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泥猴

万古神王 目妤 3972 字 2020-11-21

三年后

茶树镇没有了永利坊,街道还是热闹。来往的商户还是会往镇里过,一来他们确实需要补给,有没有永利坊,影响不大。二来,惯常在外面走的人都会找乐子,一个乐子没有了,他们自然会找上其他的顶上。

乐子自然是要在吃喝玩乐上找,没有了赌坊,不代表茶树镇失了乐子,就没了乐子。

这不,茶树镇没了永利坊,却有了个远近闻名的海鲜店:鲜香楼。

鲜香楼是三年前开的酒楼,里面只卖海鲜!这海鲜可不是简简单单的逮了鱼虾煮熟就吃,鲜香楼里的可讲究着呢。

那店里的海鲜都是当天从清江上运来的,伙计抬了来,那些个海鲜都还是活蹦乱跳的。

这简单的海鲜进了鲜香楼的厨房,再出来,那滋味......啧啧,绝了,只闻一口,便叫你垂涎!也不知道那大厨是怎么鼓捣的,明明是海鲜,端出来,却有一股鸡肉味。尝过一次之后,简直叫人欲罢不能。

光是香味就让人叫绝了,吃起来更是没话说!

海鲜端出来,蘸一下伙计早就摆放好的蘸料,吃一口,美味就能瞬间占据你全部的味蕾。

味道好,能吃饱,价格也公道,所以,这店做得挺好。

----------

“海鲜一定要清洗干净,对,处理干净之后,放到蒸架子上。”

“嗯,等着,等味道出来。”

“别着急端,咱们用精心熬制的鸡汤,为的是汤底让原本无味的海鲜慢慢入味儿。飘香不一定就入味了,得多等一会儿。”

“好了,蒸好就可以端上去了。”

沈木木原本只是过来看看,见新来的帮厨掌握不好火候,便在厨房里待着指导了几句。

也是应了酒香不怕巷子深的老话,她开的这个海鲜店,也没有大肆宣传,也没有搞酬宾活动的。这店开起来,也就是开张那天点了鞭炮。

原本过来吃的只有走得近的几家人,他们吃了之后,带了熟人来,熟人又带了熟人来,就这么莫名其妙的生意好起来了。

仅过了三个月的时间,茶树镇有点闲钱的人都来吃过了,来往的商人也都要过来尝一尝鲜。

在厨房待了一会出来,双胞胎不见了。她也顾不上和店里的人打招呼,急急出去找人。

左右看了看,没见到人,只好问对面坐着的孩子他爹,“唉,看到孩子出来了吗?”

“看到了。”谢予淡淡道。

“进武馆了?”

“嗯。”

抬头往上看,谢予身后的不就是个武馆。此时正接近午时,两家店之间除了直奔鲜香楼的食客,没什么人。

两座斜对着的房子,这边的店里几缕热烟摇摇晃晃的从半敞着的窗户飘渺而上,消失在阳光中,然后接着这热烟旖旎而出的是一阵又一阵不可抵挡的香味。

对面武馆里面不时传来孩子练功的哼哈声,响亮整齐。武馆门大敞着,门前放了张太师椅,上面稳稳坐着的个人。

不用怀疑,那人便是谢予。

三年前,他说要开武馆的时候,沈木木真以为他是要自己教孩子的。没想到人家开张前一天就请了五个武师来教,这五个人个个人高马大,沈木木第一次见着的时候,还被吓到过。

谢予没解释人是从哪里带来的,沈木木估摸着和他贩盐那勾搭脱不了干系。暗暗观察了一阵子,那几人空长了吓人的模样,品性是好的,没事儿就带着双胞胎玩,还玩得很好。

请了人,他就当了甩手掌柜,就只是偶尔来看看。大部分时候,就是在家和孩子们鬼混,早早的就过上了半退休的生活。

“没让他们去后院吧?”沈木木急。武馆分为三部分,前面是接待客人的客厅,中间是武馆,来习武的孩子们大多数时候就在里面,后院.......

后院就是块什么也没有的空地!

双胞胎每次进了他爹的武馆,就直奔后院去,回来绝对滚得一身灰。

双胞胎都是男孩子,沈木木是愿意让他们来武馆的。这里都是男孩子,学个一招两招也不错,便是没学会,和男人们在一起,自然是能够让他们长见识的。是以她不怎么拘着人。

可那后院就是沙地啊!武馆里的孩子们都才一个月去两三次呢,偏偏双胞胎喜欢得很,一进武馆就往那儿钻,钻了回来,泥猴儿似的,连着来几次的话,衣服都换不过来。

“不知道。”

“儿子进去了,你不会去看着点?!”沈木木气得掐他,“你先去进去看看,要进后院去了,看我不收拾他们。”

谢予不起身,盯着她,幽幽吐字,“我不是得看着你吗?”

沈木木道,“我有什么好看的?!还不快去带出来,咱们要回家吃饭了。小远还在家等着呢!”

