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残疾军师

一日为师终身为妻 丹愫 3789 字 2020-10-08

秦笙裕尘一有心逼迫,一个有意顺从,所以两个人的关系,相处的倒是还不错。

自那天庆功宴后,两个人倒是时常的处在一块,裕尘的御书房倒是成了秦笙经常关顾的地方。

本来是说,御书房中机密文件甚多,不许外人进入的,但是裕尘倒是没有这么多的心思。

他只是单纯的希望每天枯燥乏味的生活,有她陪伴在身边而已,佳人相伴,红袖添香时间最美好的事情,莫过于此。

日子是这么一点点的过去,裕尘也没有在提出让秦笙嫁他为后的话,但是秦笙知道眼前的人,并不是一个容易放弃德尔人,每次他看她的目光,总是那样的火热,以及其中蕴含着连她想都不想去想的情绪,遂只能小心翼翼的伺候这。

“过几日我带你出去宫外走走,如何?”裕尘批阅这手中的奏折,悄然问道。

秦笙回神,抿唇一笑,“随你。”

裕尘呵的一笑,“你若是在其他方面上也是这样的随和便好了。”

裕尘抬眼,黑黝黝的眼中带着笑意看着她,意有所指,秦笙放下书本,直直的看着他,“你别这么阴阳怪气的,有什么话直说。”

这不知道是他第几次用这么怪异的语气来和她说话了,这种语气就像是一个被她抛弃的人一样,仿佛她做错了什么事,总是令她毛骨悚然。

裕尘扔了笔,朝着她走过来,坐在她的对面,“还记得我们的半年之约吗?”他问。

半年之约?秦笙脑袋一转便想到了,就是要给他回复的那个半年之约?

秦笙问,“怎么了?”

裕尘倒了一杯茶水给自己,悠哉游哉道,“现在时间都过去大半了,你想的怎么样了?”

秦笙心中一紧,就说他不是好对付的人,“这时间不是还没有到吗,你那么着急做什么?”

现在理他们说的那个半年之约,才过去一半的时间,她还有好多时间可以用来思索呢。

裕尘坦然一笑,“俗话说,皇帝不急太监急,阿笙你不着急,我着急,毕竟这世间就这样的一个你,万一丢了,我上哪找去?”

他丝毫不介意让她知道,他对她的在乎和重视,以及他对她的全部温柔和霸道。

秦笙哑口无言,她向来不是一个会争辩的人。

许多事情她心里清楚就好,但是呢,对手是他的话,她心里的叛逆性子,就会莫名其妙的跑出来。

“虽说我们有个约定,但是我还有一个要求。”秦笙悠悠道,眼中带着不已察觉的精光。

裕尘好笑的扬眉,“说。”

秦笙默默一笑,“我要嫁的人,必定是要爱我宠我一辈子的,天塌了都由他顶着,然后他必需只能有我一个人。”

“阿笙是说,一生一世一双人?”裕尘垂下眼睑,盯着胜者腾腾热气的茶水,眼中一片幽深,嘴角却是微微上扬。

“嗯,你若是做不到的话,我们好聚好散,以后天涯相见,只做陌路人。”秦笙笑着到,但是眼中没有半点的松懈。

裕尘抬眼,眼中闪过笑意,“一生一世一双人怎么够,朕要也是要阿笙你的永生永世!”

霸道如他,付出了多少,定然是要加倍的夺回来,更何况这是关于他们像个人之间的福利,自然是不会心慈手软的。

秦笙的心中一震,愣愣的看着他,永生永世?

“阿笙你觉得如何?若是我答应你,你也得答应我!”裕尘目光灼灼的盯着秦笙,不放过她脸上的任何表情。

秦笙心知现在是骑虎难下,只好点头,“好。”

裕尘的眼中闪过笑意,从怀中拿了一个盒子出来,打开,是一个戒指,秦笙眼中好奇。

裕尘姜盒子放在桌子上,抓起秦笙的手,为她带了上去,“这是我年少时得到的宝贝,请了天下的能工巧匠打造而成的,传说这个东西有点邪门,只要把它戴到别人的身上,那么永远都取不下来来,即使是到了下辈子,也是一样的。”

裕尘在秦笙的手指上一吻,“现在你带上了我的东西,那么你的永生永世都是我的人了。”

秦笙缩回手,观摩这手上的戒指,手指不由得在上面摩挲了几下,试图把它摘下,但是似乎没有用?

裕尘笑,“你以为我骗你的?”

秦笙抿唇,“你就不当心你以后后悔么?”

