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的小穴最爽了

媽的小穴最爽了 佚名 7551 字 2020-06-04

用力掉,口中哀怨地道:「都三月了,是忙,忙地家

都不了!」

原本心情低落的我起,期地道:「爸爸又不回了?」其用不

著回答,她失落的表情上就可以判大概的情。父常年在外地做建材生

意,忙忙碌碌,一年也回不了次家,然嘴上支持父的工作,但暗地

是腹幽怨。不,父本打算明天回家一次,再一次因生意上的事

情改了。

叫姝,今年四十,下班回家便到了消息。她垂地

包包在了沙上,傲人的胸部因烈的喘息而人地起伏著。一火焰

地我的心底燃起,我豫良久,最後鼓足勇到她的身後,手住她的胳

膊,同早已揭竿而起的小弟弟上了魂地臀,然隔著衣

料,但一大的足感如流般瞬遍了整身心。

「生了,不是有我,他不要你我要你!」我能感到自己烈的

心跳,每一字都是抖著吐了出。

到子的安慰,舒心一笑,向後一仰,靠在了我的肩上,烈焰唇吐

出一串的息:「你小家夥,在外面肯定常哄女孩子吧?」

然有感到我的常。而香肉在抱的我,血如沸,根本法

抑制急欲射的,竟情不自禁的著臀部,中幻想著自己的肉

棒插入暖的肥穴中用生的力操到天荒地老。

我的呼吸越越沈重,抱的臂也越越。了:「小默,

你怎了,不舒服?」

她凹凸的身在我的身上回摩擦,反抗更如火上油,底焚了我的理

智,手竟然用力的握住了的乳。

色大,突然生出一股大力,了我的抱。

她的色通,不知是因生是的原因。

「小默,你做什?」

此的我已恢了理智,且恐地低下了,早已了十遍的

竟海中消失。

理了理有的,有再什,身回到了自己的室。我

立即如重,奔回到了自己的房。一坐下,一股悔意油然而生:「你

是男人?又浪了一次大好的。」於此同,又忍不住心起:「

以後怎看我呢?不把我成禽?」一唉,反,愁至

「吱」地一,是推房走了。我立刻尬的低下了。

板著做到我的面前,道:「小默,你平看那些片我其都清楚。」

我心一震,垂地更低了,恨不得找一地去,手毫目的的揉

搓著床。

「本,你年有方面的需求也是正常的,我也有打算拆穿你。」

「嗯,我知道了。」我嚅著。

「你知道什?」提高了分,「我看你是底被那些西教了,你

竟然……竟然……」的音流露出恨不成的哀,我偷眼一瞥,

只她盈如玉的上淌著晶的滴,原本就成熟美的人,更添了一份

的,人心魂,欲不能。

看到,我於鼓足了勇,起大道:「才不是片把我教了,

而是,而是……」

「是什?」

「豁出去了」我心中算著,「今天不捅破,恐怕以後就有了!」

想到,我用力拉住了她的手,道:「,我每天做都你。」

神色一,竟有了的喜色,她擦了擦眼,柔道:「是,那也

什!」

「我是和你做,每天都是!」

神色呆,如遭雷,呆了十秒之久,猛地抽出了手,「啪!」的

一脆,重重地到了我的上。「你,你真是畜生,我怎生了你的

孩子,!」眼又如的珠子一般,止也止不住。

我正言地道:「,你什打我?我什不能想你?」

「啪!」更重的一掌到了我的上。

「打醒你孽子!」站了起,「你什,因我是你。」

「什你是我就不行?」

愕然地看著我,不知道是因得我已不可救是被住

了。

我也站了起,她入,一手腰,一手揉臀,同烈地吻朱

的唇。口中不清地道:「,我想要你,真的想要你!」

一瞬持了一秒,便始了烈地反抗,我又怎她逃

的,臂地箍住了她的身,上下其手,一摸。我是男,

然不知道如何挑逗女人的性。

「姝,我你!」我喊出了的名字!手始向她的衣服侵犯,首

先,右手插入了她的子,摸到了魂地肉臀,我激地用力揉搓著,舌

在她不躲的上肆意的吻,那的味道是水吧?

