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残疾军师

一日为师终身为妻 丹愫 3849 字 2020-10-08

秦笙放下书本,弯腰捋好自己脚边的纱裙,眼中没有半点的情绪,仿佛外面的那个人对她来书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人似的,即使他是这个皇朝的皇帝。

‘砰’的一声,门从外面被人用脚踢进来,瞬间房门打开,听到声响,秦笙抬头望去,一抹明黄色的影子走了进来,定然是裕尘无疑。

裕尘眼中带着怒意,一步一顿的走到秦笙面前,秦笙一双大眼睛,没有半点恐惧,瞥了他一眼。

“皇上待会记得让人来修门,否则万一被关的人做了不该做的事情,皇上可别发怒啊。”秦笙凉凉道。

“这是朕的地盘,朕想怎么样就怎样。”裕尘在一边的椅子坐下,兀自的倒了一杯水,自在的喝了起来。

秦笙转头看着他,但是一句话不说。

被冰冷的目光照射着,心里素质极好的裕尘自然是没有半点的动容,他没错。

“你还要把我关多久。”秦笙冷冷道,这几日她连门都出去不去,这是赤裸裸的囚禁。

裕尘手一顿,“朕什么时候关你了。”他不答反问。

秦笙被气笑,“你是把我当傻子,还是把你自己当傻子,你真当我感觉不出来吗?”

门外的太监宫女,虽然不多,但是隐在暗处的人,想必数不胜数,甚至即有可能把这个宫殿包围着水泄不通。

她虽然不懂武,但是这点眼力还是有的。

裕尘反驳,“朕这叫金屋藏娇,怎么到了你的口中,就成了囚禁了?”

他本来就没有想要把她关起来,只是呢,理智与情感,还是情感更胜一筹,谁让她总是藏着想要离开他的心思。

金屋藏娇?秦笙气笑,随手抓起一个东西朝着他扔过去,裕尘本能一躲,“你这个人到底想要做什么?你以为这么囚禁着我就有用吗?”秦笙冲他怒哄。

裕尘站了起来,朝着她走来,“你先别生气,你这样生气,对你的身子不好。”

他安抚着他,“呵,你还会在乎?”秦笙嘲讽的看着他。

裕尘蹙眉,“我怎么就不在乎了?”

“你在乎,你还把我囚禁在这里?皇上的心思,真是难猜啊?”秦笙转头,不看他。

裕尘低头默默道,“朕只是让他们守在门外……”

秦笙心底冷笑,不愿意理他。

“还有那些人,只是单纯是为了保护你……”

秦笙仿佛听到什么笑话,嘴角勾出淡淡的笑意,“你的意思是这些都是我自己多想,多事我自己多疑吗?”

裕尘蹲下,抓着她放在膝盖上的手,“你别不信,门外太监,朕没有吩咐过他们不让你出去,只要你说,你要去哪里,他们都会跟着你去的,包括暗中的人也是。”

裕尘解释道,秦笙手里挣扎这,却抵不过他的力道,“你觉得我信?”

裕尘扬眉,“朕真的没有。”

他顶多就是说了一句,谁也不可以碰她一下,和她保持一丈的距离,不许别人主动来见她,但是她可以唤别人来见她,仅此而已。

“你不信,我让他们进来作证?”裕尘自表清白,信誓旦旦道。

秦笙不说话,一双眼睛看着他,眼中的话语,不言而喻,你叫啊!

裕尘心里无奈,但是决不能丢了他男人的面子,硬着头皮上了,“门外的人,都进来。”

那一行人乖乖的进来了,行了一礼,“皇上万安,姑娘好。”

裕尘轻咳一声,“朕之前给你们下的命令,你们都说一遍。”

瞥到秦笙凉凉的目光,裕尘不自觉的再加上一句,“一字不漏,不可有半点作假。”

“……是。”

“皇上您说,姑娘有事情,要第一时间禀告给您。”

“皇上说,要照顾好姑娘,不可以让姑娘有半点的不顺心。”

“皇上说,让我们要离姑娘一丈之外……”那小太监,见到裕尘越来越黑的脸,心里发怵,不敢说了。

秦笙瞥了一眼裕尘,嘴角上扬,“皇上真是煞费苦心那,这就是你所谓的没有囚禁?”

裕尘避开秦笙目光,对他们道,“你们出去吧。”

屋中静静的,只有两个人的呼吸声,“你最好解释清楚。”秦笙清冷道。

裕尘呐呐开口,“还不是你自己自找的。”

秦笙眼睛一眯,“裕尘,你再说一遍。”她的手捏紧,他再敢胡说一句,看看她还不对他动手。

“本来就是。”裕尘咕嘀咕道。

秦笙心中一怒,手中挣扎着,但是裕尘多的力道自然是比不过的,秦笙咬牙,往他头上一撞,裕尘一惊松开她的手,往后避开。

以她力道这么一撞,她还不撞傻了?

