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残疾军师

一日为师终身为妻 丹愫 3729 字 2020-10-08

屋中几位将军坐在那里商议,这接下来的路线,既然是要灭了南耀,那么总是要将他们一网打尽的好。

‘啪’的一声,紧闭的门被推开,一身盔甲未脱的裕尘走了进来。

“皇上。”众将士行礼。

裕尘摆摆手,坐到了椅子上,手随便挑起一张东西看着,是他们刚才做的笔记。

裕尘随意浏览着,轻瞌着眼,吐出一句话,“朕,打算收了南耀的协议书,三日后,我们班师回朝。”

此话一出,所有人心中无不惊讶,怎么会这么突然,明明南耀已经快成蝼蚁,只需他们最后一击,就可以灭了,现在这不是放虎归山吗?

裕尘掀开眼皮,懒懒扫了他们一眼,“怎么,你们可是有异议?”语气中尽是帝皇不可言语的霸气。

“不,只是末将好奇,为何皇上突然改变了继续向前灭了南耀的想法?”

裕尘将手中的纸张,折好扔在了桌上,靠在椅背上,手掌交叉放在腿上,“朕登基不久,朝中的根基尚不稳,若是在这样南下,那么国内的百姓必然有所怨言,朕既然为君,那必然得将百姓放在首位,不知众将觉得如何?”

将士们跪下,“末将领旨,这就着手去办。”

既然要班师回朝,那么这里新开的领土,必然需要留人把守,还有那些个说愿意归顺北旭的小国们,也是需要人去安排的。

总之事情颇多,这两天有他们忙活的了。

他们出去后,裕尘唤来一个安慰,在他的耳边道,“你去找找那个扁翁,找到后,带他来见朕。”

“是。”

裕尘摩挲着自己手上的扳指,眼中若有所思,扁翁是民间的神医,素手妙手回春的能力,希望他的能力可以让他满意……

秦笙迷迷糊糊,觉得自己的身子动弹不得,像是被什么给禁锢了一样,她挣扎了半天却是一点用都没有,这才不情愿睁开双眼。

映入眼帘的是微带着青须的下巴,再往上看是高挺的鼻梁,然后是闭着的双眼,秦笙刚醒,脑袋有点不够好用,想了半天才发现自己现在的不对劲,她躺在一个男人的怀中。

秦笙微微睁大眼睛,推开裕尘,坐了起来,裕尘的身子纹丝不动,只听他细哑的声音,“醒了?肚子可是还疼。”

秦笙脸色微霞,“你怎么会在这里?”

裕尘睁开眼睛,那墨色的眼中,精神的不得了,显然刚刚实在装睡,“我怕你半夜水囊冷了,便来照顾你。”

秦笙朝着外面一看,果然天已经黑了,房中只燃着一根微弱的拉住,忽明忽暗的拉住,照在她的脸上。

“这些小事情,让梅扇来就好,怎么劳您费心。”她的手指情不自禁的人捏紧被子。

他还躺在她身边,怎么都说不过去。

裕尘坐了起来,揉着自己的脑袋,“姑娘莫见怪。”

裕尘下床,走到一边,燃了几根蜡烛,将屋内照亮,裕尘点着蜡烛道买,“你睡了一天了,肚子可饿?”

秦笙摇头,“不饿。”

裕尘‘呵’的一声走了出去,秦笙不知道裕尘的‘呵’到底有什么深意,只是觉得自己的脸上似乎有点热热的,像是说谎话的孩子,被人发现后得窘迫。

秦笙只觉得自己身下的暗流涌动,脸色有点红,这时候梅扇不在,谁帮她换东西,万一漏到床上,那……秦笙轻咬着唇瓣。

正在秦笙纠结无比的时候,裕尘去而复返,手中还端着东西。

香气飘来,秦笙觉得自己饥肠辘辘了,裕尘拿了小桌子放在秦笙面前,将托盘上的一碗东西放在她的面前。

是鸡蛋面,这鸡蛋面热气腾腾的,面中青菜的颜色还是那样的嫩,显然是刚煮上来的。

秦笙抬头,不知所以然,这是给她的?

裕尘冲她道,“还不吃,等着朕喂?”

秦笙猛然摇头,拿起筷子吃了起来,这面条的韧劲极好,汤底是用老母鸡汤烩的,味道极好。

秦笙在那静静的吃着,却冷不零丁的听到裕尘问,“朕做的面,味道怎么样?”

秦笙瞬间抬头,口中的面条还没有嚼烂,一双水润的眼镜,睁圆了盯着裕尘。

看到秦笙的吃惊样,裕尘眼中带了笑意,他伸手擦去她额际俺的细汗,秦笙咽下口中的东西,低下了头,在这个时代,她还从来没有见过男子下厨,君子远庖厨,这是北旭一直的至理名言。

而现在竟然有一个男子愿意为她下厨,还愿意为她做这些小事情,秦笙只觉得自己的心中被什么给击中了,飘荡的厉害。

面条吃完之后,裕尘端来了一碗黑漆漆的药,秦笙眼中微微的一闪,将药接过来,一口饮尽,裕尘接过碗,递了帕子给他,秦笙胡乱的擦了,将帕子递回去。

“这么苦?”裕尘看着她的样子,好笑道。

秦笙抿唇,摇头,裕尘从怀中掏了一包油纸出来,里面包着酸梅,“含一颗,苦味便散了。”

秦笙看了裕尘一眼,接过来,含了一颗,果然好受多了。

裕尘整理好东西,去一边的柜子里,掏出一个白色的东西,递给秦笙,他轻咳,“朕去叫梅扇,来帮你?”