「,原子一次吧,我你性福一子的。」我在心中默默的祈

,左手暴力的扯了她的上衣,粉色的乳罩罩住了半肉球,有大片

的雪白出了一深深的壑。

「放我,小默,快放我!」大喊道。

事到如今,我有怎放,而她助的叫喊反而更加刺激了我的性,一

手她,另一手是退下了自己的子,露出了予的。

你看,我握住的嫩手放到了巴上面。

突然之,那柔的感成了一烈的疼痛。用力捏了我的卵蛋,

我痛苦地哀嚎起。趁逃了我的抱,向外跑去,但她到我痛苦地呻

吟,微微一豫,回望。

「你事吧?」

「你也太用力了吧,想我子?」疼痛之感其已好,我坦然

地巴矗立在她的面前,然我不知道等待自己的是什命。

息仍,道:「件事到此止,我不和人的,你的

收,我好好!」完之後,也不回地走了。

我力地躺在床上,心理不出的空和落寞有些害怕,然不

揭我,可是我以後怎面她呢?恐怕正常的母子也法持吧。

此刻又是怎的心情呢?一定很心,也一定我底死心了。我拍了拍自己

的袋不它再去胡思想,可是了的事情,我的心的了。

之後的天,依按上下班,按叫我吃,只是色平淡,沈默

寡言,家失去了往日馨的氛。

面朝夕相的,我始有死心,常偷她衣服和洗澡,通母

穿的泄自己的望。不知不中,一月的匆匆而。天中

午我正在午睡的候,突然被一湍急的水醒了。我知道是洗澡的

音,子的巴揭竿而起,暴怒欲射。

我手地走到浴室的一扇窗口走去,因我通常是通它偷母香

的肉的。然而今天我意外的浴室的有,一窄窄的隙

大好春光暴露。我登心如鹿撞,地接近,只正在全身赤裸

的淋浴。

她的屁股又肥又,而不失性,一典型的人乳然欲,小腹

是平平坦坦,有一肉。全身雪白如玉,只有下毛出奇的密,

著晶的水珠,散著一股淫靡的息。一黑的包在後,姣

好的面容堪色,成熟中不失青春的活力。

我用力吞了一口唾沫,左手伸,扯起巴用力的揉搓起。

背著我,腰腿抹沐浴露。而那肥美的穴正好落入了我的。我用力

大目,生怕自己突然瞎掉,同手套弄地更加快速了。

著屁股,的毛中,粉色的唇向微微,桃源

洞口中不地有水珠,淫靡至,就是生我我的地方?我恨不得跑

去用力含住,最是理智了情,著一流遍全身,一股稠的精

液射而出,落到了板之上。我如同一受的兔子,迅速回到了自己房

我大口大口喘著,久才平下,暗母近一年多的,然竭

全力偷,也用手偷拍,然而向只是能看到一廓而已,得今天

如此的幸,怎能不我心潮澎湃。

突然之,一大的念入我的海:「不是故意勾引我呢?」

一年以,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只有一件往日看的小有些的似,

也暗合自己的意淫程。

我用力晃了晃袋:「不要胡思想了,如果再一次惹火的,後果

不堪想。」苦中,如流水。

「小默,出吃了!」的音一如既往的平淡,毫感情,我的希

望地粉碎。

今天的菜算盛,而且都是我喜的菜,我也早就了,埋狼吞虎咽。

忽然了一口,道:「哎,小默,我只有你一子,你一定要好,

不要失望啊!」

的我感到了感,我放下碗筷,道:「,你放心,我好

好的。」我法克制自己的淫之心,於是只能用安慰母。

了一口:「那就好,你爸爸了,他要一月才能回家。」

「要一月?!」我故作地道。

「嗯,小默,你想你爸爸?」

「不想,不定他在外包二奶呢!」

「胡」斥道,「不要胡!」

是一月,最多的一。晚之後,我反,著的

每一句,最後暗下心,抱起,走到了的室。

到我,略地道:「有什事?」

我放下,坐到床沿,道:「,你不是要收我的,我你送

了。」

:「也好,等高考之後再你,省得你。」

「,你冤枉我!」我注著她地眼睛大地著。

眼光,然不敢正我的目光:「我怎冤枉你了?」

「因我根本就不。」

「你不?你自己的有那想法不?」事重提已少

了怒。我心中一喜,伸手去她的肩膀,身子一,有反抗。我一

不敢冒,只是柔安慰道:「,爸爸不回家,不是有我,我照

好你的。」

我感到的身有了,似乎微微有些抖,上特是脖子上一片

潮。我目不睛的注著,低努力吐出字:「胡八道!」

一句的「胡八道」彷有著奇的魔力,我的心禁不住酥起

,我情不自禁的手住她的肩膀,到她的耳根,柔道:「,我照

你吧!」

依低垂著,脖上的潮如同西天的彩霞,妖人。一直沈

