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暗夜阁

一日为师终身为妻 丹愫 3817 字 2020-10-08

密室内有一个很大的石床,床上有着一对男女,媚主坐在椅子上,悠悠道,“这便是你们以后要学习的内容,今日先让你们看看,稍后,我们来试试。”

那些女子朝着媚主行礼道,“是。”

只见床上男子被绳子绑着,四肢无法动弹,但是衣裳整齐,眼中清亮。

那女子伸出手在他的脸上轻抚,她鼻翼的气息,呼在他的脸上,女子嘴边轻笑,嫩白的手指,贴着他的嘴唇,顺带的轻划几下,然后再到喉间。

女子往他的耳蜗里,呼出一口暖气,男子身子猛地僵硬,轻轻动了动喉结,女子身处舌尖,轻舔他的脸,然后滑到他的嘴唇上,口中诱惑道,“让我进去。”

男子像是被蛊惑了似的,轻开牙关,女子探入他的口中,轻轻的扫着,那男子想要追寻美人,但是女子总是不让他得逞,轻轻撩撩,让他的口中越发觉得痒,甚至想要更多。

女子轻轻扯开他的衣裳,划着他的身子,男子被撩的不行,眼中带着显而易见的火热。

却见女子站了起来,敛去所有的媚笑,朝着媚主道,“媚主。”

媚主摆摆手,“嗯。”

媚主冲着阿笙他们道,“你们要做的就是让这男子在凭着自己的能力挣开绳子……”

阿笙瞥了一眼绑着男子的绳子,不粗,只有她的食指粗细,想要让他挣脱绳子并不简单。

媚主的意思是,让这个男子欲火焚身,然后挣开,阿笙抿唇,唇上没有什么颜色,这就是她日后要做的事情吗?

媚主晃着自己的腿,笑道,“若是你们无法做到的话,那么你们今日可是要受到罚的……”

媚主的声音戛然而止,阿笙却能从这轻轻揉揉的声音里,听出一丝丝的血色。

“但,本主心善,不忍为难你们,遂想出了一个法子,有你们其中的一个人来做,若是她成功了,那受惩罚的便是你们,若是她失败了,那么就是她受罚。”

阿笙身子一颤,不好的预感从心里升起。

果然,“阿笙,你来如何?”媚主笑着叫出了阿笙的名字。

阿笙缓缓的走了出来,义无反顾的朝着男子走去,她的小腿在打颤,生死一线,成功与否都在这一刻中里。

阿笙不怕死,怕折磨,但是现实却又时那样的可怕。

阿笙坐在男子的身边,手臂颤颤巍巍的抬起,她不禁的咽下喉间的苦涩,现在她只是一个人,所有人都期望着她能够失败。

阿笙像刚才的女子一样,做着规划的动作,但是男子没有半点的反应,他的身子和思绪似乎已经分离了,一点都没有感受到阿笙的动作。

阿笙从来都不是一个胆大的女子,这是第一次和男子的近距离,从来都没有人告诉她怎么做,更何况她自己心里有着疙瘩。

媚主面无表情的看着阿笙,静静的也不催促,仿佛早就预料到了,一刻钟的时间很快,过去了。

阿笙站了起来,那男子身上的绳子依旧在,很显然她失败了。

其他女子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媚主撩着裙摆站了起来,走到阿笙面前,然后在男子身边坐下,只需一手,竟让男子喘息不易,她甚至什么出阁的事情都没有做,只是轻轻的摸着男子的胸膛,不过片刻,男子眼中越发火热,看着媚主的眼神里没有了敬畏,有的只是对女子的赤裸裸的欲望。

‘啪’绳子断裂,阿笙心里一阵阵的乱跳。

男子做了起来,媚主摆摆手,“给他一个女子。”

男子抱着怀中的美人,离开了密室。

媚主洗了洗手,踱步到阿笙面前,伸手挑着阿笙的下巴,轻轻开口,“阿笙,你让我很失望哪。”

阿笙不敢动,只有乌黑的睫毛在轻轻的颤抖着,她的睫毛很美,像是蝴蝶的翅膀一样美

“我本来以为你是所有人里天赋最高的,但是你的行为倒是实在令我不喜,你莫非是觉得,暗夜阁的规矩你可以忽视,甚至还存在想要离开这里的想法?”

阿笙在她的注视下,艰难的摇头,“不。”

媚主手指倏的用力,脸上依旧是妩媚的笑,但是却带着阴冷,“阿笙,你说谎的样子真是不可爱啊……”

媚主松开阿笙的下巴,到椅子上坐下,“既然她输了,那么受罚的人是她,现在便开始吧。”

一女子从架子上拿出一个东西,抓着阿笙的手,只见塞子拔开,一根银色的细线进去阿笙的身子。

阿笙猛地缩手,冰凉寒冷的感觉,瞬间从手腕处的骨骼开始游走,阿笙一手紧抓着手腕,冷,冰冷刺骨的寒意遍布全身。

阿笙抱着自己的手臂,缓缓蹲下,隐藏在骨子里的那刺骨的冷,令她全身法藤。

阿笙红唇变得青白,牙床打颤,“冷,好冷。”

