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残疾军师

一日为师终身为妻 丹愫 3903 字 2020-10-08

秦笙坐在床边的轮椅上,静静的发呆,这两天也不知道裕尘抽什么风,一直不让她见梅扇等人,像是囚禁她了一样。

秦笙指尖捻着一页纸,有一下没一下的摩挲着,书里的东西倒是一点都没有看进去。

秦笙不知想到什么,合上书本,推着轮子,朝门口的方向去,山不找人人找山,既然裕尘他有意躲避,那么她就迎上去。

秦笙拉开门,果然外面站着几个太监和宫女,守着大门,听到门响,几人面上波澜不惊的跪下,“见过姑娘。”

秦笙平静问,“皇上他在哪里?”

为首的太监道,“皇上的行踪,我们做为奴才的不敢多问,要是姑娘有事的话,那么奴才可以去寻总管,让他来见您。”

毕竟姑娘的身子不便,皇上又下令,不可以碰姑娘一根发丝,即使他们是去了势的人,但是皇上还是不许,他们心里也是很无奈。

秦笙一听,心底隐隐有着怒意,“你去告诉他,一刻钟之内,我要见他。”

‘啪’的一声,秦笙关上门,这几日的无人可以交谈,令她实在是不悦,虽说她喜静,但是这样像是被人囚禁的感觉,着实令她厌恶。

这几天她每次一开门,就见到这几个人,这几个人面上是十分的好说话,但是呢,却是一个忠诚的奴才,听了他的命令,竟然是一步也不让她出去。

想到这,秦笙咬咬牙,他太讨厌了。

门外的几个人,面面相觑,心里倒是阵阵的惊讶,姑娘所说的。‘他’?难道是指皇上不成?

为首的太监,心知这位姑娘对于皇上的重视,自然是不敢耽搁,匆匆的往御书房跑去。

御书房中,裕尘坐在龙椅上批阅着奏折,他的笔尖迅速,字迹略微凌乱,不难看出他现在的心烦气躁。

该死的女人,裕尘狠狠的咬牙,明明错的是她,但是她却像是一个没事人一样,每天该吃吃该睡睡,一点都不受影响。

每天夜里去看她,结果看见到都是她的睡颜,每次裕尘去之前,都很是坚定的告诉自己,若是她还是睡着了,那一定要把她弄醒。

结果呢,一看她睡的那么香,裕尘就觉得自己先前所谓的雄心壮志,都拿去喂湖里的鱼了,一点用都没有。

这还不算,他一见到她,脑袋好像都不受自己控制了似的,一股劲的往上凑,裕尘自己都想扇自己自己几个嘴巴子,身为帝皇的自控力呢?

看着奏章上满满的字,裕尘心中极为烦躁,直接将笔扔在一边,抱着双臂,眼中暗暗带着怒意,真他格老子的没用,被一个女人吃的死死的,还越陷越深。

门外淑妃带着几个宫女,到了御书房门前,淑妃是极美的,有着现下人们喜欢的温婉体贴,她的装扮几位素静,一身水蓝色的束腰宫装,发髻上只有插这一根款式大方的簪子。

淑妃的温婉体贴,不与人争,在宫中是大多数人都知道的,连着总管都不由得,对这个淑妃赞赏点头。

淑妃绝对是一个知进退的人,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她的心里都心知肚明,或许也正是因为这样,皇上才起讲这次庆功宴的大事情,交给她来办。

这件事情倒是累,但是却是显示这皇上对这哪个妃子的看中,其他三人倒是争了半天,结果呢,一点用处都没有,只能乖乖的待在自己的寝宫里,叫上制衣司的人,去给她们量尺寸,希望能为他们做出一件能艳压群芳的衣服来。

见到淑妃,总管上前,“娘娘怎的来了?”

淑妃柔柔一笑,“明晚便是到了庆功宴的时候了,本宫还有一些东西拿不定主意,来问问皇上的意思,还请公公通报一声。”

总管笑,“请娘娘稍等。”

不一会儿,总管出来,“皇上请您进去。”

淑妃对他微微点头,抬步走了进去,御书房中燃着熏香,味道很是清淡,只能隐约的问道香味。

皇上什么时候喜欢这种香料了,她记得皇上可是喜欢龙延香的,“你有什么事?”

听到皇上的问话,淑妃按压下心中的疑问,对着裕尘施礼,“臣妾参见皇上。”

“起来。”

淑妃对着皇上一笑,“臣妾第一次办这样的晚宴,一些东西不懂,特来问问皇上的意思。”

“说。”

“前些日子,皇上派人对臣妾说,要在您的位置旁,留着一个位置,那么这个位置是要按哪种规格来置办?”

