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第十九章懊悔

“我要订婚了,不过没关系,你仍然可以留在我身边,不会有任何改变。”

她像是见鬼一样难以置信地瞪着他,“你在说笑?”

如果她没记错,他们不久前才共度圣诞、元旦,互问新年快乐,两人兴致勃勃的讨论是不是该换一下家里的窗帘、床罩,哦,还有客厅里摆的一些小饰品也该换一下了……这个时间,离四月一日还很远不是吗?

“我说的是真的。”他坐到她身边轻拥住她,吻了吻她的额头。

她感觉自己的心正在逐渐变凉,身体变得僵硬无比,“然后呢?在你订婚、结婚之后,我依然可以呆在你身边?”她的声音微微发颤。

她刚刚没听错吧?他把这件事说得理所当然,一派轻松的语气就像在告诉她明天是晴天那样自然,他是怎么做到的?还是根本就是自己做梦做太多?

世界怎么了?一夕变迁?怎么会这么冷?是不是她全身的血液已经凝固,再也流通不开……

“当然,你不在我身边还能去哪儿?”他观察着她的反应,以为她只是因为突来的消息而感到难过,以为她会开口要求他不要订婚……

她会吗?如果他能更了解任丝珞一点,不那么急切的要明确答案,他就会明白她不会,而且是绝对不会。

她轻轻笑开,有点恍惚的眼睛并没有注意到蓝诺因为她的笑而冷下几分的俊颜,“我得提前跟你说声恭喜喽!”

他咬紧牙,“你的恭喜我收下了。”

“不过我还是得有所准备哪!”她明白了,她不会说什么,她一向看得很开的,真的!

蓝诺警戒起来,“什么意思?”

“未来你会有自己的生活,那我当然要准备离开法国喽。”她试图放松。她早就该回家了,她到底为什么还会留在这里呢?她忍不住在心底自嘲。

他倏地掐住她的双肩,用力的摇晃着她的身子,“我不准!你听到没有,我说不准!你只能呆在我身边,除此之外哪都不能去!”

怒气使他整个人显得阴沉而可怕,这不是他预料的反应,她怎么可以如此轻松的说离开?不,她不会离开的,她只是在说气话,她舍不得离开他的……

“好好好,我不走,我是开玩笑的,我都听你的,别气了好不好?”双肩疼得几乎要飙出眼泪来了,任丝珞不想再承受他的怒火,立刻安抚他。

好吧好吧,要她把今天当成愚人节也好,至少让她假装一下也好,总之她先认输总可以了吧?

他缓下动作,一把将她紧紧抱住,“留在我身边。”

一时之间,他忘了自己之前说过什么样的话,忘了自己设套的目的,满心的念头只有“留下她”这一个,其他的再也无法跟进。

窒息的感觉再次涌上来,他勒紧的不只是她的身体,还有沉到谷底的心……她动弹不得的贴在他怀中,听着他的心跳,久久不语……

她发呆的次数变多了。如果蓝诺再细心一点,他会发现她看他的眼神也不太一样了。可惜专注于期待她的反应的蓝诺,并没有过多的在意这些。

“今年的春节别回家了好吗?留下来陪我。”他温热的气息滑过她的颈子,低沉的嗓音诱惑地开口要求。

任丝珞每到中国的农历新年的时候都会回家和亲人团聚,对她来讲,这是件很重要的事。一般都是元旦刚过不久,她就动身回家,然后留在家中,短则一个月,长则可达两个月之久。

她很宽待自己,放假绝不手软,任他一个人在这里饱受相思之苦,她却像没感觉一样。

好多次他都想不顾一切地把她叫回来或者直接去她家把她绑回自己身边,但最终他还是放弃这种无礼取闹的方式一来,他深知她是个很重亲情的人;二来,他不知道自己要以什么样的身份去要求,在她心中,他究竟算什么?床伴?情人?

最后,他只能满满的工作压住自己,通常那个时段是他工作安排量最大却也最容易出岔子的时段。

他知道这样的要求有点为难她,可出于私心,虽然每次都失败,他还是年年都提这个要求。

任丝珞没有立刻回答,任他的吻在她的身上游走。她轻轻回抱他,轻吐出一个字,“好。”

他蓦地停住,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狂喜地扳过她的肩,“珞,你刚刚说好?你答应了?今年不回去了?”

