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18章 斩尽杀绝、天诛地灭

天下第一医馆 贵族丑丑 3266 字 2020-09-20

最新永久域名:,请大家牢记本域名并相互转告,谢谢!

这几日里,林素音已经不是第一次来找墨白闹了。

宫中事情平息后,林素音见明王府安然脱线,心里的牵挂自然又落到了亲弟弟林定宇头上。

她来找墨白问,墨白却是不好作答。

林定宇能放吗?

肯定是不行的,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南军祸乱国朝的事情被公开,这岂是区区楚若才一条命就能交代的?

现在的情况,就算墨白想放了林定宇,也根本做不到。

南军落了如此大的把柄到国朝手上,文武百官能轻易放过?

如果不能从林华耀身上狠狠咬下一块肉来,林定宇这条人质,就休想走出天牢一步。

在这件事上,不管是墨白,还是老九,亦或胡庆言,谁都无法擅自做主。

所以当林素音来问,墨白能怎么办?

只能是继续敷衍着,告诉她林定宇生死无忧,只是暂时还出不来,要等南军和国朝进一步磋商以后才能有结果。

起初,林素音听罢倒也并未多说什么,只是点点头便转身走了。

见她如此好应付,墨白正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却不知林素音其实早已不将救林定宇的希望放在他身上了。

见他依旧是不紧不慢的态度,林素音也不多说,一转头,便要出府去找楚若才。

这下子就麻烦了,让她去吧,楚若才之死,还有宫中的事必然就瞒不住了。

没有办法,府中只能以局势不太平为由,阻拦她出府。

可弟弟生死未必,林素音哪里能够安坐的住?

见明王府执意不让她出门,她便退而求其次,让明王府传信,命楚若才过府来见。

让楚若才来见?

阿九恐怕是没这本事的,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无奈之下,只能去找陆寻义商量。

陆寻义听闻之后,云淡风轻,直接一挥手,让阿九放心,这事交给他处理。

阿九见陆寻义有办法帮他,自是长出一口气,对陆寻义千恩万谢。

他前脚一离开,陆寻义就派人去找宁儿,让宁儿将楚若才已经死了的消息,直接告诉王妃。

宁儿见陆寻义一脸严肃交代,以为是府中改变主意了,她一贯比较怕陆寻义,也不敢多问。

从陆寻义这儿回去之后,就立马将楚若才的死讯告诉了林素音。

一听说楚若才被毙于宫中之事,林素音当场大惊失色,几欲昏厥。

强打精神后,她第一反应就是慌不择路的直奔墨白而去。

她虽长居府中,消息不通,但她到底生于官宦之家,一听楚若才死了,她就知道事情远比自己以为的还要严重太多。

楚若才是什么人,在南军是什么地位,有谁能比她林素音更了解情况。

毫不夸张的说,在南军,在父帅眼中,楚若才的重要性,绝不逊色于她与林定宇姐弟,甚至犹有过之。

国朝连楚若才都杀了,事情已经严重到这种地步,国朝还能轻易放了林定宇?

林素音慌乱之间去找墨白,是真的怕了,也是真的再无其他办法了。

之前还可以去找楚若才,现在连楚若才都死了,她举目四望,这偌大京城,再无可相求之人。

她只能求墨白了。

可就在她见到墨白的一刹那,她脑中思绪却是忽而一顿。

隐约间,一个刚才被忽视的问题浮上心头。

楚若才似乎……

似乎就是死在墨白手上?

将这一切闹大到如此不可收场地步,要将林定宇逼上死路的,似乎正是眼前这个自己正欲抛弃尊严,低头跪求的男人……

…………

……

或许大多数女人,在思考某些问题时,逻辑总是很清奇的。

她意识到了是墨白杀了楚若才,是墨白将林定宇置于断头台的事情后,脑海中最先反应的只有一个词。

“讽刺!”

她几乎第一时间,就联想到了,自己这多日来,对眼前这个罪魁祸首的祈求与期待。

讽刺过后,紧随而来的就是悔恨。

她记起正是自己让林定宇住进明王府。

这个她曾认为是唯一能够让她有能力保护她弟弟的地方……

羞恼、愤怒、惊慌、茫然、无数情绪交织的林素音,在这次见墨白的时候,颤抖着嘴唇,最终没能说上一句话,还是晕厥了过去。

……

在林定宇这件事上,墨白对林素音是有愧的。

所以当林素音来问罪的时候,他确实底气不足。

不过他虽有愧,却并没认为自己走错了,更不会去否定自己做过的事。

自从踏上了这风波场、生死路,许多事情,根本就无法用对错来一言以概之。

是他设局,让楚若才入套,可墨白不设局,楚若才就不对付明王府了吗?

