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第二十章追妻勇往直前

“如果我是你,我会离他远远的,毕竟他无法带给你有保障的幸福。”

刚走出门的任丝珞回头,就见何宇一脸不认同的望着她。

她认真地看着他,暖暖一笑,“可是我想听他的解释,不管怎么说,事情都不应该不明不白的结束。”开始,已经是那样的……不堪,如果结束可以更加舒缓一点,也未尝不是件好事。

凝视她半晌,何宇勾起浅笑,“好吧,希望你能够一直这样保持清醒。”

他的笑容带着些自嘲的意味,“我承认我有点点坏心的希望你们走不到一起,因为只有这样我才会有机会……”他耸耸肩,换上告诫的神色,“你要知道,那个人并不好应付。”他含蓄地说。

其实当听到“解释”两个字,他就已猜到事情不像他们至少不像珞珞自己想象的那么糟糕。他基本上已经猜出事实的真相了,想必现在只需要当事人解释清楚就可以得到大团圆结局了吧。他来不及披甲上阵……唉!

要提醒这个只一味沉浸在自己的思维里看不清事实的丫头吗?当然不,那还有什么乐趣可言?

还好,感情来不及重拾,连收回的步骤都省了……

听着他半真半假的话,任丝珞失笑,“老实说,我真喜欢你的坦白,我现在开始后悔没有一直留在你身边了呢……”她一脸惋惜的样子。

他也跟着笑开,“就为你这句话,我保证那个家伙在的时间我的手机二十四小时为你开机,你需要我的时候我十分钟之内一定赶到!”虽然他不认为自己的高效率有机会被验证。

“好!”任丝珞甜甜的笑了。

见到任丝珞出现,蓝诺眼前一亮。

“珞,你终于来了。”他唯恐她连见都不愿见他了。这是好现象,代表他已经成功了大半。

任丝珞不自在的扯扯嘴角,不说话。

他不以为意,只是绅士的服侍她入座。

他们在一间安静的包厢里,这样他可以放心地说出自己的愚蠢行为而不必担心有人听去嘲笑。

待点完菜、侍者都退下去,蓝诺开始他的忏悔

他认真地凝视着她,“珞,我必须向你解释一件事我要订婚的事,不是真的。”

任丝珞顿住,轻皱眉头,惊讶又不解地望向他,还是不准备说话。

这种事他说不是真就不是真的吗?她记得她已经开始听到外界在传这个消息了,而刘洁哥会知道,则是因为报纸上已经详细的登出来了……

“是因为你。”蓝诺进一步解释,却还是没说明白。

她眉头皱的更紧,“你要订婚跟我有什么关系?”真是可笑,当初不是他说的,对他们“没有影响”吗?他现在是怎么回事?

“当然是因为你!”他指控他,“如果不是你一直都不明确我们之间的关系,我又何必上演一出假订婚的戏码想要逼出你的真心?”

任丝珞瞪大眼睛,思维久久转不过弯来,等等!让她理一下他刚刚所说的话他说因为她,她不明确他们之间的关系?假订婚?逼出她的真心?他在说什么天方夜谭?

“所以……你在操纵媒体?”原谅她只能暂时想到这一点。

“这没什么大不了的。”蓝诺耸肩。

“就只是为了……”任丝珞眨着眼睛,困难地吸气,不知道该怎样说。

蓝诺接口,笑得很灿烂,“听你亲口对我说一句‘我爱你’。”他终于听到了,虽然是受了这么多艰熬之后。

他竟然还笑得出来!任丝珞怒气上扬,“你有没有搞错?”

她真是难以置信,她都做好准备,如果他是逼不得以要进行商业联姻或者是其他的什么原因她都会原谅他了,虽然她可能没那么伟大可以演绎“做不成情人就做朋友”的角色,但好歹也可以让两个人结束得平静一点。

可是、可是……他竟然告诉她他在放假消息!?天!他要她有什么反应?她能有什么样的反应?

