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再逗媽了,快…插進來…幹我…

十年前,因父有了外遇,了我在的後母,跟了婚,在父系社的法律下,有取到我的,我就跟了父,父是一端霸道的大男人主者,十年都不我跟面,直到上月父中住院,我才敢向阿姨提出跟面的要求,想到阿姨很爽快的一口就答了。大概是由於我跟阿姨一直不是很的故吧!於是我透一些戚的索,於上了,在那,相激,「小俊,是真的?太好了。」哽咽著。

我跟由於太久了,然那年我已不小,但是十年在太久了,我她的印象已都模糊了,只有在心把塑造成一美高雅的女人。了的地址,我好第二天晚上在家面。第二天中午,我就到百公司想件物送面。我也不知道什,著百公司的扶梯,我一一的逛去,到了三的候,我的目光不由得被一位美的女人所吸引,她正在我的上方,正要跟著扶梯上四,我不由得跟了上去,她的背後仔的欣她婀娜窈窕的的身材,她穿著一套剪裁得的套,白色短裙裹著的臀部,可以臀部看到三角的,看得出是那又窄又小著蕾的,我的角度,次差可以看到裙的光。

就在要到五的候,她突然一踉往後跌倒,我的跨上格扶梯接住她,我才看到她的容貌,然因受了而有些失神,但是仍可以看得出是成熟美的女人。「小姐,你好吧?」我一手著她的背,一手托著她的臀部。「啊…我…死我了…我…」她仍有些魂未定。「事吧?」「喔!事…事…你,先生,好你救了我…否…」「事就好了。」我才把她放了下。

「我也真是的,走路都跌倒…啊,我的鞋跟了!」我看她右色高跟鞋的鞋跟正好卡在扶梯的。「糟糕,怎呢?」「我看先到下皮鞋部一好了,等一下你再到街上看看有有修鞋的。」「只好了,哎!」「怎了?」我扶她就近靠著,下身她的。

「啊,小姐,你大概扭了,你看,都起了。吧,你我,我打叫你家人接你。」「我…我自己一人住,先生,我…我不知道怎,你…你方不方便送我回去?」

「…那好吧!不,你先等我一下,我先去西,很快就回。」她了之後,我用最快的速度跑到二的女部,用瞄的方式看中了一套衣服,好吧!就一套。我了之後又快的回到五。「先生,真的太麻你了,不好意思。」她著喘的我。「不要的,我走吧!」我她的手搭著的的脖子,扶她下。只到她身上一股淡淡的幽香,令我有些然,也是遇也不一定,我低一看,哇!我看到她乳,的外面是一件色的蕾胸罩。程上。「送女朋友啊!」「什…什…哦,不是,是送我的。」我指著手的提袋。「人。」她一笑。「是…真的。」「到了。」不知不已到一幢大前面,她。我又扶著她上了梯。

「便坐吧!我你泡杯茶。」她踉著。「啊!不用了,你看你走路都有了,,房有米酒吧!」我等她回答就到房去查找了米酒。「我看看你的。」她的抬起她修的。「不…你要先把下才行。」我。

「噗…」她笑了起,「啊!」

「我扶你到房去吧!」

「我看不用了,你…你把去就行了。

「好吧!」

我才我的前面有面子,我子中看她把裙子整撩到腰部,天啊!一件色窄小的蕾半透明三角就呈在我的眼前。

「好了。」「你真是好人,算算我的子也跟你差不多大了。」就在我她揉的候,她。「不吧!人,你看起不超三十。」我心突然想到了什。「噗…你真,不你,我今年三十九。」我一念,不,不,怎有那巧的事?然後的瞥桌上一,袋一,上面的名字正是,那地址不正是我的那地址?

「你…好吧?」我回神,眼前美人竟然就是我。我要不要破?不,不要。然我心的春一下子被了一盆冷水,但是我已有了主意。

「喔,事,我是在想你真是天生,…漂亮,身材又好,竟然…」「嘻,你真。」「我…我是真的…你…真的很漂亮。」「呵…你看你都了。」她一副天真漫的模笑著。天啊!我真的心了,我喜上我的了。「有…有好一?」我。

「好多了,你。」「我…有事,告了。」「…不多坐一?了…你告我你的名字呢?我叫小柔。」「我…先保密,我完了事再的,到候再告你吧!」「你…真的再?我…」她送我到口,竟有些不。「小柔,我誓。」我真的。「你。」她突然在我上了一下。我她的眼神中我出了一些,…我楞了一下,凝著她,她也凝神著我,人的眼神都有了情愫。我忍不住上前抱著她,嘴唇上她的嘴唇。她先扎了一下,然後就的反吸吮我的舌。「嗯…你…怎呢?…我才不到小…怎…我怎」我再把嘴上,不她下去。

