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暗夜阁

一日为师终身为妻 丹愫 3709 字 2020-10-08

阿笙起初还是不知道男子的身份,还是阿右私下里悄悄和阿笙说的,毕竟是自己未来的主子,哪能不让她知道身份呢。

阿笙听完了之后,没有什么太大的震撼,毕竟能够在媚主和药主手下要走一个人,想来也不是什么普通人。

阿笙这几日在阁主这里待着,阿右给她一个小巧的院子,离阁主的院子倒是不远不近的样子。

阿笙私下里悄悄的问了阿右,关于小默的事情,毕竟是和自己相处的一个多月的婢女,再怎么说也是舍不得。

“我之前在媚司,有一个女子,一直在照顾我,我想着阿右大人能不能把她一起要过来。”阿笙跪在阿右面前恳求道。

阿右再怎么样都是一个身份比她高出数倍的人,即使两个人私下里的关系不错买,但是毕竟是求人的事情,阿笙还是放下了所有的尊严。

阿右摸摸下巴,嘴里倒是啧了一声,好奇道,“阿笙哪,你要知道你自己可以离开媚司,已经是主子格外开恩了,你现在还想要带一个人过来,你想让她住在哪里,再者照顾你的那个婢子或许还不愿意来到这里呢。”

说到这,阿右不由得抖了抖身子,一脸惊悚,“在暗夜阁里,你知道哪里最难待吗?”

阿笙茫然开口,“哪里?”

阿右一笑,“主子的身边。”

阿笙抿唇蹙眉,显然是不知缘由。

阿右将她扶起来,倒了一杯水给她,然后静静道,“主子是暗夜阁里最恐怖的存在,性子阴晴不定,每天沉默寡言,手段呢心狠手辣,许多人宁愿去鸟不拉屎的地方过上个几年,也不愿意在主子的身边带上一天。”

阿右叹息的摇摇头,“唉,可怜我和阿左的运气不好,一来就被阁主看上了,我呢时不时的暗示阁主,要雨露均沾,但是呢阁主不停,偏偏就是对我们两个情有独钟。”

阿笙歪着脑袋,盯着阿右生无可恋又无可奈何的表情。

阿右苦闷的饮下茶水,然后出其不意的拉着阿笙的手,苦口婆心继续道,“你都不知道,我有多门羡慕那些出任务的兄弟,可以不用来面对主子的冷脸,阿笙哪,你刚来,还什么都不懂,来来来,哥哥告诉你。”

“这暗夜阁谁都可怕,但是阁主更可怕,你以后能离阁主有多远就多远,明白吗?”

阿笙看了看阿右的身后,默默的点头,那里刚刚似乎站着一个人影来着,不知道是谁。

知道阿右这里没有什么希望了,阿笙现在倒是也不在问,或者阿右说的都是真的,万一小默和她一起来了,那么反而还害了她,等她问小默的意见之后,再看看怎么做。

阿笙端着自己做的饭菜敲响阁主的房门,“进。”

阿笙低头默默的走了进去,将饭菜放在桌子上,然后默默的站在一边,这是她在权家经常做的事情,自然是不会出错的。

黑衣的阁主扫视了一眼菜式,面无表情的夹了东西放进口里咀嚼着,但是舌尖一顿,眼中似乎有点什么东西闪过,他看了一眼阿笙。

阿笙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脸上依旧带着面纱,她的伤还没有好。

阁主放下开口道,“你的脸谁伤的?”

他的声音清冷,没有什么人间烟火的味道,但是听到阿笙的耳中却是那样的好听,同时还带着一点点心安的感觉。

阿笙心中一窒,慌乱的甩去心里的异样,恭敬开口道,“以前的主子划的。”

“过来。”他道。

阿笙看了看他,却不料刚好望进他深邃的眼神里,不由的一颤,她抬步走了过去,在离他两米的位置停住。

阁主几不可查的蹙眉,然后站了起来吵着她走来,阿笙小腿打颤,不敢动。

他很高,高出她一个头不止,她只堪堪到他的肩膀过,阿笙自认为自己是女子中个子较高的人了,连权少也只高出她一公分,但是没有想到眼前的男子,却是这样的高壮挺拔。

他身上冰冷的气息,像是立在风雪中的松柏一样,令人折服。

阁主扯下她的面纱,阿笙本能的扭头,脸颊却刚好触碰到他额手指,阿笙只觉得他的手指好凉,像是冰块一样,但是现在明明是四月天,屋子里还有着炭火,但是他的体温,却是那样的冷。

阁主没有任何的惊慌,手指摩挲这她脸上的刀痕,眼中有着任何人都看不出的情绪,当然阿笙也是看不到的,她的目光正注视在一边的门上。

阁主微微抿唇,收回手,再走回椅子坐下,“去找药主拿药。”

阿笙不知道是那什么药,但低低的应了一声,“是。”

“你刚刚找阿右有事?”

