府里的赵夫人不就是这样?”

水芹听的振作了一点,抬起头,看着她。

履霜见她目光深深,欲言又止,在心中猜测她想对自己诉苦。没有催促地等了一会儿。但始终不见她开口,语气和缓地道,“说来已有近三年不见了。虽有竹茹在身边,但我总是想起你。要不是你当年嫁了人,我原还想带着你进宫伺候呢。便是如今身边再有多少宫女丫鬟,也总不及你伶俐忠心。”

水芹听了,眼中渐渐浮出泪来,道,“奴婢也总想着过去伺候姑娘的日子......”

履霜见她话尽于此,温和又道,“你刚才不是说有两个女儿么?水芹,如今宫里的申贵人生育了一位公主,你知道吧?这样,等公主将来长大了,我下谕让你的两个女儿都进宫来,跟在她身边做女官。好不好?”

水芹一愣,没想到她竟愿意抛出这样大的馈赠来,睁大了双眼道,“殿下......”

履霜微笑,“申贵人也是识得你的,有你的女儿陪在公主身边,她一定放心。”

水芹听了,眼中渐渐弥漫起水雾,俯身大拜,“多谢姑娘费心为奴婢打算!”

履霜亲手扶起她,“你是伺候我经年的丫鬟,又一向忠心,这点子赏识不算什么,别同我客气。”见水芹到如今还遮掩着,她索性摊开了问,“我难得出宫一趟,也不容易,你想一想还有没有别的事要我做主。”她半开玩笑地说,“比方说丈夫欺负你、婆婆凶你啊。趁着我还在,吓唬吓唬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