“珞,对不起。”蓝诺诚恳地道歉,希望能为自己博得一点加分。

“停!”任丝珞打断他,“让我想一想……”

她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蓝诺由着她,不打扰。刚好餐点送上,侍者退出以后,又回到他们两人的世界。

她在想什么?她自己也不知道,脑子一片空白就是这个样子吗?她甩甩头,拒绝继续虐待自己可怜的脑细胞。

她有一口没一口地吃着面前可口的餐点,向来对美食兴趣浓厚的她竟然提不起兴致来好好品尝,她在心底对为他们服务的厨师深感抱歉。

“这些日子以来我一直都关注着你的消息。”见她吃得不怎么尽兴,蓝诺也提不起味口,打算打破沉默闲聊。

她抬抬眼,不说话。

“我知道了你的网络博客地址。”他不隐瞒找人调查她的事。

“你都知道些什么?”她闷闷地问。日志只是作为平日里闲来无事的记录之用,其实她有两个网址,不知道他看的是哪一个……

他微微一笑,开始细数,“我知道你在A市住了一个星期才回家,知道你回家以后见过一场春雪、一场雨夹雪,还有一连几天的春雨,我知道你陪几个孩子玩捉迷藏、帮几个小孩子换尿片,我知道你走了多少个新鲜的地方,知道你收留刘洁整整三天,”他咬牙,“知道你和别人相亲,和别人出游、寻找回忆,甚至约定未来……”再咬,牙齿都快咬断了哦!

见他的表情,任丝珞忍不住笑出来,原来他看的是这些日志,看来他并不知道另外一个。

“笑什么?”他恶声恶气地瞪着她,“我工作都快忙死了,还要分心去和你上面写的这些人生气,尤其是那个叫什么何宇的,你非要跟他走那么近不可吗?”

这时任丝珞才想到一件很重要的事“你不管你的工作了吗?”

“我在放假。”蓝诺撇撇嘴,知道她有意无意转移话题。

“那你有多长假期?”拜托,他可是不折不扣的工作狂呐!

他意味深长的看着她,“放心,很长很长,长到足以追到一个老婆。”

“我吃饱了,再见!”她的反应只是给他一个大大的鬼脸,然后转身走了出去。

蓝诺没有跟上去,只是瞧着她走出去的那扇门许久,然后露出一抹深思的笑。

他惊喜的发现回到家的她似乎比在法国更显得自由可爱,他想他得反思,怎样让她能在他的世界也如此的快活。

任丝珞把头蒙在枕头下,好没风度哦!她竟然以落荒而逃的姿态离开……天呐!这里是她的家,她的地盘,她干嘛那么急匆匆的躲着他呀?

鄙视自己!鄙视自己!十分地鄙视自己的行为……

她把自己闷得死死的,弄到呼吸开始困难也不肯放手。

“哎哟,珞珞,你在干嘛?闹自杀啊?”枕头被一股外力给扯开,任丝珞睁开眼睛,看见好笑地站在床边的堂姐。

“嗯!记得想我。”任丝珞还真的就顺着她的话点点头。

堂姐嗤笑一声,弹了下她的脑门,“终于有点正常的反应了啊,还以为你真打算没心没肺到底呢!”

她回家,任谁都看得出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但鉴于之前她的情况,又没人敢贸然的上前去问,生怕她再回到那种状态中去,家里人再急,也只能是从旁照料,希望她像以前一样可以自己慢慢走出来。

对待像珞珞这样的孩子,过度的关怀或者不适当的关怀都只会给她造成更大的压力。开始他们不懂得,没想到他们的劝戒和关心反倒使她的情况更加严重,直到她自动地将自己与家人的“关心”隔离起来,情绪才一点点稳定,趋于正常,后来他们能够确定她不会伤害自己之后,也就由着她自己去解决问题。谁说只有恨会让人窒息?有时候爱也有一样的效果。

“我是打算没心没肺到底啊!”真的没心没肺到底的话,就不会有这些烦恼的情绪了吧!她闷闷的叹息。她可没想到有人会在半路杀出来,搅得她措手不及。

堂姐白她一眼,无奈她的固执。“有说出来给大家听听的打算了吗?”

