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残疾军师

一日为师终身为妻 丹愫 4411 字 2020-10-08

既是要作战,那么战前的准备,必然是必不可少的,机械,骑兵,步兵,粮草,地图等等等,这些都是要着手准备的。

北旭新皇登基的时间善短,城中根基少不稳定,国库空虚必然是一个问题。

这日朝中的人,因为这件事情,发生了不少的纠纷,面对新皇的问话,大臣们面面相觑,无不左右而言他,终究没有一个结果。

裕尘面色微冷,眼中隐隐含着冷意,那双眸深不见底,却又隐隐带着嘲弄,看来朝中是需要清清了。

秦笙自然是听到了这个消息,她面上隐隐带着了然,北旭现在的状况也不是一日两日了,北旭一直是奉行贵族世家的统治模式。

朝中的官员,大多都是世家子弟,这些个子弟,因而有着世袭制,因而大多都是有恃无恐,吃喝玩乐样样精通,但是在政治方面却是烂泥巴扶不上墙,说是草包也不为过。

秦笙铺好一张纸,轻挽袖口,玉指执起一直狼嚎毛笔,蘸了蘸墨汁,在纸上写了起来。

不过一刻钟,她停笔,在纸上轻轻吹干墨汁,而后唤来梅扇,让她想法子,递给裕尘。

见到梅扇,总管倒是一愣,只见梅扇口型,心知秦姑娘应该是有事,便暗暗的退了下去。

“姑娘可是有事?”

梅扇行了一礼,掏出纸条,递给总管,浅浅笑道,“这是我家姑娘要给皇上的,可否请公公代劳。”

总管面上露出笑意,“当然,老奴现在便去。”

裕尘自然是知道总管的动作,看他回来,伸手将纸条拿了过来,展开一看,是温婉小巧的梅花小楷,子如其人,煞是好看。

再一看其内容,眼中倏的一深,她的想法倒是和他不谋而合,裕尘眼中闪过笑意,仿佛找到了什么珍宝一样。

裕尘收起纸条,扫了一眼台下,冷声道,“北旭现在危机四伏,尔等却只在乎自家的利益,实在是妄为百姓父母官,现在朕给你们两个选择。”

“一是,上缴税款,为北旭的战事出一份力,当然,以诸位的家世,若不是交不到自家财产的十之三四,必然是说不过去的。”

“二是,我北旭将士颇少,若是诸位不愿意为我朝出一份物力,那便请出一份人力,凡事氏族公子,必得出两个公子,上战场杀敌。”

此话一出,众人一愣,只是要逼着他们哪。

裕尘拂袖而去。

结果当然是显而易见,他们当然是知道自家孩子的几斤几两,自然是不愿意他们取战场上送死,于是便忍痛割爱,只好交出自己的银子。

看着白花花的银子溜出,不少得大臣,大家都捂胸痛苦。

有着这样的一出,北旭的国库自然是丰盈了不少,借着这一批的银子,出去采办东西,不过是准备了半个月的时间,军队便是浩浩荡荡的出发了。

他们要去往北旭的最南方城,名为曦城,曦城里北旭的皇宫甚远,军队在途中倒是耽搁不少的时间。

紧赶慢赶,到曦城也已经是一个月后的事情了。

守城的官员,匆匆跑出来迎接,见到皇上本人,又是忍不住的一跪再跪以表示自己的欣喜,总管自然是好眼力,知道裕尘心中的不耐,顶着裕尘的冷气,低低对官员道,“让皇上进城再说。”

那官员这时才反应过来,现在还在家门口呢,讪讪退到一边,“是,皇上请。”

进了城,裕尘便先让人安顿好军队,自己和秦笙在探讨军事。

他们去了一趟城墙,城墙外空旷无比,拒探子回报,在这二十里外,驻扎这南耀三十万的军队。

裕尘眉间一拧,三十万?他北旭只有二十万的人马,看来这一战不好打呀。

裕尘唤来小六小七,“你们去探探曦城周边的地势。还有去关顾关顾那些个被南耀收服的小国。”

小六小七是暗卫,这些打探的事情,是他们最擅长的。

小六小七“是”,而后消失不见。

正在北旭准备的时候,这日城外传来军队的声音,轰隆隆的巨响,让城中的人,武艺紧张不已,这是南耀要进攻?

