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暗夜阁

一日为师终身为妻 丹愫 3683 字 2020-10-08

他们行驶了许久才在一座高耸入云的山脚下停下,只见山中出现一个蒙面男子走了出来,单膝跪下,“恭迎主子回阁。”

马车内的男子自然是没有半点的回应,倒是阿右冲着她点点头,然后驾驶着马车继续走。

这座山峰看起来是平淡无奇,但是确实这个皇朝之中最大的黑暗组织,名为暗夜阁。

传说暗夜阁杀人如麻,其耳目遍布整片大陆,没有知道它的位置所在。

只听闻暗夜阁阁主是一个男子,不知其容貌,只晓得他有这一身深不可测的功力,以及心狠手辣的心思。

男子下了车进了阁门后,先去了正殿,殿中有着几个男女站在那,等候这主人的归来。

见男子的身影,几人纷纷单膝下跪,“主子。”

“起来吧。”

暗夜阁中主要有三死,药司,媚司,以及暗杀司。

其中药司是以研究药学为主,负责阁中的治疗事宜,以及药杀。

暗杀司则是以神出鬼没为命,在暗夜阁中排名第一,暗杀司的司主便是阿左,暗杀司在黑夜中形如鬼魅一般,夺人性命。

但是想要进暗杀司,却不是那样的容易,三司之中,为暗杀司的人为精英中的精英,天下没有他们办不到的事情。

而媚司却是以女子为主的地方,他们收养那些可怜又无家可归的女子,以及那些在世间活不下去的女子,并且教会她们媚杀的手段。

再送到类似清雨阁这样的地方,一来是为了赚银子,二来是为了收集情报。

剩下的人汇报了这些日子的事情后,便没有什么理由继续待在大殿,便后退出来。

但是有一个人却并不,只见媚主脸上带着娇笑,柔柔上前道,“主子这次出去,可是为属下带什么东西回来了?”

媚主一双妖魅的眼睛里带着魅惑人心的笑意,她身上的衣裙,并不想现下女子喜欢的款式。

她的衣裙裙摆打开直至耻骨,一双长而白的大腿在红色的衣裙下若隐若现,令人心生邪念。

她的衣裙领口开的极大,露出双肩,及其胸前花白白的嫩肉,实在是一个尤物。

男子手中一个杯盖扔出,瞬间削去媚主耳边的一缕长发,甚至在她的耳廓上,划出了一个口子,血珠蹭蹭的冒出来,在白玉的耳朵上,很是好看。

媚主脸色略白,捏捏手指,“属下告退。”

阿左眼中没有半点情绪,静静的看着,直到他们出去了,才弯腰道,“主子,可是需要我出手?”

媚主这样的举动不是一次两次了,主子只是或许是念在她以前的苦劳,留着她的一条小命。

但是万一媚主惹怒主子,那么一定会生不如死,阿左清楚的知道眼前的男子到底是有多么的恐怖,与其让媚主止呕被主子厌弃,倒不如他现在动手,给她一个痛快。

男子不语,走了出去。

阿右拍拍阿左的肩膀,唏嘘道,“这女人胆子真大。”

阿左冷静道,“但愿她下次懂得收敛。”否则谁都救不了她。

阿笙睁开眼睛的时候,见到的是黑色的床帐,她眼珠微动,不知道在思索什么。

只听见门‘啪’的一声被打开,阿笙艰难的扭头,只见外面走进来一个身着绿色长衫的男子,手中捧着东西。

见到阿笙,倒是面无表情,“醒了?”

他将东西放在一边然后找了一把椅子坐下。

阿笙小心翼翼的坐了起来,打量着这件屋子,阿笙第一个感觉就是,这屋子很昏暗,帘子是黑色的,床帐之类的东西都是黑色的。

这里可怕的狠,再看那男子手中拿着的东西,阿笙一惊,蛇?

绿衣男子将蛇放在手里细细的把玩着,听到阿笙的倒吸声,不由嘲讽,“怎么胆子这样小?”

阿笙捏捏手指,刚要开口,只觉得喉间疼痛不已,她不由的伸手一摸,摸到的是纱布,她不知道那些人后来还对她坐了什么,她只知道她一定伤的不轻。

男子开口道,“你的嗓子受伤了,你的脸刀痕很深,想要恢复还需要一段时间。”

阿笙看着他点点头,思索半天,还是下了床,却发现自己身上的衣裳换了?

绿衣男子道,“你的身材我没有兴趣,衣裳是婢女帮你换的。”

阿笙冲他感激一笑,可是男子丝毫不领情。

阿笙现在想问这里是什么地方来着,但是自己的嗓子受伤了,又不想麻烦他,便没有再想办法问。

她心里寻思着,等到她伤好后,一定要好好谢谢人家,然后再离开这里,随便找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度过余生。

抱着这样的心里,阿笙倒是修养了几天,觉得自己的身子也好多了,于是用依旧沙哑无比的嗓音道,“可否告诉我,这里是什么地方?”