像以前一样,等她自己想个明白,然后一股脑的把所有的话都说出来,接着就开始新的生活了,这样多好。

任丝珞犹豫,“再过一阵子,好吗?”她的脑子还乱着。

“好,你想怎样都行!”堂姐拍拍她的脸蛋,“睡个午觉怎么样?”

任丝珞乖乖点头躺好。睡?她真睡得着才怪!

他真的很闲吗?任丝珞瞪着一直在自己面前晃的蓝诺。

“你时间很多是吗?”

他微笑点头,“多得超乎你想象。”真是不枉自己前阵子忙得天昏地暗的安排假期。

任丝珞瞪了他半晌,挑起一抹别有意味的笑,“那就看你能耗多久喽!”

“尽管试试看。”显然他还没有告诉过她,从他一出生,家族对他的耐力训练就已经开始了……

误会解除,不过轻易忘不掉倒是真的。

她只说可以原谅他,可以和平相处,可以好好陪他一阵子,但这离他的目标似乎还有一段距离。来真的?耗就耗吧,反正他有的是时间他似乎真的忘了,那群包括他老爸在内的豺狼虎豹没那么容易就让他轻松这么久。

好吧,两个目前为止还无所事事的人,凑在一起想玩出个名堂来还不容易吗?

任丝珞带着蓝诺走遍了这座小城几乎每一个角落,她发现他时间真的比刘洁哥多呢,于是家附近逛个遍之后,她就带他去A市市里玩。

举凡名胜古迹、动物园、植物园、美丽的公园都被他们游个遍。不是说那些地方有多么的吸引人,而是看和谁一起,能够不烦、不腻、不拘束。

至于游乐场,呵!这可是任丝珞最得意的杰作……

站在游乐场中最具代表性的游乐项目过山车的入口处,任丝珞笑眯眯地看着蓝诺,蓝诺看着眼前的轨道,略带犹豫的目光探向她

“怎么?你害怕这种东西?”任丝珞打趣地问他。

“开什么玩笑!我怎么可能会怕?”蓝诺不服气地瞪她。有点底气不足呢……

“那就跟我来吧!”任丝珞朝他灿然一笑,拉着他的手直接去排队。

然后疯狂老鼠、空中飞人、自由落体……任丝珞很“尽责”地带他玩了个遍。

玩刺激游戏是任丝珞最新迷上的减压方法,她看起来很享受,当然额外的享受是见到蓝诺平时难以见到的样子……

而蓝诺,游乐场向来与他绝缘,他这辈子最刺激的玩法大概就是飙车而已,不过为了所谓男人的面子,还是硬撑着陪任丝珞玩,脸色不太好就是了,没什么大问题,真的!

终于,任丝珞感觉玩够了,当然也把蓝诺整得够惨之后,他们准备离开,正在这时候,对面有两个年轻的小伙子与他们擦肩而过,他们听见其中一个男孩说,“这可真是花钱找折磨啊!”

任丝珞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好半天直不起腰来。

“小姐,玩够了?”就知道她是故意的!看他出丑很好笑是吗?蓝诺又是气闷又是无奈。

“哈哈……当然、当然……”她眼泪都笑出来了。

蓝诺翻个白眼叹了口气,找出纸巾来为她擦掉笑出的眼泪,动作轻柔而饱含情意,任丝珞只能傻傻地看着他,没办法反应。

蓝诺扬起嘴角,伸手拍了拍她的脸蛋,“走了!”然后牵起她的手一起走出游乐场。

任丝珞带着他来到城郊的一座公园。公园不大,但有水有树有凉亭,很安静。

他们找一处湖边席地而坐经过多天的训练,蓝诺已经习惯了这种平民化的行为方式,很随意,很自由,尤其是和她在一起,他喜欢这样。

“给你讲一个故事吧!”轻靠着他宽阔的肩膀,懒懒地依着他。习惯真是可怕得要不得,只要他在她身边,她就会不自觉地向往他宽厚的肩膀、温暖的怀抱不过此时此刻,她允许自己的放纵。

