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一百三十章 负罪感

最新永久域名:,请大家牢记本域名并相互转告,谢谢!

蜡烛,剪刀……针线。

针线是贝贝自己拿出来的,她似乎有一个随身携带的针线包只是南小楠瞧瞧地看了一眼,这似乎是医用的?

她就像是一个遭遇了这种情况的普通打工妹一样,脸色苍白,不知所措,一声不吭地站在了一旁,除了呆呆地看着这一切的反生之外,根本不知道应该怎办的模样。

“伤口处理过了,还好这玩意没有开血槽,不然就麻烦大了。”

哐!

染血的小刀此时被贝贝直接扔到了一个不锈钢的餐盘子之中,桌子上此时还放了不少染了血的纸团。

“小楠姐,你拜托你帮我弄点热水来吗?还有毛巾……最好是干净的。”

贝贝此时飞快地说道。

“哦……哦,我、我这就去…去。”南小楠紧张地点了点头,随后踉踉跄跄地走入了卫生间里面。

贝贝此时看了眼南小楠并没有拿在手上,而是放在桌子上的手机,似乎悄悄地松了口气,将手中握紧的剪刀也缓缓放下。

她不得不这样……带着受伤的金先生是无法走远的,只能够躲藏起来但她并不确保这位认识了前后不过一周事件的小楠姐,不会做一些普通人的反应。

处理完了伤口的金先生看起来相当的虚弱,叶言的飞刀虽然没有开血槽,但刺入的伤口很深,恐怕已经伤及了内脏?

这出租屋内一点条件也没有,贝贝也没有办法做太多的检查。

“我们…需要尽快离开这里。”金先生此时低声说道:“这城中村家家户户多少都装有监控摄像头,没准已经暴露了……”

“放心,伯纳德还有劳伦斯在之前已经处理过,一时半会,他们不会查到这里。”贝贝同样低声说道:“他们还在外边躲避追捕,至少在他们全部落网之前,那些刑警的鬣狗不会马上考虑到这个这附近的地方。”

“不要小看那个耍飞刀的。”金先生苦笑道:“他可以说一直咬着我们,每次都能找到……这次,算是正式的交锋了。而去看了,我们差点输了。”

“你先休息。”贝贝点了点头。

她站起了身来,快步地向南小楠走去。

……

这种城中村出租屋的条件自然好不了哪里去,说是卫生间,其实是一个小房子隔开的,里面才是卫生间,外边则是作为小厨房使用。

当贝贝走来的时候,只见南小楠此时正早烧着开水,双手正握着了一柄菜刀,抖个不停的模样。

“小楠姐。”

“吓?怎、怎么了?!”南小楠此时顿时吓了一跳似的,连忙后退了两步,双手握住的菜刀,也自然而然地指向了贝贝。

她顿时一惊,连忙将菜刀放下,“我不…我不是,我就是……”

“没事的,小楠姐。”贝贝摇了摇头:“我不会伤害你的,等老板的情况好点了,我们会马上离开。所以……小楠姐你能暂时合作吗?”

楠小楠张了张口,但戒备却没有放松下来。

贝贝此时走前一步,南小楠直接后退了一步,手更抖了。

却见贝贝没有继续再往前走的意思,反而是拉开了衣服的拉链,从里面掏出了小半叠的钞票,缓缓地放到了炉灶之上,“出来太急了,我只是带了这些……不够的话,我再想办法。真的,我们不会伤害你的。”

“你们…你们到底是……”

……

……

“一个都还没有抓到?”

改装过的采访车上,正在指挥着小队进行追捕工作的叶言略显得有些烦躁他有种功败垂成的感觉。

“继续追……他们跑不了多远。”叶言皱着眉头道:“其中一个应该受伤了,他们走得急,身上一定没有伤药的,附近的药店之类的地方,多关注一下。”

说着,叶言暂时关闭了通信,揉了揉眉心,“老马,你没事了吧?”

“头还有点晕……都怪我。”马厚德此时脸色有些不怎么好看……如果不是自己暴露了的话:“对不起,老叶,我不应该还带着证件的。”

“证件是假的。”叶言此时摇了摇头,随手一扔。

只见一本有些烧焦痕迹的本子,此时扔到了马厚德的手中……他低头看了一眼,“假……真的是假的!”

