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终回 5 大结局

8x8x奥门皇冠 九白 9517 字 2020-11-21

凌东宸的一番话,让白振义的眼里流露出了赞赏的意思,很是欣慰的看着一旁的白倾晓。

“伯父,我也就不再这里多待了,之前我跟您说的事情,现在您也应该能体谅了,而且应该也很高兴吧,我就先回去了。”一旁沉默着的迟泽此时也走到了病床边,对着白振义笑着说。

“好啊好,迟泽啊,你真是一个好孩子啊。”白振义点头,眼睛里都是笑意。

“迟大哥,我送送你吧。”白倾晓说完之后看了看凌东宸,见他没有任何的不悦才放下心来,将空间交给了他和白振义,然后和迟泽走出了病房。

*****************************************************************************************

“迟大哥,对不起,刚刚没有让你难堪吧?”白倾晓和迟泽并排的走在医院的长廊里,有些抱歉的对着他说着。

“晓晓,不用担心,其实我今天来就是和伯父说清楚的,也告诉他,我们之间不可能。”迟泽微微的笑了开啦,很是淡然。

“迟大哥……你真的是太好了。”白倾晓闻言顿时有些激动,不能自已的看着他。

“晓晓,别忘记了,我一直是你的大哥哥,我也一直都会守护着你,那晚和你说那样的话,可能也是隐隐的有着期待吧,不过当我看到凌东宸出现的那一瞬之后,我就知道,我输了。”

“迟大哥,其实你很好,只不过是我太没有福气了而已。”白倾晓看着面前的迟泽,真诚的说着,她确实是觉得,像是迟泽这么好的人,以后一定会遇到很好的女人,只不过自己不是他要走过一生的人。

“不要这么说,我也相信和希望,我能再遇见令我动心的女孩,到时候我一定不会错过的。”迟泽笑的很淡然,似乎已经放开了她。

“嗯,你一定会的!”

“好了,你回去吧,我自己走就可以了,婚礼的时候别忘记请我。”迟泽挑了挑眉,最后拍了拍她的肩膀,然后和她道别着。

“嗯,一定会第一个通知你!”白倾晓连连点头。

白倾晓转身才刚想要往病房走,却看到凌东宸从病房里走了出来,英俊的脸上有着凝重的神情,不禁赶忙上前去问,“宸,怎么了?”

“我得离开一趟。”凌东宸手里还握着手机,显然是刚刚接了一个电话。

“怎么了,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白倾晓看他眉心紧蹙,也跟着紧张起来。

“刚刚是曼迪打来的电话,说让我过去一趟,否则我会后悔,我怕她又要弄出来什么事情,所以我想要过去看看……你跟我一起过去吧。”凌东宸说到最后拉着她的手,要带着她一起走。

“宸,不用了,我相信你的,你去吧,一会傍晚时候,我还要去接尼诺。”

“晓晓,我会很快回来的。”凌东宸闻言,她的善解人意简直是令他暖到了心坎里,吻了吻她的额头,随即就匆匆的离开了。

*****************************************************************************************

凌氏顶层的办公室内。

凌东宸快步上来,推开办公室的门口,就看到了站在窗边的顾曼迪,穿着一身深色的长裙,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你怎么跑来这里了,你应该知道,这里不是你能来的地方。”凌东宸走到她的身边,声音有些低沉。

“如果我不来这里,你还能见我吗?”顾曼迪心中猛的抽了一下,连忙敛了美眸。

“曼迪,我上次应该说的很清楚了,难道你还要继续执着下去吗?你应该知道温馨最后的后果,难道你想和她一样?”凌东宸微微冷笑,眉眼也跟着沉冷下来。

“东宸,你竟然将我和她摆放在了一起,看来我在你心中已经没有地位了,一丁点都没有了,是不是?”顾曼迪痴痴的笑着,身子微微有些零散,她到现在还有些接受不了这个现实。

没有白倾晓之前,她一直都敢笃定,凌东宸的心里有她。

可他后来却告诉自己,对于她所有的关心和执拗,不过是因为凌栉然而已。

凌栉然当初会娶她,也因为她是凌东宸的女朋友,难道她活的就这么失败吗,没有一个人是爱她的吗!