“从前,有一个小女孩,她住在一个很温馨的小城里,她喜欢她的家,喜欢那里的一切,只除了父母的忙碌。她从来都不知道为什么那么疼她爱她的父母却总是没有时间陪伴她,可是她也从来都不敢问,后来就习惯了,习惯了任何疑惑都留在心底,不去想,就不会烦恼,她是这样告诉自己的。”

“直到有一天,父亲的一位老朋友见到小女孩,他和他的爱人只有一个儿子,他们非常喜欢她,所以收她为干女儿。从此,小女孩儿多了一对干爹干妈,还有一个哥哥。”

她静静地诉说着属于自己的故事,这才发现原来人的数年生命竟然可以用短短几句话来表达。

“假期,她会去干爹干妈家玩,去那个大城市,那里很美,可是说不上来为什么,她无法像喜爱自己的家那样喜爱它。”

“对她来说最棒的事情莫过于有一个大哥哥陪着她哄着她玩,她把所有的调皮心思都花在大哥哥身上,大哥哥却从来不会生她的气,他在她心中,是天使一般的人物。有一个小秘密大哥哥是她的初恋!”她冲他眨眨眼,甜甜的笑开,看得他怒气横生而无处发泄。

她恢复平静的表情,“十几岁的年纪,她觉得没有什么比和大哥哥在一起更美好的事了,可是她不敢说出口,她只能以妹妹的身份去接近他,看着他,直到……大哥哥眉开眼笑的对她说他喜欢上一个很棒的女孩。她想,她的单恋该结束了,所以结束也很容易,回到原点就可以了。”

“后来大哥哥喜爱的人突然去世,他受到很大的打击,大哥哥离开前的那个暑假,她看着他,很难过。大哥哥对懵懂的她说,想说出口的爱,一定要勇敢说出来,否则会后悔一辈子的。她笑笑说,她喜欢上一个同班的男生,她要等到感觉对了的时候去向他表白。她没说实话,但她也在自己说出那句话之后真的开始注意起了那个男生,后来,她好像真的有点喜欢上他了……后来,后来……”

他接下她的故事,“她没有找到自己所说‘感觉对了’的时候,那个男生与他观念不同步,身边又吸引其他的女生,让她离他越来越远。”

她任丝珞没心思跟人争。这是她的行事准则吗?所以遇到障碍就逃跑,连迎战都不必?他忍不住露出一抹苦笑。

任丝珞惊讶地看向他,想不通他怎么会知道这些。

“我没有读心术,这些是刘洁告诉我的。”不过显然刘洁自始至终都不知道珞心中的初恋竟然是他本人,不过他决定了,这个秘密就埋在心中一辈子,永远都不会让刘洁知道!

得知自己被刘洁哥出卖,她也不计较,她冲他一笑,接着说,“她离开学校,不是谁的错,没人得罪她,而是她感觉自己的情绪已经到了濒临爆发的边缘,原因不明,她想也许积压的东西太多,缕都缕不清了。”

他轻抚她的脸蛋,再次接下她的话,“她很勇敢,独自去平抚自己的内心世界,慢慢让自己走出那个风暴圈,找到自己真正追寻的东西,然后她离开家,很不幸的遇到了一个十恶不赦的坏男人。”

“不是!他才不是!”她急急地反驳。

“他是!”他肯定道。“那个坏男人明明就很爱她,可是又总是心存怀疑,又让她误解,让她没有安全感,他还恶劣的自以为是,最后甚至让女孩伤心地逃离他身边。其实对他来讲女孩从来都不只是生日礼物那么简单,而是他最爱的人。”

她怔住。除了醉酒那一晚,他从来没有这么坦白过……

蓝诺看着她的反应,捧起她的小脸,盯住她迷离的眼神,“你没听错,也没想错,那个男人爱她,真的很爱很爱!”