阿笙摇头,“多谢主子关系,没有什么事情。”

这句话刚出,阿笙莫名的感觉到屋子里的温度变低了,她不禁的的缩缩脖子,只听阁主冷冷道,“出去。”

阿笙恭敬的退了出去,却听见里面‘砰’的一声似乎什么东西碎了,阿笙回头看了一眼紧闭的门,心里一阵的担惊受怕,主子的性子真是阴晴不定,看来阿右说的都是真的了。

她要不要去找阿右问问在主子身边伺候,要怎么样的自保?阿笙摸摸脖子,上面的印痕还没有消失,毕竟这是她好不容易捡回来的命,她可不想就这么丢了。

阿笙依照阁主的命令去寻药主拿药,但是却又不知道是什么药,弄得药主一脸无语。

“你来拿药有不知道是要拿什么药?”

阿笙默默的咽了口水,“阁主让我来的。”

药主摸摸手中的爱宠,一条剧毒的蛇,如有所思道,“不对啊,阁主这次回来没有受伤啊。”

阿笙默默的摇头,她也不清楚。

不知想到什么的药主,狐疑的看了一眼阿笙,阿笙被他看的毛骨悚然,不由的紧了紧手指,药主若有所思道,“阁主再让你来拿药之前做了什么?”

“……扯了我的面纱?”阿笙不确定的开口。

炔烃药主脸上露出意味深长的笑意,‘哦’。

然后去拿了最好的祛疤药来,递给阿笙,“用来涂伤痕,一日两次,一个月后保证你的脸上不会留下半点的伤疤。”

阿笙拿着手中的瓷瓶,走出药司,心里一阵疑惑,阁主说的拿药是拿她用的药,但是怎么不直接说呢?

阿笙摇摇头,阁主的世界,她不懂。

夜晚,夜幕降临的时候,阿笙的院子里极为冷清,只有一盏小小的油灯在亮着。

对于来到阁主身边伺候,阿笙觉得日子过的不错,就是没有什么衣裳可以换洗了,来的时候,阿笙没有带任何的东西,就这么孑然一身的来到这里。

每天洗脸用的是清水,衣服还是那一套,但是这件衣裙已经穿了两天了,阿笙不由的皱皱好看的鼻子,她有点嫌弃这件衣裙了。

只是这个时候,她的手里没有什么布料,若是有的话,她可以自己做一件,但是现在着实难办。

正在她苦闷的时候,门外有人敲门,阿笙心道都这时候了,谁来了?

拉开门,却见到一个阿右来了,手中拿着一个包袱,他大大咧咧的将东西扔给阿笙,“给。”

阿笙接过,好奇问,“这是什么?”

阿右摸摸鼻子,尴尬道,“给你的衣裳。”

阿笙心里一喜,“谢谢。”

就像是有神灵保佑她似的,她现在缺什么,马上就有人给她送来。

阿右嘿嘿道,“不用谢不用谢,你先忙,我走了。”阿右朝着阿笙挥挥手,走了。

阿笙一笑,关门,将这个足足有她半个大的包袱打开,里面解释一些好看的衣裙,很保守,颜色也是极为清雅的,还有一些的精致的首饰。

阿笙摸了摸这些衣裳,手一顿,这些衣裳的料子都是极好的,她低头微微辨认出,这些都是富贵人家才用的料子,是蚕丝制成的,很柔软像是人的肌肤一样。

便是权少奶奶也只有一件这样的衣裳只有在重要的场合才会见到她穿一次,可是现在她却有着这么多。

阿笙抿唇,这是不是太贵重,她明天得好好谢谢阿右才是。

第二天一大早,阿笙便去了厨房做早点,她做的是一道很常见的粥,皮蛋瘦肉粥。

但是她自己有着一点小窍门,加了一点东西进去,问道就会变得很鲜美,阿笙盛好粥,分了两份,一份大一分小,打的那份是给阁主准备的,小的那份是给阿右准备的,感谢他昨晚给她买的衣裳。

阿笙敲响阁主门的时候,他刚醒,阿笙放下东西,就去打水,帮他收拾床褥,阁主看了一眼阿笙的动作,倒也是没有说话。

阿笙盛好粥放在桌子上,然后出去倒水,却看到阿右的身影,她笑着迎了上去,“阿右大人。”

阿右一笑,“有事?”

阿笙低声道,“衣服的事情,多谢。”

阿右一笑,“小事。”

“我给你留了一份粥,不是什么好东西,请你笑纳。”

阿右眼中发出亮光,她的厨艺有多好他怎么可能不知道还,他一直自翊厨艺非凡,但是在她的面前就没的看了。

阿右顶着好心情,去喝了阿笙给他留得粥,很快的解决了。

阿右去找阁主的时候,阁主还在用膳,阿右站在一边也不敢打扰。

只是当他进去没多久的时候,阁主的脸瞬间阴沉下来,阿右心中苦闷,阁主的房间怎么这样冷。

他看看后面,怎么感觉有什么东西跟在他的身后,还在时不时的往他脖子里灌冷气?

阁主真是个变态的存在,阿右暗暗诽谤着。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