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残疾军师

一日为师终身为妻 丹愫 3962 字 2020-10-08

这日是庆功宴的日子,本该喜庆无比但尚宫局却是乌云密布。

……

尚宫局的人,战战兢兢的答道,“这些衣裳首饰皇上要求,做的衣裳与首饰,实在是不能给您啊。”

今天贤妃一大早的便来到了尚宫局,说是要她上次做的衣裳,但是衣裳的成品出来之后,却又是挑三拣四不是说这里不好,便是说那里不好,鸡蛋里挑骨头的挑错处。

明明这些花样首饰都是不久前新出的的样子,也是她自己选的,但是今天却是不知道是吃了什么药,竟然自己上门来,并且还是那样的趾高气昂。

贤妃将他们做的衣裳,说个一无是处的之后,坐在椅子上生气,“宫中养你们都是需要银子的,你们就这么回报本宫?连一件令本宫满意的衣裳都做不出来?”

贤妃长的是一副和蔼的样子,但是心肠却是黑的。

“今日,你们若是给不了本宫一个说法,那么,本宫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尚宫只觉得无奈,这个时候了,她到底还要怎么样?

正巧这个时候,一个制衣司和珍宝司两位司主前来,手中捧着托盘,盘中的东西盖着红布,不知道什么什么样的这包。

但是能让两位司主亲自端着的东西,肯定贵重的东西。

贤妃眼中精光一闪,对着两位司主道,“你们手中端的东西是什么,呈上来给我看看。”

司主抬眼看了看尚宫,尚宫暗暗摇摇头,这是皇上要的东西,怎么敢给?

贤妃见到司主不动,暗暗冷笑,“怎么,你们是觉得本宫平好说话,连着现在说一句,你们都可以不听了?”

“你们把东西给本宫端过来!”贤妃拍了一下桌子,厉声道。

尚宫心知现在违抗她的命令没有好果子吃,冲着他们微微点头,顺带着对后面的小丫头施了一个颜色。

那小丫头心领神会,偷偷的跑了出去。

贤妃掀开红布,见到上边的东西,眼睛一亮,倒真是一些好东西,那些首饰上面镶嵌的宝石,可是北旭最新得到的进贡,更别说配上这些个好看的样式,更是锦上添花。

再看看衣裳,是耀眼的红色,配上金丝绣成的美丽花样,贤妃带着护甲的手,细细的顺着衣裳上的花纹,只觉得逼真不已,她露出笑容,“这些东西本宫要了。”

若是在今晚庆功宴上穿上这样的衣裳,那么她一定可以艳压群芳,还可以留住皇上的心,然后她再怀上一个子嗣,那么那个皇后的位置,便是她的了。

想到这贤妃眼中的笑意满满,仿佛胜利就在眼前。

尚宫战战兢兢道,“这些东西都是皇上要的,若是娘娘您星耀,不如取问问皇上的意思,然后我们也好将东西给您不是吗?”

贤妃眼中一冷,“皇上的东西,便是本宫的东西,再说这样美的衣裳,你觉得宫中除了本宫,还有其他人可以配的上?”

这衣裳她要定了,任何人都不可以来抢,就算是皇上要的又怎么样,她来个先斩后奏,皇上也不能说什么!

尚宫恭维道,“话是这么说不错,但是这衣裳的尺寸与娘娘的不吻合,若是要改现在也没有时间了,不如娘娘还是要回之前的哪一件吧。”

贤妃瞥了一眼衣裳,心中自信满满,“本宫身材极好,又怎么穿不上!”

贤妃摆摆手,“够了,你的废话太多了,东西本宫带走了!”

贤妃不顾尚宫的反应,走了出去,东西也被她的人拿走了。

尚宫只觉得脑袋疼,这样下去她的脑袋一定会不保的,皇上吩咐的事情她们却是没有办好,这可如何是好啊!

出了尚宫局不久,却听见后面传来叫声,“贤妃娘娘留步。”

贤妃转身一看,脸上立刻带着笑容,“总管大人可是有事?”

总管可是皇上身边的红人,自然是不可以得罪的。

总管施了一礼,“娘娘,皇上请您去御花园一趟。”

贤妃面色不好,这是有什么事?但是圣意难为,只好跟着去了。

御花园中秦笙手里洗着茶具,行水流云的泡着茶水,她的茶艺极好,怨不得裕尘会喜欢上她泡的茶。

秦笙淡淡开口,“你今日怎么会有空?晚上不是到了庆功宴的时候了吗?”

她虽然没有出门,但是这些事情还是知道的。

秦笙往茶杯里注上茶水,裕尘接过,“这些事情自然有人去安排,若是什么事情都要朕亲力亲为,那么还养他们做什么?”

秦笙一笑,“你倒是懒。”

裕尘放下杯子,自豪道,“这是人的天性。”

谬论!秦笙瞪了他一眼。

裕尘耸肩,“今晚,你可否和我一同出席?”

