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1992章

清妾 绾心 4180 字 2020-09-21

最新永久域名:,请大家牢记本域名并相互转告,谢谢!

“这是大喜事,老十四写信告诉四爷,也是想要早些给娘娘报喜。”尔芙只是轻轻拂过完颜氏的小腹就将手收回到了披风里,这完颜氏身怀有孕,她还真是有些不敢沾边,而且这里也不是个说话的地方,所以她简单恭喜了两句,便招呼着完颜氏往永和宫里走去,免得宫里的德妃娘娘等得着急了。

完颜氏亦是知道她进宫给德妃娘娘请安的消息,必然已经传到德妃娘娘耳边了,也不敢多耽搁,见尔芙主动提起,便也就笑呵呵地点点头,跟在尔芙的身后,跨过宫门口高高的包金门槛,随着引路宫女的脚步往永和宫的正殿走去。

一向是坐在正殿里等着请安的德妃娘娘,这会儿已经来到了廊下。

只见她瞧见老十四福晋捧着肚子跨进门槛,便急不可耐地迈步迎了过来,那模样就像是瞧见出嫁多年的闺女回门了一般,眼睛里都闪烁着泪光,连个眼神都没有丢给尔芙,奔着老十四福晋完颜氏就过去了。

所幸,尔芙早就知道德妃娘娘偏疼小儿子这事儿,倒也不觉得难过。

她是不在意了,反倒是弄得老十四福晋完颜氏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毕竟现在老十四和四爷的关系不比以前,越来越似是一双亲兄弟,德妃娘娘这般明显得偏疼小儿子,完颜氏肯定是要担心尔芙这个大儿媳会不高兴,忙见礼道:“儿媳完颜氏请额娘安。”

说完,她就已经退后两步地屈膝一礼,躲开了太过热情的德妃娘娘。

尔芙见状,也随着完颜氏的动作,直接在庭院里请安见礼了,动作整齐划一,便如同排演过无数遍似的,这么一对比,正处于走神状态的乌拉那拉氏就显得有些鹤立鸡群了,不过也不能怪她失态,实在是她太气愤德妃娘娘偏疼小儿子的性子了。

好在此时永和宫里的所有人都成为了有孕在身的十四福晋完颜氏的陪衬,她即便是动作慢了些,见礼敷衍了些,倒是也没有引起德妃娘娘的注意,因为德妃娘娘现在所有的注意力都被完颜氏的肚子吸引过去了。

打从完颜氏在康熙四十六年诞下弘起,这老十四府里都好些年没有添丁进喜了,如今老十四府里再传喜讯,而且是嫡福晋完颜氏有孕,绝对能算作是大喜事一件了,别说德妃娘娘高兴,便是四爷都替老十四欢喜着呢,要不是昨个儿府里闹出佟佳侧福晋的事儿来,四爷都想带着尔芙过去道喜来的。

“额娘,十四弟妹身子重,这外面也有些起风了,不如咱们进去说话吧!”尔芙笑吟吟地瞧着并肩站在一块的德妃娘娘和老十四福晋完颜氏,柔声建议道。

“对对对,看我……这脑子都有些糊涂了,快进殿里暖和暖和身子。”

“额娘,儿媳哪有这么娇气……”老十四福晋有些害羞地垂首低语道,德妃娘娘这般热情如火的态度,真是让她有些不知所措,她之前怀着弘和弘明的时候,也不见德妃娘娘这般欢喜无比的样子啊。

说完,她也没有拒绝德妃娘娘的好意,随着德妃娘娘就往正殿里走去,尔芙和乌拉那拉氏、以及老十四府里的两位侧福晋舒舒觉罗氏和伊尔根觉罗氏,也紧随其后地进了正殿,德妃娘娘又是张罗茶水点心,又是张罗汤婆子的,足足折腾了有一盏茶工夫,这才注意到殿里行礼问安的众女,态度敷衍随意地摆摆手就让众女都落座说话了。

只不过德妃娘娘今个儿是没有闲心扯闲篇了,这不她才和尔芙等人说了几句闲话,便将注意力又转回到了完颜氏的身上,满眼是笑的建议道:“之前老十四来信说起你再次有孕的事儿时,本宫就想着把你召回京来,只是额娘觉得你腹中的孩子月份还浅,怕是禁不住这一路上的车马颠簸之苦,这才作罢,正好这趟你也回来了,等过完年就别再跟着老十四出去了,安安心心地留在京里养好胎,也省得额娘在宫里惦记着。”

“额娘说的是,儿媳亦是如此打算。”完颜氏含笑应道。

虽然老十四和老十三在福建沿海督办水师,一直是住在城里,也是三进三出的大宅子,但是到底比不得在京中滋润,不然完颜氏也不会挺着大肚子从福建赶回来了,所以德妃娘娘这么一说,她就乐不得地答应了下来,她却不知道看似对她关心有加的德妃娘娘心里还有旁的打算呢!

