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暗夜阁

一日为师终身为妻 丹愫 3713 字 2020-10-08

阿笙来到阁主身边不久,就默默的发现了一个问题,她的房间似乎变得越来越好了?

她原本的房间都是一片的黑色,黑色的檀木桌,床帐,被褥,整间屋子都是空荡荡的出了必需品,其他的什么都没有。

但是现在似乎都变了,被褥床帐是粉色,还有了一个好看的梳妆台,台上有着好多的首饰还有面霜。

桌子上铺着是碎花的布料,摆的是青花瓷纹的茶具,还挂上了好看的珠帘,屋子内的摆设品都是很贵重的东西,比如那个花瓶,好像是几百年前的古董了,还有那个镶金的香炉,似乎也是价值千金的东西。

阿笙心中一阵唏嘘,这哪里是奴婢的房间,分明是大家闺秀的,想来也只有皇宫里的东西才比得上这里的了。

阿笙心中有着一大堆的疑惑,但是又不敢问,只好暗暗和自己道,一定是阁主认为她上不了台面,所以才让阿右去采办这些东西的,然后想要借这些东西,来提升她的台面的。

阿笙是这样想的,所以每次办事情都是很尽心尽力,想要报答阁主的恩情,还有阿右的,时不时的做些好吃的,给阁主,也给阿右。

正当一切都是顺风顺水的时候,阿笙却是发生了一件大事,那就是她身上的寒冰蛊发作了,本来阿笙是不知道这个名字的,是药主告诉她的。

这天阁主一大早梳洗来后,就时不时看着门,像是在等什么人似的,但是直到辰时末(79)的时候,还是没有见到那个影子。

阁主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直接去了阿笙的房间,果然床上的人缩成一团,似乎冒着冷气,阁主眼中一惊,赶紧上前,抱着她去找药主。

药主见到他来,倒是吃惊不已,理智的上前为阿笙把脉,然后蹙眉道,“寒冰蛊。”

“治。”

药主撇撇嘴,拿出药喂阿笙吃下,然后又放了一个红色的东西进去阿笙的体内,阿笙被痛醒了,好疼,体内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挣扎着。

“好疼……”阿笙缩成一团,咬着自己的手,身子止不住的颤抖,阁主蹙眉,对药主道,“想办法。”

药主挠挠头,“大家都是这么过来的,忍忍就过去了。”

阁主朝着他扔过去一个东西,药主瞬间避开,只见那个东西镶嵌在柱子里,药主心中一惊,这要是砸在他的身上,那他可就破洞了。

药主咽咽口水,“带她去泡泡温泉,应该会好一点吧?”

阁主一听,抱起阿笙,大步流星的走了出去,温泉他房间里有。

阁主褪去阿笙的衣裳,只留中衣,抱着她下水,他的手抱得很紧,生怕她被溺水了,她现在的这个状况站都站不稳,他哪里能够放心。

阿笙被他拦腰抱着,他坐在台阶上,台阶刚好没过阿笙的肩膀,只留一个头在外面。

阿笙没有了意识,但是难受的本能让她缩成一团,口中咬着自己的手。

阁主蹙眉,小心翼翼的拿出她的手,却又猝不及防被他咬住虎口,或许是因为太疼了,阿笙咬的特别用力。

阁主右手虎口处已经冒出了血丝,但是他依旧没有动,抱着她一直待在温泉里,手不由的轻轻拍着她的背,像是在安抚。

最难熬的时间过去了,阿笙倒是朦胧之间睁开了眼睛,见到的是一个戴面具的人。

没有什么思考能力的她,手在恍惚间抬起,“啪”的一声,将他的面具拍掉。

面具落在她的身上,不疼,但是露出来的面容倒是十分的聚美,冷峻的面容,入鬓的剑眉,深邃的眼神,轻珉的薄唇,他像是从万恶的地狱里走出来的鬼神。

身上永远挥之不去的冷意,深邃的眼中,看不出一点的情绪,只一眼就让人心惊胆颤,不敢直视。

但是阿笙却是露出一个纯洁如稚子的笑,“你好……好面熟……像是在哪里见过……”然后昏昏沉沉的睡去。

阁主将她的脑袋埋在自己的肩膀处,眼中既而变得幽深,是吗,好巧,我也觉得你好面熟,像是我不小心丢失的珍宝……

待到阿笙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早晨,但是这里却不是她的房间,阿笙眼中带着惊悚和狐疑,如果她的记忆没有出错的话,这里是…阁主的房间。

阿笙坐了起来,心脏在狂奔着,不知道是害怕还是什么其他的情绪,总觉得这样似乎有点出乎她的意料了。

正在阿笙不知所措的时候,门被推开了,进来一个长的很好看的男子,比阿左阿右还有好看。

阿笙觉得他的眼神似乎魅熟悉,忽的灵光乍现,隐隐涌上了一个念头,“阁主?”

男子走了过来,启唇轻吻,“还疼吗?”

