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除夕夜下

佞臣与皇后 照水燃犀 3978 字 2020-11-21

殿中众人一下子都望了过去。冯贵人见折了颜面,起身呵斥道,“混帐东西!除夕的家宴,你吵嚷什么?还不快退下。”丫鬟忙叩首告罪。

大皇子见刘的长随使了个眼色过来,心中一凛,开口笑道,“等等,父皇,瞧她这汗流的,怕是有急事要禀吧?”

丫鬟浑身一抖,忙说没有,身体却抖抖索索地不成样子。大皇子看看她,故作为难地又看向圣上。

果不其然,圣上皱眉道,“有什么话,你说。”

冯贵人眉心一跳,赶忙道,“来赴宴前,妾让她领着小丫头们打扫宫里。看样子她是弄坏什么值钱玩意了。”

大皇子半开玩笑地说,“弄坏东西,值得巴巴地跑来宴席上说吗?”

圣上颔首,指着那丫鬟道,“说吧,什么事?”

大皇子瞥了冯贵人一眼,紧跟着笑道,“我也想听听,有什么话是你主子听得、父皇听不得的。”

二皇子变了脸色,上前一步道,“你!”

大皇子不睬他,又催促了丫鬟一声。

她只得俯伏在地,道,“二殿下,二殿下的长随崇勋,刚刚死了...”

冯贵人惊地脱口叫道,“什么?!”

二皇子则松了口气,“我还以为怎么了...”但很快他又提起一颗心来,“他怎么会死?”脑中思绪电转,瞥了一眼窦氏兄妹,道,“...是不是跌了哪里?这人一向爱爬高爬低。”

履霜见他那一眼的神情狠厉异常,很明显的是在警告他们不要开口,下意识地抓住了窦宪的手。他安慰一句“别怕”,揽住了她。

那边丫鬟又道,“...回殿下的话,崇勋是伤了左眼,流血过多死的...”

窦宪抿紧了嘴,只等着丫鬟说出他的名字,便上前去请罪,不料竟听她说,“...崇勋死前,说,说自己是被二殿下拿石子儿打的...”

二皇子霍然喝道,“荒谬!我杀自己的长随做什么?!”

大皇子猜测道,“打的是眼睛...兴许,他是看到什么不该看的东西了?”

冯贵人狠狠瞪他一眼,“大殿下慎言!”掀裙跪到了圣上跟前,“陛下,恭儿一向是对身边人爱护有加的,这您知道。他怎会做这样的事?请您明鉴。”

圣上点了点头,“王福胜,你带人去查查怎么回事,再找找有没有目击的人。恭儿你先下去,大家也都坐下。”

二皇子点点头,坐下了。

窦宪也舒了口气,转头想安慰履霜几句。不想她目光灼灼,仍然盯着场内。他正要问,忽见刘身后的长随往前膝行了几步,深深俯首,“回陛下,我们殿下便是目击者。”

一语出,四座惊。

二皇子厉声道,“五弟,你的人可别胡乱张口!”

刘也惊怒道,“崇行!”

圣上沉着脸扫了他们两个一眼,道,“你们俩都不许说话,崇行,你讲。”

崇行便不顾两位皇子的脸色,道,“回陛下,我们五殿下,今日虽和二殿下是一前一后入殿的,其实他们是结伴同行的。”

皇后吃惊道,“可恭儿说,他是在自己宫里做诗,这才来迟的啊。嗯,儿?”

刘抿着嘴,没有回话。圣上来回扫视着他和二皇子,问崇行道,“直接说你看到了什么。”

崇行脱口道,“奴才看到二殿下他欺负...”

刘抢过话头,低低道,“欺负,欺负一名宫女...”

崇行看了他一眼,重复道,“对,一名宫女...因这事被咱们撞破了,二殿下一时情急,捡了颗石子,想要打五殿下的眼睛...幸而其长随崇勋帮着挡住了...”

五皇子不意他这样说,满面惊愕。二皇子更是听的光火,几步冲了过来,狠狠一掌掴向崇行,紧跟着,把刘也打倒在地,令两人好一会儿都没能起身。

皇后悲呼一声,站起了身。圣上按住她坐下,厉声道,“逆子,还不下去!”左右忙把二皇子驾走了。圣上按捺着火气对刘道,“儿,你起来说话。”

不想刘久久没能起身。皇后见他神情痛楚,担忧道,“是不是被打坏了?”

冯贵人白了她一眼,“一个巴掌罢了,能打的人起不来身?妾看五殿下是被女色淘空了身子!”

刘脸色一白,强撑着起了身。

皇后眼尖,瞥见他玄色裤腿上有褐色濡湿之处,不顾圣上的阻止,几步走下了御座,俯身查看。

刘想制止,然而已经晚了,一大片伤口暴露在众人面前。

冯贵人见了连忙叫道,“这可不是恭儿打的啊!众目睽睽,五殿下仔细说话!”

圣上警告地看了她一眼。转过头,和颜悦色问,“儿?”刘仍旧咬紧牙关,一言不发。

圣上叹了口气,转而问他,“崇行说的那个宫女呢?”

刘松了口气,迟疑了片刻,答,“儿臣不知她是哪个宫里的。”

冯贵人似是抓住了浮木一般,“你在宫里住了十几年,能不认识宫女儿们?我看,什么恭儿欺负宫女,全是你使了人随口胡说!”

