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残疾军师

一日为师终身为妻 丹愫 3665 字 2020-10-08

扁翁在皇宫的这一段时间的,真真切切的展示了自己精湛的医术,他约莫花了半年的时间,秦笙体内的毒,终于是解完了。

不知多少年没有走过路她,不稳的迈出一步,踉跄一下,吓得一边的裕尘,赶紧扶着他。

“你慢慢来,别急。”裕尘搀扶着她的手臂道。

这件事情急不来的,更何况她都等了这么久救了,实在是不差现在的这点时间。

秦笙对他一笑,“好。”

在裕尘的帮助下,秦笙不负众望的能够行走走自如,再也不需要依靠椅子的力量。

扁翁现在依旧是待着皇宫之内,不是因为其他,只是因为裕尘的要求,他还没有办到,扁翁依旧在太医院里,冥思苦想这裕尘要的药。

午后,牵着秦笙的手,裕尘带她来到了自己的寝殿,打开一个衣柜,发现里面挂满了衣服。

裕尘拿出一见,秦笙眼中一闪。

这不是当初在曦城的时候,他们所看到的那些异域风情的衣服吗?

想到当初自己因为腿脚不便的缘故,因而没有对他们有多么在乎,但是心里还是有着不少的遗憾。

秦笙摩挲这衣裳,眼中带着欣赏,“这不是我们之前看到过的衣裳吗?”

裕尘一笑,“嗯,去换上。”

秦笙差异转头,换上?

秦笙略加思索,心中有了一个答案,眼中不由得带上了笑意,“你当初不是说,这些不是给我的吗?”

裕尘浅浅一笑,“我食言了。”

秦笙嗔怒,眸子里呆着亮晶晶的笑意,“君子应该言而有信。”

裕尘扬眉,“我是皇帝,我说了算。”

被裕尘推着的秦笙,终究还是换上了衣裳。

这衣裳简洁大方,赶紧利落,窄袖轻纱,一点都不是想他们这里的衣裳,站在梳妆镜前的裕尘,手中拿着梳子,静静的为她梳着头发。

岁月静好,秦笙看着镜中的两人,心中不由得浮现这几个字,现在的她是真的很开心。

裕尘去学了一个发髻,趁着现在有时间,便给秦笙输好了,在带上那些专门的首饰。

一个魅惑人心的咬肌个,就这样的出现在裕尘的眼中。

按耐不住的裕尘,低头在她那红唇上吻了起来,秦笙心里一羞,但还是勇敢的回应他。

裕尘只觉得她那弱弱的回应,已经是对他极大的欢喜,不由得加深了力道。

一吻过后,裕尘抵着秦笙的额头,“嫁给我吧?”

他语气中带着轻微的喘气,秦笙的脸色通红,看着他的眼镜,微微的点点脑袋,“好。”

裕尘一笑,从梳妆台上掏出一张纸来,秦笙接过打开,这是那一次他们在马车上签的协议。

秦笙不知所以的看着裕尘,“你给我这个做什么?”

裕尘摩挲着她的脑袋,“我之前是存了心思让你签下这个东西的,原是因为怕你不愿意心甘情愿的嫁给我,因而用它来压你的,现在你既已经心甘情愿了,那我还要它做什么?”

秦笙瞪着他,“狐狸。”

这么早就给她下套了。

裕尘一笑,“狐狸我认了,那你还是要嫁给我。”

……

皇帝的婚礼,自然是盛大而隆重的,全国同庆普天同乐,裕尘甚至下了命令,减税三年。

百姓自然是开心不已,裕尘在他们心中的位置,那可是扶摇直上三千里。

裕尘为这个婚礼准备了许多的东西,一点一滴的体现了他到底对秦笙有么的在乎。

去祭天的时候,因而台阶过多,他甚至放下身段,不顾大臣的目光,自顾自的将秦笙抱上了台,秦笙羞的脸通红,“你这样是不是不好?”

裕尘哼哼一笑,“你是我的女人,我对你好,谁敢说什么?”

确实,现在的裕尘早就不是不是初登基时的他,他的铁血手腕,干净利落的行政能力,威慑了整个朝廷。

虽然说时间不长但是北旭在他的治理下,却是有着隐隐朝着强盛的方向发展,有着这样的帝皇,百姓的心里自然是开心。

婚礼结束之后,秦笙收到所有人的礼拜,秦笙镇定不已,没有半点的惊慌,裕尘见到却是微低头,在她耳边道,“不愧是我的女人,有我的风范。”

秦笙轻启红唇,“不要脸。”

人生有着三大喜事之一,洞房花烛夜,古人曾不欺我,裕尘暗暗想到。

夜晚他喝的微醺,但是步伐还算是稳健,裕尘挥挥手让那些宫女下去,自己为秦笙取了凤冠,裕尘将凤冠放在一边道,“累不累?”

