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入觐下

佞臣与皇后 照水燃犀 4764 字 2020-11-21

少顷,车架停在了长秋宫门前。王福胜扶着履霜下车。守在宫门前的宫女们都有些诧异,但还是纷纷行礼道,“给王公公请安。这位是?”

王福胜道,“这是成息侯府的窦四姑娘,来给皇后殿下请安的。”

宫女们纷纷纳福,又往殿内去报。不一会儿,便有一个穿着绣花宫裙、模样更为体面的宫女出来,引着他们进去。

皇后以简朴闻名,宫殿亦不以奢丽见长。偌大一个长秋宫,竟丝毫不见彩幔飘飘。用的布幔、靠枕都是家常半旧的。入了内殿,更是越性连个熏香也没有,只有案前摆放了几枚时新果蔬,其天然芬芳倒也洁净好闻。

履霜随着丫鬟走近内殿,恰逢皇后也掀了内殿的帘幕,走了出来,“你来了。”

履霜忙下拜,“臣女窦氏,冒昧来见,万望殿下恕罪。”

“哪里的话?”皇后含笑道,“儿一出去做事,我这儿就怪冷清的。有孩子来我不知道多喜欢。走近些,我瞧瞧。”

履霜大着胆向前走了几步。

“伤可大好了?”皇后一面问,一面指了下首的位置道,“坐吧。”

履霜不敢托大,再三推了方在椅子上坐了小半个位置,“王太医治的精心,伤口已经大好了。”

皇后意味深长地笑,“宫里出来的人,自然经验老道。且你这个做病人的又配合。”

履霜听她意有所指,没有接话,只微笑了一下。

皇后便也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转而嘱咐她别吃辛辣之物,带酱料的也别碰。女孩儿家,年纪轻轻的可别留疤。就这说起,同她谈起养生美容的淡话来。

一时到了晌午。皇后开口问履霜愿不愿意留在长秋宫用饭。

履霜起身笑道,“殿下赐饭,原不应辞。只是家兄还在宫门前等着。”

“那不如让宪儿也来吧。”

“谢殿下好意。您和陛下今日亲自召见了我们,已是极大的荣幸,万不敢再唠扰宫禁了。”

皇后笑叹道,“真是个懂礼的姑娘。你既如此说,便早些出宫和你哥哥一块回府吧。代我向你爹娘问好。”

履霜欠身应下。

皇后招手命丫鬟捧了一堆缀锦的礼盒来,“这里面是一些衣裙、首饰,宫里才做的。样式不知你喜欢不喜欢,拿着别见笑吧。”

履霜忙又谢过。皇后便指了几个婢女替她捧着东西,一路送出去。

履霜刚出了长秋宫的宫门,便见两个双十年华、穿着宫装、脂荣粉艳的女子带着大群仆从远远走来。

“那是?”

身旁捧东西的婢女悄声道,“那是五殿下的两位侧妃。梁侧妃、宋侧妃。”

履霜早就听说梁敏有位姐姐在五皇子宫中,这时候听得一个“梁”字,立刻往两名侧妃身上来回扫着。果然,左边穿粉色那位,眉眼和梁敏很相似。

那两个女子渐渐走的近了。履霜俯身行礼道,“臣女窦氏,参见梁侧妃、宋侧妃。”

宋侧妃是个形容淡淡的女子,听见她问候,点了点头,也就罢了。而一旁的梁侧妃,神态本带着点漫不经心的,并没注意履霜,但当她说到窦字,态度立刻亲近起来,“姑娘从母后宫里来?”

履霜说是。

梁侧妃关怀道,“早就听说姑娘受了伤,可大好了?”

“大好了。谢侧妃关怀。”

两人就履霜的伤说起,絮絮地说了一会儿话。宋侧妃一句都未插言,只是见她们越聊越深,方才淡淡提醒,“母后在等着咱们呢。”说着,就往前走。

梁侧妃似乎很顾忌她。听得这样的话,一下子收了口,草草地对履霜告了一声别,便跟上去追了。留下履霜在原地暗自称奇。

早就听成过宋侧妃的。

她是皇后的亲外甥女,出自大名鼎鼎的乐陵宋氏。但,她是其中的旁支庶出。因身份低微,自幼不得父亲的宠的,很小便被随意地许了一门亲。可她总觉得自己命不该如此,拖着迟迟不肯与对方家过定。万幸其姨母进宫数年后,终位临中宫,她便去求了她父亲,让解除从前那门婚约,由皇后替她的婚姻做主。她父亲秉着奇货可居的心态掂量,居然真的答应了下来,替她去说和着退婚。后来,婚约一解除,她便被皇后许给五皇子做了侧妃。