默著,我心的火越越是旺盛,臂向下移,越越,伸嘴吻的

香腮。

「嗯」的一,道:「不行啊,小默。」手我向外一推,我就

一仰,躺倒在床上,同把抱到了我的身上。的肉身在我的身上,

而一巨乳恰好在了我的上,幽香鼻。我立即用力啃咬起。了

下,我翻身她在了下面口中焦急的道:「,我你,我照你吧!」

中,到了的一息。接著反抗停了下。我心中大喜,

伸手向下摸去,下面已是漉漉的了。手指用力一扣,滑,

是一吟,臂上了我的脖子。

我心花怒放,匆匆光了衣服,分她修的腿,巴移到洞口,

分花蕾,腰身微一用力,利地刺了去。被的肥穴地包裹著,

地滑向最深,我的望彷已抑千年,此刻於找到了一宣的

我深吸一口,始狂的抽插起,,胸口急地晃

起,我手用力握住,狂地吮吸著。抽插了大百下,男的精一泄而

出,注入了的。

我吐出一口,趴在的身上不得起,疲下的依留在

的。食指在我上戳了一下,嗔道:「快下,重的身

子要的。」

我躺到的身,笑道:「,你真漂亮?」

「油嘴滑舌的西」佯怒道,「色起又是莽莽撞撞的。」

「,我表很差?」我手婪的揉搓著母的乳。

身,我相互在一起。道:「男孩子第一次都是的,

以後好的。」美的此刻分外地清晰,我情不自禁地住,吻

著她每一柔的肌。身呻吟起,一手在我的上地摸

著。很快,巴再次昂而立。

我它杵在的洞口,地蘸著晶透明的液,起。

用力扭了扭腰身,彷是在示意我快些插入。

我上心,笑道:「,我要插去了。」

「嗯!」迷著目,不出的媚人。

於是半入桃源洞口,突然向上一滑,淫液拉成了一根,

了的身。

又用力扭著身,腿上了我的腰,道:「小默,你在做什,

快啊!」

「什快?」

「快把你的巴插。」焦急著,手蒙在自己的上,彷在

遮掩自己的羞。

「可我是母子啊!」

「你家夥!」突然坐了起,拳如雨般落到了我的身上。

乳因此而跳起,我笑嘻嘻地住了,道:「阿姝,那我去了啊?」

「嗯」停止了攻,地了。

我跪在床上,抱在自己的腿上,巴了肥穴,噗嗤一,根而

入。的乳在我的胸膛,彷一催化,我更加力的抽插起。

「嗯……嗯……嗯……嗯……」快淋漓的呻吟起

「阿姝,舒服?」

「舒服」

「叫我老公!」

「西!」的拳一次落在了我的後背上。

我立即了作的幅度,如水蛇一般扭著雪白的身子,口中叫道:

「好老公……老公……棒老公,快用你的巴操吧,阿姝需要你。」

我哈哈大笑,放在了床上,狂猛抽起。

在的指下,我不再一味莽,而是了控制奏。可能是因

很多色情小的故,我起很快,把操的欲死欲仙。

一股股精深灌而,已次高潮。

我巴抽出,坐在的胸口,巴到的嘴,道:「,舔

一舔你的小老公。」瞪了我一眼,得吞了去,香舌,吮吸不。

最後我索性站了起,跪在床上我口交,而吮吸卵蛋,而舔弄,

好不快活。不知了多久,才吐出巴,道:「不行了,我嘴巴好疼。」

「那你把屁股撅起!」那可是我魂地地方啊,我的思回到了生

香的景,但是在,已真真的屁股撅在我的面前,等待我的

抽插。

我迫不及待的插入,不地撞著肥美的臀部,每一次撞都一次前

所未有的美妙感。我在的身上,每一次都是插到了最深,聆著她

魂的呻吟,真恍若境。

「」嗯……子用力啊……用力操我……」

「老公,你好棒……嗯……」

,一舒的起,是的手。「操,真!」我循望

去,手就在自己身後,於是有抽出巴便拿到了手,我本想立即

,但看到手上示的名字之後,我把它母,道:「接吧!」

接,道:「能接?」

「接!」我果的吩咐。

於按了通,手到耳:「喂!」

我用力巴刺到了最深。

:「啊……」她伸手捂住了手,回道:「小默,。」

我,把手移道:「什,不小心撞到上了。」

:「小默很,我也很好。」然力制,但她的音然有

些抖,因我的巴正在她的肉洞慢地著。

:「你什候回?我真的事……啊……啊啊啊……」

著我狂的抽插,於有忍住,快的呻吟口而出。

:「啊……喂……啊啊啊……」

我加快自己的奏,喊了一串的「喂喂喂,啊啊啊」之後,有

得到方的回,便上了手。

「你西,你要害死我?」

「怎,我你到底的,哈哈哈!」

了一口,道:「我怎生了你的子,啊啊啊……啊啊啊……

好棒的……好子……乖子……」

於,我攀上了望的峰,我巴抽出,淋漓的精液在了的屁股

之上,我意的吐出了一口。也回身,嘴我疲的巴含了

去,吞吞吐吐,很快便清理!

