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套

圈套 佚名 11071 字 2020-06-04

本路故事由改

梁玉珊的然是放在幕上,但台正在播放甚目,她全印象。

她的海,正被一她重的所「甚豪近那回事甚趣也有的?以往,他每星期六大回的候,一看我便拉我入房,要我替他吹,然後狠狠地插我一。有一次更,急到睡房也不入,就在房拉下我的子,便後面看我插去。最近莫有,我主向他挑,他也是有神的。道他真的的事情弄到筋疲力,其也不想做」

即,一可怕的念在她中一而「不好,莫非他人在上包二奶不的,豪不是人。而且,我今年只是廿六,貌身材都一流,可得上出得堂上得床,豪怎那些一身土味的北姑迷倒」

她想到,放下手的控器便往睡房跑。

入房後,梁玉珊拉高身衣的,著後的大一古把身上的衣服精赤溜光。

此刻,若有男人在,使不立即向著梁玉珊美好的身材致敬,亦吹口哨一香。

三十四寸的乳房,挺而不,肯定不超二十五的腰,扭起,那男人不魂?有那三十六下中央的,卜卜的高高隆起,真如一熟透的水蜜桃,其上的黑森林,密而不凌,今人一便想伸手摸,然更想把具插去情。

梁玉珊一手搓揉看自己的乳房,一手揩擦看粉腿的小丘,喃喃自「豪,甚你狠心,放看具十全十美的胴不,道你想我面出蛛?」

她的中指,徐徐水蜜桃中央的隙。她的呼吸,逐急速起。

地,各了起。梁玉珊急忙把手指拔出,皴起眉

「候,怎有人找我的」

她有中好友及麻雀搭子,卸有一未便摸上的。

她慌忙找了一件晨穿上,前往,原是差送上信。

那是一中型公文袋,面放著一盒影和一信封。

梁玉珊腹疑地拆信封,其的一字著「太太,你的先生不但不是你所想像那老,甚至可是。你若不信,可以看一看附上的影。」

下款署名有心人。

「直胡八道,豪那是」粱玉珊一怒之下,把手中字撕粉碎,忘了去年丈夫第一次提出把具放她嘴巴的候,她也曾用字眼丈夫,只是不起丈夫苦苦哀求,而她又月潮,他宣火,才勉答。

然,有了第一次之後,口子每次上床都此不疲,梁玉珊更不把口交行,只作是情趣了。

她然撕掉字,著不安好奇的心情,把寄的影放影。

幕面一跳後,出了梁玉珊丈夫豪的影像,身上寸全,不但具高高高,被一跪在他身前的裸女看吸吮。

丈夫的裸,尤其是他那具的模形,梁玉珊比任何人都得清楚,然一眼便能看出影的人正是她的丈夫豪,而不是技移花接木。

她得差想拿起茶几上的灰缸扔向,忍不住破口大「豪,你可得起我哇,竟然敢找的女人替你吹」

跟看她便看那貌平庸的裸女吐出豪的具,身俯伏地上,高高起屁股。

只豪略豫了秒,望了望左,然後蹲跪在裸女身後,一手按看她的屁股,一手握住自己的具,向前挺。

梁玉珊更是怒不可遏「你想死,搞些女人套也不用,惹了甚病回的候,我了你。」

她看的,正是丈夫的光棍在裸女屁股中央出出的。

丈夫看自己在外面拈花惹草,而且不做任何防惜施,赤膊上,真刀真和野花肉搏,是任何妻子都不能容忍的事。

然而,梁玉珊所到的,竟然不算是她所最可恨的事,有更今她震的惰在後。

一,出了件器官肉交的大特,上得梁玉珊叫起。

她大丈夫豪的具此刻疲於出的地方,竟不是那女人的,而是另一小洞,一人上最,最多菌藏於其的洞。