一,我相著坐回沙。「我…我不知道…什…第一眼看到你就有似曾相似的感受…好像好像…人一…可是…人不……」「如果…如果…我是你的人的…你吻我?」「…我…不管了…就算你是我的子…我也…」到,她突然凝著我,若有所思。

「你…是真的…」我有高。她突然抱著我「我出你了,你是小俊,不,我的孩子。天啊!什?」她的眼流了出。「你早就知道了…是不是?什…要…」「…我…我也是看到桌上的才知道的啊!」「唉…老天真是捉弄人…了…既然…好大成…」到,我不禁有些失望。天後,我和阿姨好,搬到那去住月。就,我和住在一起了。

有天下午下班回,正在房作晚,我就循著音到房。「先去洗澡,我很快就好了」背著我。下腰要打子,我本正要身,看到一幕不由得停住了,原今天穿著一件很短的窄裙,她下腰的侯,我後面清楚的看她黑黑色的三角,著蕾,只包著臀部的一小部份,可以看出是很小很性感的一件三角,我不禁看得下身起,不知道有多久,好像一直找不到她要的西,而我也更仔的欣光。

「啊!」似乎感受到我火的眼神,回,我有失措,匆匆的回身走向浴室。一幕一直停在我的海中,洗澡忍不住始套弄著我那已勃起的具,突然,我一影子在浴室口,豫了一下,我打,看的背影房,我心一狐疑。

「…」我一月前搬以後,一直有些常的。以前她不叫我洗衣服的,可是天,是叫我去把浴室子下的衣服拿去洗衣洗,而我每天都在子各式各性感透明的的三角,有一件,有好件,有的留著一些黏液,而且每次都是在一堆衣物的最上,好像怕我看不到一,莫非…,。一想到是不是刻意在惑我,心就一和。

想到,不禁再仔的回想一些蛛,突然想到有一次早上,我睡醒,眼睛眼直看著我勃起的下面,有我已醒,只看她似乎在豫一件事,突然,伸出手慢慢靠近我已快裂的部位,就快接到的候,她的眼神跟我正著,反烈的上把手回去。

「我…我…怎不把被子好」避我的眼睛,回身出去。想到我更肯定了。我匆匆好衣服浴室,在房,我走了去,好像在想什,在做菜,只是看著上的子呆。我走去,拍了她一下,她好像一,大叫一。「啊!」「小俊,你要死啊?」「!你在想什啊?」「……什……吃了!」我一直都得很美,在子更我心不已,我伸出手拉著她的手,「好,一起吃吧」似乎被我的弄得不所措,但是有拒。

桌上我一直注著的眼睛,一直一副促不安的子。

「小俊……,你嘛一直盯著看啊!」

「喔…!什,只是得你今天好美」

「小鬼!的豆腐都要吃啊!」

「是真的,,其…其我一直都得你好漂亮」

「老了」才不呢!如果…如果我不是母子,我…我一定」

「一定怎?」似乎很急迫的追「一定…一定狂的上你」

「小俊…你是真的」「然是真的」我伸出手握著的手,了一下,但是有拒,也反手握了我,用拇指捏了一下我的手心,然後就把手。「唉…」「,怎了?」「什,小俊,你能回到我的身,我真是太高了,跟你爸爸婚以後,他一直都不我去看你,十年,我…我真的好想你,今天,我母子於聚了,我…我真是太高了…」著,掉下了眼。

「,我也好想你,你知道?」我忍不住站了起,走到身後,用力的抱住她,手好在她的乳房上面,不有拒,也站起身「小俊,你大了」伸出手著我的。「,我…我你…」「我也你,孩子」激的用力抱著我,手著我的胸膛。

我真的感受到的乳房在我身上,我更用力的著她,真的感,不由的我的下面已,正好在的小腹上面,似乎也感受到了,低下,把我推,身去,我的上已是一霞。「孩子…你真的大了…我…」完就拿起碗筷往房方向走去。