刘不知该如何辩解,只道,“儿臣决计不敢欺瞒父皇。”

气氛僵持了一会儿。履霜忽然站起身,含泪道,“事到如今,臣女实在不敢隐瞒了。二殿下欺负的,并不是宫女。是...我。”

窦宪惊怒交加,拉着她的袖子道,“履霜!”

二皇子也恨恨地看了过来,“窦氏!”他抢先一步开口,“儿臣方才正是为维护窦宪兄妹,才说了假话。没想到她如今竟颠倒黑白起来!实情是儿臣与五弟一同从大庆门来。路上恰逢窦氏兄妹,言谈间大家有了争执。窦宪为人跋扈这您也知道,他见说不过儿臣,便拿起一颗石子打向崇勋的眼睛,以此威胁儿臣少开口。儿臣出于骨肉之情为他遮掩,不想他妹妹竟如此攀污!”

事出突然,窦宪不知该如何办,满面愕然地愣在了原地。

履霜甩开他的手,快步走到了御座跟前,跪下禀道,“二殿下所言,臣女闻所未闻...先前臣女出去更衣,不小心迷了路,走到了大庆门。二殿下他看见臣女...见臣女不从,举起鞭子想抽打我。幸而同行的五殿下劝住了,但他自己却被打的摔在地上。后来家兄来了,帮着劝告,二殿下仍不解气,随手拿起一颗石子,说要打瞎五殿下的眼睛,免得他看到不该看的东西,说不该说的话...幸而长随崇勋为人明白,帮着挡住了。不然...”等说完,脸上已满是泪水。

圣上不置可否,对窦宪招了招手,“过来。”

窦宪紧紧抿着嘴走了过来。

圣上问,“他们方才说的,你都听清了吗?”

窦宪说听清了。他迟疑片刻,终究还是道,“二殿下先前说,隐瞒此事是为我兄妹,可,可我们俩和他一向没交情。”

大皇子等了一会儿,见他话尽于此,不由地着急,替他道,“这是一。其二,恭弟明明是和五弟一同过来的,为什么要哄父皇说,他是在宫内做诗,所以来迟的?”

见圣上意动,皇后垂泪道,“才刚姑娘你说,儿替你挡过鞭子?我可怜的孩子。”说着,俯身去查看刘。他忙把手藏在了身后。然而皇后不容拒绝地抽出了细看。道鞭痕宛然其上。

圣上苦笑着闭了眼,“原来朕宠爱多年的儿子,是这样一个不悌兄弟、漠视人命的东西。”

二皇子梗着脖子辩解,“父皇!他们联合陷害我!刘的伤是他自己弄的!反正现在崇勋也死了,由得他们乱说。”

大皇子闻言,几步走到刘身边,扒开他的衣服,“父皇,请看这些鞭痕!五弟早已被二弟毒打了整整两年!”

见众人的目光都看向了自己,刘不知所措地想合起衣襟,但没能够,圣上已尽数收入眼底。他抚着那些鞭痕大恸道,“我的儿,有这样的事,你怎么不早说?”

皇后在旁也哭了起来,“儿讷口,也就罢了。建儿,你是长兄,又早知这事,为何不报了来?!”

大皇子一哑。

五皇子不忍见他被责备,道,“不是什么大事。是儿臣嘱咐大哥别说的。”

大皇子反应了过来,忙不迭地点头。又道,“父皇一向独宠二弟。儿臣们哪里就敢说这样指责他的话,来伤您的心呢?”悄悄给自己的长随使了个眼色。

对方赶忙道,“是啊是啊。还有呢陛下,刚才二殿下赶我们殿下下去,根本不是真心为他着想...他已经好几次借口着我们殿下病弱,赶他走,强行占他的位置了。原因嘛自然也不用多说了...奴才几次看不过,要告诉您,大殿下都怕您伤心,硬逼着奴才不许说。哎,哎...陛下明鉴呐!”哭着俯伏在地。

圣上听的又是气又是心痛,长叹道,“我竟是这样一个糊涂的父亲,糊涂的圣上!”

二皇子犹自大声辩解着,“父皇,你别听他们的话,那都是苦肉计!”

圣上恍若未闻,神色漠然对王福胜道,“二皇子恭,分乐成、勃海、涿郡三郡为国,为河间王,即日赴任。健儿,这事你去办。”

大皇子喜形于色地应了声。二皇子则不能置信地说,“父皇...”

他母亲冯贵人也膝行了过来,哭着请求,“妾一生唯有一子,求陛下开恩,别叫他去那么远的地方...”

圣上看着他们母子,眼中划过怜悯、痛惜等诸般情绪,几乎要伸手去扶他们。但终究还是克制住了,偏过头没有理睬。大皇子见了暗自冷笑一声,命左右速押二皇子下去。又命宫人送冯贵人回宫。

圣上注视着他们的背影,良久,才苦笑一声,“各位见笑了。”脚步蹒跚地回了内宫。皇后看着他,又看看刘,神色略有迟疑。但终究还是咬了咬牙,嘱咐一句“儿你也回去吧”,跟着圣上走了。

留下众人,一个个托言有事,走的走、散的散。

履霜也被窦宪握住手腕,拖着回了成息侯夫妇身边。

走了一半,她忍不住回头。大皇子今日大出风头,不少人跟在他身边嘘寒问暖。而刘,他站在一个偏远的角落里,痴痴地注视着门口他的生母贾贵人居然没有上前来安慰,就这样走了。

枉然有两个母亲,此刻他孤零零地站在那里,活像一个没有人要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