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到现场

在靖安做工程的这些人我一个都不认识之前也没见过面,不知道四爷为什么不让他们家人过来认尸,而把这件事委托给我。

而到了现场我才知道这其中的原因,因为寻找尸体的过程是循序渐进的,这些人死亡的地点并不在一处,所以先被挖出洞的已运出洞中,而之前挖出的尸体已经送去了当地的殡仪馆,现在挖出的尸体则摆放在一辆专门的冷冻车里,因为现在天气已经比较热,这么做是防止尸体腐烂。

车子里一共摆放三具尸体面孔都很陌生,之前从未见过他,但看年纪最大的也不过就三十多岁,我们几个人不免都心中暗叹,为他们这些年轻逝去的生命感到惋惜。

随后我问当地负责侦破的警察死者的死因?他告诉我确实掌握了一些信息,但不能由他告诉我,到时候会有专门的人联络我们通报调查后的消息。

类似于这种重大的死亡事件警方说话也要小心翼翼,不能出任何差错,所以他们谨小慎微我也能够理解,而现在正是警方在现场调查取证的时候,我们肯定是不能入场。

没有民间机构可以代替警方调查死亡案件,我们也不是傻子不会题这种莽撞的要求,于是先下山找了一间旅馆住下等警方给我们通报之后,在寻找机会上山调查事件原因。

订过房间之后我在一间屋子里碰头,我早就想过了应该做些什么事情,于是让于开黑入当地警方的信息库翻阅,查找这起案件的信息资料。

于开很快就查到了本案的警方笔录,详细阅读之后我们掌握了一些信息,但警方所知也有限所以我们得到的信息并不多,大概就是一些现场的施工图和一些死者身体伤情的现场判断,因为还没有做法医鉴定,所以无法知道他们体内是否存在伤情。

从有限的信息资料上我们大致得知这座坟墓是以山体为依托在山体内修建陵墓去了,也就是说山洞内应该是有一片天然形成大洞,否则以土工不至于将整个山体掏空,这样的话工程量过于浩大,而且对于自然环境的破坏也是非常严重的,仅凭这一点就不可能得到当地环保绿化部门的同意,所以罗刚一定是在山体内自然形成的大洞中修建坟墓的。

山内应该是有六七个连环相通的山洞,因为死者的尸体并不堆积于一处,所以直到现在还有未找全死者,但是从死亡的人体表来看并没有明显的伤口,也没有中毒的迹象,这些人就像毫无来由的突然死亡了。

当地警方对于这起案件内部暂定的侦破方向是山体内可能存在有毒气体,所以警方现在是分两步走,一是通过法医解剖确定死者体内是否存在有毒元素,二是在山洞内寻找可能存在的毒气源头。

我的猜想这些人的死亡也是和毒气有关,毕竟是23个人同时死亡,就算是遇到坏人的突然袭击,也不至于毫无反抗能力,野兽更不必说了他们身上没有一点伤痕,所以除了中毒身亡,似乎是没有别的可能性。

他们三个的看法也是如此,所以我们进洞调查的目标其实和警方是相一致的,但我的认识和警方不同的一点就在于我认为山洞内存在的毒气很可能是现实世界中并未知晓的一种,所以用科学仪器未必能找出毒气源头所在。还是要靠土工的眼力与经验去寻找可能存在的毒气源。

第二天下午警方联系了我们,来的人是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警员,长得白白净净戴副眼镜是警方刑侦信息科的科长,他安慰了我们几句后将我们昨天已经掌握的信息说了一遍,随后问我们对于警方是否有什么要求?

我道:“还能有什么要求,无非就是希望警方能早点破案。”

他道:“你们的心情可以理解,我们也会尽最大努力去侦破这起案件,毕竟群体性死亡事件对于我们而言压力是非常巨大的,一天不破案子从上到下都会不停地对我们进行问责,但这起死亡案件毕竟是有其特殊之处,所以也请你们几位能冷静的对待此事,一旦有消息我们会随时通报的。”

我想了想道:“警察同志我提一个要求吧,是希望你能答应。”

“没问题,只要你的要求合理合法,我肯定不会拒绝的。”

“我想进山洞里看看情况,因为土工在作业的过程中会遇到很多突发事件,而这些事件很有可能会导致他们死亡,我绝不否认警方办案的专业性,但有些时候土工遇到的事情很可能是你们之前所没有接触过的,所以我觉得让同为土工的我们进山洞里查看一下是最为保险的。”

他若有所思的想了很长时间道:“如果在我们办案的过程中让你们进入现场那是违反相关条例的。”

“您尽管放心,我们不会在警方办案的时候进场,如果有可能的话您可以告诉我们一声警方什么时候不在现场。”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道:“你得明白一点就在三天前你们公司23名员工同时死亡,如果这次我们同意你进入现场,万一再导致人员伤亡事件的发生,我们可真是要吃不了兜着走。”

“有些情况您可能还不是很了解,死亡的这些人不是我的同事是我的至亲,我们来这里就是为了弄清楚他们死亡的真实原因,我们不是来破坏现场而是希望能在这起案件中协助警方破获案件,这样你们对社会大众有个交代,我们对叔伯长辈也好有个交代。”

“你刚才说你们是干什么的?”科长突然问了一句。

“如您所见我们是修坟墓的,他们在山中做的事就是修一座大坟。”

“我对于你们这行了解的确实不多,做你们这行是不是经常会遇到一些莫名其妙的死亡事件?”他似乎很是好奇。

“倒不至于经常遇到,但会有可能遇到一些无法解释事或物,如果处理不得当很有可能就会导致土工的伤亡,我说句话你别生气,就我所亲眼见过亲身经历的那些事情,如果当时交给警方处理。我觉得即便警察再努力也不可能处理好整个事件。”

他点了点头道:“我从不认为警察是万能的,这世界上确实有很多事情是很难用常理去解释,我们做刑侦工作也遇到过,但我们的使命就是尽全力破获案件,所以你信也好,不信也罢警方肯定是尽全力而为,不是推到你们的头上。”

我听他语气似有不快,正打算解释就听他话锋一转道:“但是,如果你们有更专业的方式介入这件事也不是说不可以,可你们如何保证自己的安全?这对于警方来说是必须要了解的,我们希望有人能在这个时候帮助我们一把,但我们决不能再让意外死亡的事件发生。”

我想了想觉的这事儿也没法保证,只能道:“警察同志有一点我觉得你应该相信我,我进洞的目的肯定不是为了自杀,如果那座山洞真的存在一些未知恐怖的事件,我个人认为让我们进洞生存的几率反而比你们警方更大。感谢你为我们的安全考虑,但我认为只要前期准备工作的当,我们面临死亡威胁的可能性并不大。”

“如果你真的有把握进洞调查时不会遇到危险,我可以把你的要求反馈给我的上级由他们来定夺,不是我想推卸责任,这种事情不是我这个级别的警员所能决定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