“你今天来找我到底要说什么重要的事情。”

“东宸,难道你不知道吗,凌栉然他一直都蓄势待发的,就等着有一天能够将你扳倒,好夺回凌氏的继承权。”

“这个我一直都清楚,如果这能如他所愿的话,我在总裁在这个位置上就不会这么多年。”

“可是,如果有这个东西呢?”

“家族项链?怎么会在你这里!”凌东宸看清楚她拿的是什么东西之后,黑眸里也是有着吃惊。

“东宸,像是你知道的,我和凌栉然也早已经是联手想要将你和白倾晓拆开,他也看上了白倾晓,如果我把这个项链交给他的话,那么他一定会联合起来那些股东,一起来扳倒你,到时候你的总裁位置就不保了!”顾曼迪攥着项链,咬牙说着。

“曼迪,这个项链是你从爸爸那里偷来的?”凌东宸皱眉,目光从她手里的项链淡淡的扫过,已经敛去了方才的惊讶,冷冷的吐出语句。

“你不用管我是怎么来的,这件事我还没有告诉凌栉然,如果你答应我一件事,我就会把它交还给你。”顾曼迪有些激动,脸色也已经微变,像是有着最后的一丝希望一样,执拗的问着。

“我要你离开白倾晓,我不要看到你们两个人在一起,只要你能离开她,答应我不会娶她,那么我就将这个项链还给你,凌栉然也都没有机会来对付你的!”

“你以为我会答应?”凌东宸的目光从她的脸上移开,微微扬着下巴看着窗外天空漂浮的云,薄唇轻轻扯动着。

“你不答应?”顾曼迪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有些失态的尖叫出声,她甚至怀疑自己听错了。

“可你如果不答应,我就会去拿给凌栉然,后果你是知道的,难道你不在乎继承权吗?你不是一直都和凌栉然在暗自较劲,你也不会像将凌氏让给凌栉然,不是吗?”好一会,顾曼迪才顺过来气息,继续说着。

“那是以前,可现在不同,你可以威胁我任何事情,可就是晓晓不可以,哪怕我什么都没有,只要有她,我就足矣。”凌东宸唇线轻扬,像是说着最普通不过的事情,那眸光也是极其的深情。

“凌东宸,你竟然为了她可以做到这般!”顾曼迪震惊过度,身子都跟着颤抖,好一会才抖着唇,守着。

她以为他至少会考虑一下的,可他竟然连考虑都没有!竟然这样坚决的告诉着她结果!