不错,这其中林定宇好像很无辜。

可棋盘上楚汉相争,有那一颗棋子是真正无辜的?

想想当初,陆寻义身陷南军,林定宇又何尝不是以南军少主的身份,想从陆寻义身上找突破口对付明王府,以在林华耀面前立功?

虽然最后未能功成,但这足以说明,林定宇也早已走上了棋盘。

墨白对林素音有愧,对南军、对林定宇并没有半分愧疚。

所以他面对林素音,会有气短,却还不至于真的无脸见人。

男人总是理智的,此时,再次被逼上了墙角的墨白,沉默半晌之后终于还是开口了。

客厅里外都一片寂静。

黑衣卫也是有眼色的,这几日明王的窘迫场景,他们早已见识过了。

又见王妃上门,他们很自觉的回避。

偌大厅中,墨白声音响起:“你这几日数次来找我闹,口口声声说我骗你,现在我就算再如何解释,想必你不想听,也不会信。”

林素音漠然盯着他,对这话,没半分反应。

墨白有点受不了她的眼神,站起身来,背对着她才继续道:“关于林定宇,你要听实话是吧,可以。”

林素音的眼神不再漠然,呼吸也明显慢了。

“就目前来说,他应该是死不了的,只要林……你爹不公开反了,国朝就不会杀林定宇。但现在,也没人能放他出来,他恐怕会被一直关着。”

“这还用你告诉我?”林素音声音带着几分放松,也有几分讥讽与不满。

墨白默然片刻,转身面对林素音:“这几日你不管时间地点,也不管有人没人在身边,只要见我就发作……”

说到这里,只见林素音的脸色骤然转冷,墨白立马话风一转:“好,你直说吧,到底想让我怎么做,你才能罢休。”

“放了定宇,并且护送他回到南粤。”林素音沉声道。

“我刚才的话,你是没听明白,还是不信?”墨白眉头微皱。

林素音和墨白对视片刻,一字一句道:“定宇还只是个孩子,他此番乃是被迫来京,这世上,他唯一的依靠只有我。我绝不能眼睁睁看着他身陷囫囵,更不能成为害他的凶手。墨白,定宇是因你落得这番处境,你必须救他出来,否则……”

墨白脸色肉眼可见的转冷,原本平静的眸子也开始寒意渐闪,同样一字一句问道:“否则如何?”

这一次反而是林素音不敢对视墨白,她微微低头,随即转身:“三天,我就等三天,定宇若不能安然无恙走出天牢,我无颜于世苟活!”

她话一说完,就浑身猛然一颤。

身后一股森然杀气凭空而线,随之轰然爆发,林素音没回头,微闭目,再睁眼,抬脚离去。

当她走到门口,身后终于有声音传来,出乎意料的平静:“林素音,你知道的,我是一个医者,治病救人才是我的本分。”

林素音脚步微顿,不知其意。

等了稍许,却没听到身后再有声音。

正欲抬脚离去,却忽只见面前光芒瞬息暗淡,微抬眸,就见墨白的身影已经挡在身前。

墨白身量略高她半个头,她抬眸注视着面前背影,忽如其来,只觉这背影突然之间陌生了起来。

墨白缓缓转身,看着林素音,脸还是那张脸,看不出怒气,声音也依然平淡:“可若连你和我的孩子都保不住,我还当什么医者?”

说罢,墨白转身。

“等等!”林素音看着他陌生的模样,不由自主开口:“你什么意思?”

“呵!”墨白轻笑,随之抬脚,身影模糊:“林素音,你可以吵,可以闹,可以让我在大庭广众丢人,这些我都能忍。但你拿你和孩子的命来威胁我,很好,那我给你答复。”

墨白身影消失不见,却有轻言慢语,回响林素音耳边:“你若敢死,我墨白对天发誓,此生必将林家满门上下、不论老少……”

“斩!尽!杀!绝!”

“若违此誓,天诛地灭!”

平静的声音在林素音耳边回荡,林素音的面色早已苍白,浑身颤抖间,手抬起指着墨白离开的方向:“墨白,你敢!”

周边不少黑衣卫,被她的大喝惊出身形,见王妃无恙,几名黑衣卫对视一眼,又无声隐退。

一直等在外面的宁儿却跑了进来,正好瞧见林素音身形颤抖着,连忙快步过来。

还不等她到,林素音便身形斜倾,晕倒在地。

宁儿大惊,却还是没来得及扶。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