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残疾军师

一日为师终身为妻 丹愫 3762 字 2020-10-08

扁翁为秦笙把了脉,看了看秦笙的腿,摸摸胡子幽幽道,“姑娘这腿是因为体内毒素未解清所致,想解开这毒,也不是难事,但解毒所用的药,却是霸道无比,若是姑娘想要自己的腿,那么她这辈的在子嗣上,却是无望咯。”

秦笙拧眉,心中咯的一声,果然吗?

裕尘道,“你解毒便是。”

扁翁像是听了一个笑话,“解毒的话,你的皇后这辈子都不会有孩子了,你确定吗?”

秦笙默默道,“若是我不解毒的话,那么孩子会有吗?”她抬头看着扁翁。

扁翁缓缓点头,“如果你不解毒的话,那么子嗣上自然有望,但是你将一辈子站不起来了,你的寿命也会收到影响,你们好好想想吧。”

扁翁疾步走到酒壶前,拿起酒壶猛的喝上一口,香,真香!

裕尘看着秦笙眼中的黯淡,心中一疼,抱着她进了内室,他拦着她坐在床边,“阿笙,解毒可好?”

秦笙埋在他的胸口处,听着他的心跳声,“如果我解毒的话,那么这辈子都不会有孩子了……”

秦笙眼角滑落一滴泪水,泪水瞬间沾染裕尘的衣襟。

裕尘低头对她一笑,柔柔道,“你觉得孩子和你相比,哪一个更重要?”

秦笙茫然坐直身子,“什么?”

裕尘将她的头发捋到耳后,“我说过了,你才是我的珍宝,若是我没有孩子,可以换来和你的相守一生,那么孩子不要又如何?”

他眼中的柔情满意,令秦笙的心中一震,“可是,你是帝皇……”

裕尘爽朗一笑,“没事,有我在,阿笙你只需要好好的解毒,然后一辈子不离开我就好了,这一切都有我。”

“宗族皇室之中,有那么多的皇室血脉,我死后将皇位传给他们便好,再者若是我们有了孩子,那么我一辈子要和一个孩子争风吃醋,那多不好,还不如让我一个人拥有完整的你。”

秦笙听到这话,破涕而笑,“你这个怎么这样!”

裕尘自豪道,“我就这样,你的腿好后,我们立刻举办婚礼,我要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我有多么爱你。”

秦笙在他的注视下,缓缓点头,“好。”

解毒的日子必然是不好受的,但是日子还是那样的过去了,秦笙秦笙许久不曾走路,腿部的肌肉,已经开始逐渐僵硬,扁翁的意思是,在拔毒的时间里,给她按摩按摩腿部,然后等毒全部拔完之后,她也就可以站起来了。

裕尘掀开帘子走了进去,这个时候梅扇正在为秦笙按摩这腿部,也算是裕尘考虑周到,也晓得把四扇给弄回来。

见到裕尘,梅扇站起来行礼,然后默默的退了出去,这皇上对自家姑娘独占欲是有多强,她这几个月来,可算是知晓了,自然不会取做一些煞风景的事情来。

裕尘拿过旁边的小椅子,坐在上边掀开衣袍,将秦笙白玉般的小脚放在自己的膝盖上,轻轻揉揉的按摩着。

这是这些日子来裕尘经常会做的事情,秦笙早就从一开始的抗拒到现在的接受了,早就已经见怪不怪了。

裕尘边揉着边道,“舒服吗?”

秦笙回之一笑,“还行。”

裕尘低头浅浅一笑,这几日他可是看了不少的书籍,找出了许多人体脚底穴位图,对着太医询问了许久才得出了这样的手艺。

“你今天怎么来的这样早?”秦笙悄然开口,平时的他都是入夜了之后才来的,然后再回去。

裕尘这个人倒是极懂的哄女孩子,也是也是极擅长伪装的人,明明心中关着一只在抨击铁牢的野兽,面上呢,却是一副善解人意的君子。

裕尘笑道,“什么事情能够有你重要?”

秦笙耳尖一红,“最近话本子看多了?”怎的变得这般的油嘴滑舌?

裕尘抬头冲着她道,“一见到你,我就已经完全忘记话本子的东西了,这些都是我的真心实话。”

秦笙轻轻的哼了一声,定然是不信他说的话。

秦笙坐在床边,看在脚边处的裕尘,心中不由得一暖,且不说会不会有一个男子愿意宁愿不要子嗣都愿意要她,单说他愿意卑躬屈膝亲自为自己揉着腿,秦笙都觉得这样的男子已经是时间少见了。

嫁给他,自己一定会很开心的吧。

“你知道吗?”秦笙蓦然开口。

裕尘抬头,“嗯?”