裕尘上了城墙果然,外面黑压压的一片人。

为首的将军是南耀的新起之秀,姜旭。

姜旭虽然年轻,但是军事天赋极佳,数月之内,灭了各过,一路过五关斩六将,势气锐不可当。

“你便是北旭的新皇,本将军在城外等你数月,现在终于是见到你的庐山真面目了。”姜旭眯眼,看清裕尘的容貌,挑衅道。

“那么朕还要多谢谢你?”裕尘凉凉的掀起嘴皮嘲讽道。

姜旭笑,“这是自然。”

唰的一声,姜旭拔出佩剑,剑指裕尘,“你可敢应下此战?”

裕尘一笑,“有何不可!”

“好,够爽快,三日后我便下令攻城,这一次,我定要替我君皇,灭你北旭,一统江山。”

秦笙手中拿着是曦城的兵力防护图,加上他们带来的二十万大军,应该试试可以挡上一阵,但是他们必须要速战速决,否则的话,他们经不起太长的消耗。

夜里小六小七便回来了,他们将各国的地图以及曦城周边的地势图都带回来了。

果然,他们那些国中,还有着一些密道,每一个效果之中都有密道,并且国中密道相通。

裕尘秦笙相视一笑,天无绝人之路,“朕带一队人马,秘密潜入地方的阵营之中,探寻粮草的位置,毁了他们的粮草。”

“这样一来,他们必然会先让人去他们小国中寻找粮食,这时我们再暗中潜入,折杀他们一部分的人马。”

“而后我们可以在他们的粮草上动动手脚。”

秦笙一笑,这样无赖的法子,真不知道是哪里学来的。

虽说是无赖的法子,但是也是有用的,当晚他们便行动了,毁了姜旭的粮草,走黑夜之中,如同鬼魅一般,行走自如,漂亮的完成这个任务。

曦城外,水资源不足,要灭火师叔难事,等到火灭之时,粮草早就被啥歌精光了。

这一举动惹恼姜旭,当天姜旭果真让人去小国之中想要烧杀抢掠,但是裕尘早就留下了一些人马,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昨晚小国的郡主,拿出来联盟书,只要北旭救得了他们,那他们便自愿归属与北旭的封地之下,成为北旭的诸侯国,永远为北旭上缴税务。

因为姜旭怕麻烦所以人都是关在一起的,却不想倒是给了裕尘这样大的便宜。

裕尘当然是同意了。

白天,收到自己进城的人被杀害了,姜旭双眼暴烈不已,手紧握成拳,往桌上一砸,木桌成了碎片。

姜旭下令攻城,裕尘早有防备,结果是经过了一天一夜,城门依旧是坚固无比。

姜旭忙碌一天一夜,没有半点作用,心中不由的气恼。

这里秦笙进了裕尘的房中,告诉他一个消息,六个时辰之后,曦城会有一场大雨。

裕尘一听,福灵心至,“我知晓了,你先去休息。”

裕尘一开始便考虑到用火攻,但是担心万一火势蔓延,那么后果不堪设想,先前烧的是粮草,他们还有办法控制,但是军营的话,便麻烦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但是秦笙的这个消息,却可以让他的想法,付诸于行动。

裕尘带着一队人马,带着松油火折子,进入了姜旭的大营,他们朝着兵力最弱的地方烧,不过半个时辰,军队三分之一的地方成了火海,裕尘自然不敢再耽搁,退了出去。

这个季节的风又大,火势蔓延的很快,裕尘心里微喜,总算是可以回去了。

果然当姜旭的军队只剩一半不到的时候,天下雨了,还是倾盆大雨,将火势熄灭了。

姜旭狠狠咬牙,决定背水一战,当天他们惊醒了最猛烈的攻击,裕尘让在城墙上人,都是箭术极好的,百发百中。

而秦笙一早便命令埋伏在城外的军队,这时候也朝着姜旭背后的军队攻去,四面夹击,战事结束的很快,姜旭军队被灭了。

裕尘剑横在姜旭的脖子上,笑道,“不知将军觉得如何?”