因她父亲退婚的手段并不高明,男方家不甘不愿的,把他们父女的这番行迹好一番播扬。一时间京中鄙夷者甚众。又因她比五皇子大了三四岁,十停里有九停人都信是她倒贴。

后来,她嫁进宫不到一年便生下了五皇子的长子庆。在前阵子、皇孙未满月时,又怀了一胎。流言就更加难听了,说她什么的都有。便是成息侯府这样不爱说是非的人家,奴仆们也多有把这位侧妃当作谈资的。

履霜先前听了传言,本也对这位侧妃不大看得起的。但当真正见了她,才发现她并不是传闻中的浅薄庸俗模样,反而脊背挺直,凛然有一股傲气,与人交接时表露的更明显。

她的神态,倒有点像贾贵人呢...

履霜又想起那个神态温和的五皇子,实在无法想象他和这样的女子站在一起会是什么样,他抱着儿子又会是什么样。听说他今年才十五呢...一边在心里唏嘘,一边由奴婢们引着出去了。

王福胜和长秋宫里的婢女送履霜上车后,便都各自回去了。

赶车的小黄门沉默寡言,履霜索性也不说话。

马车行了大约一炷香的功夫,驾车的小黄门道一声,“姑娘当心咯,快到宫门口了,前头有路障。”履霜应了一声,随手撩起了车帘,探头出去。

早上遇见的那几个禁军都还在,一个个挺胸叠肚,指手画脚的,倚在城墙上说东谈西。

履霜把帘子卷上,对小黄门道,“到那几位大人时,烦请停一停。”

小黄门疑惑地“嗯?”了一声。

履霜解释道,“我哥哥说他会在宫门那等我。没见着他,怕是出了什么事。”

小黄门笑道,“姑娘别急,窦二公子许是出了宫门在外等着吧。”

“不会的。”履霜坚持道,“停一下,我问问那几位大人。”

小黄门答应一声,在临近禁军的时候把马缰一拉,车轮缓缓地停了。

李超、王晗几个听到动静,一下子都看了过来,“...哟,是窦妹妹。”嬉皮笑脸地都走了过来。

履霜在车内欠了欠身,“敢问几位大人,可曾见过我二哥?”

几人不怀好意地笑道,“窦宪他啊,早撇下你回去了。”

履霜听的愣愣的,“真的吗?那我,那我...”眼圈渐渐红了起来。

几人见状,哄然道,“要不,我们几个送妹妹回去?”

李超见履霜生的标致,说话也柔弱,更兼身边没个人护卫。一时间色心大起,上前两步,往她腮上捏了一把,“好不好呀,妹妹...”

驾车的小黄门见他这样大胆,忙道,“大人快走吧,上手上脚的这是做什么?”

话还没说完,便听“啪”的一声响,履霜探出半个身子,往李超脸上打了一掌。

李超“你你你”的指着履霜,恶狠狠道,“你哥哥尚不敢和我挺腰子呢?你又算什么东西?”

他来势汹汹,履霜扶着马车,颤声道,“我要回去告诉我爹。”

李超往地下呸了一口,“就你们那个空架子似的侯府?”

履霜听他这样说,气得发抖,“我告诉圣上和皇后去!”

这次别说是李超了,其余几人也笑了起来,“瞧这小姑娘,还真把陛下当她舅舅啦。”

履霜不为所动,执拗地对小黄门道,“走,转回宫里去。”

小黄门顿时头大如斗。劝道,“姑娘息怒,到底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李超见他在旁劝说,胆子更大了,吊着眼睛道,“没事,你让她去。我倒要看看她把话摊出来以后,是谁脸上更难看。”

履霜握着帕子,颤声道,“大人既不放在心上,那我自然也没什么。”对小黄门喝道,“转回宫里去!圣上和皇后若责怪你,我自会出来辩解,绝不把你白赔在里头。”

小黄门听她这样说,忙道,“姑娘善心,在下自然是明白的。只是到底结仇不如交友。”转脸对李超悄声道,“大人好端端地去戏弄她做什么?这位才拜见了皇后出来。殿下和五皇子的两位侧妃都很喜欢她呢呢。”

李超几人都将信将疑的,“真的假的?”