证件的上的照片居然是一张粉红卡通小猪的贴纸……

“马警官,你的证件在换装的时候,我给你保管了的,你忘记了?看,还在我这儿呢。”小狼人此时飞快地扬了扬手。

“这……”马sir此时不禁张了张口,下意识道:“这小丫头看起来挺温柔的一个人,居然这么狠,用个假证件就敢诈我……还用刀捅?要不是我穿了背心的话……简直是疯子!”

“就算你没有穿背心,你也死不了,最多就是受点皮外伤而已。”叶言摇了摇头,旋即扔出了一把匕首,“这是在现场找到的……捅你的那柄匕首。”

马sir下意识抓起看了一眼,旋即似发现了什么似的,手指扣到了匕首上的一个按钮,然后手指捏着刀尖往里面一推……刀尖瞬间推进去了。

“弹簧的……”马厚德此时不禁苦笑了一声,摇摇头,“劳资…我这次输得不冤。”

叶言此时紧盯着屏幕上的地图,喃喃自语道:“金泽……你到底藏在了什么地方。”

……

……

恐怖组织,复仇……【冰淇淋布丁】,袭击。

在贝贝的讲述之下,南小楠的神情一直都在更换……直到最后,贝贝停止了讲述,静静地看着南小楠。

她知道,对于一个平凡的城中村的打工妹来说,这些都是需要时间去消化的事情。

“……你,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事情?”南小楠最终迟疑着问道。

“因为。”贝贝此时盯着南小楠的双眼,缓缓地说道:“小楠姐,你和我们,是一样的人!”

“我怎会和你们是一样的人?”南小楠此时反应激烈地说道:“我就一个普通人,打工的!我不想惹麻烦!”

“小楠姐。”贝贝此时正色说道:“你恨吗?你恨那些夺走了生活的超凡力量……你恨那个让你的未婚夫坠崖死亡的不知名生物吗?”

不,我不恨……

南小楠顿时脸色一白,【惊恐】道:“你怎么会……”

“我们调查过你。”贝贝淡然说道:“我们调查过你的出生,调查过你过往所有的资料……希望你不要介意,我们在这里设点开店,需要很小心,所以任何有接触过的人,我们都会很仔细地盘查。”

南小楠沉默不语。

贝贝也不步步紧逼,安静了下来。

好一会儿之后,南小楠才略有些紧张地道:“我…我去给你弄点吃的吧。不过只有面条了……今天,还没有来得及买菜。”

“幸苦你了,小楠姐。”贝贝点了点头,但却随手将南小楠的手机给收了起来。

南小楠也没有说些什么,快步躲入了小厨房当中。

金老板一直没有吭声,似乎睡着了似的,但此时却缓缓地睁开了眼睛来,“他们有消息吗。”

“没有消息。”贝贝飞快地道:“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

“嗯。”金先生点了点头,眼睛又合上了。

……

……

很快,面就下好了,是清汤面,面汤上飘着几根青菜,鸡蛋……鸡蛋好像是就放了一个,分作了两份。

贝贝直接端起来吃了,半点也没有嫌弃,并且直接吃了个精光,但是金先生并没有醒来。

“他…金老板好点了吗?”南小楠此时低声问道。

她坐得远远的,几户挨到了墙角的位置。

“应该没有伤到内脏。”贝贝看了眼道:“不过伤口也不会那么快就愈合,毕竟我们也只是普通人而已。”

一阵沉默。

南小楠打破沉默道:“你要喝点什么吗……小冰箱好像还有点喝的。”

“小楠姐,如果你不想说话的话,就休息一会吧。”贝贝此时轻声道:“不用强迫自己,我们也会安静的……安静地呆着。”

南小楠默默地点了点头,旋即拿起了一张毛毯裹在了身上……有抱起了一个抱枕,整个人就那样缩了起来。

贝贝则是打开手机与电视,大概是为了关注外边的信息。

南小楠还在思考着下一步的行动……虽然不知道怎地这伙人的躲藏点曝光了,搞得现在化整为零四处逃散……但毫无疑问,她与这个组织的关系似乎有了突破性的发展。

只是,取得了这种进展之后的下一步呢?