宫中的嫔妃现在虽然不多,但也是即极为在乎等级的分配,比如说现在宫中虽然没有皇后,但是她们依然不可以穿正红颜色的衣服。

裕尘曲指敲着桌面,慵懒道,“这件事情,你不必操心,位置留着便是,至于规格,朕自会让人来办,你将其他的事情做好便是。”

那个位置当然是给阿笙留着的,她既然还在犹豫这要不要和他在一起,那么他不介意逼上一逼,反正无论她的想法,是什么这辈子她只能和她在一起。

淑妃眼中波光闪闪,涩涩道,“臣妾知道了。”

“还有事?”裕尘抬眼看着淑妃没有动,蹙眉问。

他向来是不喜欢自己的地方沾染上其他人的,尤其是女人,即使是他后宫的女人也是不可以的。

淑妃抿唇,“这几日,臣妾忙着庆功宴的事情,倒是还来不及让制衣司的人,来为臣妾量身制衣,到时候臣妾若是有什么不好的地方,还望皇上见谅。”

裕尘摆摆手,“那是你自己的事情,没事的话,下去吧,朕还有事情要处理。”

淑妃心中不愉,面上不显,柔柔的道,“是,臣妾告退。”

出了御书房后,走了宫门,淑妃脸上的笑容,彻底消失,别人不知道,她却知道,皇上一回来的时候,就让人做了一套衣裳,用的是最好的料子,最好的绣娘,还配上了首饰花样图,这几日,宫中的尚宫局,都在为这件事情彻夜不眠。

这一切都不是什么大事,关键是那一套衣服首饰还是皇上自己画的,这就是一件了不得的大事了,皇上什么时候,画过这些东西,明眼人一看,就知道皇上对这件事情到底是有多么的重要。

她本来以为那件衣裳是给自己的,谁让这宫里就她得皇上器重,她刚刚还满心欢喜的暗中提了这件事,结果呢?

淑妃咬牙,“我们去寻贤妃。”她对身边的丫鬟道。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走了。

裕尘正在满心郁闷的时候,总管再次敲门进来了,“皇上……”

裕尘抬眼怒斥道,“你这奴才,什么事情那么多,给朕滚出去,没事别来烦朕。”他手边一个杯子直直的扔在总管的脚边。

总管背上一凉,弱弱的退了出去,这时候的皇上,谁敢惹?

门外的小太监见到总管出来,心中自然是知道殿中皇上的怒斥声,但是皇上先前说,秦姑娘的事情,是皇宫之中最重要的,但是秦姑娘有任何的问题,都要第一时间禀告买,即使那个时候他在上早朝也不例外,否则就要了他的脑袋。

小太监擦擦额上的冷汗,低低问,“总管这可如何是好?”

去,触碰皇上的怒火,是一死,不去,万一下次皇上翻旧账,说他没有第一时间禀告,那也是一死。

小太监急的像是热锅上的蚂蚁,焦躁不安。

总管唾了他一声,“你小子,没听到皇上的怒火吗,你现在要咱家去,你是想咱家往火坑里推是吧?”说着拿着拂尘往他身上一抽。

小太监自然是不敢躲,暗暗的受了,“可是秦姑娘说,一刻钟之内,皇上没有去见她的话,那么这辈子都别去了。”

总管停下手中的动作,心中冷笑,你不要命,你去,“那你自己去吧。”

总管身子一转,把他推了进去,小太监啪的一声,扑倒在地上。

裕尘蹙眉,心中怒意正浓,这太监真是越来越不懂事了。

小太监急急的跪下,“奴才叩见皇上,奴才有要事禀告。”他急急道。

裕尘深呼吸,“说。”

要是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他的命就别要了。

“秦姑娘说,让您在一刻钟之内去见她,否则您就再也别想见到她了。”小太监闭上眼睛,将秦笙的话,一字不漏的喊出来,死定了。

预料之中的怒气声,没有听到,只觉得耳边一到风闪过,再睁眼,御书房中一个人都没有了。

裕尘抽空看了看天,心中不由的一急,现在过了多久了,脚下如风,匆匆的走了出去。

总管也跟了上去,“皇上,皇上,您等等老奴啊。”

裕尘回头,恶狠狠的瞪了一眼他,“你就好好保佑你自己的脑袋还可以在你的脖子上吧。”

总管脚步一顿,摔到在地上,赶紧摸摸自己的脑袋,天哪,谁来救救他?

裕尘跑了一半,心中只觉得不对,他干嘛要这么急,这么急匆匆的去,岂不是很没有面子,再说这里是他的地盘,他相见就见她,有什么好担忧的,因而快到秦笙所在之处时,裕尘放缓了脚步。

他要慢慢来,现在主动权在他的手上,裕尘一步一顿,走到门前,太监宫女行礼皇上万福。”

裕尘摆摆手,“嗯。”

他敲门,“你不是要见朕吗,开门。”

只听里面传来冰凉的声音,“皇上您的耳朵不好,还是先去看看太医,而后再来吧,我乏了,先去休息了。”

裕尘面上一黑,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还没到正午,她午饭还没吃就睡?

但是听着秦笙的话,裕尘心中有一种不详的预感,这是要他命的节奏是吧?

一句要见他,逼着他匆匆赶过来,结果呢,他不就是迟了那一会吗?

裕尘心中怒火满满,这女人,再不管管,就要上天了!

------题外话------

求求大家动动手指头,加个收藏,拜托拜托拜托(???????)。

这里给大家推荐一本小说《执迷不悟》by长安树下,我和她都是新人,希望亲们可以给个支持,谢谢(*°?°)=3。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