“……不,不疼。”他的声音似乎没有以前那样的冷了,甚至带着一种如沐春风的温暖,阿笙默默低下脑袋。

“起来,吃饭。”

阿笙被他拉着手,却发现他的右手处绑着绷带,他受伤了?

外面的桌上摆着好几种汤汤水水,各色的营养汤,一起上阵。

阁主亲自动手,舀了鱼汤给她,阿笙战战兢兢的结果,“这些,不劳阁主您动手,我自己来便好了……”

阁主脸色瞬间不好,看她的眼神里,似乎带着点点的怒意,阿笙抖了抖身子,慌忙之中改了说辞,“多谢阁主……”

阿笙脸色一边,放下东西呐呐开口道,“我还没有洗漱呢。”

阁主瞥了她一眼,让人装来洗漱水,阿笙惶恐的受了,然后在他的注视下喝汤。

有了这一出之后,阿笙总觉得现在她的身份有点微妙,有人见到她,都恭恭敬敬的唤了一声姑娘,然后她要做什么,也有人第一时间来帮她做到阿笙心中不可置信,总觉得阿右说的话,都是真理,阁主就是一个阴晴不定的变态呀。

阿笙梳着自己的头发,看着铜镜中不清楚的人像,忽的想到那天她看到的那张面容,似乎是阁主?

那么那天是阁主抱着她?阿笙脸色变了又变。

这天阿笙不知道是出于什么样的心里,自己去厨房做了小点心,算是她微薄的回报吧,吃他的用他的,阿笙总觉得自己在荒废下去,脑袋都快要长草了。

见到她来,阁主的眼中似乎有什么东西闪过,快的让人无法捕捉。

“这是,我做的点心……阁主不介意的话,您可以尝尝。”阿笙默默的挤出这样的一句话。

阁主看了她一暗,拿过帕子净了净手,拿起点心直接吃了起来。

这点心是取桃花做的,颜色略粉,带着桃花的清香,阿笙有着四皇巧手,那点心上面的花纹,被她刻成了桃花的样子,小小的很好看。

阁主一声不吭的吃下所有的点心,阿笙拿着盘子走了出去。

到了傍晚的时候,药主却是匆匆的来到了阁主的房间,为他把脉,阿笙听了动静,也悄悄的进去了。

只见阁主的脚边处,似乎有这一团血,他的嘴角也带着血渍,嘴唇轻珉,无半点血色,平时他的脸就很白,但是现在却是惨白,他的那些碎发也被汗水给打湿了。

药主把脉,眼神里带着凝重,连忙从药箱子里取出一个刺秦,倒出里面的药丸,让阁主服下,然后吩咐道,“去倒一杯温盐水。”

阿右揽下活,“我去。”

药主将阁主放躺在床上,褪去他的衣裳,拿出那一排细细的银针,为他施针。

他很瘦,几乎没有什么肉,似乎是常年不见阳光的原因,他的身子很白皙,阿笙垂下眸子,不敢在看。

喝了盐水,药主再施针,忙活了一夜之后,总算是安定下来。

药主擦擦汗,蹙眉问道,“昨天他都吃了什么?”

阿右回想到,“没吃什么啊。”

药主冲他冷笑,“你当老子的医术白学的?我之前就告诉你们,他的胃很脆弱,让你们注意点,结果呢?”

阿右自然是知道阁主的病,因而每次都是小心翼翼的伺候这,生怕阁主出什么状况,但是他昨天真的买没有吃什么哪,阿右郁闷了。

阿笙站出了,弱弱的道,“他还吃了一碟子糯米桃花糕……”

药主一听,眼中瞬间有着怒意,本想让人拖下去受罚,但是扭头一看,眼中的怒意瞬间转变,带着了然。

“你做的?”他扬眉问。

阿笙默默的点头。

药主看了一眼床上的人,心中不由无奈,罢了,“他的胃不好,你平时多注意下,他睡一觉就会醒了,你给他做点流食,这几日好好照顾他,碰到不懂的问题,让阿右去药司问我。”

阿笙知道这是和她说话,乖巧的应了下来。

药主留下药,然后就走了。

阿笙去打了温水,为他擦脸,这时候屋子里只有她和他两个人。

阿笙的动作很温柔,一点点的用帕子摩挲这他的脸。

阿笙看着眼前昏迷不醒的人,心中疑惑,明明知道自己的状况,可还是明知故犯,阿笙心里有着说不出来的情绪,总觉得这件事情她就是罪魁祸首。

虽然没有人去责备她,阿笙珉唇,心中暗道,要好好照顾他。

药主留下来的药,是要一个时辰吃一次的,阿笙自然是没有时间休息,阁主的身边就她她一个女子,让阿左阿右伺候,总觉得不好。

连个大男人,能做什么事情,遂药主点名让阿笙来。阿笙自然没有什么异议。

刚喂了药,然后去做了流食,再回到阁主的房间,算着时间,给他喂药,但是实在是无聊,阿笙撑着下巴,盯着阁主的脸,越发越觉得他很眼熟,心里思索着,不知不觉的睡过去。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