秦笙微微点头,手不自觉的揉着后劲,这个凤冠极重,她有顶了一天,自然是受不了。

裕尘不说话,默默的为她揉着脑袋,直到很久才停下。

“你要不要先沐浴?”秦笙问。

裕尘眼中一闪,缓缓点头,“好。”然后掀帘,去了后边。

秦笙暗暗的松了一口气,听到里面浴池传来的水声,然后才解开衣裳,她的指尖微颤,她紧张。

秦笙低着头脱衣裳的时候,后面传来掀帘子的声音,秦笙还未来得及回头,后背猛地扑上来一道温热的身子,抱着她。

秦笙心里一颤,脸色微红,却是没有挣扎。

只听他沙哑这声音道,“我们的交杯酒还没有喝。”

说着抱着她的腰身来到了桌子钱,往杯子里到这酒水,酒水注入杯子,发出声音,让秦笙越发的燥热,殿中很暖和,但是他的目光更热,。

秦笙只觉得他的目光,像是带着熊熊烈火,肆意的燃着她,他刚刚已经脱了衣裳,她也是,两人只着薄薄的中衣,现在虽然是初冬,但是秦笙依旧觉得燥热。

裕尘递来酒杯,两人交臂而饮。

喝完之后,裕尘猛地抱起秦笙走了浴室,秦笙微微挣扎了一下,但是裕尘视而不见。

裕尘为秦笙褪去衣裳,洁白无瑕的身子映入眼帘,裕尘眼中发出更加炽热的光芒。

秦笙害羞的捂着自己的身子,殊不知这样更让裕尘燥热。

裕尘抱着秦笙下水,很君子的为她洗着身子,但是秦笙知道,这只是表面现象而已。

裕尘拥着她,在她的身上留下一个个红印,身子更是不由自主的想要用力得蹂躏她。

最后裕尘低低道,“阿笙,我忍不住了。”

秦笙睫毛微颤,伸出手搂住他的脖子,在他注视上,自发的送上自己的红唇。

只听水声哗啦作响,帘子发出声音,裕尘将秦笙法器床上,身子不自觉的覆盖上去。

颠鸾倒凤,翻云覆雨……

一次过后,裕尘总算是寻回了一些理智,亲自抱着她去了浴室,为她洗了身子,总管伶俐的待人换了床单之类的物什。

裕尘抱着秦笙躺在床上,看着她略带着红肿的眼镜,不由的心疼的吻了吻,“下次我注意……”但是秦笙早就已经睡着了。

裕尘遂不在说话,抱着日思月想的人儿熟睡过去。

三天后的早朝,裕尘说了一件大事,“此前,朕因上了战场,不小心伤了身子,经扁翁诊治,此生向来子嗣无望,遂将来的太子,将从宗族皇室血脉中甄选。”

殿中大臣已经不由得窃窃私语。

“怎么会这样……”

“这可如何是好。”

……

裕尘朗声到,“这件事情,皇后也起知晓的,但她依旧愿意嫁给朕,丝毫没有嫌弃朕,朕有此后,人生无憾。”

“宫中妃子,虽只有四位,但朕不愿意耽搁她们,因而将他们放出宫外去,以后婚配自主,他们是清白的姑娘家,若是日后他们需要,那朕日后会依照她们的一员,为她们择婚。”

此言一出,庙堂江湖皆是掀起不小的风波。

秦笙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去御书房见裕尘,裕尘见到是她来了,不由浅浅一笑,伸手,“阿笙过来。”

秦笙眼中,隐忍许多的泪水,滑落脸颊,裕尘心中一疼,赶紧过来。

抱着她轻轻问,“怎么了,谁给你气受了?”

秦笙抱着他的腰身,紧紧的不松手,她何其有幸,竟然能够碰到他,这样爱着她的他。

秦笙来的时候,去找扁翁,找他问清情况,明明裕尘没有受过伤,怎么会子嗣无望。

扁翁纠结许久,还是将雨痕让他做的事情说了出来。

那天裕尘让他配的是男性绝子药,裕尘吃了……

秦笙泪眼阑珊,裕尘也不说话,就这样静静的抱着她,脸在她的额上摩挲着,只是听着她的哭声,只觉得心中疼痛不已。

许久秦笙才停下,站直身子,垫脚吻上他的薄唇,裕尘自然是不会拒绝的,彼此心意相通的吻,更是震撼。

裕尘松开她,低低问,“可是发生了什么事?”

秦笙沙哑道,“我想通了一件事情。”

“嗯?”裕尘扬眉。

“我爱你。”她缓缓道。

裕尘眼中带着不可置信和信息,“阿笙,你再,再说一遍……”

秦笙抿唇一笑,“我爱你。”

裕尘鼻尖微酸涩,这句话他等了好久好久,现在终于是听到了,只是更加用力的抱着她。

“阿笙,我也爱你,爱你到永永远远……”

------题外话------

这个小故事完咯,要到下一个了,希望大家多多光顾,谢谢(*°?°)=3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