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暗夜阁

一日为师终身为妻 丹愫 3685 字 2020-10-08

天子脚下的帝都是整个大陆上,最繁华的地方,权贵聚集于此,天下所有的有能之士梦寐以求的地方。

帝都有一家名声极热的清雨阁,清雨阁是帝都所有青年男子都热衷的地方,清雨阁,情欲阁,其中的奥秘自然是人人知晓,但是清雨阁不仅地方美,姑娘们更美。

美人铺,温柔乡,乐的人缭乱,清雨阁就是一样一个地方,明明是所有人都唾弃的地方,但是偏偏有是让人沉迷其中无法自拔。

春风三月,百花盛开,百鸟争鸣,就是在这样美好的日子里,清雨阁隐秘的密室里,却是一片的阴冷。

清雨阁妈妈穿着素雅又保守的衣裳,她约莫四十年华,但是保养的很好,完全没有市侩小人的样子。

她的脸上时常带着浅笑,明明是身处污泥之地的妈妈,身上却矛盾的带着大驾主母的气场。

只这一原因,令那些上了年纪的人,趋之若鹜,恨不得日日和妈妈处在一起,便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她跪在地上,不见一丝情绪,静静的汇报这这段时间的收货,许久,才听见,面前坐在不远处的男子,没有一点人气道,“嗯。”

妈妈暗暗的松了一口气,每次和主子汇报事情的时候,总觉得自己像是在鬼门关走了一趟似的,可怕又可敬。

夜晚帝都还是一如既往的热闹非常,一家及其富裕的院子里,却是上演着惊心动魄的一幕。

一女子坐在椅子上,冷冷的看着面前的事情,一位貌美的女子,被绑在树上,她的口中塞着布条,喉间绑着麻绳,勒着她的脖子,她的身上的衣裳早已经湿透。

现在初春的季节,全身湿透的女子不由得瑟瑟发抖,但是她的眼中却是没有半点的屈服,她双眼清澈见底的看着坐在椅子上的少奶奶,听着她说着一些她根本没有做过的事情。

“说,你是如何勾引少爷的!”她冷冷道,她嫁入权家不久,本来两家便是商业联婚,没有什么感情在。

但是她少奶奶又是一个极要面子的人,自负的不得了,总是认为所有人都应该百倒在她的石榴裙下,但是权少却是没有任何的动心,反而出口嘲讽她。

少奶奶自然是受不住,硬是从他的身边拽出了一个她所谓的勾引权少的狐媚子,然后暗中带着自己的人,想要给这个狐媚子一个教训。

院子里有眼的人,都知道少爷身边的丫头,阿笙,样貌极美,甚至有人暗中议论,阿笙以后怕是会成为少爷的房中人,这话被少奶奶听见了,心中的怒意更甚,自然是有了现在的这一幕。

少奶奶问得话,阿笙自然是没有的回答,她的嘴巴被东西塞着无法开口。

少奶奶挥挥手,让人把她嘴里的东西拔了。

阿笙动动嘴巴,只觉得疼痛不已,她的脸上有着巴掌印,甚至红肿了,她轻轻道,“奴婢没有。”

她没有做过的事情,自然是不会承认,否则还不真的成了少奶奶口中的狐媚子了?

少奶奶眼中怒意直升,“来人。”

“在。”

“把她的脸给我划花了!”

身边的粗使嬷嬷一惊,呐呐道,“这……”

少奶奶眼中怒意正浓,斜眼睨着嬷嬷,“今晚,若是她多的脸没有被划花,那么你的脸就用来代替她的脸。”

嬷嬷身子一颤,拿起一边的东西,走进阿笙。

阿笙心中一惊,挣扎着急道,“少奶奶,奴婢没有勾引少爷,若是少奶奶当心的话,那么奴婢可以离开权府,这辈子都不会出现在你们的面前。”

少奶奶当做没有听到,冷冷的盯着嬷嬷,让她赶紧动手。

嬷嬷战战兢兢的上前,口中呢喃道,“你别怪我,这些都不是我愿意的。”

嬷嬷闭着眼睛往阿笙的脸上划了几刀,阿笙疼呼,少奶奶挥手立刻有人把她的嘴巴捂住。

阿笙眼中带着泪水,泪水沾湿伤口,越发的疼痛,阿笙心中带着苦涩,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阿笙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只觉得眼前发黑,晕了过去,少奶奶阴冷笑着,“把她给我扔到城外的河里里,让溪水将她溺死,想来明天她连尸体都不找不到了。”