“我知道。”她喃喃道,因为她早就听他亲口说过了。“不怪那个男人,是那个女孩她习惯了,习惯了不闻不问,习惯了被动接受,害怕任何一种结果,所以她还是像以前一样,把所有的疑问都埋在心底……其实她早就该问个仔细,不然不会有这么多的困惑,不然不会把两个人的世界搅得混乱不堪。”是吗?她扬起长长的睫毛,视线定在他俊美的脸庞。

“你想明白就好。”蓝诺露出笑容,“记住一点好吗?以后心中有任何疑惑都要大声地问出口,不要让我猜,只要你问,我一定给你一个明确的答案。”他许诺,也向她要求。

重重点头,她冲他笑了,眼神中充满了幸福的色彩。

这真是个晴天,他们想。

“你知道吗?”他凑近她身边,一手环住她的肩,“你见到我的第一次,其实是我第二次见到你,只是之前你没注意到我。”他一度怀疑过自己的魅力,不过后来才发现她对于陌生的人有自动忽略的本事,再吸引人的人也一样。

“是吗?”她偏着头瞅着他。

他朝她一笑。“我的那群朋友会把你送到我身边是个意外,就算没有他们的恶作剧,我早晚也会出现在你面前的。”

“是吗?”她低下头,还是这两个字。

他将她搂得更紧,“其实你一直耿耿于怀,根源就是我们第一次……呃,不是很愉快的见面对吗?”

“也许吧。”毕竟“生日礼物”这个定位,总是让她感觉自己很可悲。

他亲亲她的头顶,暗自发誓等回法国要狠狠教训当初共同恶作剧的那群朋友一顿。

“可是你从来没给过我一个明确的答案,让我知道我在你心中到底算什么。”她轻声地指责他。

“我”蓝诺语塞,“那是因为,我以为你只是因为我的压迫才不甘不愿的呆在我身边的……”如果她能对他说一句她是心甘情愿的,他也就不会如此的恐慌。

不敢问,就在心底猜,哪知感情的事不是朦胧不清的只凭猜测就能够令人满足的,谁都没有读心术,再乐观无所求的人在疑惑千百次之后也会忍不住偷偷去想:他(她)爱我吗?

不问,所以没有答案。所以继续猜,继续迷惑。

“不甘不愿,你以为我的刘洁哥在法国一点本事都没有吗?”任丝珞把头靠在他怀里撞了一下。她大可以让刘洁哥将她带离他的势力范围,何必继续跟他纠缠?

“为什么这么多年你都不向我问个清楚?我以为女人都是计较明确答案的。”蓝诺点点她的额头。

她依近他,小手抓着他的衣袖,透露着她的不安,“我不敢,怕你的答案是‘是’。”如果是那样,她会后悔捅破这层纸。

蓝诺撇撇嘴,眯起眼睛瞪她,“任丝珞,你是驼鸟吗?”遇到事情只会往沙堆里躲?

她摇头,为可怜的被人类冤了无数年的驼鸟翻案。“你冤枉驼鸟了,据说鸵鸟只是巧妙地利用强烈的阳光照射沙漠表面产生的反射光和热空气的漫反射光形成的强光层来保护自己。如果一旦被敌人发现,鸵鸟会奋起反击。”

看着她认真的神情,蓝诺莞尔,“所以你是想说你连一只驼鸟都不如?”

她白他一眼,“驼鸟本身就有很强的自保能力,而我,是蜗牛。”她勾起嘴角自嘲道。

怕碰触,怕受伤,怕激烈,怕……所以蜷缩起来,堵住耳朵,即使欺骗自己也无所谓。

蓝诺没好气的瞧着她,现在她是在跟他讨论社会科学问题吗?

明明脆弱得需要人好好捧在手心里,却非要装出一副“我很坚强、我很独立”的样子,以为带着壳走路就可以隔绝一切纷扰吗?蜗牛,她自己形容得还真是贴切。

“珞,带我回家去见见你的父母好吗?”蓝诺的请求在耳边响起,她望着他,他带着温柔的笑看着她,他可不想继续像个地下情人一样,连自己未来的岳你岳母都见不到面……

尾声娶妻不易

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满意的情况很可悲的没发生在蓝诺身上。

带蓝诺回家让父母见过他们疑惑好久的对象,也不知道是因为蓝诺的外表还是单纯的因为不熟,一顿饭吃的实在不太顺心。任丝珞和表姐已经很努力在撑场面了,蓝诺也是卯足了劲讨好两位长辈,但任家二老的表情就是不那么自然……唉!

