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残疾军师

一日为师终身为妻 丹愫 3787 字 2020-10-08

秦笙在裕尘的背上一阵恍惚,松松垮垮的挽着他的脖子,小嘴张了张,眼中犹豫了半天,还是一句话没说,倒是看着他的侧脸直愣神。

裕尘自然是感觉道秦笙的眼神,眼中不由带着笑意,“朕的相貌如何?”

秦笙转头,“皇上是天子,样貌自然是不俗。”

既没有说他长得好也没有说他长的不好,极是大众的回答。

裕尘眉头一扬,显然是对这个答案极不满意,“不俗?不俗是什么,朕自小玩略,只懂肯定的回答,姑娘这样的模凌两可,实在是令人不解。”

秦笙心中冷哼,不要脸,先前还说自己书籍涉猎广泛呢,这谎话倒是新手邹来,面上不显,“皇上的样貌极好。”

裕尘心中邪念一起,“比你见过的男子都要好?”

秦笙不答。

“啧啧,秦姑娘莫不是害羞不敢回答,毕竟朕的样貌极好,令姑娘看的入神,无法自拔,连朕问你的问题,你都没有心思回答。”

“不过能够得到秦姑娘的赏识,真是朕的荣幸,不如这样,以后秦姑娘就别回山里了,和朕待在一起,看看朕的样貌,也是极好的一件事,不知姑娘意下如何?”

秦笙听着裕尘自顾自的说了一大堆,而且越说越离谱,心中不由暗骂,皇室的人难不成都是这么不要脸?

尤其以眼前之人尤甚,秦笙默默的转头,看着一边的风景,沉默着不说话。

裕尘坏心思一起,谁也挡不住,他背着秦笙往上一颠,秦笙一时不察,惊呼一声‘啊’,手赶紧抱住他。

“喂,你怎么这样?”她气恼的看着他。

裕尘无辜道,“朕怎么了?”

“你刚刚就是故意的。”故意吓她。

裕尘真诚不已,“姑娘自己不抱好,朕怕姑娘掉了,遂将姑娘背好,怎么了?”秦笙看不到他的脸,自然不知道裕尘现在脸上的笑容到底是有多么欠扁。

秦笙狠狠的瞪了一眼裕尘。

裕尘道,“都说女人心,海底针,姑娘倒是真难伺候,想必姑娘的未婚夫,定然是受不住的吧?”

秦笙不答。

“不过没事,朕受的了,不如姑娘您舍弃您的未婚夫,和朕在一起怎么样?”

裕尘好不谦虚的自夸,“你看朕,相貌比潘安,能力出众,还洁身自好,还是一代君皇,实在是时间少有的良人,不知道姑娘的意下如何。”

秦笙面上无语,这人的脸都去哪了。

“对了,朕还会一手的好厨艺,出的朝堂,入得庖厨,配上姑娘倒是一绝,你觉得呢。”

秦笙暗暗背着三字经,冷静一定要冷静,别和他计较。

裕尘今晚是存了心思的,怎么可能就这样放过秦笙,“姑娘回去的时候,便写了退婚书吧?”

秦笙睁开眼睛,隐忍的吐出一口气,“我,没有未婚夫……”

裕尘一笑,“哟,那真是极好,这样可以省了许多的事情,既然姑娘现在没有未婚夫,那你觉得朕怎么样?”

秦笙皮笑肉不笑,“不要脸。”

裕尘一听,心中坏意满满,将秦笙放了下来,坐在草地上,一脸调笑的样子,“如果不要脸,可以得到姑娘的青睐,那不要了又怎么样?”他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秦笙扭头,不看他,裕尘挑眉,“看着朕。”

秦笙冷哼,和他一起出来就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不然朕就亲你。”

秦笙涨红了脸,扭头瞪他,半响才吐出字眼,“……不要脸。”

她自小熟读圣贤之书,骂人的话,总不过就是那两句,一点威慑力都没有。

裕尘嘴角勾起邪笑,凑近她,“既然你说我不要脸,那么朕所幸就做一点不要脸的事情,你觉得怎么样?”

秦笙心中不好的预感直升,向往后一躲,但是裕尘的手长,将她抱紧怀中,在她的眉心处吻了上去,末了还不要脸的舔坻一下。

眉间湿濡濡的触感传来,秦笙一震,湿湿的热热的,是她从来没有体验过的感觉。

秦笙瞬间回神推开他,但是他纹丝不动,秦笙挣扎着,“登徒子。”

裕尘霸道的搂住她,“嗯,朕是登徒子,所以你再动,朕就更加不要脸,更加登徒子。”

他的身子有点僵硬。

秦笙一听,没敢再动,她不是天真无知的少女,瓜田月下,只有他们两个人谁知道延期啊的这个人会做出什么更加不要脸的事情。

裕尘深深的嗅着她身上的气息,靠着她耳边,低低道,“朕不信你不知道朕对你的心思,回去之后,当朕的皇后吧。”

“朕会永远爱你的,生生世世不变。”

秦笙微愣,被他呼出的热气震的身子麻麻的忍不住的想要躲开,但是他抱得极紧,她动弹不得。

“天下的女子千千万万,你怎么就喜欢上我了?”她垂下眸子问道。

她倒是对眼前之人没有半点的好感,坏心思一大堆,讨厌无比。

裕尘浅笑,“弱水三千,朕只取一瓢饮。”

他松开对她的禁锢,捋好她耳边的长发,“未见到你之前,我觉得这世间的东西,没有一种是我在乎的,皇位,天下,对我来说只是可有可无的东西,知道我为什么会听徐老的意见去找你吗?”

