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章 令嬅之死

佞臣与皇后 照水燃犀 3627 字 2020-11-21

申令被关押到内廷的永巷,已有多日了。早先她一度义愤填膺,但随着刘肇签下了盟约,她顺利地把那份东西传出去,以示群臣。像是一桩事了了似的,她整个人宁静了下来。

这天,和过去没有任何分别。她早上醒来后,便一直安静地坐在床榻上。一直到门被轻轻地开启。

“你来了。”她头也没抬地说。

履霜站在门口,情绪复杂地看着她。一声“令”已经到了嘴边,但想到两人已经决裂许久,这样亲密的称呼,似乎已经不合适了。

令倒是很豁达,抬起头,开门见山就问,“太后是来杀我的吗?”

履霜在那样的目光下,忽然有一种莫名的退缩。

是的,她是来杀令的。

其实时至今日,朝臣都知晓了太妃不过是小皇帝的替罪羊。令按理应被释放。只要当权者窦宪或履霜中的某一个有心。

可他们不能放过令。她知道太多先帝薨逝的内幕了。如今,窦宪又要摆平剩下的、还在拥护刘肇的大臣。此刻他缺一个契机,一个能让那小部分大臣对刘肇彻底失望的契机太妃的死。

所以到今天,谁都知道申令无辜,但她已经不得不死。

履霜在门边攥紧了手,沉默着。

见她这样,令转过了脸,寂寂地说,“十五六岁的时候,你舅舅把你带来我们家。那个时候,我以为,我们会是一辈子的好姐妹的。”

履霜听的失神。依稀想起十几年前,有一次她在申家用午饭,觉得鱼腥,忍不住作呕。那个时候,令立刻就站了出来,体贴地为她打着圆场。不由自主地说,“...我也是。”

“是么?”令淡淡地问,“在内廷的这些年,我一直记着我们是姐妹。不管到了什么时候,我都不能伤害你。可是谢履霜,你做到了吗?”

没有...履霜在心里说。

令忽然异常地不甘,大声地说,“知道吗?你知道吗?其实那个时候,我是很恨你的。”

她以为令在说儿子被夺走的事。但令却道,“那个时候,是你嫁到东宫当太子妃的时候。”眼泪流了下来,“刚开始显宗皇帝下旨,把我嫁给陛下,我是不肯的。可是到了东宫,才知道他原来那么温柔,是那样好的一个人。和他在一起,我会忘记我是大女儿、大姐姐。我忍不住就做梦,如果一辈子和他在一起就好了,如果能和他并肩站在一起,就好了。我想,如果那一胎幸运,是个男孩儿,也许我会实现我的梦想吧。可是...你突然地就来了,成为了太子妃。知道那消息后,我难受了几天几夜。我想,从此我再也没有机会,和他站在相同的位置上了。不管我怎么努力,他怎么喜欢我,我这辈子,也仅仅就是个妾了。为什么是你呢?一个毫无根基的外来者!如果是宋月楼,那我想,也许我不会那样难过。”

履霜从不知道她会这么想。十几年来,令对着她一直都是很好很好的,除了为数不多的猜忌,她们一直亲如姐妹。

令接着又说,“...后来,我说服自己想通了,也许这就是命吧。老天让我嫁给了陛下,已经是我的福分了,我不该奢求太多。而且我们一直处的好。但我心里始终都有一根刺。履霜,我忍不住在吉儿中毒的时候,怀疑你。后来的几年里,陛下撇下了你和宋梁,只和我呆在一起。其实我心里也没有太多的愧疚,我觉得老天在弥补我。一直到后来,陛下钟爱起三郎,朝中也出来了立幼党。那个时候,我动摇了。我想,老天毕竟还是厚待我的,给了我许多。除了最紧要的名分,什么我都有了。你却很可怜。陛下不重视你,你没有自己的孩子,宫人们也看不起你。我问自己,真的要和你相争吗?夺走你最后的东西?还是不吧。我放弃了唾手可得的昭仪位,放弃了我儿子的太子位,放弃了老天给我的最后一次成为他妻子的机会!但是你,你是怎么对待我的呢?”她突然痛哭了起来,“这十几年,我总是忍耐着,即便有一些小小的嫉妒,也很快就会收住。我始终记着我们是姐妹,所以我不夺走过你的任何东西!一点点都没有!但是你,你,谢履霜,你夺走了我的所有!”

她最后的两句话说的声嘶力竭。那是她潜藏了数年的悲呼,几乎令履霜跟着流泪。

是的,她夺走了令的所有。但是,没有办法。

已经走到了这一步。令非死不可。她将是窦宪彻底通往天阶的一块重要踏板。

她忽然觉得心上被人敲打了一下从什么时候开始,她也变得这样面目可憎?