他们走出任丝珞的家,任丝珞开始把刚刚从父母那收来的讯息传递给他。

“你看得出来吧,我爸其实不喜欢你。”水汪汪的大眼睛无辜的瞅着他,这可就不是她的错了。

蓝诺冲她笑笑,“据说父亲是女儿上辈子的情人,这点我可以理解。”事实上刚才在任父面前他甚至感觉自己就像是个犯错误的小学生,等待老师的处罚一样,他怎么可能看不出来任老爸对他的感观实在不太好?他自认为向来尊重长者,没有理由遭人唾弃。

点点头,她继续偏着头似笑非笑地望着他,“那你知道,我妈也对你不太满意?”刚刚在洗碗的时候妈妈跟她念叨了一大堆。

“呃……”他微愣,这点他倒是没想到,“为什么?”

“她说你不会用筷子。”事实上不是不会,只是还不太顺手,但老人家很在乎这些。

“我会用最短的时间学会!”蓝诺下保证。

“她说你长得太帅了,跟你在一起会没安全感。”没错没错,这点她从一开始就知道,老妈英明!

蓝诺无辜的撇撇嘴,“如果你也这样认为,我可以在脸划一道。”

她白他一眼,“她说你身家太好,有钱的男人都不可靠。”生活中的例子看得太多,不怪人会有顾虑。

“我可以把名下的财产都转移到你名下。”他停下脚步,认真地看着她。

她还是懒懒地看着他,继续传达老妈的想法。

“她说如果女儿要嫁到国外那么远,她宁可不嫁女儿了。”她保持单身让爸妈养也可以。

这才是根本吧……

“这……”难倒他了。

“还好,看来堂姐对我没意见。”问题跳过,还好还能搏得一票。

“没错!”她笑眯眯地点头,“堂姐对你的确没意见,她只是直接建议我还是嫁给刘洁哥或者是何宇比较好。”

蓝诺傻眼。

任丝珞自然不敢跟家人说明两人之前的相处经历,家人也自然而然的认为他们相识不久。

父母的考量很现实,毕竟上了年纪的人都不会是那种爱情至上主义者。他们只问是否合适。

她的家或许称不上富裕,但好歹一家人过得安然幸福。嫁女儿,考量的重中之重,无疑是女儿能否得到幸福。

蓝诺纵使条件再优,也败在这一点上。

如果做父母的希望女儿过富足的日子,那刘洁不会比他蓝诺差,更重要的是刘洁和任丝珞青梅竹马,有一定的感情基础。

如果希望女儿过平凡简单的日子,能陪在父母身边,现成的人选就是何宇了。

这任家二老是想来想去也想不到这个外国人有什么优势。

长得帅?另外两个男孩子也不错啊!何况长相又不能当饭吃。

曾在感情上狠狠跌过一跤的堂姐说爱情很重要,但理智更重要。任丝珞听不出她的立场,她态度未明。

任丝珞记得有天晚上她和堂姐一起躺在床上准备入睡,那时堂姐说,“感情落得惨败,是很痛很痛的一个教训,但是现在再让我去回头看,我也实在不想说后悔之类的话,毕竟曾经尝试过,总比永远带着遗憾更明了一些吧。”

她说,“选择权在你,继续当你的蜗牛也许同样能够过得开心,但谁知道呢?”

任丝珞若有所思地回味着堂姐的话,堂姐笑开,“老实说,我也不太看好那个蓝诺,天知道他为什么就是入不了我们的眼。这个家除了你之外大概没人瞧得出他的魅力在哪当然那张脸除外。”

任丝珞笑不可抑。

这话若让蓝诺听见估计又要伤到自尊了吧,全身上下除了一张脸没什么能称道的了,想想都忍不住为他叫屈,他也有很多优点呐……

不知道强尼从哪里找到任丝珞的联系方式,几乎带着恳求的语调说,“shirly,拜托你,带老板回来好不好?”