其实这个问题问不问都没有什么关系,反正他都已经决定好了,问她只是一个形式问题。

秦笙蹙眉,“这种事情,我去不太好吧?我身子不方便,还是不去凑这个热闹了。”

裕尘笑,“怎么会,这次北旭能够大获全胜,阿笙也是功臣的。”

秦笙坚定道,“我不去,这些东西留给别人吧。”

裕尘嘴角勾起一个不好的弧度,秦笙不经意一瞥,只觉得全省都冷了下来,秦笙聪明的低头,知道现在别去惹他。

裕尘手一伸,抬起秦笙的脸,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阿笙这可是见外了,你以后可是我的皇后,这些事情还是早早的习惯为好。”

秦笙一动,裕尘懂事顺着她的意思,松开了手,“你又这样……”秦笙囔囔道。

裕尘敛起笑意,“我昨天说什么来着,我说了你不可以回避我的感情,现在呢?”

“你真的觉得我是没有脾气,好欺负是吧?一次次的这样逃避,阿笙我可告诉你,趁着我现在还有耐心,你赶紧好好的哄哄我,等着我没有耐心了,可有你受的了。”

秦笙无奈,“你的意思就是我不可以拒绝你的人安安排?”

裕尘若有所思的点头,嗯。

秦笙笑,“那你还问我?”

裕尘认真道,“我如果不问你的话,你又要说我独裁专治了。”

秦笙蹙眉,好笑的问,“那你现在不是吗?”

裕尘点头,“是。所以你不可以拒绝。”

秦笙觉得无言以对。

贤妃到来的时候,两个人还是没有说话,贤妃柔柔的行礼,“见过皇上。”

裕尘懒懒道,“起来吧。朕叫你过来,你可知道是什么事?”

贤妃茫然的摇头,“臣妾不知。”

裕尘笑,那笑容让贤妃春心荡漾。

“你动了朕的东西……”

贤妃的脸色一白,“皇上说的,可是那些衣裳和首饰?”

“嗯。”

“臣妾是皇上的女人,皇上的东西,臣妾难道不可以动吗,在这,那东西和臣妾级配,臣妾穿上了定然是极为合适的。”

裕尘冷笑,“你都说了是臣妾,你觉得你有资格朕的东西,滚吧。”

贤妃脸色越发的白,妾,她只是一个妾,贤妃捂脸跑了。

裕尘冲他们道,“把东西,送到姑娘的房中。”

“是。”

秦笙道,“你这样对你的妃子,是不是不好?”

裕尘转头,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阿笙,你这个样子我最喜欢了。”

秦笙觉得茫然,什么样子?

表里不一的样子,暗暗吃醋的样子,裕尘在心里暗暗的道。

裕尘一直是凭着感觉来画,这些花样子,却不曾想到,秦笙穿上的时候,是这样的美,美的惊心动魄。

妖娆的红衣,金灿灿的首饰,配上她那白皙的肌肤,魅惑和纯洁结合在一起,如同掉入凡间的仙人一样,令裕尘的心中一震。

秦笙看着裕尘的神情,低头看看自己的衣裳,没有什么不妥啊,她抬头,“怎么不好看吗?”

裕尘在她唇上啄了一口,“好看,朕的阿笙最好看,谁都比不上你。”

秦笙本能推开他,“我的口脂,都被你弄花了。”

裕尘舌尖在自己的唇上一舔,不仅香还甜,好吃,“没事,我有钱,可以给你做一大堆。”

秦笙怒瞪着他,“这是钱的问题吗?”

裕尘扬眉,知道现在不可以和她计较,于是抱着她走了出去,“对对对,阿笙说什么都对。”

“我做轮椅去吧。”

裕尘看着他,“你是觉得我抱着你不好?”

不好!秦笙本想如实回答,但是看到裕尘的脸色,心知说了倒霉的还是自己,于是换了一句话,“我怕你手酸……”

裕尘脸上如沐春风,“没事,我乐意。”

大殿上已经来了不少的人,见到秦笙心中隐隐有着疑惑,以为是哪一家的姑娘,但是都不敢说话,只能陪笑着,当做无视秦笙。

这晚裕尘封赏了不少吴江,隐隐之中削弱了世家贵族的权利,封赏这次军绩好的普通将士,那些大臣心中隐隐有着不好的预感,这朝中应该快没有他们立足之地了。

新皇如同一只新生的雄鹰一般,锐利的双眼,锋利的爪子,正在牢牢的抓住他们的命门,让他们丝毫没有反抗的机会。

四妃见到皇上抱着女人进来,还亲自为她做夹菜的小事,心里自然是不好受,但是看看和她们周边的几个人,还不是受到一样的冷待遇,心中的愤怒,还是减了不少。

但是贤妃的眼中冒着怒火,这衣服,这衣服不是皇上要的那一件吗,现在竟然穿在了这个人身上,贤妃捏着手中的筷子,气的肺疼。

秦笙吃着碗中的东西,但是还是不见少,秦笙咽下口中的东西,囔囔道,“够了,我吃不下了。”

裕尘笑,“好。”

虽然是停下了筷子,脸上的笑容也是没有减少,但是他眼中的凉意倒是逐渐加深,没有良心的白眼狼。

总管给秦笙递了一个颜色,秦笙挑眉怎么了?

扭头刚好看到裕尘坐在那里生闷气,明白的眨眨眼睛,用了公筷,加了一些东西到他的碗里。

裕尘这才动了筷子,笑了笑,“多谢阿笙。”刚才心里的不愉快消失的无影无踪。

秦笙好笑的看着他,这个人好幼稚。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