在十几年前,她还是一个少女的时候,她曾经多次被上位者拨弄、利用。显宗皇帝当她是制衡各方的棋子,不断让她背负着污名...其皇后和宋家想要在太子登基后,除掉她这个多余的、占位的太子妃...太子曾为她争取过,但最终不抵母亲的压力,随手放弃了她。

那个时候,她绝望过、痛苦过。心境和如今的令是一样的。只是她生性寡言,不曾像今天的令一样,把话都摊出来说。

但在心里,她是呐喊过的:我有什么错呢?甚至我为你们做了许多,为什么,不仅不肯放过我,还要打倒我背后的家族?

在这个瞬间,她忽然明白了。那被她暗暗憎恨了十几年的显宗皇帝、马皇后、先帝、宋月楼...那些人。她如今明白他们了。

其实这世上,从来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好人”与“坏人”。只有被逼到某个处境下,不得不做出一些令人厌恶的事的,可悲的人。

而不幸的,是她如今在重蹈着她过去所厌憎的那些人的覆辙。

即便如此,有些事也不得不做。

她收拾了下情绪,轻轻地击了几下掌,候在门外的竹茹立刻进门,托着一个金盘。上头有一樽酒壶、一盏金杯。

令看着,嘴角抽动了一下,眼底一片死寂,“你竟然如此面不改色。你已经完全的变了。”

履霜心里是绝望过后的平静,“在天下的巅峰生存,谁能不变呢?只有你,令,十几年如一日,永远都这么单纯。”她忽然想哭。并且抑制不住地真的流下了泪水,“其实你本来是可以活下来的,如果你愿意安安分分地当一个太妃。为什么要重新回宫,搅入宫廷这摊浑水呢?你已经逃出去了啊。”

令倔强地说,“对你来说,这里是牢笼。但于我而言,却是承载和陛下十几年婚姻生活的家。我要回家,我一定要回来。我还要拿回他被你们夺走的一切!那是他的,他的!”

履霜不由自主地摇着头,心酸地说,“他不值得你这样做。令,你难道看不清楚吗?先帝他并不爱你。他只是觉得你安全,你没有心机,你不会算计他,所以他愿意同你呆在一起。你以为他对你很好吗?想想在宋月楼死后,他冷待了你多久?”

令不愿听那些,捂住耳朵,大声地,甚至在嘶吼,“不,不!这只是你的一面之词。他一直都是爱我的。我生育了宫廷中最多的孩子。他一生中,和我在一起的时间是最长的......”她说到这里,再也说不下去,以手掩面,失声痛哭。

她一番话说的异常卑微,几乎看不到过去那乐天的、爽快的、骄傲的申令的影子。履霜开始后悔,为什么要把话同她说的这样明白残酷?可怜的令,她只是单纯,她并不傻。其实她一早已经猜到了吧,那个枕边人宠爱她的理由。但从未说过。如今却被她像撕开伤疤一样地抖露了出来。

门上传来了三声轻叩。

令自手掌后升腾起泪痕斑驳的一张脸,心里明白,那是催命的叩声。把眼泪都擦干净了,尽量镇定地问,“我死之后,我的儿女你会怎么处置?”

履霜避开了她直直的注视,道,“两位公主会交由宗室里德高望重的王妃抚育。到了婚龄,我会亲自为她们挑选可靠的驸马,送她们出嫁。寿儿...”她犹豫了一下,说,“他对皇位没有威胁。”她的呼吸停了一拍,这才又重复了一遍,“他对皇位没有威胁。所以,我会护着他,一生顺遂到老。”

申令略微地松了口气,问,“寿儿如今还好吗?”

“好。三个月前,我曾见过他一面。到这儿了。”她比划了个高度,“再过几年,大约就要赶上我了。他一直跟着宿儒徐默习书,现如今生的温文尔雅,很有先帝当年的影子。”

令听的眼睛亮了一下,“是、是吗?他的确是几位皇子里最像先帝的一个。”倏尔又苦笑起来,“可惜我再也见不着他了。两年前那一次,原来就是我们母子的最后分别...我的儿子、我的丈夫。我甚至无法告别一声,就要永远地和他们分开了。”

她说完,是很长时间的静默。

她见履霜毫无表示,慢慢收住了面上的悲惨表情,讥诮地说,“我以为...我这样说了以后,你会提出,让我和寿儿再见一面。你真的变了太多了。过去的谢履霜,没有这样冷硬的心肠。”

履霜平淡地道,“过去的令,也不会这样演着戏,试探我。”她喟叹着说,“其实你应该知道,这个时候再和儿子见一面,对他而言,只有弊没有利。”

“与其这么讲,不如说我想要让儿女好好地活下去,在你们两个手下活下去,此时此刻,就只能安安静静地、顺从地、在谁也不知道的情况下赴死?”

履霜听着她冰凉的讥诮,心里没有任何反应地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