裕尘目光如炬,秦笙不由的缩了缩脖子,他猛地上前,一手按着她的脑袋,吻了上去。

这个吻像是他的感情一样的热烈,他完全没哟给他反抗的机会,一碰到柔软的红唇起,他就情不自禁的用力,甚至缓缓的滑入她的口中。

他的舌卷着她的,一起在口中共舞,每次吻她的时候,裕尘都像是在吃蜂蜜一样,甜的很,然后就是一发不可收拾,每次都吻到她快要窒息的时候才停下。

这次也不例外,秦笙觉得自己的肺都快憋坏了,手不由的推搡着他,但是裕尘的禁锢哪里是那么好挣扎开的。

秦笙放在裕尘的腰间,一个用力,在他的腰腹上扭了一下,裕尘心中痒痒的,松开了她。

秦笙在一边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眼中隐隐带着泪光,是憋呼吸的时候造成的。

但是这对裕尘又是一种诱惑,其实刚刚她的那一下,并不疼,只是很痒,痒的他全身难受,心中尤甚。

裕尘扭头不敢在看,不然他无法保证是否还能够把持的住,红颜祸水,碰上自己心爱的女人,这哪里还是祸水,明明就是妖艳无比的妖精,分分钟令他失控。

可是秦笙的呼吸声音继续传入他的耳道里,裕尘忍住心里的欲火,还是不行,他转头双眼通红的瞪着秦笙,秦笙被火热的眼神盯着全身不舒服,她抬头。

裕尘只觉得自己整个脑袋里,已经快完全没有理智了,再不离开的话,后果很严重的,但是他又是自虐,即使这样的难受,还是不愿意离开。

裕尘所幸破罐子破摔,解开自己的衣裳,秦笙一惊,“你做什么?”

她赶紧转头,非礼勿视。

裕尘恶狠狠道,“还不是你这个小妖精热出来的!”

秦笙辩驳,“我怎么又成了小妖精了?”别误会,她是真的不懂。

裕尘道,“闭嘴,不许说话。”

秦笙乖乖的闭嘴,这个人八成是有病,而且还是病的不轻。

过了一会,秦笙觉得自己的脖子都酸了,还是没哟听到裕尘的声音,她闷闷开口,“你好了没有?”

裕尘心中的火气越大,实在是受不了了,看着她白白嫩嫩的肌肤,总觉得自己的心口处有什么东西,在疯狂的长着,裕尘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她的手抓过来。

秦笙不知道哦他到底要做什么,刚想开口,手中握上一个热热的东西,他带着她手动,秦笙一个转头,不小心看到了某个东西,脸色羞的爆红,“……不要脸!”

……

裕尘疏解完之后,去换了一间衣服,回来之后发现秦笙的脸还是红的,不得打趣道,“你真的没有看过什么金瓶梅的书?”

秦笙在盆中洗着自己的手,用了许多的皂角,还用了花瓣水,但是还是觉得手中那种热乎乎的触感还在,听到裕尘这么说,不由开口,“谁像你这么不要脸!”

裕尘邪肆一笑,“阿笙,我们洞房花烛夜的时候,你如果也是这么容易害羞的话,要怎么办?”

秦笙一听,恶狠狠的瞪着他,裕尘百般无辜,担忧的眨眨眼睛,秦笙怒,太不要脸了!

之前在曦城的时候,裕尘让人去找扁翁,终于是有了消息,听暗卫来报,不久后扁翁就可以到皇城了,裕尘心中自然是有着喜悦。

他让扁翁来主要是为了阿笙的身子,还有她的腿,虽然他是认为阿笙无论怎么样,都是世间最好的,但是阿笙毕竟是一个女孩子,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自上次为她买衣裳的事情可以看出,她对这件事情,到底是有多么在乎,只是她不说,别人都以为她不在乎而已。

裕尘心道,就算是扁翁治不好阿笙的腿,那又如何,她注定是要当他的妻子的。

扁翁到的时候,已经是半个月之后的事情,这日裕尘都是早早的抱着秦笙来到了大殿,把她放在了椅子上。

然后就见到侍卫压着一个人上来,这个人有点老,留着花白的胡须,胡须被编成辫子,垂在下巴,他的头发乱糟糟的,看起来邋遢的紧。

但是裕尘不在乎这些,他只在乎他的医术,“医者仁心,扁翁难道不愿意为我家娘子看看?”

扁翁怒瞪着他,吹着胡子,“有你这么请人的吗?老夫不救!”他可是很有骨气的。

裕尘一笑,手一挥,外面的人端上了一个手掌大的酒壶。

“听闻扁翁最是爱酒,这是朕珍藏多年的好久,天下为此一壶,若是扁翁治的好朕的皇后,那么这酒就是你的了。”

扁翁呵呵一笑,“你觉得单凭一壶酒就可以让老夫点头,你太小瞧老夫了。”就是不为所动。

裕尘倒是也不生气,将酒拿了过来,拔了塞子,再拿了一个碗来,倒满,这时候酒的香味顿时飘散出来,酒香冽不已,扁翁暗暗动动鼻子。

裕尘一笑,“扁翁就算是不在乎朕的酒,那么也要在乎你医者的身份,医者父母心,难道扁翁愿意为了自己的私心,而放弃一个病患吗。”他手中用劲,催动内力,将酒香更加浓郁的挥发出来。

“朕相信扁翁不是这样的人。”裕尘悠悠道,台阶他给了,就看眼前的人下不下?

扁翁眼睛一眯,傲慢道,“成,那我就勉强一试。”他眼中扫过他手中的酒,好香啊~

------题外话------

如果大家觉得,我写的东西入的了大家眼的话,拜托写个评论好不好?(?>?<?)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