德妃娘娘又拉着老十四福晋仔细问过她的饮食休息情况,唠唠叨叨,足足嘱咐了有一个多时辰,还特地让人去传了太医院的值班御医过来替老十四福晋请平安脉,临出宫的时候,又安排了两个经验老道的嬷嬷跟着伺候,照顾得别提多周到了,尔芙直到走出永和宫的宫门时,还有些不敢相信自个儿今个儿的经历,敢情她今个儿进宫就是来充当背景板的,除了随大流的请安说了两句话,之后就再也没有找到说话的机会……

不过,这种感觉,还真是挺爽的。

就在尔芙暗自欢喜的时候,老十四福晋凑上前来,赔着小心的低声问道:“四嫂,您是不是有些不高兴了!”

尔芙闻言,忙摇摇头道:“说句实话,今个儿四嫂要谢谢你。”

她见完颜氏流露出不解之色,尽量简洁地将佟佳侧福晋在街上出事的事儿和完颜氏说了一遍,笑着道:“要不是正好赶上你回京的喜事,娘娘怕是又要说我治家不严,未能管好后院里的这些妾室,让四爷跟着操心了!”

“四嫂不怪我就好!”完颜氏也不知道该如何接尔芙这茬,含含糊糊地应了句,便随着尔芙一块往顺贞门的方向走去了。

两人有说有笑地出了神武门,又约定好过两日一块赏花,这才分别上了马车。

“主子真的不生气?”诗兰半跪在座椅前,取过旁边放着的软枕替尔芙塞到腰后,又倒了杯热茶,亲手递到尔芙的手边,带着几分好奇的问道,她今个儿一直跟在尔芙身边伺候,亲眼目睹了自家主子在永和宫里如何受尽冷待,就连诗兰这个旁观者都有些替自家主子不值呢。

尔芙闻言,故作神秘地笑了笑,柔声道:“我素来不喜欢麻烦,你又不是不知道,孝顺公婆,和睦内宅,这是我这个儿媳妇应该应分的事儿,但是让我陪着德妃娘娘说话闲聊、逢迎讨好,我还真是觉得有些腻歪,今个儿有十四福晋帮忙分担着,我这心里高兴都来不及呢,怎么可能会委屈呢!”

说完,她还有些不放心的叮嘱道:“你回到府里以后,可不许胡说。”

诗兰知道尔芙是不愿意用这些事去烦四爷,但是想想自家主子竟然要在永和宫里坐冷板凳,她就是气不过,所以即便是尔芙再三保证自个儿并不觉得委屈,她还是气呼呼的唠叨着:“奴婢都明白的,只是奴婢就是替您觉得委屈,您待德妃娘娘那么好,甭管府里有什么新鲜玩意,或是有什么可口的吃食,您都要早早送进去一份,结果德妃娘娘却那般待您……”

从小生活在现代的尔芙,还真是不把被婆婆冷待当个事儿看。

待到马车在四爷府的垂花门外停稳的时候,她早就将这事儿丢到了脑后,反倒是诗情听完诗兰的话,二人皆是气鼓鼓的模样,弄得尔芙不得不耐着性子哄着这两个越来越不惧怕自个儿这个主子的陪嫁丫鬟,好话说尽,总算是哄着这两个人露出笑脸,气氛还算融洽地回到了自个儿的院里。

不过即便如此,这永和宫里的这些事儿,还是毫无意外地传扬了出去。

一来是四爷府里进宫请安的人不单单是尔芙一人,还有个更在意脸面的乌拉那拉侧福晋,她骨子里嫡福晋的那个劲儿还没有扭过来,似是尔芙一人在永和宫里受尽冷落,她这个侧福晋就是吃了点瓜落,但是落在她乌拉那拉氏的眼里,真是一辱俱辱,甚至她比尔芙还要更气愤许多,既怨愤着德妃娘娘偏疼小儿子和小儿媳,又气愤尔芙这个四福晋不要脸面,在永和宫里坐了大半天冷板凳,竟然还要替德妃娘娘打圆场,真是废物到了极点。