“如果是这件事情,那么我们就谈到这里吧,我还有事,你请自便。”凌东宸走到了总裁椅上,坐了下来,深眸中有着森冷的锐芒,态度和意思都很明确。

“东宸,你会后悔的,你绝对会后悔的!”顾曼迪死死的盯着他,笑如花绽般的宣誓着,随即将手里的项链甩到了桌子上,头也不回的朝着办公室外跑了过去。

凌东宸将桌上的家族项链捻起,低低的叹了一口气。

*****************************************************************************************

婚纱店内。

红色的帷幕缓缓的拉开,里面穿着白色婚纱的白倾晓也从里面慢慢的乍现了出来,她的长发没有像是平时那般扎在脑后,而是松松垮垮的披在了肩膀上。

婚纱的设计是赤裸着肩膀,胸前的设计更是十分的巧妙,将蕾丝很好的运用,上面镶嵌的钻石更是令人眼花缭乱。

“宸……”白倾晓拎着婚纱,站到了镜子的旁边,看着里面的自己不禁有些暗叹起来,转身笑眼盈盈看着自己的凌东宸。

“晓晓,你真美!”凌东宸大步走到了她的身边,握着她的肩膀,和她一同望着镜子里的她,黑眸里有着深深的赞叹。

她穿着洁白的婚纱,就像是圣洁的女神一样,让他有种心神荡漾的感觉。

他从来没有见过像是她这般美丽的新娘。

“真的好看吗?”白倾晓低头摸了摸裙摆蓬起来的地方,虽然不算是新颖的款式,可却是别有一番风味,尤其是蕾丝的复古。

“简直是美极了。”凌东宸毫不犹豫的说着,深邃的眸子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看。

“这是凌先生亲自选的款式呢,尺寸也都刚好,真是让人羡慕的新娘子啊。”一旁的店员走了过来,笑眯眯的说着。

“谢谢你,宸。”白倾晓闻言更是感动,和他的婚礼一切的事情都不用她来操心,无论是大的还是小的细节,他都将一切筹备的很好,而她,就只要乖乖的等着待嫁就好。

“傻瓜,以后我们就是夫妻,不许再说这两个字!”凌东宸性感的唇边漾上了蛊惑人心的笑纹。

“嗯嗯。”白倾晓连连点头,觉得自己幸福的都快要死掉了,而且整个婚纱店的每个人都对她投以艳羡的目光。

“我公司下面还有一个会议,你可以在一旁的咖啡厅或者去逛商场,我结束掉会议之后,就会过来接你。”凌东宸对着她柔声的说着,不忘看着手腕上的表。

“你快去吧,等你结束后给我打电话。”白倾晓点头,心中已经被他所给予的幸福感浓浓的包围着,像是一滴蜜,融化在了她的心中,渐渐的扩散到五脏六腑,让她整个人都甜得有些晕陶感。

凌东宸有些恋恋不舍的离开,临走时还给了她一个温柔的热吻,弄得她脸红红的,都不太敢去直接看店员的目光。

她脸红心跳的接过了店员包装好的婚纱,拎着大大的纸盒子,便从婚纱店走了出来,想着要到哪里去休息一下,或者给好友打个电话,也应该和她分享一下自己的喜悦。

“试婚纱了?”可没走两步,身后就传来清冷的声音。

“曼迪姐……”白倾晓转身,果然看到了站在她身后的顾曼迪,顿时有些无措起来,面对顾曼迪,她多少还是有些愧疚的。

“晓晓,你手里拎着的就是要嫁给东宸时穿的婚纱吗?”顾曼迪看着她手里拎着的纸盒子,声音幽幽的。

“嗯。”白倾晓迟疑的点了点头,有些害怕于她的眼神。

“曼迪姐,你怎么来这附近了,是有什么事情吗?”

“在等凌栉然。”顾曼迪声音很是清冷,也不像是以前那般,还在外人面前装出恩爱的模样。

“曼迪姐,有些事情错过了就是错过了,大哥很好的,你要好好的珍惜他啊。”白倾晓犹豫着,还是开了口,希望顾曼迪可以珍惜凌栉然,在她认为,凌栉然也真的是一个不错的男人。

“呵,他很好?”

“是啊,我觉得大哥很好啊。”

“很好,看来你还不知道内幕啊,你忘记之前那次在酒店么,你以为他是什么好人?酒店的那次,不就是他带着你去的?你竟然还傻傻的在说他好。”

“什么?是大哥……”白倾晓惊怔的看着顾曼迪,用手紧紧的捂着红唇,甚至怕自己震惊过度,而惊叫出声。

“如果不是我们串通好,能让你看到那样的一幕么。”顾曼迪冷笑,明显的嘲笑着她的傻。

“怎么会,大哥他……”白倾晓还有有些不敢相信,脸色微的泛着白。

“呵呵,你所谓的大哥来了,我看,你也应该有话要和他好好的谈吧。”顾曼迪看向她身后,笑了一下,冷冷的说完,便走进了一旁的咖啡厅。

“晓晓,你怎么也在这里?”凌栉然走过来时,一眼就看到了她的背影,不禁走到了她的面前诧异的问着她,却发现了她的神情有些不对。

“晓晓,你怎么了?”