瞧,这是什么说法?看来他真是急糊涂了。

听着强尼在电话中的解释,她才知道,原来蓝诺安排好大部分工作,平时只有重大决策才会通过视讯跟下属联络,但他的假实在休得太久,已经快引起员工的不满和猜疑了,谁知道他会一直赖在这里不回去啊?

“你先回去好不好?”任丝珞扁着嘴苦恼地看着蓝诺。二十九天,他停留的时间实在是太长了。

“为什么非要我回去不可?”他皱眉。工作的事他自认为处理得很好,应该不会有人向她告状才对,趁此机会多几天休假,还有人作陪,他何乐不为呢?

他就是想赖在这里玩就是了!任丝珞瞪他。

“你知不知道你呆在这里已经给我造成了很大的困扰?”她指控的眼神弄得他一头雾水。

“什么困扰?你有麻烦吗?”没有自觉的家伙紧张兮兮地问道。

“还不就是你!”任丝珞狠狠地瞪他,“因为之前我和刘洁哥还有何宇一起时有好多熟悉人都见过,现在你又忽然出现,你知不知道什么叫人言可畏啊?这里不是法国,没几个人认识你,可是大家都认识我啊,我想经过这些日子,我在那些婆婆妈妈姑姑阿姨眼中大概已经成为那种水性杨花的女人了……”任丝珞垮下肩,沮丧的抓着头发。

蓝诺莞尔。“这能怪谁,谁叫你之前和刘洁还有那个何宇走那么近?”说着说着,眼睛又眯起来了。

他吃醋不行吗?虽然他们是她小小年纪时的过去式,但对他来说同样算是危险的存在。

“拜托,那是哥哥、同学,没有其他的了OK?”她无力的辩解。

他受教的点头,“我知道,你可以向那些婆婆妈妈姑姑阿姨们解释啊。”

“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做越描越黑?况且你以为我说的只有四个人而已吗?”她快受不了了,“全社区的中年以上妇女,你知道那是多么庞大的一个数量吗?”

以前不觉得中国人口多有什么问题来着,现在她开始发现了……

“那不如听听我的建议。”蓝诺挑眉带着意味深长的笑诱惑着她。

她疑惑地望着他,“什么建议?”

他露齿一笑,“我们结婚吧!到时谣言一定不攻自破。”

正常的女孩应该会扑上来给他一个热情的拥抱吧,他美滋滋的幻想着。只是

“你疯了?”任丝珞瞪着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似乎听见什么天方夜谭一般。

蓝诺险些被自己的口水给噎着,“你就只有这个反应吗?”

“还是你在发烧?”她继续猜测。

他没好气的拿下她的手,“我很好!”

“那就是我出现幻听了。”她的脑子有自动过滤功能,足以把任何自认为不合常理的事转成合理的解释。

“任丝珞!”他受不了的吼她。

好不容易喊人家全名一次,他就不能温柔点吗?任丝珞可怜兮兮的缩着肩膀。

他想娶,她就会嫁吗?哪有那么容易的事?就算这的确很容易,还有一个重大问题就是人家父母同意吗?显然,蓝诺如意算盘打得不太顺。嗯,别怪他,谁叫他没学过中国的传统技艺。

第三十天

任家二老意外地主动邀请蓝诺去她家,蓝诺带着疑惑赴约。

“我们决定给你们一年时间,如果一年之后,你们之间的感情依然不变,那么,我把女儿嫁给你。”女儿长大了,女大不中留啊!

“谢谢伯父伯母!”蓝诺湖绿色的双眸染上狂喜的色彩。

“别高兴得太早,”任父打断他的欢欣,“这一年的时间,我们不会让珞珞去法国。”