「小俊,你的是真的?」「什…什是真的?」「你…你你…我」「然是真的,我誓…那天…在百公司…我就…」「傻孩子,什誓,我知道,我母子…唉…一定要有了…」著就走房。

不一,房走出,「我房去了」我楞了一下「喔!」我在想,在才傍晚而已,而且自一月前我搬以後,乎每天吃完後,都坐下陪我看,今天怎…,莫非…,我做了一大的假,好,不管有有猜,相信也不怪我的,有了定以後,我走向的房。房掩著,有上。我推,眼前的景像不由得又我一,原背著房正始要衣服,只看下上身的t恤。我看到裸露光滑的背部,上面一件黑色胸罩,跟才在房看到的三角一,是成套的。慢慢的,似乎刻意要我看一,的解窄裙上的扣子,再慢慢的拉下拉。

天啊!挑逗,已我快破的,更得受。那件黑色蕾三角於呈在我的面前,又窄又小的空三角,候穿在身上的感受,跟在洗衣看到的感受完全不一。慢慢的,解上胸罩,我後面仍可以看那蹦出的乳房,是那的挺,然後又地,很雅的拉下三角。我完全的看了,全裸的身,好美,好美,乎快我忍不住要去抱住。但是我是忍了下,久了她感受不出我在後面?不,一定是故意的。

下身,拉,拿出另一套衣,天啊!我已血了,就在下身的候,我看了,後面清楚的看著臀往下,一,旁著多的毛,那是的,的小穴。

即,穿上才拿出的新,一是一套性感透明的水色蕾三角,然後套上一件我看的粉色薄睡衣。我是提不起勇走上前去,於是退了出。

「唉…」只背後一息。後,走了出,我假在看,走到我的身,我,哇!在光下,的一身,直是令人法忍受,透明的睡衣面,清楚的可以看水色的胸罩和小得不能再小的三角,透薄,密的黑色毛,若若,太美了。「小俊…」口著。「你…不懂我?」「…」我再也忍不住了,我站了起,用力住。

「我懂…,我早就懂了」我托起的下巴,我吻了上去。「嗯……」不但有拒,更是把她的舌滑的的口中,又把我的舌吸她的嘴翻,我一手隔著透明睡衣握住了的乳房,不的搓揉。「孩子…,停一下,快不能呼吸了」我的嘴唇,但是仍在她的上到吻著,吸吮著她的脖子,耳朵。「嗯…,嗯…小俊…你…好…嗯…」在我耳喘著。

我把手往下移,摸著的臀部,隔著睡衣感有不足,於是我偷偷解睡衣的,睡衣即滑落。我又把手往前移,於到了的禁地。隔著,我的手整在的上面,回的弄。「啊……嗯…小俊……」我低下,解胸罩,含住高挺的乳,左右回的吸吮。

「啊……你…你好……」的淫浪,更是我。我躺在沙上,在光下,凝著美的身。

「俊…你在看什啊…羞死人了…」

「,你真的好美,我死你了。」

「你,都不得我一月,受了多少煎熬,你木。」

「,我不是有感受,只是…我是母子啊…我在不敢往方面想。」

「唉!我也很予盾,那天你救了我以後,我不知道什…已法自拔了…後然知道了你是我的子,可是…的你的感情…已…超出了母子之情了,你知道?…可是…我又不敢…都是你啦…木…」

「你知道?我些衣,都是你的每一件,都想穿你看。」

「,我知道,你受苦了」我吻了一下的。我拉著的手,隔著在我的具上,即用整手掌握著,弄著。

「俊…你的…好大…」

「喜?」

「你……」起手假要打我的子,嗔的模,像情初的小女生,更我了。「小俊,都被你成了,你呢?」我快的去衣服,只剩一,「公平了吧!」主伸出手隔著握住我的具。「小俊,我好次都想摸摸它,可是…」「我解,。」的拉下我的,已青筋的具,蹦的跳了出。「啊!」大眼睛,「好大……比我想像的要…」

「,已後它只於你一人的了」「小俊…」嘴,把我我具含了去,用嘴回的套我的具,口中出嗯嗯的足音。「嗯…………好…你好棒…」「孩子,你的真的好大,的嘴都快塞不去了,」完又含了去,彷要把它吞肚子似的。感受在太舒服了,我把的身了,我的嘴可以到她的。

很柔的任我,嘴一直的的具,好像怕它跑走一。隔著薄透明的水色蕾三角,我摸著已的部位,因而流出的淫水,已了中那裂。原本已三角露出的些毛,在更是整片出。我把嘴的,用舌舔著那。「嗯……嗯……」一含著我的具,一舒服的哼著。