“大哥,原来之前酒店的那次是你设计的吗?你是故意让我看到他们的那一幕是不是?”白倾晓像是看着陌生人一样看着凌栉然,轻笑着问,秀气的小脸上有的只是苦涩的笑意。

“晓晓,你……”凌栉然愣在了原地,喉咙不受控制的紧窒了起来。

“我都知道了,很意外吗?大哥,我一直很敬重你,一直把你当做大哥看待,可你竟然会这样对我,你真的是太让我失望了!”白倾晓惨笑着,觉得被人出卖和利用的滋味,简直快要将她的心搅碎了。

“晓晓,你听我说,我那么做是因为……”

“我不要听,以后都不要出现在我面前了,我真的很讨厌你,一点都不想看到你!”白倾晓冷冷的看着他,眼里早已经清冷一片,说完之后,便转身离开,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留给他。

凌栉然站在原地,周边人潮汹涌,车子涌动,可他却忽然觉得失去了所有的力气,从来没有像是如此一般颓废过,似乎自己已经没有任何意义存在了。

坐在咖啡厅里面的顾曼迪冷眼看着这一幕,她刚刚就是故意将那天的事情告诉白倾晓的,就是不要让凌栉然好过,这么多年的折磨,她也要释放一下了。

而且白倾晓,她也绝对不会放过,要嫁给东宸?呵。

*****************************************************************************************

静好的晨光将教堂笼罩在美丽的光环下,一旁的新娘休息适中,有专门请来的国际化妆师正为白倾晓打造着梦幻的新娘妆。

白倾晓此时已经是紧张到了不行,双手不停的绞在一起,看的一旁的人都跟着笑了起来。

“凌太太,你别紧张,好好享受这一天吧。”化妆师一边将腮红打在她的脸上,一边试图缓解着她的紧张。

“嗯,谢谢你!”白倾晓感激的看着化妆师,她心里还是紧张的要命,像是要爆炸开一样,嗓子眼里都能感觉到心跳。

她真的要嫁给凌东宸了!

“晓晓,你今天简直是太美了!”好友韩悦乐也穿着伴娘的小礼服,剪裁也十分合体,很是衬托着她的身材,“啧啧,凌总裁还真是想得周到,连我的礼服都给我准备了,晓晓啊,我保证你嫁的绝对是好人!”

“乐乐,东宸本来也是好人!”白倾晓无奈的白了好友一眼。

“好啦好啦,我知道你老公是最好的老公,得了吧!”韩悦乐也故意糗她。

两人互相揶揄对方之际,门外传来敲门声,是在教堂里工作的人员,推门进来之后看到了白倾晓恭敬的颔首,随即询问着,“白小姐,有人说找你,想要让你去教堂后面,说要给你新婚的祝福。”

“是谁啊,要祝福就来这里啊,一会婚礼就要举行了!”一旁的韩悦乐不悦的说着。

“没有说是谁吗?”白倾晓也觉得有蹊跷,不禁询问着。

“没有。”那名工作人员也是一脸的不知所云,完成自己的任务之后,便走出了新娘的休息室。

“晓晓,你干什么去啊。”韩悦乐一把拉住了要往出走的白倾晓,低喊道。

“还离婚礼有一段时间,我去看看会是谁,放心,一会我就回来。”白倾晓拍了拍好友的手,还是走了出去。

*****************************************************************************************

教堂后面有一片树木,此时被晨风吹的簌簌直响。

白倾晓拎着婚纱在四处张望着,想要看看到底是谁要来见她。

“白倾晓!”一道清冷的嗓音,还带着一丝冷冷的恨意,在一棵树的方向响起,白倾晓愣了下,随即朝着那个方向看了过去。

果然,真的是顾曼迪。

“曼迪姐,你来参加我的婚礼吗?怎么不进去,为什么要约我来这里?”白倾晓深深吸气,对着她微笑着说。

“因为我有一件礼物要给你,是我对你新婚的祝福。”顾曼迪眯着眼睛看她,一直背在身后的右手缓缓的朝着前面移动着。

“什么礼服?”白倾晓不解的看着她,手指在婚纱上面攥紧,莫名的有种不安渐渐扩大,顾曼迪在看着她的目光,有种说不出的阴冷。

“那就是”随着顾曼迪的停顿,她缓缓的将右手抬了起来,一直握在她手里的手枪便也映入了白倾晓的眼睑。

“曼迪姐,你要做什么!”白倾晓不可思议的往后倒退了两步,没有想到她竟然会弄来手枪,而且那黑漆漆的枪口正对着自己。

“我要做什么?凌东宸不是要娶你吗?我拿家族的项链都威胁不了他,看来他对你还真的是动了真情,我偏偏不然给你们两个在一起,我得不到的,你也别想得到!”顾曼迪狠狠的说着,双手握着手枪,对准着她。