我躺在床上大口喘息著,我瞥了一眼,才是晚上八半,便道:

「,我出去散散步吧!」

「好啊!」心情舒,便同意了我的求。

是夜,月朗星稀,蒙蒙夜色中影婆娑,行人流,整小安祥和,幽

美如。我和如情般著手,徜徉其中,好不快意。更如初的少女,

而咯咯笑,而撒嗔怒,我忍不住又手起。手在她的屁股上

回地摸揉捏著,或伸嘴在人的乳上舔弄。是一跺,含笑斜瞪我

一眼,在是太可了。只有行人路的候,她才用肩膀我推。

我小比偏僻的地方有一草坪,面植著多的花朵。我和

路的候,恰好有情躺在草坪上相互吻著。我一,

道:「,我休息一下吧!」

,在草坪上的石凳落座。我一手住的腰肢,一手在她

腿下面,抱放在了我的腿上。了下,急道:「臭小子,快

放我下,被人看我能活?」

我到的耳,笑道:「,你越是,越是吸引人的眼光,但要

是在的,人恐怕都避吧?。」

言一愣,接著狠狠瞪了我一眼,眸而成了一汪湛的秋水,笑

意盈盈,我心一堵,腹部,恨不得她吞入口中。唇微,一排

光滑,向我靠,粗重的喘息如三月春,著馥郁的芬芳,醉人心

脾。

我低吼一,狠狠咬住了她的香唇,接著舌地在一起,互

相吮吸著甜美的津液,地慰著方,我的胸膛地彷快要爆炸一般,

其中滋味,非言所能表。而我的左手,熟路地探入的,捋

的毛,食指和中指逆流而上,分向四壁摸索。

一,乳了上,唇吮吸也更加力了,在的引

下,我也了吻的技巧,母子人,和至。

「乖子,再插得深入一些……」在我的耳喘息道。

「嗯,阿姝!」我手立刻加大了力,同拇指唇上部的那一粒相思

豆慢,不多,淫水淙淙而,我的手地一塌糊。咬著我

的肩膀,生怕出音,吸引路人的注意。其香的景,大家都是很

感趣的,只是於面,通常瞥了一眼後就移了目光。

「啊……嗯……乖子……好老公……嗯……」

是忍不住出了呻吟,我的舌在她雪白的脖子上舔,激得

身一栗。同,五指在的力的,淫水已她的子

透,我甚至能到「噗嗤!噗嗤!」的音,淫靡而且香。

「老公,我要了……嗯……了……」

於,在我的手中到了高潮。而她始在扭著身,大的屁股在

我的巴上面摩擦著,然隔著衣服,但的肉浪感十分清晰,巴被在

,欲要爆一般受。

「阿姝老婆,舒服?」

「乖子弄得我好舒服。」

「我也要舒服一下。」

我身上了起,坐在我身,把手伸我的,握住了的

,道:「你打吧!」

「不要!」我手不地玩弄著她的乳。

「那你口交吧!」

「不要,我要射在的洞!」

了,道:「那我回家吧!」

我立即拉住了她,向身後指了指。意,上露出了之色。

「,老婆,我保不有事的,相信我。」在我的死打之下,最

同意了。我躲在一棵月季花的後面,迅速退下了子。

的肉洞早已是漉漉的了,於是巴十分利的刺入,抽插了百十下

之後,我始九一深,惹得不扭腰臀,浪不,我手抓起自己的

塞入了的口中,施。肉壁暖而有性,我地包裹,其中

液潺潺,甚至流到了的屁股上,使得每一次撞,都出啪!啪!

的音。

「乖老婆,子要操你的屁股!」

十分地跪在地上,明亮的月光照下,她肥美的穴清晰可,

的毛因的故,向分,肉洞一一合,上面布了液,粉色

的嫩肉若若,何其淫,何其淫靡?

巴快速插入的淫穴,大力抽插起。

月明星稀,行人稀少,倘若路上望,透密的枝,一人

跪在草地上,屁股向上撅起,一男人腿蹬地,身子伸直,手地,

在起的屁股上,永休止地著。

「在的人真是放啊!」

「是啊!明也跟老婆一下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