「,你舒服?」我拉她三角著的部份。

「嗯…,你好,…哦!…好子…喜。」的。於,我看到了的,中泛出的黏稠淫水,透了那件三角,也透了密的毛。

「,你好美。」

「俊嗯…它以後…也都是於你的了。」

我舔著的小穴,用舌那,舔著核。

「啊…啊…俊…好子…你弄得我…好…好舒服…」忍不住身,狂的吻我,一手仍不停的套弄著我的具。

「好子…我要…」

「,你要什?」

「你……明知故。」

「我要你嘛!」

「不要,人家…不出口啦…」

「…我之不需要有什忌了,是不是?想什就吧!」

「可是…哎呀…不出…羞死人了」

「嘛!我要」

「我…我要…」

「要什?」

「我要你……我」

「你什?」

「你死了啦!欺。」的捶打我的胸口。

「,你要出,我之才可以完全的享受男女之的趣,怕羞,,告我,你想要什全都出。」

「小鬼,你…的是有道理…我」我吻她的嘴唇。

「俊…啊…我不管了…我要你用你的具,…插的小穴…乾…用你粗大的具…插的小穴…」一口完,已羞得把埋在我的胸膛。我上褪下的三角,哇!整已完全的呈在我面前。

我抬起的腿,它,在看得更清楚了,黑色的毛下面,唇已微微翻,淫水正汩汩的流出,我握著的具,用抵住的小穴,回弄,仍不得上插入。

「好子……不要再逗了,快…插…我…」

我再也忍不住,的唇,推了去。

「啊………你的太大了…要…」

我著淫水的滑,推了一。「啊…」的全身得。於,我用力一推,把具全部插的小穴面。好棒,的小穴好,暖的肉壁,的包住我的具。

「啊…好…好美…好子…於你了…你於我了…想要你…我…想了好久…啊…永是你的人…小穴永只你…只我的子…啊…好子…你…喜你我…吧!…」整解放了,已有了常的忌,底的解放了。我更加力的抽著。

「嗯……喔…的…你死了……好…舒服…再…快…」我索性把的腿架在我的肩上,把她的抬高,深,快慢的抽送。「喔…子…你好插穴……要投降了……啊……我…再我丈夫…好子…我要…我每天都要…都要你我…是你的…啊」的淫浪更刺激著我,十分去,我身上都已被汗水透了。「子…快不行了……你好害…好穴…快被你…死了啊…快…快…快出了……」我已心完全我死心塌地,所以一直忍著,不自己射精,一定要先出,我快速的刺。

「啊……快…快…我要…啊……啊……」一高呼後,於出了。「呼…好子…好爽…好舒服…你插死了。」我低下吻她,狂的著我又吻又。「俊…你好害…怎不身?」「,我要留著多你次。」「你……好喜…」「,真的,舒不舒服?」「用,你看,的小穴都被你翻了。」我低看看的小穴,果然整唇都翻了出,粉色的穴肉著白色的淫水。

「,不起,痛?」

「傻瓜,很舒服,被你插得都上天了。」

「,我好你。」

「也好你,整身都你了,你以後要怎呢?」

「我…我要你快,只要你意,我…每天都要你。」

「好子,好高,可是不要把身弄了。」

「,我是你生的,是於你的,只要能你幸福,怎我都意。」

「好感,什都不管了,你是我的子,也是我的丈夫。」

「,我抱你去洗澡。」

「嗯!」手著我的脖子。抱起的候,才整沙一大片都是流出的淫水。

「,你看!」

「都是你啦!看!」一手伸出握著我那依然挺,沾淫水的具。

「俊……要?」

「,就要看你了。」

「好,我母子今天好好的相聚,你要怎都可以。」在浴室我洗著小穴,我搓洗具,搓著搓著,突然低下身子,一口把它含口中。

「,你用嘴我洗…好棒!」不手的又含又舔,我有些忍不住了。「,,我想後面插你,好不好?」「整人都是你的了,只要你喜,都你。」著身子,下腰挺起臀部。「,吧,後面乾,十年有插穴了,今天就我痛快。」

著,我的小穴,挺起抵住的唇。

「,我要插去了。」「好…吧!我…的小穴是你的…可以你。」我挺腰一插。「啊!」整根具利的後面插了的小穴。「喔……子…姿好棒……好爽…我以前怎都不知道……嗯…嗯……俊…好丈夫……我…用力乾…要你每天我…好不好?」「…我…我每天你的…我要你每天我穿上不同的三角…用我的具翻你的三角你…好不好?」我著,努力的抽送著。

「然好…啊…那些三角…本就是你的…啊…嗯……我要每天你穿……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