“嗯,今年春节不回去了。”她轻轻点头,垂下眼。今年春节不回去了,只有今年春节而已……

蓝诺激动地抱紧她。果然,给她一些刺激才会有效果。他对自己的计谋得意洋洋。

炙热的唇再次贴上来,却暖不了心了,任丝珞配合的回应

又是一个未眠之夜……

他这阵子很忙,是在忙订婚的事吗?新年的时候她只给家里打了个电话报平安,短短几句就挂断,她不敢确定再聊下去会不会在家人的电话中失态。

往年这个时候她在家,自然不知道蓝诺只是习惯性的把她不在身边的这段时间用工作填满,而今年的工作安排,是早已定好的,事实上蓝诺还能每天都回家就已经是最大的限度。

像没事发生一样,新年,她把在法国当成在家乡。

腊八,她为他煮腊八粥,大年三十,她包饺子给他吃,春节,他排开一天的工作行程,带她疯玩一整天……

就这样,日子又往前推了两个月……

这个春节,她的确没有回去,她只是在春节过后彻底离开了……

之前的一幕幕回笼,历历在目的情景重回脑海,是谁伤谁,是谁受伤,早已分不清也说不明。

难怪好多人都奇怪为什么他们长久以来极少发生争执,原来两个人都是这样小心翼翼的不去碰触情感中的“地雷区”,当它不存在,绕道路而行,以为蒙住眼睛堵住耳朵它就真的会消失一样……

如此的相处甜蜜、安逸,却脆弱无比,经过这一次他才明白,这样小心翼翼守护的情感,会变得像颗水晶,纯、美,却经不起碰触。

蓝诺心沉沉的,他本来以为近五年的时间足以让她加固一些东西,比如情感的深度,比如对他的依赖却没想到只是令她更加没有安全感……

一直以来他只一味地想着她的不甘愿,猜测着她的真心,却从来没有仔细去看。如果他看的真切,他不会到现在才明白她的不安,如果他看的够深,他不会看不见她眼中的真挚情感……被爱情冲昏头脑的,是他才对吧?

他注视着她,复杂的思绪在眼中闪过,不可以让两个人继续在这种互相猜测的情形下走下去了,他决心更进一步。

这样异样的气氛令任丝珞不安,天色已晚,她不愿再在这里无意义的耗下去。

“我要回家了。”再不回家,妈妈一定会紧张地打电话来找人。想到家,心底的暖意顿生。

“珞!”蓝诺拉住她的手臂,“给我个机会,听我解释清楚好吗?”他当初的想法的确是很幼稚,很欠扁,现在他人在这里了,就算到时候她要给他几个耳光他也甘愿。

如果她害怕,他就守在她身边,不断的提醒她好了。付出的感情没有收回的一说,他认定了,就是她,除了她他那颗心谁也填不完满,如果她不改其被动,那就让他主动好了,总之,他跟她耗定了!

她定身不语。解释什么?事情不够明朗吗?有什么可以改变的吗?为什么要等到她要放弃的时候才解释?又为什么在她以为他再也不会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又再次出现扰乱她的心?放手吧,他手上的温度烫得她心都痛了……

见她无动于衷,蓝诺急急道,“如果你赶着回家,那么我们明天再见面……”

“你住哪儿?”背对着他的任丝珞突然问道。

“什么?”他没听清。

“我是问你今晚住哪?”任丝珞回身看向他,再重复一遍。连自己也困惑为什么会关心他有没有住处。习惯了吗?

“你家附近的酒店。”他迅速的回答。

了解了。她转过头,一语不发地向前走。习惯真可怕。

“我送你回去!”他立即迈步跟上她。

“不必了。”她淡淡的拒绝。

不理会她的冷淡,他只是咧嘴笑笑,“只是顺路。”

她无言以对。

“珞,我……”

“你先不要说话,让我安静一下。”任丝珞脑子有点乱,这对于习惯静如止水的她来说是个极大的挑战,这个时候往往是她脾气最不好的时候。

蓝诺识趣的闭上嘴,反正他还有时间,不急,也急不得。

*本文版权所有,未经“花季文化”授权,谢绝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