绿衣男子道,“暗夜阁。”

暗夜阁?阿笙自然是不知道这些江湖上的地方,“多谢公子的救命之恩,只是我已经叨扰许多了,现在实在是不便再去麻烦公子了,遂先告辞了。”

男子像是听到什么好笑的东西,哈哈大笑起来,“你觉得你来到这里之后还有出去的可能?”

“你苏然实在昏迷的情况下,入我暗夜阁,但是我们暗夜阁有一个规矩,一踏入暗夜阁便是我暗夜阁的人,生是暗夜阁的人,死亦然。”

阿笙一惊,不知作何回答。

“你现在有连个选择,要么乖乖的在媚司学习技艺,要么给我做药人,帮我试药,我这里已经许久没有女药人了……”绿衣男子一声叹谓。

阿笙只觉得出了狼口,现在又入了虎口,莫名其妙的选择了牵着,绿衣男子倒是善心,直接将她送去了媚司。

看着阿笙懵懵懂懂的进入媚司,绿衣男子倒是心中一叹,这姑娘倒是长的不错。

进入媚司,媚主自然是开始让人教她勾引男人的技术,阿笙被迫换上媚司专门做的,开叉到耻骨低领道胸前的衣裳。

阿笙自然是不愿意,教她的女子倒是冷冷一笑,“你这装模作样的是给谁看?门外有着守卫,一盏茶的时间,你若不自己换,他们可是要进来亲自帮你了。”

女子走了出去,阿笙抱膝坐在地上,一动不动,门外的首位是连个魁梧的男人,阿笙自然不愿意的,她苦涩的咬咬嘴唇。

迫于无奈的阿笙,终究还是换了自己的衣裳,她脸上的伤还没有好全,只能用面纱遮着,但是却丝毫减少阿笙的美丽。

微遮脸颊,露出一双明亮的双眼,那双眸子里仿佛拥有者一整个浩瀚无垠的星辰一般,黝黑无比,但是她却同时拥有这一双吸引人心的媚眼。

媚主相信只要这个丫头,愿意好好的学,将来绝对可以在暗夜阁之中,拥有一个好的地位,暗夜阁向来都是有能者居之。

媚主走进阿笙,伸出纤纤细指,挑起阿笙的下巴,凑上去轻轻一闻,“你身上倒是香的很呐。”

她脸上待着沉醉不知西北的着迷,阿笙不由的抖一抖身子,垂下眸子。

媚主轻笑,“怎么,你怕我?”

阿笙猛地摇头,“不,不怕。”

媚主松开自己的手,眼目光随意在她的身上一瞥,脸上带着意味深长的笑意。

媚主挥挥手,“带她下去,好好教教,她的脸还没有好全,现在便先教她一些琴棋书画便是。”

身边的女子,低低的应了一声,“是。”

这些媚司的女子,通常都是被送到清雨阁的,清雨阁能在帝都火热半边天,并不是没有能力的,媚司培养女子的时候,总是先按照大家闺秀的标准去的,但是后期又是教她们一些勾引男人的法子。

这样的一个矛盾体谁不喜欢,现下的大家闺秀无不都是蹲着自己的身份,不肯放下身段,便是量床上之事的时候,总是隐忍这自己的本能。

这样的女子,怎么能够让男人疯狂,媚主想到这轻轻一笑,“男人啊……”

这世间的男子啊,怕就只有阁主一个人不正常,她这样好的身子,摆在他的面前,却不见他有半点的动容。

阿笙不是绝对聪明的,但是她懂得审时度势,现下她知道自己没有办法拜托这里,所以只能认真的去学习,她在等一个机会。

琴棋书画,这些东西并不是什么难事,况且阿笙又是一个肯用功的,遂不过一个月的时间,阿笙的内在便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她之前待在权少身边伺候,许是得宠吧,权少是不是的会她一点小权利,给她看书的机会,这样一来,也怪不得阿笙能有这样令人惊叹多的进步。

今日一大早便有人来敲响阿笙的门,阿笙拉开门,见到是这几日一直伺候她的婢子,名叫小默。

小默是一个哑巴,遂一直带着暗夜阁做一些伺候人的活。

阿笙见到她问,“怎么了?”

小默引着她去到了媚司的密室。

到了密室,阿笙才发现这里有好几个女子,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正巧这时候,媚主穿着火红色的衣裙,轻摇慢步的走了进来。

身为媚司的领导者,媚主绝对是独一无二的人选,只看她的步伐,明明是中规中矩的走了,双手置于腹前,一副大家闺秀的做派。

但是阿笙却从其中看出了她骨子里的媚意,一举一动无不引人注目,阿笙不由得捏捏手指,便是她是一个女子,却也被她媚到了。

阿笙暗暗的垂下眼睑,这一场戏就要开始了,只是看戏的人,做戏的人,不知道谁是谁。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