因为裕尘的往后一避,秦笙的力道没了阻拦,一个用力,扑到了裕尘的身上。

裕尘因为是蹲着的姿势,下盘不稳,坐到了地上,秦笙倒在他的怀中,这一串的事情,令秦笙一惊。

裕尘扶好秦笙,紧张问,“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秦笙借助他的力道坐好,没有回答他。

裕尘蹙眉,“你就不能照顾好自己,你的脑袋是铁做的?这么鲁莽,有没有考虑到后果?”他的声调不大,但是语气之中的严肃,让秦笙微微抿唇。

裕尘将秦笙抱到床上,捋好她的衣裳,再问,“有没有哪里受伤?”

秦笙摇头,“没事。”

这么一闹,两个人的心里的心结,倒是解了不少。

裕尘坐在秦笙身边,默默解释道,“我承认,我确实是有私心,你看,我的心思,你又不是不知道,但是呢,你还不是藏着许多心思,我之前说过,你要时间,我给,但是你不可以藏着任何躲避,甚至是有着不愿意接受的心思。”

“那天我们回来的时候,你的那些个小动作却是是激怒我了,我本来是打算关着你的,但是呢心里又不舍,让后就这么做了,顺便给你造成一种我囚禁你的错觉感。”

“但是我每天晚上都过来见你,但是你每次都睡着了,本来我想着只要你服个软,那这件事情就这么过去了,谁让你性子这么倔,还想着用脑袋来撞我?”

裕尘手指轻点着秦笙的脑袋,低声问,“真的没有受伤?”

秦笙向来不是一个性格冲动的人,经过裕尘这么已解释,心里的心结,自然是解了不少,她微微抿唇,低低道,“额头有点疼。”

裕尘轻笑,一手抓着她的后巷,一手为她揉着脑袋,他调笑,“下次还敢不敢?”

秦笙哼了一声,“还不是因为你?”

裕尘自然是不愿意再费口舌之争,一下一下的揉着,许久秦笙才道,“好了。”

裕尘扬眉,手放了下来,“快到中午了,你想吃什么?”

“随意。”

裕尘叫人传膳,另外再上了一两份清凉的银耳莲子汤,有一份鱼汤,这些都是她喜欢的。

秦笙咬着筷子,蓦然想起什么,她看了他一眼,裕尘自然是感受到了,“怎么了?”他低头问。

秦笙咽下口中的饭菜,一本正经问,“我刚刚一刻钟之内,我要见到你……”

裕尘解释道,“上午淑妃来了一趟,然后总管那个兔崽子办事不利,进了御书房一句话没有又灰溜溜的出去了,幸亏小太监勇气可嘉的跑了进来禀告,我一听是你要见我,然后我就一路跑过来了。”

总管在一边低着头,额头上的冷汗直冒,皇上,当时您像是吃了炸药一样,谁敢惹您?

秦笙若有所思的点头,“您有佳人相伴,总管自然是不敢去打扰的。”

裕尘心中一愣,“那是总管办事不利,淑妃就来说了几句话,然后我就回了她几个字。”

“她说了几句话?”

“五六句吧。”裕尘记忆力极好,这点事情自然是难不住他。

秦笙嘴角勾起一笑,“五六句啊。”

阿笙的眼神有点冷,这是裕尘的第一反应,他呐呐道,“真的,就五六句。”

秦笙垂下眼睑,舀起鱼汤,伸着碗去接,裕尘伸手,想要帮她,却被秦笙冷冷拒绝了,“我自己来。”

裕尘默默的收回手,满心疑惑,又怎么了?

饭后裕尘被秦笙赶了出来,美其名曰,“皇上应该还有事情要处理,赶紧回去吧,我身子乏了,要去休息了。”

裕尘默默的回了御书房,坐在龙椅上,心里一阵郁闷,桌子上的奏章还是一点都没有看进去。

总管端着一杯茶水走了进来,小心翼翼的放在桌子上。

裕尘瞥了一眼他,蓦然开口,“朕又做了什么令她不愉快的事情?”

总管讪讪开口,“奴才是一个去了势的人,怎么会懂这些东西,但是皇上可以从那些说情情爱爱花本子里看看,应该会有一点收获。”

裕尘听了,若有所思的点头,果然花了一个下午的时间,去探索情情爱爱话本子里的奥秘。

吃醋?裕尘摸着下巴,看着着这个词,越觉得可疑,若有所思想到。

傍晚裕尘春风满面的去见秦笙,一开门就对秦笙道,“阿笙,朕喜欢的只有你一个,那些个妃子都是他们硬塞的,我都不知道他们长什么样子。”

秦笙‘嗯’了一声,好奇的看着他,你想表达什么?

裕尘挠挠脑袋,“……所以你别生我气了?”

秦笙好笑着看着他,“我什么时候生气了?”

裕尘心中发怵,女人心海底针哪,这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吗?但是裕尘他没胆再去问,否则倒霉的是她自己。

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他不介意当做被欺压的那一个,只要阿笙开心就好,裕尘默默想着。

------题外话------

还有4章左右,这个小故事就要完结了,所以即将开启下个一脑洞世界的小故事,大家有没有什么好的意见,和蠢作者说说呗(づ●─●)づ,谢谢收藏本书的小伙伴们。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