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残疾军师

一日为师终身为妻 丹愫 3815 字 2020-10-08

进入宁尘脑洞世界的孤笙,发现自己的灵力全无,她立于无尽的黑暗中,周边寂静的可怕,孤笙环顾四周,四周除了黑暗还是黑暗,没有一个人影,孤笙心中莫名的一颤。

孤笙伸出脚,在前面探了探,实的?

孤笙深吸一口气,往前走去,一直走,一直走,但是这条路似乎没有尽头,这个空间里只有她的呼吸的声。

蓦然前方出现一个孩子,穿着破旧不堪的衣裳,蜷缩成一团,他的身上都是血,仔细一听,似乎还有一点点微弱的声音。

孤笙毫不犹豫朝前走去,但是脚下突然踩空,孤笙一惊,朝着那见不到底的深渊,坠落下去……

脑洞世界

在这个世界上,有一片大陆,其名曰为:青云大陆,这片大陆上有着两个王朝并立,分别为北旭,南耀。

而在这两个王朝之间,还有着不少的小王国,这些王国在北旭南耀之间,犹如夹缝之间的小鱼一样,挣扎着求生。

这样的局面维持了一百多年,终究是被打破了,南耀王朝出现了一命猛将,攻下了不少的小国家,现在兵临北旭边境。

北旭王朝的大殿上,排列着不少的官员,而那宏伟的龙椅上,坐着一个身着玄色龙袍的男子,他棱角分明的脸庞上,轻珉着唇,眼中一片深邃。

他的手中曲着,轻轻的敲着桌面,丝毫不在意底下的官员们争执的面红耳赤。

“皇上,这南耀现在已经兵临我北旭边境,必须要把他们驱逐回去,否则,我边境百姓,性命堪忧啊。”老臣恭敬道。

“不可,我们应该和南耀讲和,达成和平协议才是。”另一个青年男子道。

“臣附议,我朝新皇登基不过三个多月,现在正是我朝根基不稳的时候,若是现在出战,后果不堪设想。”

“按照徐老这样说,难道我们要任由他们肆意征战?”

“不,我们可以派人去讲和。”

“呵,讲和,先皇在世之时,便有此想法,但是有用吗?”男子嘲讽。

“这……”却是先皇再是之时,曾数次派钦差大臣出使南耀,但是南耀额皇帝,拒绝了。

徐老的面色微敛。

坐在龙椅上的男子,停止敲桌子的动作,轻启薄唇,清冷不已,“朕亲自出战。”

底下的大臣们,惊讶抬眼,这……

“陈翰,你去准备一下,在朕御驾亲征的时候,必须保证粮草的供给。”

却见一个年轻的武将出列,“臣遵旨。”

“朕御驾出征之时,朝中的所有大事,便交予朕的太傅,徐老负责,一旦有任何的风吹草动,直接将人扣下,但是不得伤人性命,一切事情交由朕回来再说。”

“臣遵旨。”

早朝过后,御书房中徐老求见。

御书房中,黄灿灿的帘子悬挂这,柱子上雕刻着九龙盘旋,殿中还摆放着珍贵的陈设,尽显皇朝的宏伟。

龙椅上的男子,手中的笔顿住,抬起那张酷似宁尘的脸,他便是北旭的皇上裕尘,是先皇最小的皇子,“让他进来。”

徐老推门而入,先行了一礼,“老臣知道,皇上的命令不可更改,遂老臣有一请求,望皇上同意。”

裕尘搁下笔,转着扳指,“您说。”

徐老道,“城外山中,有一个人,是秦家的后人,她研究过不少的奇门战术,若是请她出面,我们这次便更有打算了。”

裕尘慵懒的掀起眼皮,瞥了他一眼,“徐老的意思……”

“我想请皇上派人去请他。”

裕尘轻轻一笑,“你是觉得我退不了南耀军队?”

“不,但是,您才登基不久,若是我们能以最短的时间解决边境的事情,恩门对我们只会有益无害。”

徐老苦口婆心道。

这皇上虽然是他的学生,但他从小便有自己的主见,他说的话,在他心中是真的没有什么份量。

但是他答应先皇要把他照顾好,要辅佐他成为一代明君,遂他要顾及他的安全。

裕尘捏捏眉心,只觉得头痛,这太傅学识渊博,目光长远,可一旦嗦起来,也是令人头痛不已,“罢了,我去一趟便是,但是她出不出山,便是于我无关了。”

徐老嘴角勾起,“只要您的态度诚恳,她必然答应你的请求。”

裕尘的脸色一黑,这是要他堂堂皇帝,去求人?