一边的两个嬷嬷一听,心中寒意渐生,但是还是乖乖的做了,只愿这个姑娘坐了鬼之后,别来缠着她,冤有头债有主,两个嬷嬷将阿笙扔在溪边水里,低低的祈祷道。

而后听到似乎有狼叫的声音,匆匆的往后一看,心中直跳,不敢再逗留,直接逃走了。

被扔进水里的阿笙,顺着河流之下,漂浮着不见了……

清晨天蒙蒙亮的时候,清雨阁的后门打开,里面出来一位带着黑色面具,穿着黑色衣裳的男子,上了一辆高大精致的马车,行驶出城。

清雨阁的后门再度关上,仿佛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切都归于平静。

东边的太阳升起,初升的太阳穿过云雾,散在大地上,林中的鸟儿悦耳动听,马车不紧不慢的行驶着,带着主人的沉稳淡定。

驾车的是两个男子,是马车里男子的的左右手,更是下属,名为阿左阿右,名字虽然是这么简单的,但是他们的能力却是绝对不容小觑的。

他们将马车行驶到一边停下,敲了敲马车门,恭敬道,“主子,我们先去打点水。”

男子冷声道,“嗯。”

阿右下车,拿了水壶,去了溪边,蹲下身将将水壶灌满,不知感觉到什么的他,蓦然抬头,前面的河面上,漂浮这一个人。

阿右眼中没有半点表情,他自小经过训练,在就已经是冷心冷血了,救人?埋尸?这都不是他会做的事情,太麻烦了。

只是这水,怕是已经脏了,怎好再拿水回去给主子喝,那是对主子的不敬。

阿右犯难,想了想,把水倒了,走了回去。

阿左见他回来,伸手想要将水囊地进去,但是阿右拒绝了,“那边的水里不干净。”

阿左面无表情问,“怎么了?”

“有尸体。”

阿左蹙眉,晦气。

马车里的男子,听到阿左阿右的对话,没有任何的表情,这些事情和他没有关系。

阿右想想道,“现在尸体应该已经飘到后面了,我再去一趟。”

阿右再次都河边的时候,只觉得郁闷,这具尸体是和他杠上了?现在不在上边不在下边,就在他刚刚打水的那个岸边?

阿右看看天,这老天爷是吃错药了?

但是他脚一踢,将尸体踢开,正巧那个尸体因为这个力道翻身,阿右这才注意道这具尸体,倒真是长的不怎样,红颜薄命,脸上还有刀伤还红肿一片,她的脖子上,好像还有勒痕迹。

阿右瞬间想到女子之间的争风吃醋,不由的抖抖身子,女人,可怕的女人。

他赶紧打水,水满了刚要离开的时候,只觉得有人抓住他的裤脚,他低头一看,心中一突,诈尸?

只见女子睁开眼睛,口中轻轻道,“求你……救我。”然后就晕了过去……

阿右蹲下身探了探她的鼻息,不有一愣,还有气?只是很微弱,阿右犯愁了,这是救不救?

救的话,主子一定会再杀了的,但是不救,心里怎么感觉不好。

犯难的阿右,决定回去问问自己的哥哥。

阿左听了阿右的话,不由的蹙眉,“别管了。”

阿左哦了一声,打开车门走了进去,将水囊放在一边,然后退了出去。

印在面纱下的男子,鼻子微动,阿右的身上有着淡淡的气味。

男子向来不喜欢任何香吻,但是偏生又有一个极灵敏的鼻子。

“主子,现在已经到了中午了,我让阿右去找一点吃的。”

“嗯。”

阿右乖乖的走了,去找东西去,结果想来想去,主子似乎喜欢吃鱼,于是再次去了一趟河边,捉了一条鱼回来,然后生了火,烤鱼,这烤鱼可是一间技术活,阿右经过上百次的努力,现在终于是有了一手好厨艺。

至少主子不再嫌弃他了。

阿右偏头,看了看那个女子,心中带着犹豫,阿左不让他救,可是……

阿右犹豫半天,还是剧情暗暗的为这个女子上一点药,然后其他的就和他没有关系了。

女子脸上的刀伤被水浸泡了许多,隐隐泛白,阿右没有犹豫,掏出金疮药不要钱的往上面撒,然后就没有然后了,他不会浪费自己的布料给他包扎的。

不然以阿左的眼力,一定是可以看的出来的。

阿右带着鱼回去,递给男子,男子接过,浅浅的吃了几口,不再动了,阿右拿了出来,和自己的哥哥一起吃。

“哥,河边的那个女子倒是挺可怜的,她的脸被划花了,脖子上还有这勒痕,我猜他一定是从那些大院子里出来的……”

阿左低低斥责道,“不许乱说话。”也不看看现在这里是什么地方,主子还在呢。

阿右缩缩头,禁言。

车内漂浮着隐隐的香气,普通人根本闻不出来,但是他却是问得真真切切,受不住这个味道的他下车了。

阿左赶紧上前,“主子。”

男子冷冷道,“给车内通风。”

他的声音很冷,冷到没有一点热气,甚至令人怀疑他到底是不是一个活人,阿左只觉得自己的骨头都被这个声音给冻僵了,他不敢多说话,赶紧去办事。

男子径自朝着河边走去,见到阿右口中的女子之时,眼中半点波澜也无,仿佛她就是一具尸体。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