秦笙一笑,“我一直以为我这辈子只能和四扇一起活到老,身上背负着自己的残缺,从来都没有想过,会有一个男子会愿意和我在一起,甚至以自己的子嗣作为代价。”

裕尘不说话,静静的注视着他,眼中带着宠溺的光芒。

“我这几日想了很多,我觉得我们之前的约定作废吧,一生一世一双人的约定我不要了,所以……你多去你的后宫看看吧?”

她一位自己早就已经做好了准备,但是没有想到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心里只觉得那样的苦涩,连带着鼻子都酸了。

裕尘手中一顿,抬头看着他,“你是后悔将你的永生永世许诺给我了?”

他语气有点冷。

秦笙摇头,“不是,我只是觉得……”

“既然不是,那你又何必说出这样的话?”裕尘冷冷问。

“你的关注点能不能正常一点?”秦笙觉得全省无奈,她说的重点哪里是这个。

裕尘冷笑,懒懒这看着她,“我说了,这辈子,下辈子,永永远远都只要你一个,你是要我说多少遍,孩子没有你重要。”

“可是……”秦笙呐呐开口。

“阿笙,你就不能相信我?我说孩子不重要就死不重要,我说你是我的珍宝,我的命,你就是,你觉得你说这些劝慰的话,是为我好吗?”

“完全不是,我要的知识你的全心全意的支持,我不在乎时间所有人的看着发,我只在乎你的。”

秦笙抿唇,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裕尘为她擦干了脚,然后走了出去,一个晚上都没有再进来过。

秦笙靠坐在床头,愣愣的发呆,梅扇走了进来,坐在秦笙的床边,“……姑娘?”

秦笙默默开口,“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梅扇劝慰道,“姑娘您的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可否和奴婢说说?”

秦笙抿唇,一言不发,梅扇也不说话,静静的看着他。

许久许久,秦笙低着头,默默道,“我觉得我和他在一起很不真实,他是那样的好,我呢?”

“我从来都不知道,自己可以这么依赖一个人,可以将所有的事情交给他,我只需要乖乖的躲在他的身后便好,他会解决一切的问题。”

“但是他也会累的,他现在是说可以一辈子不要孩子,但是谁都不知道他以后会不会变,我不可以这么自私的。”

“再者,我真的害怕……害怕他以后会不会变化,我怕这一切都是一场梦而已,梦醒了一切都是南柯一梦。”

梅扇一笑,宽慰着他,“姑娘何需怕这些,就算这是梦,您也应该开开心心的走过不是吗,姑娘应该肆意的活一场,就算是日后真的梦醒了,那么也没有什么遗憾不是吗!”

“姑娘应该相信你自己的眼光,同时也相信皇上对您的心,您不妨相信他,若是他日后真的变了,那你就自己一个人过着,至少你得到过他现在的爱,便足够了。”

许久,秦笙抬眼看着他,眼中带着释然,嘴角露出一笑,“好,我便相信他一次。”

相信他现在的心,相信他的所有承诺,相信他不会让她失望的。

门外裕尘拧眉,刚才的话自然是听到了,他心里带着喜悦,但是更多的是郁闷,他这么对她,她怎么还是一点安全感都没有?还勉强信他一次?

裕尘眼中带着思索,默默的离开寝殿。

此后裕尘像是没事人一样,照常的去找秦笙,给她按摩腿部,秦笙自然是聪明的没有提起那些不高兴的事情,但是两个人的心里,倒是还存在的一些疙瘩,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可以祛除。

扁翁来到皇宫里倒是痛并快乐着,痛是皇宫主人阴晴不定的问候,每次问候着都是几乎差不多的事情。

“阿笙的身子什么时候好?”

“你到底有没有用?”

“……”

听得扁翁心中怒火直升,“我没用?我就算是再没用也比你的的那些太医管用!”

裕尘每次都是瞥了他一眼,眼中带着不屑一顾。

扁翁只觉得每次被他那么一看,老脸都红了,这是什么眼神,赤裸裸的不屑!

气的扁翁每天埋头苦干,想要做出一番惊天动地的事业来,反正裕尘下令,御医所里的东西,任由他用,他自然是不会客气。

快乐意之至呢,则是皇宫里有着不少的美酒,他自然是可以痛饮一番,每次喝酒时都会啧啧一番,口中在那说着哪里哪里的不足,嘴巴是刁的狠,但是还是对库房里的酒,垂涎不已。

这一日,裕尘来找扁翁,冲着他,“老头,你不是自谕自己无所不能吗?”

扁翁捻着胡子,骄傲道,“这是自然!”

裕尘眼睛一眯,“成,朕要一种药,你尽快给朕做出来。”

扁翁游哉挑眉,什么药?

裕尘低低的说了几个字。

扁翁瞬间睁开眼睛,“你小子,真的?”

裕尘点头,“你以为朕有什么闲情逸致哄你的?”

扁翁胡子直动,“没有后悔药的。”

裕尘屈指敲着桌面,“少废话,等你的消息!走了!”

------题外话------

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拜托拜托拜托~( ̄ ̄~)~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