姜旭双眼狠历,“卑鄙!”

裕尘自豪一笑,“战场上风云变化,不过是图着一个结果而已,你只需要知道,朕赢了。”

“朕会下令,直攻南耀,届时还请你看看朕的能力。”

接下来他们朝着南耀进军,一路气势磅礴,直取了南耀的好几做城池,这时候,南耀的皇帝送来停战书,以求和北旭共同发展。

裕尘扬扬眉,不说话,显然是不同意,一身盔甲未脱直直的去找秦笙。

却不料刚到秦笙的门外,听到一阵低低的痛唔声,还有梅扇的声音,“姑娘,我们这次带出来的药,已经快没了,到时后您的身子,可是要怎么办才好。”

裕尘心中微讶,她怎么了?

过了好久才听到秦笙有气无力的虚弱的道,“无碍。”

“姑娘,您本来身子变不好,现在小月子疼的愈发厉害了,气血不足更是严重,再不回去好好调养,您的腿真的是不要了!”梅扇苦口婆心劝。

秦笙的小腹疼的直不起药,一只手按着小腹,疼痛不已,额头上冷汗岑岑,面色惨白,无半点血色。

“你去熬一副止疼的药来。”秦笙抿唇。

梅扇心中无奈,蹭蹭的跑了出去,裕尘往旁边一躲,等梅扇离开了,只听里面的重重的吸气声,自然是知道秦笙现在到底是有多么疼痛。

她向来是能忍的人,想要来这次定然是痛的不行了。

裕尘走了进去,秦笙勉强抬头,见到裕尘,心中一惊,“您怎么来了。”

裕尘黑着脸,抱起秦笙,将她裹在被子里,“肚子的哪个地方疼?”

秦笙咬唇,“男女授受不亲,再说这是女儿家的私事……”

裕尘没有心情废话,手中运力,不顾半点男女之嫌,将手贴在秦笙的小腹。

小腹热流传来,秦笙不自在的想要拿开,裕尘另一只手一动,制住她的举动,蹙眉道,“还动,想更疼吗?”

秦笙看着裕尘,缓缓的停下动作,小腹那里传来的热流却是是令她暖活了不少,但是还是疼。

裕尘点开了安神香,这香容易助人入睡,她这样的情况,睡睡会好一些。

躺在床上的秦笙,闻着香,感受着热流,在裕尘的注视下睡去,只是睡的并不安稳,眉间还是蹙着。

裕尘伸手想要抚平她眉间的蹙起,一下一下摩挲着,但是没有半点的作用。

梅扇进来的时候一惊,“皇上……”

“嘘。”裕尘冲她作了口型。

他低低对她道,“你拿着羊皮囊,灌些滚烫的热水进去,然后拿给朕。”

梅扇知道这是为她姑娘好,便“是”了一声,走了出去。

裕尘拿过桌上的药,一口含进嘴里,然后覆上那惨白的唇,反哺喂她。

这药太苦,秦笙不肯咽下,裕尘眼中微暗,嫩嫩的舌尖在其中一转,手在她下巴用力,药一点一点的被喝进她的肚子里。

这时候梅扇拿了羊皮囊,裕尘接过,放在秦笙的小腹上,然后才缓缓的收回手。

“照顾好你家姑娘,朕等会再回来。”

------题外话------

休息好几天了,回复更新,我速度慢,一天只能一章′●________●`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