“曼迪姐,你别冲动……”白倾晓额头上已经有汗水滚落了下来,整个人已经害怕到了极点,不动声色的想要往后倒退着步伐,希望能有人过来这里。

可无奈,教堂后面太过偏,而且参加婚礼的人都在教堂外,根本没有人会来到后面。

“你不许动,你要是再动我现在就开枪!”顾曼迪大喊,眼睛里已经有狠色闪过。

“不,我不动,曼迪姐,你别冲动,你和东宸的已经过去了,你何必做这样的傻事呢!”

“闭嘴,你给我闭嘴,我不要听你在这里说话,我和你浪费什么时间,反正我已经做好了和你同归于尽的准备了,我现在就杀了你!”顾曼迪双手紧紧的握着手枪,手指勾动的扳机

白倾晓见状,顿时闭上了眼睛,额头和背脊上的汗水止不住的流下来,冷冽的刺骨,死命咬着牙齿,依旧抑制不住自己的颤抖,害怕的闭上了眼睛。

“宸……”

在她闭上眼睛的那一瞬,眼睛里除了那黑漆漆的枪口之外,还有那深邃的轮廓,难道她就这样和凌东宸分别了吗!

一阵凌乱的脚步声后,是震耳欲聋的枪声。

“砰”划破了天空。

没有预料中的疼痛,白倾晓感觉自己整个人被人紧紧的抱住,而她能看到的是凌栉然已经僵硬掉了的面容,还有那薄唇在轻轻蠕动着两个字,“晓晓”

“大哥,大哥!”白倾晓不可思议的睁大了眼睛,喉咙已经干涩到了不行,没有想到凌栉然会忽然冲过来,而从他手里垂落下来的还有一束新鲜的百合。

他是来祝福她的吗!

却为了她挡下来这致命的一击。

映入眼帘的都是一片刺眼的红色,血,好多的血……

洁白的婚纱也已经染成了鲜艳的红色,而且还在不停的蔓延着,她踉跄着,承受不了凌栉然的重量,半跪在了地上,而凌栉然倒在了她的怀里。

“大哥,大哥……”白倾晓眼前已经被模糊了,不知道是泪水,还是鲜血,只想要不停的唤着他。

“晓晓……好在,好在你没事……”凌栉然俊美的面容早已经被嘴里不停涌出来的鲜血侵染了,大手止不住的颤抖,似乎是想要抓住她的。

白倾晓连忙抓住了他的手,紧紧的握着,声音哽咽,“大哥,你坚持一下,我去给你叫救护车,我去给你叫!”

“没用了,你没事就好……晓晓,你可以原谅我吗?”凌栉然有些气若游丝,整个人几乎躺在了血泊当中。

“大哥,不要说那些了,其实我一直就没有怪过你,没有啊!”白倾晓跪在地上,用手想要止住他的伤口,可那子弹是从他后背穿过来的,正中心脏要害的位置,她怎么也止不住那涓涓流出的鲜血。

此时,人们都听到声响的跑来了这里。

凌东宸赶到时也顿时愣在了原地,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的这一幕,看着躺在血泊中的凌栉然,一旁的凌天更是受不了刺激昏迷了过去,很快的就有人激灵的去叫救护车。

“晓晓,其实……我一直都有一个秘密……那就是我喜欢你……你是第一个让我有这种感觉的人……所以,我很害怕你的不原谅……”

“对不起晓晓……”