秦笙像是被雷轰隆一声击中了似的,目瞪口呆的看着裕尘手中的东西,只觉得脸色羞红,这是什么情况,自己的私密的东西,怎么会在他的手上,秦笙一把将东西塞在被子下面。

面朝一边,深呼吸道,“我自己来。”语气中颤颤的末音可以忽视的话,那么裕尘觉得她还真是淡定。

裕尘乖乖的走了出去,好心的把门关上。

秦笙趴在被子里,只觉得自己的脸都对劲了,竟然和一个男子这般的亲近,真是和以前的自己完全不同,怎么自从碰上他了之后,一切都变了。

秦笙狠狠的锤了捶自己的脑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翌日,大家都在整顿着东西,裕尘倒是推着秦笙出去了。

曦城靠近周边的小国,因而和周边一直有着贸易的往来,所以这里的东西,大都是和北旭不一样的,裕尘就是打算推着秦笙出来买一些东西带回去。

街上还是一样的热闹,好像丝毫没有被战火打扰了一样,这里的风情纯朴,百姓大都是热情好客。

“你看看有什么喜欢的东西,我们带一些回去。”

裕尘低头在秦笙耳边道,温热的气息,呼进耳道里,让秦笙不由的缩缩脖子,她面色微红,“随意看看便好。”

裕尘自然没有一件,推着她到处看看,路过一家制衣店铺的时候,裕尘推着秦笙走了进去。

这里的衣服,大都是异域风情,都是从远方来的,异域的衣服,大都是一热情奔放为主,那些颜色都是亮闪闪的,鲜艳的颜色。

秦笙第一次见到这样的衣服,倒是有些好奇,便忍不住的多看几眼,“你喜欢哪一件?”裕尘问。

秦笙摇头,“我看看便好。”她的腿,毕竟是一种遗憾,再美的衣裳穿在她的身上,总是不完美的,既如此,还是将这些美丽的东西,留给别人便是。

裕尘眼中一暗,走到柜台前,“红色,蓝色,粉色,黄色的几件衣服给我包起来。”裕尘指着几件衣服。

掌柜热呵呵道。,“好嘞,不知公子是否还需要一些首饰来配,这衣服若是没有适合的首饰来配的话,那么久不能显示出衣服的美丽之处。”

裕尘笑道,“你看着搭,搭好之后,我买单。”

“好嘞。”

秦笙看着裕尘不知道该怎么劝,只道,“我不喜欢这些。”

裕尘对她扬扬眉,“我有说这是买给你的吗?”

秦笙哑口无言,行,您喜欢就好,反正这些花的又不是她的钱,她瞎操什么心。

秦笙百般无聊的扫着四周,手中玩着自己腰间的玉石坠子。

东西买好之后,裕尘推着秦笙再去了几家零嘴铺,买了许多可以保存很久的零嘴,秦笙默默的不开口,她再这么沾沾自喜的开口,打脸的还是她自己。

裕尘暗中瞥了一眼秦笙,眼中带着满满的笑意。

出了店跟在他们后面的暗卫接过东西,裕尘继续逛,秦笙黑线,还要逛多久,看看这日头,她不得不承认,她饿了。

裕尘眼中一笑,“回去吃。”

秦笙差异回头一看,嗯?

裕尘道,“我只晓你肚子饿,我们回去吃。”

‘哦,’秦笙转头。

梅扇他们没有跟出来,她身子不便,只能听他的,裕尘道,“这里的东西,大都是辛辣风干之物,你这几日身子不好,不能吃,若是吃出什么问题来,后果倒霉的是你。”

秦笙一听,脸红到脖子,“你能不能不说了。”

裕尘一笑,“不说什么?”

秦笙回头,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只是她面带羞涩,这一瞪,着实是没有什么威力。

“你若喜欢,回去之后,朕让人给你做,如何?”

回去?秦笙挑眉。

“回朝。”

秦笙点头,转了回去,回去之后他们就要分道扬镳了,这战事既然已经结束了,那么她没有继续待在皇宫的必要了,再者她亦不喜欢皇宫的生活,尔虞我诈的,实在是令人作呕。

裕尘哪里会不知道秦笙的心里,推着她的手,握的极紧,深不见底的黑瞳之中,但这风雨欲来的平静,他嘴角勾起一笑,不知道在想着什么坏事。

跟在身后的人,只觉得自己现在好冷,看看天空,明明还是艳阳高照啊?

------题外话------

来过的小伙伴们,能否给个支持?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