二来就是老十四府里那些嫉妒十四福晋完颜氏再次有孕的侧福晋们,不同于四爷府里的妾室多出身不高,德妃娘娘还没有和四爷的关系缓和前,格外偏重老十四胤,接二连三地将几位家世贵重的满八旗秀女塞进老十四府里。

舒舒觉罗氏、伊尔根觉罗氏,这都是和爱新觉罗氏一脉相承的宗室,这二人背后的娘家不但不比十四福晋完颜氏低多少,甚至还隐隐高出完颜氏一头,以前完颜氏不受老十四的待见,即便是完颜氏早就有双子绕膝,那些婢仆也是跟风走地踩乎正室嫡福晋,一门心思地捧着这两位身份贵重的侧室,二人还算是有所安慰,明嘲暗讽地笑话着坐在嫡福晋位子上的完颜氏就是个打理府中庶务的管家婆子。

可是现在的局面,早已经是大有不同。

随着老十四胤和四爷越走越近,一向浪荡的老十四就越是跟着四爷的做派学,一来二去的,他也就发现了完颜氏更加美好的内心,也发现了他印象里那些比白莲花还要更加纯洁几分的侧室是怎样一副蛇蝎心肠,深感自个儿对嫡福晋的亏欠之处,这胤就越发看重嫡福晋完颜氏,连出京去督办水师都领着嫡福晋一道,愣是将那些娇妾美姬都丢在了府里,这样厚此薄彼的安排,让顺风顺水地舒舒觉罗氏和伊尔根觉罗氏如何能甘心,加之二人在府里经营多年,膝下皆有子女依仗,便更是觉得完颜氏碍眼了。

不过苦于完颜氏远在福建,二人心里的各种阴谋诡计才没有赋予行动,现在完颜氏回来了,还一回来就成为了德妃娘娘的掌中宝,舒舒觉罗氏和伊尔根觉罗氏当然要想方设法地挑拨尔芙这位四福晋和十四福晋完颜氏的妯娌关系了。

其实这事怪不得别人,只能怪德妃娘娘和胤太厚此薄彼。

在尔芙看来,这德妃娘娘和胤母子俩的个性,还真是和四爷如出一辙,心里喜欢一个人就玩命地宠溺着,再也容不得旁人在自个儿跟前示好、刷存在感,瞧不上一个人的时候,那也是甭管对方如何优秀,总能找出错处了。

便如同当初德妃娘娘厌屋及乌的讨厌乌拉那拉氏一般,虽然乌拉那拉氏在宗亲里的名声甚高,但是落在永和宫这位娘娘的眼里就是透露着虚伪和做作,后来因为德妃娘娘和四爷的关系改善,她就更觉得尔芙这个从中调和的大功臣各种优秀了,也就更加看不上不论何时何地都是一副矜持自傲面孔的乌拉那拉氏了。

亦如同胤不再宠溺侧福晋,转头捧高嫡福晋完颜氏的地位一般。

舒舒觉罗氏和伊尔根觉罗氏不敢和胤对着干,不敢光明正大地找完颜氏的麻烦,但是心里这股子气是怎么都要出的,自然而然就想起了尔芙这位四爷嫡福晋了,便想着挑拨着尔芙这位四福晋和老十四福晋完颜氏对着干,不管这设计能不能有所收效吧,但是她们也没有任何损失,便是明个儿四福晋就恨得牙根痒痒地拎着把刀上门寻仇,胤再怨都怨不到她们的头上。

只是可惜,她们费尽心力地将尔芙在永和宫里受尽冷待的事儿传遍四爷府,也没能等到尔芙这位四福晋上门寻衅,反倒是成全了尔芙一把,让尔芙在四爷心目中的印象又拔高了许多,让四爷更加疼惜在自个儿亲额娘跟前儿受尽委屈的尔芙,而尔芙自个儿还不自知,一切如常,不曾抱怨,也不曾邀功,这也就更让四爷觉得自个儿没有宠错人,尔芙就是那个不管身处何地都为他考虑、为他牺牲的好姑娘。

而舒舒觉罗氏和伊尔根觉罗氏就成为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倒霉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