小黄门极力想压下事情,不免夸大了几分,“自然是真的。皇后殿下赐了她满满半车的玩意儿呢,梁侧妃又约了她过几日进宫顽。”

李超几人听后都吓了一跳,悄悄往马车里打量。果然,里头堆了不少锦缎、礼盒,隐约能看到长秋宫的封印。

那边履霜又道,“把车转回去!今时不同往日,我没什么怕的。我二哥就要...”冷笑了一声,催促着小黄门。

她早上进宫前,怯怯弱弱的。出来后却大有底气,仿佛有所依凭。几人不免都心头一跳,猜测窦宪今日是不是得了什么封赏。心中已信了大半,只是不肯输了面子,仍旧吓唬履霜道,“这从宫里出来,受赏的人多了,有什么啊。”话说的大,身子却不动声色地团团围住了马车,不让它往内廷去。

履霜正没奈何,忽听一把温润的男子语声,“青天白日的,你们围着一个姑娘的马车做什么?”

几人顺着声音看去。竟是五皇子和大皇子带着一群扈从,骑着马远远在一旁。

入宫不下马。从前整个京师里,只有二皇子刘恭有此待遇的。如今一朝他落败,从前看不起的一兄一弟竟也蒙此恩旨。

真是世事如棋,局局新。

履霜收回思绪,在内心暗自猜测两位皇子在旁看了多少。李超几人显然也想到了这里,一个个地大惊失色,跪下行礼。履霜跟着下了马车参拜。

大皇子和除夕宴上的病弱形容相比,骄矜了很多。五皇子却仍是一副温厚模样。见履霜下拜,他催马过来,向下虚扶了一把,“早就听说姑娘受了伤,只是男女有别,不能亲身前去探望。可好些了吗?”

履霜恭谨道,“已大好了,谢殿下关怀。”

“姑娘客气。是我要谢你,除夕宴之事...”

履霜轻柔地打断,“殿下云破月开,是天之不忍见,借着臣女的嘴说了几句真话,臣女不敢贪功。”

刘便知她不欲多提那日的事。迟疑了一瞬,俯下身体,压低声音道,“对啦,我此行要去河内郡整一月,想来赶不上宪表哥的好事了,你回去后代我向他祝好。”

这话说的没头没尾,可众人听了心中都是一惊。禁军们是心中发紧,确认了窦宪果然要右迁,在心中后悔素日得罪他太过,又想着要如何同他修补关系。

履霜是震惊。她抬起头惊疑不休地打量五皇子,对方给了她一个友善的微笑。那张温文尔雅的脸上,看不出任何多余的表情。她心中半是发寒,半是感激与庆幸。脑中乱纷纷的,攥着帕子,好半天才勉强的挤出了一个微笑,“多谢殿下。”

刘点点头,同她告辞。

他一走,禁军们顿时对视了一眼,同履霜赔起罪来,“今儿个吃了几口酒,说话做事都疯癫起来了。万望姑娘恕罪。”赔礼的赔礼,作揖的作揖,一个两个地亲自扶着车架,好说歹说送了她出去。

窦宪先前和履霜分了手,独自出宫。因不耐烦在宫门口和李超、王晗几个说话,远远地站到了离宫门有些远的大槐树下。正百无聊赖地踱着步,等履霜出来呢,眼角瞥见李超几个恭恭敬敬地扶着一辆内廷的翠幄青油车走出来。看见他,恭恭敬敬地躬身,喊窦大人。

他一愣,几乎以为自己听错。然而李超几个很快便扶着车向他走了过来。“令妹觐见中宫完毕了。听说还没用饭呢,快回去吧。”

说话间,履霜自己掀开了马车的帘子,跳了下来。她甩帘子甩的用力,一下子打到了李超脸上。他没防备,正打在眼睛上,痛的哎哟直叫。

按他的脾气,是要大闹的。窦宪忙把履霜拉到了身后,浑身戒备。不想他只是揉着眼睛,讪讪地一笑,口中客气道,“窦大人还没用午饭吧,快回去吧。”其余几人也喏喏附和。

窦宪大感奇异,刚想问,便听履霜催促“还不走?”他忙道“这就走”,带着微微的疑惑,揽着她转身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