秦笙仰头看着他,眼中好奇,“为什么?”这一事情她是知晓的。

裕尘指腹在她的脸上摩挲着,“当时知道有你这个人的存在的时候,我心里涌上了一种莫名的开心感,之后便我觉得自己像是找到了,丢失已久的珍宝一样。”

“怎么可能。”她呐呐开口。

裕尘狭长的眸子眯了起来,眼中带着危险的光芒,“你觉得,我有必要骗你?”

秦笙转头,“我还需要时间考虑考虑,等我想好了,在告诉你我的回复,可好?”

黑夜之中的高悬的银月,冰凉的光芒照射在她的脸上,越发显得秦笙的绝美,微抿的红唇,微皱的眉头,无不体现着她此刻的纠结。

裕尘心中叹气,去没有半点的气馁,这个答案,他仿佛奥就知道了,“行,你要时间,我给,但是总要有一个期限吧。”

裕尘手指微动,把她的下晗板正,深邃的眼神的直直的注视的她,要一个答案。

秦笙望进他的眼中,红唇微动,“……一年?”

裕尘只觉得自己的心里似乎被什么东西给击中了,酸酸的,他气笑,“你怎么不说十年呢?”

一年,怎么可能,以她的性子,一年的时间,肯定有缩回龟壳了。

“……十年,只要你答应我的话,也不是不行。”

反正思考的时间越久越好了。

裕尘低头,在那红唇上还不客气的咬了一口,秦笙只觉得红唇一痛,“唔”的一声,只觉得自己的红唇被他吸入口中,顺着那个口子,重重的啜着,把她的血吸了口中,毫不留情。

伤口被他吸吮着,秦笙微微蹙眉,疼,唇上充血的感觉,极是不好受。

秦笙挣扎着,手抵在他的胸口,不肯退让,裕尘手中一个用力,将她更紧的揽在自己的怀中,两人之间,一点空隙都不留,亲密无间。

好久裕尘才松开秦笙,秦笙像是快要窒息的人一般,贪婪的呼吸着空气,“……你。”她瞪着他。

手中一个用力,巴掌印就这么印在他的俊美的脸上,不过一刻,他的脸变红了。

裕尘是什么人,只要他愿意,那么自然可以拦下秦笙的动作,可是他却甘愿的受了这一巴掌。

裕尘舌尖抵着嘴角,隐隐的似乎感觉到了铁锈的味道,他笑,“真狠。”

不过一巴掌换一个吻,她觉得值了,裕尘的眼中带着魇足的笑意。

裕尘对她温柔一笑,“解气了?”

秦笙不愿意回答他。

“看到自己心爱之人在自己面前,二一点心思都没有,只有两个原因,要听吗?”

秦笙心知这肯定不是什么正经的话,好不犹豫的拒绝,“不听。”

“一是这个男人身体不行,二是他是柳下惠。”

裕尘理了理自己的衣襟,“我身体行不行,以后你就会知道了,柳下惠嘛,我不想当,所以只能委屈委屈阿笙你了,不过你放心,下次,我要问你的时候,我会提前告诉你的。”

秦笙蹙眉,阿笙?

“叫我名字。”

裕尘扬眉,“娘子?”

秦笙脸涨红,“我姓秦。”她强调了一下自己的姓氏。

裕尘了然的点头,“我自然是知道你姓秦,但是,我总是觉得我们之间应该要有一点爱称,来表示我们之间的亲密关系,阿笙觉得如何?”

“若是你不愿意我叫你阿笙,那我叫你娘子如何,我是无所谓的。”

“不要脸。”秦笙咬唇,忍住自己心里怒气。

裕尘笑,“不如你叫我阿尘吧?好听。”

秦笙不愿意理他,裕尘挑挑眉,女人都是要宠的,尤其是自己心爱的女人,更是要宠。

“我们出来挺久的了,回去?”他问。

秦笙闷闷的‘嗯’了一声。

裕尘背着她,按照原路回去,秦笙自然是没有了欣赏夜景的心思,心乱如麻,秦笙看着裕尘静静的想着,他那么优秀的人,怎么就会喜欢伤他了?

想到自己的腿,她只觉得心里一阵黯然,先不说她心里到底有没有他,只说她的腿,北旭的臣民们,怎么会接受一个身体不健全的皇后。

还有她的身子,梅扇之前暗中告诉她,她身子骨十分不好,这辈子在子嗣上,怕是无望了。

这一切事情,一切阻碍都摆在他们的之间,秦笙自来是一个怕麻烦的人,现在这么一看两人的距离,心里已经有了一个答案。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