这日阳光正好,万里无云,一顶明晃晃的马车,驶出了皇城,朝着城外而去。

马车周边,有着几十人全副武装,是御林军。

裕尘悠哉悠哉的靠坐着,他今日没有穿龙袍,而是一身很随性的白色公子服,他今日换了发冠,满头的黑发,只用一根袋子束起,整一个风流倜傥的样子。

他手中拿着一本书籍,静静的阅读这着,看到兴起之处,嘴边不由得溢出一丝轻笑,这一笑,越发显得他英俊潇洒。

好不容易最后一章看完,裕尘还觉得意犹未尽,他放好书,倒了一杯茶水,静静的品着,想当初他还是皇子身份的时候,不知道有多么排斥看书,现在呢,真是变化大了。

只听门外传来一男子的声音,“皇上,前方便是徐老说的那座山,但是小路通幽曲折,我们的马车上不去,连步撵都无法通过。”

裕尘掀开帘子一看,果然那小小长长长满青苔的石阶,通往深山处,这里树林阴翳,鸣声上下,倒是尽显幽静。

裕尘下车,左右看了看,“朕自己走上去。”

“这……”见到皇上的脸色一遍,他立刻改口,“是。”

裕尘自小顽劣,小祸没少闯,但是架不住他父皇宠爱他,每每有什么好玩的事情,都带着他,倒是有了一个极好的童年。

他自小习武,这样的台阶自然不放在眼里,他一个人直直的走了上去,看看路边的野花野草,时不时扯下一根草,放在嘴里嚼着。

背后的人,面色微,这皇上真的是朝堂上不苟言笑的皇上吗,怎的有这么大的差距。

林中有一院子,院子周边围着竹片制成的篱笆,院子中间有这一座极大的竹楼,楼有三层高,楼前栽种着一些花花草草,那花花草草上,飞舞着几只蝴蝶,为这座院子平添了几分意境。

院子有一座竹桌,桌子上放着用竹子做成的茶具额,只见一女子,穿着淡粉色的衣裳,坐在一把特别的椅子上,手中烧水泡茶,纤纤素手,执壶倒水,倒是行水流云。

此时楼中出来一个丫鬟服饰的女子,梳着双螺旋发髻,她手中拿着一件披风,调笑道,“姑娘,您今日怎么这般有性质,还亲自泡茶?”

女子浅浅一笑,“今日有客人前来,自当要亲自招待。”

菊扇将手中的的披风搭在女子肩头上,“客人?可是需要我们去接?”

女摇头,“不必。”

菊扇明白点头,自顾自的欣赏自家姑娘的美貌来,姑娘自小就是一个美人坯子虽说她自小便跟在小姐身边,应当对姑娘的美貌免疫了才是,但是她反而还无法自拔。

怪不得每次梅扇姐姐都说她,可是没办法,姑娘生的太美,那双清冷亮丽的双眸,弯弯的柳叶细眉,娇小白嫩的双颊,带上你总是微抿的红唇,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仙子。

秦笙注意道菊扇的目光,扭头双眸微怒,“你再看,我可就生气了。”

菊扇嘟嘟嘴,“姑娘,你怎么和梅扇姐姐一样坏了。”

“我坏?”秦笙瞪了她。

菊扇嘿嘿一笑,“我坏,我坏。”

裕尘走了许久,倒是终于到了小院前,见到这院子,心中微讶,“这院子倒是好生别致。”

秦笙看了竹篱外面,轻启红唇对菊扇道,“你去开门,客人来了。”

菊扇不知所以然,顺着她的目光望去,果然一位白衣男子站在竹篱外,菊扇醒悟过来,小跑过去开门,“公子请进。”

裕尘轻挑眉头,“这主人倒是早就知道他会来?倒是有趣。

“你们在这里等着。”

“是。”

裕尘抬步走了进去,却见一名极美的女子,坐在那里静静的泡着茶,蓦然,他的脑海中浮现几个字,静若处子。

只见那女子转头对他轻道,“请坐。”

见到秦笙正脸的那一刻,裕尘只觉得自己的心里,被什么东西抓了一下,痒痒的。

裕尘收回神绪,掀开袍子,施施然坐下。

秦笙倒了一杯茶水递给他,“试尝尝?”

裕尘没有犹豫,轻轻抿了一口,“好茶。”他不有赞赏道。

好水配好茶,将茶叶之中的清香完全散出,显而易见,眼前的女子,茶艺极佳,从一个人泡出来的茶,便可以知道此人的秉性如何,裕尘现在才体会到这句话的妙处。

裕尘挽起嘴角的弧度,“裕尘。”

他报了自己的名字,玩群没有想要用皇权压人的意思,他心里隐隐的告诉自己,眼前的人儿,似乎是他丢失了很久很久的珍宝,时至今日,他才找到。

秦笙轻轻道,“秦笙。”

裕尘眼中一惊,“你便是徐老所说的秦家后人?”

秦笙挑眉,“不可?”

裕尘摇头,“不是……”

“那呢?”

“你一个娇滴滴的女子,怎么能待在这种地方多不安全。”

听到这种地方的时候,菊扇的眼中一眯,这种地方?

什么地方?她家姑娘愿意待哪就待哪,天皇老子都管不了。

但听他后面的‘不安全’,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秦家就姑娘这一个女儿家,秦家怎么可能不好生保护,就算是秦家退出官场几十年,也并不代表着,他们连这种事情都办不好。

秦笙轻笑,“公子多虑了。”

裕尘的脸微红,他怎么感觉今天的他,这么不在状态。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