蓝诺愣住。

“你可以选择放弃。”任父细细地观察着蓝诺的表情。

蓝诺抬头,“我不会放弃她!”目光坚定,自信满满,让任父的眼中多了几分赞赏。

任丝珞的小手伸了过来,他紧紧地握住不放。两人的视线相缠,尽在不言中……

第三十三天

任丝珞送蓝诺上飞机。

得到一个明确的答案,与未来岳父订下约定之后,蓝诺又硬是拖着任丝珞陪了他三天,这才满心不愿地被任丝珞打包送上飞机。

赶往机场的途中,两个人只是紧紧地握住对方的手,一路的沉默……

人来人往的大厅中,没有任何一个人入得了他们的眼,此时此刻,他们眼中只有对方。

蓝诺给她一个拥抱,“给我一年时间,然后我带你回家。”回属于他们的家。

任丝珞只是点点头,低着头,不说话。一年哪,比三个月长多了……

瞧着她低落的情绪,蓝诺忍不住一笑,凑近她耳边,“伯父只是说不准你去法国,没有说不准我来看你。”

她微愣,她怎么没想到这点?

蓝诺伸手抬起她的脸,带笑的绿眸注视着她,“小笨蛋,要是真的完全隔绝见面的机会我一定会疯掉。”没办法,伯父的话有漏洞,他当然顺势钻空子。

她再一次扑进他怀中,手指无意识地揪紧他的衣角。

他下巴磨搓着她的头顶,“按我说的,每天都要跟我通讯。”他们说好,利用网络视频每天连线见面。原谅他霸道的口气,一时间恐怕是改不了了,不过有人受得了就好。

“嗯!”任丝珞乖乖点头。

“还有”他拉开两人的距离,按住她的双肩,“记得离刘洁还有那个何宇远一点!”吃醋是不需要讲道理的,这叫防患于未然!

“噗!”任丝珞忍不住笑出来,“那其他人可以吗?”

“还有其他人?”蓝诺的神色一瞬间沉下来。

任丝珞只是笑。“还说我呢,谁不知道你周围美女众多啊,就算我不在你也不怕没人陪不是吗?”吃醋当然不是他的专利,以为她从来不说心里就没有酸味存在吗?

蓝诺忽地笑了,“我以为你真的不在乎。”他倾身,额头抵着她的额头,“放心,遇到你之前大部分人都以为我是同性恋。”还好他不是声名狼藉的花花公子,不然恐怕他这辈子都无法得到她的真心相待。

她看着他,他也看着她,忽地,两个人同时笑了出来

五年的时间,一份真情两颗真心经过了小心翼翼的呵护还有自寻烦恼般的考验,结果证明,他们过关了。

“记得,明年这个时候,我们一起回家,看蓝紫色的薰衣草,它们一定很想念它的女主人……”他在她耳边轻喃。

她的双眼绽出如花般优雅而清新甜美的笑靥,他忍不住将她拥进怀里。她是他的薰衣草女孩,他等待的爱情,虽然用了一些“无伤大雅”的小手段,但他终于还是等到了

紧紧相拥的身影影子拉长,不需要再多的话语……

番外

蓝诺大概永远都不会真正的安心。

因为任丝珞说,等哪一天,你发现你爱上别人的时候一定要第一个告诉我,好让我有充分的准备面对现实,好吗?

好吗?当然不好!

可是她说别对她说什么永远、辈子之类的话,那样只会让她更加没有安全感,她的努力只持续到两个人之间还有爱这一回事存在的时候,不然她会收回一切。

好,她不信,他就不说,只要在两个人相处的每一天都让她感觉到两人的契合与相互间的眷恋,让她一天比一天离不开他,就可以了吧?他承认他有点小小的心机,旨在让她从此依赖上他,再也想不到有离开这回事,他很努力的在实现着这个想法。

小小的计谋自然无伤大雅喽!其中之一就是他们的第一个宝贝出生啦!

他正式从妻奴的行列晋升为奶爸。他忽然想到中国好像有句古话叫做“挟天子以令诸侯”,不知道用在这里是否合适、管不管用呢?

另外一个好消息是他终于发现她另外一个网络博客地址啦!

点进去一看,他连眼都笑眯了,里面全都是他们的故事,他们的生活,她曾经的犹豫,曾经的疑惑,他的霸道任性,他的醋劲,他的呵护,他的认真,还有她的……深爱。

她写日志的习惯一直保持到现在,可不要让她知道他发现了哦!不然她一定会害羞的……偷笑中

(完)

*本文版权所有,未经“花季文化”授权,谢绝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