“晓晓,你可以唤我一声栉然吗?”凌栉然的眼睛里已经没有了神采,光亮都已经涣散了,却还是咬牙继续说着,声音飘渺而且不真实。

“……栉然。”白倾晓已经是泪如雨下,哽咽的唤着他,紧紧的握着他的手。

“真好,我觉得这辈子能遇到你,是我的幸运了……晓晓,你……你要幸福……”凌栉然握着她的手死死的用力着,可在说完最后一个字时,陡然失去了力气,颓然的垂落了下来。

“大哥,大哥”白倾晓捂着唇,已经惨白的面容更加的没有血色,映入眼帘的都是满眼的红色,而那个一直说着,有什么都要去找他的大哥,死了……

就在她痛哭失声时,一旁的凌东宸也半跪在了她的身边,搂住了她的肩膀,也是一脸悲伤的看着凌栉然。

而远在大树旁边的顾曼迪,在凌栉然倒下的那刻已经是被吓傻了,整个人瘫软的坐在地上,瞳孔已经开始飘渺起来。

而这个清晨,除了树叶被清风吹得簌簌声响外,还有越来越近的救护车声音,和那警笛声……

*****************************************************************************************

一个月后。

同样的一个教堂,被推迟的婚礼终于可以举行。

白倾晓挽着白振义的手臂,从教堂的门口朝着教堂的尽头走着,长长的婚纱在地面上像是花朵一样绽放着。

周围两旁座椅上的宾客都站起神来,看着美丽的新娘朝着神父面前走着。

白倾晓看着神父面前站着的一大一小,同样穿着银色的礼服,两人的轮廓也是那般的一致,她有种想要哭的冲动。

当她走到凌东宸面前时,白振义含笑的将她的手执起,交放到了凌东宸的手里。

当自己的手放在凌东宸那宽厚的掌心时,她觉得连呼吸都是不属于自己的,而他收拢的掌心,就像是收拢着她的心。

“东宸,我就把晓晓交给你了,你一定要好好的对她!”白振义还不忘了嘱咐着。

“爸爸,您放心,我一定会让晓晓幸福的!”凌东宸恭敬的说着,随即对着白振义欠身鞠躬,然后拉起她的手,和她一同朝着台阶上走去。

教堂神圣的光晕萦绕着两人,周围宾客眼里都有着对两人的深深祝福。

站在台子上的神父也是笑意迥然的看着两人,摊开圣经,之分庄重的宣誓着誓词。

“凌东宸先生,你是否愿意娶白倾晓为妻,按照圣经的教训与她同住,在神面前和她结为一体,爱她、安慰她、尊重她、保护她,像你爱自己一样。不论她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贫穷,始终忠於她,直到离开世界?”

“我愿意!”凌东宸丝毫没有犹豫的说着,紧紧的握着一旁白倾晓的手,偏头看着她的黑眸,是那样深情又缱绻,有着对她独有的宠爱。

“白倾晓女士,你是否愿意嫁凌东宸为妻,按照圣经的教训与他同住,在神面前和他结为一体,爱他、安慰他、尊重他、保护他,像你爱自己一样。不论他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贫穷,始终忠於他,直到离开世界?”

圣殿之上,庄严的誓词,神父祥和温暖的声音如同棉絮一般,柔柔的轻轻飘进白倾晓的耳朵里,每一个字,每一句话,听起来是那么的神圣和美好,令人心生向往。

白倾晓也偏头看着凌东宸,像是天底下最痴情的女子一样,眼睛里有着最真实的情愫。

“超级愿意!”她紧紧的握着凌东宸的手,举起来,大声的喊着。

身后,所有的宾客都为她的举动而欢笑了起来。

“好,接下来交换戒指。”神父也是温和的看着两人,合上圣经对着两人说着。

此时,一旁早已经准备好了的尼诺,便一本正经的走到了两人中间,高高举起捧着的首饰盒,里面的对戒闪闪的泛着光芒……

整个教堂里,都萦绕的浪漫的气息,这绝对是幸福的季节。

关于他们的爱情,经历过这样的种种,千回百转,所以此时才会更加珍惜,更加的扶持……

(全文结束,一些问题也都交代清楚了,真是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没有番外,截止就这些,希望可以期待一下小白的下一步作品,保证会比这篇还要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