她恨不得全身缩成一团,只为缓解身子的冷意,阿笙倒在地上,盘缩着,身子不停的颤抖。

那些女子心中一惊,好可怕。

媚主轻笑,“阿笙的下场,你们看到了,带着你们的脑子回去好好想想……”

那些女子被赶了出去。

阿笙现在冷的几乎要失去理智,那种刺骨的冷意,似乎进入到她的心胀,心里一阵冷意,似乎要把她冻成冰块,阿笙见到媚主离去的身影,再看看这间密室,一种害怕的念头浮上心头。

小默走了进来,搀扶着颤抖的阿笙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然后提了热水,把她泡在热水里,阿笙没有感受到热水的暖意,只觉得自己泡的是冷水。

小默扔了木桶,去找出炭火,燃起炭火,整间屋子热的冒汗,现在是四月的季节,但是暗夜阁地理位置高,气温还是低的很。

阿笙在浴桶里缩成一团,依旧颤抖着,小默面上没有什么情绪,但是做事却是那样的迅速,很显然她担忧这个新主子。

这一天一夜,阿笙像是过了好几辈子一样,那种冷到全身发疼发麻,身子近乎僵硬,几乎无法控制,却又无可奈何的绝望感,遍布心头。

包在被窝里的阿笙,流出了泪水。

媚主一大早便遣人来问候,打一棒子给个枣,阿笙自然是懂得,但是却又无可奈何的应对着。

媚主捋开遮住阿笙的发丝,低头轻轻道,“你以后乖乖听话,就不会再吃苦了。”

阿笙缓缓点头,“是。”

这几日媚主倒是没有再来打扰阿笙,阿笙昏昏沉沉的睡了好几天才醒过来,阿笙拿着碗,眼中似乎失去了所有的光彩。

小默写了字条递给她,“你没事吧?”

阿笙没有反应。

“你要坚持住,暗夜阁就是这样的地方。”

阿动动唇,呢喃道,“小默,我要怎么样才可以像你一样,做个下人,不需要受那些训练?”

小默一愣,写到,“我不知道,是药主把我从媚主这里要出去,让我来伺候你的。”

药主?

“那个送我来这里的那个男子?”

小默点头。

阿笙穿好衣裳,戴好面纱,带着小默走了出去,她的病还没有好,病弱西子,更添几分病弱杨柳的美丽。

她要去找药主。

经过层层的禀告,药主终究是同意见了她们,药主在提取一条毒蛇的毒液,那行水流云的动作,想来是做了不下上千次之多。

但是在药主这里的还有一个穿着全黑衣裳,戴着黑色面具的男人。

阿笙不敢问,只能朝着药主跪下,“我想求药主一件事……”

药主看了眼黑衣男子,然后对阿笙到,“怎么了?”

阿笙咬唇,“我不愿意在媚司待下去,既然是药主救的我,那么我便自愿给药主当药人,还请药主成全。”

药主愣愣的看着黑衣男子,不知道作何回答,只好打哈哈道,“你先起来。”

阿笙抿唇到,“若是药主不同意的话,那么我也没有活着的必要。”

黑衣男子隐在面具下的唇微动,“媚司待着不舒服。”

他的声音清冷,但是很好听,阿笙抬眼看了看那个面具男,阿笙抿唇,不说话。

男子见她的表情,就知道了答案,“你会做什么?”

阿笙低低开口,“洗衣做饭。”

药主抿嘴,似乎在憋笑,洗衣做饭?标准的小媳妇啊。

男子倒是没有想到这样的回答,似乎轻唔,“那当我婢女,如何?”

阿笙抬眼,眼中有着不可置信,什么?

面具男面无表情,“你不愿意?”

阿笙猛地摇头,“愿意。”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鼻尖一酸,泪水滑落脸颊。

药主暗笑,主子这是什么事啊?

黑衣男子走到阿笙面前,递给她一个帕子,阿笙茫然接过。

“擦擦。”

阿笙默默的抹了眼泪。

男子走了出去,阿笙跟上,看着他的背影,阿笙的心中一震,或许这样她才能在暗夜阁安全的活下去。

药主一个人默默的摇头,美人香,英雄冢啊。

阿右见到阿笙,心里一阵唏嘘,这不是河边的那个姑娘吗?

阿笙现在已经摘了面纱,她面上还有淡淡的刀痕,但是丝毫没有损伤阿笙的样貌。

阿右见到是主子带回来的人,不由得热情上前道,“姑娘叫什么名字?”

“阿笙。”

“阿笙,你的名字很好听。”阿右哈哈笑道。

阿笙回之一笑,阿左拉拉阿右的衣摆,阿右茫然回头,却见阿左给他使眼色。

阿右,怎么了?

阿左眼睛示意主子,阿右转头一看,心中一突,主子这眼神怎么像是要吃了他一样,阿右缩缩脖子。

------题外话------

好不容易上了首推,却发现收藏点击率还是没有什么变化,心好累(′;;`)。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