见男人还是不动,便上前推了一把,好歹让他进去了。

现在是夏末秋初,天气还是有些热,练舞的人有时会脱了上身衣裳练,她一届女流,自然是不能进去的。

开业第二天她过来找谢予吃饭,回去之后,谢予就跟她说了,武馆里全是男的,让她不要随便进出。她也不是个傻的,谢予没明说,也懂了。是以,他的武馆开了这么些年,她进去的时候屈指可数。

在外面等了一会儿,谢予一手一个提了两家伙出来。双胞胎后领子在他们的老爹手里,老二双手双脚蜷缩着,乖乖的给他爹提着,老大则不说话,费力挣扎着。

沈木木一看,就知道两儿子绝对是进后院去了,从头到尾,蒙了一层灰,孩子他爹估计是看到人就直接逮出来了,也没给拍拍。

谢予提孩子的方式,她是不止见过一次两次的,也知道他手下有分寸。架不住女人天生爱操心,见她的儿子又被这样提溜出来,她赶紧上前喊,“快放下,放下。”

“娘,娘......”双胞胎得了自由,立马冲她扑过来,堪堪跑了两步,就不能再往前一步了。

往后看,是他爹提住了两人的腰带,“不长记性是不是,说了多少次,不许扑我媳妇。这个距离就行了,要说什么就说。”

沈木木也有些顾虑,男人制住两儿子,她也没说什么话。自己前前后后,左左右右的查看着双胞胎。还好,没摔伤或者打伤的印迹。

再看他们,啧啧,全身都是灰。早上穿上的时候,干干净净的衣裳,完全看不出颜色了,这种程度也不知道在地上滚了多少次。

“啧啧,这是谁家的小子啊?脏脏。”沈木木一边嫌弃着,一边拿手拍着两人身上的灰尘,“出门的时候,不是说不会弄脏的?答应得好好的吗,现在看看你俩身上的都是什么?”

“娘。”

“娘。”

双胞胎软软的叫着,抱着沈木木的大腿撒娇。沈木木一下硬气不起来了,在两人脸上各亲了一口,“你们的衣裳,全是李婶帮着洗的。回家了,自己跟李婶说辛苦了,知道吗?”

“知道了。”

“知道了。”

“好,乖,回家吃饭了。”沈木木手在孩子的头上抚了抚,牵起两人的手,便要回家。“咱们再不回去,舅舅该等急了。”

“吃饭,吃饭。”“回家咯。”

双保胎乖乖让沈木木牵着,一跳一跳的往回走。

这时候,一直不说胡的男人在沈木木耳边说了句,“看你儿子的屁股。”

“啊?”沈木木听他的话,低头一看,双保胎后屁股结了一层泥痂,像滚了两只泥球儿似的。

再回头看两儿子,小家伙正仰着头,无辜看着她呢。沈木木呵斥的话,咽了回去,无奈笑道,“小家伙!”

双胞胎不知道母亲为什么笑,但见她笑,也高兴,摇头晃脑的朝前面跑去。

沈木木在后面喊,“跑慢点,慢点。”她不出声还好,一出声,双胞胎更兴奋,费力往前跑着。

沈木木提着裙子要追,被谢予拦住了,“干什么?”

沈木木回头,“孩子们不知道回家的路。”

“腿这么短,能跑哪儿去了?”男人不松手,眼神在她肚子上扫去。

沈木木似才想起来有身孕似的,摸了摸肚子,缓了步子。眼睛还是不放心的看着孩子,“那你去牵着,别让他们撞到人了。”

谢予不急不缓的走在她身侧,“这么宽的路,能撞到什么人?”末了,他说了句,“别老惯着,糙着养,长得快!”

沈木木是和谢予并肩走着的,眼睛却半点不离双胞胎,见双胞胎欢呼着扑进一个青纱少年怀中,才回头朝男人道,“啊?”

谢予沉了脸,不说话了,敢情他说的话,她都没听进去?两人在一起这么久,他就没一次像今天这么被无视过!

沈木木还想问他,一手一个抱了双胞胎的少年过来了,“姐夫,姐姐,李婶做好饭了,我过来叫你们。”

面前的少年,穿着一身合体的青色布衫,腰间束着一根同色腰带。显得干净利落,身形挺拔。少年本就长得眉清目秀的,嘴边挂着的笑意,更让他整张脸都亮了起来。

“嗯,我们正要回去呢。”沈木木上前刮了刮大儿子的小脸,对双胞胎说道,“你们两小脏猫,快下来,舅舅抱不动你们。看看,舅舅的衣裳都被蹭脏了!”

“没事儿,我抱得动。”沈文远抱着两外甥,脸上的笑就没下来过。

“得,你抱得动,就抱吧。可别闪着腰了。”沈木木也笑,“孩子他爹可比他壮实多了,抱一段路,还累得直喘气呢。”

谢予瞪她,她也不在意。

沈文远稀罕外甥得很,轻易不肯放下,“不会的,他们轻着呢。”

他要抱,沈木木便也让他抱了,“好好好,你抱得动,就抱吧。你的衣裳最近都是李婶在洗,回去也跟李婶说辛苦了才行。”

“好。”

路上双胞胎看着什么都问,沈文远耐着性子一一回答,谢予陪着沈木木慢慢走在后面。信誓旦旦抱得动的少年,没走出一百米,鼻翼就出了汗,说话带喘了。还是他姐夫解了围,抱过大儿子,“咱家就你这么一个读书秀才,自己悠着点。”

沈文远想起自己说过的大话,有些尴尬,微微红了脸。沈木木也不解围,就在后面笑,她笑,双胞胎也跟着笑,一家人和乐融融的往家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