南小楠至今也还没有弄明白【钥匙】的问题……接触金老板的这个团队,也是基于女仆小姐给出的提示。

事实上,如果不是作弊似的直接星创了【大清药丸】的话,她可能直到现在还不认识金老板与贝贝……不,可能还不知道有他们的存在。

不过,既然未来老板与老板娘两位知道自己拥有星创的能力,想来也不会猜不到自己会作弊的吧……或者说,这根本不算是作弊,而是被默许的。

南小楠几户可疑确定,接触金老板这一行就是未来老板洛先生的意思了。

加入他们……成为这个复仇组织的一员,然后帮助他们不断地向超凡力量复仇?

真的只是这么简单的嘛……如果真的只是这么简单的话,也不用绕了个圈子,只给自己一颗药丸的提示吧?

还有钥匙……

她下意识地把弄着一直挂在身上的这把【钥匙】。

“这钥匙,很重要吗。”贝贝的声音忽然传来。

……

南小楠抬了眼,只见贝贝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看向了自己。

南小楠想了想道,便低着头,幽幽地道:“这是我以前住的地方的钥匙。”

“以前住的地方?”贝贝怔了怔。

南小楠点点头,声音更轻了:“我总感觉他还会回来的,所以就一直保留了下来……那地方原本我们已经和房东谈好了,要买下来,当作是我们结婚后的新房的……我,我是不是很傻?可是留下来有什么用……我一次,一次都不敢回去。”

“这样啊……”贝贝默默地点点头。

此时金先生忽然醒了过来,咳嗽了两声,将二人间的沉默打破,“贝贝,我想吃点东西。”

“好,我帮你。”贝贝连忙将清汤面捧到了金先生的面前,小心翼翼地喂着。

南小楠没有说话,继续将自己当作是透明的模样,蜷缩在了角落的位置。

……

【钥匙】的来历当然不是这个。

这个是她之前编好了的,想着找个合适的时间在不经意间说出来,直接给予对方暴击,从而更好地接近金先生一行的……却没有想过会是在这种时候。

至于所谓的【新房】也是存在,并且早在她到来城中村之前,就已经安排好了。

不过……现在这样效果似乎不错,起码她能够感觉的出来,贝贝的目光柔和了许多。

至于欺骗感情之类的……对于一个苟到了世界破灭的魔女来说,阴谋与诈骗,谎言,甚至是罪恶,早就已经是司空见惯的事情。

她自然是不会觉得自己有负罪感的。

毕竟她所面对的这一伙人,只不过是一群带着对超凡力量仇恨而活下来的凡人。

她不同的,她本身就是站在了超凡力量的一个高级巅峰阶段的虚空旅人,尽管嘻嘻哈哈,只是本质上对于凡人的看法,可以说是某种已经固化在了所有虚空强者心中的观念。

但她不得不思考未来老板的用意。

此时,金先生似乎在贝贝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什么……南小楠也没有听清楚,却见贝贝脸上露出了犹豫之色,似乎想要争辩什么。

然而,在金先生的注视之下,贝贝渐渐放弃了抵抗,有些不甘地点了点头。

随后,贝贝默默地看了南小楠一眼之后,便什么话也没有说,拿起了东西边直接往门外走去……开门,走出,关门。

“她…贝贝去做什么?”南小楠不由得紧张地问道。

“我让她去办点事情。”金老板此时看着南小楠,目无表情地说道。

南小楠喉咙咕咚了下,硬着头皮的样子说道:“她…她就不怕我做点什么吗?”

“你可以做点什么。”金先生却随意说道:“在我看来,你现在最应该做的事情就是将我绑起来,然后通知警方的人,这样你会更加的安全……相信我,就算你这样做,贝贝他们也不会报复你,更加不会伤害你。”

“你是不是……傻。”南小楠不由得怔了怔。

金先生却随意道:“我们本来就很傻,我们要做的事情,本来就是不可能成功的事情。”

“那你们还做!”南小楠不解道。

金先生只是深深地看了眼南小楠,缓缓说道:“你做的面条,味道很好。”

南小楠缓缓吁了口气,随后眼睛一瞪,“毕竟收了钱的!”

金老板笑了。

南小楠发现,她第一次看到这个男人露出了笑容……嗯,不怎好看,甚至还有点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