插的竟然是那女人的屎眼。

叫一後,梁玉珊望地然跌坐地上,得大大的嘴巴,再也法合上。

好一,她才手掩面,咽看道「豪,我看你了,原你是卑鄙,的,我要和你婚。」

盛怒之下,她想到的大特色不是偷拍所能做到的。

言之,豪在享受吹之以及抽插那女人屎眼的候,最少有一第三者在,拿看影近在咫尺拍

第三者是就是寄盒梁玉珊的有心人

豪甚要找人拍他人屎眼的程,留自己欣抑或公同好

可惜,梁玉珊只著悲啕嚎,去想那多,更有考到丈夫是在非自的情下人拍之可能性。

哭了三分後,她的心情始平下,把掩看面的手放下,瞪看幕。

於丈夫的能耐,梁玉珊然知之甚,她要看清楚自巳的丈夫倒底用甚方式完。

她和豪都是在大家庭大,同不喜孩子,只想二人世界,有生育女的念。

她不吃避孕丸,因恐怕有副作用,他不喜戴套,得形同隔靴搔。

所以每次快山洪暴,他就拔出,射在她肚皮上。

直到後她喜上吹玩意後,他才改方式,拔出具後,上塞她的嘴巴,情宣。

一些女,梁玉珊得知男人的精液一也不,而且含有富的蛋白,所以她不但意丈夫在自己嘴巴射精,毫不浪地全部咽下。

他女人分享那只有她才有格享受的精?

果然不止所料,豪拔出他的具了,只是濡濡的,不看明。

那女的亦快身,嘴巴大,丁香吐,似是等候看豪把具放她的嘴巴。

然而,豪有做,只是握看具她的嘴巴,快地捋。

一股奶白色的液射出了,有些在那女人的上,也有些落在她舌上。

那女人一不,活像一靶子。

直到豪射完,她才上前,替他舐。

就在,面消失了。粱玉珊正想按停影,面又出了。

梁玉珊登一念「莫非良心的梅二度?除了新婚那月之外,他每次都只一次,射了出之後便呼呼大睡,女人到底有甚吸引力,能令他完又,道因才只走後,不曾登堂入室做正本?」

她又看丈夫的具了,同是堵塞看那女人的嘴巴,不是半半硬的。

面看,豪是好像一狗那四肢看地趴在地上,而那女人躺在他大腿之,仰起替他吹。

真不,甚不舒舒服服的躺看那女人伏在旁口舌之,而要那辛苦那尊地扮狗!

她即有答案,得比才看丈夫的具插那女人屎眼之要猛烈得多,手上拿看的影控器亦掉在地上。

豪的嘴巴竟然也有著。

那女人的胴正躺在他大腿,他忙些甚,道有另一人在

不,正是有第三者在,可不只一男人。

豪的嘴巴,和他胯下的女人一,也是著一根具。

他正在仰起替站在他身前的男人吹

梁玉珊了,差些把在中午所吃的西出。

然而,她即看丈夫的神色好像有痛苦,不禁道「有此理,重享受很辛苦?哼,太了,你在太份了!」

她口中所份原不是指丈夫替男人吹,的好的男女主角原不止三人,有第四。

第四主角,也是男的,正蹲在豪身後,按看他的屁股不停看腰肢,他的具,正在豪股乍乍。

男人,正在抽描看梁玉珊丈夫豪的屎眼。

梁玉珊再也看不下去,按停了影,呆若木,一片空白。

於,她的回正常功能了,想到「署名有心人的神秘人到底是甚人?他甚有一盒的影?道是他拍的有,他寄盒我有甚用意呢若是勒索,他寄豪才,莫非他想我夫的感情?」

想著想著,她愈想愈得最後的一假最合理「了,有心人一定是那女人的同。他不知用甚手段迷惑了豪,引他走上歧途之,沉迷同性玩意。他拍下盒影寄我,就是想刺激我,想我主豪,他就可以肆忌的在一起,那女人做了他的老婆,男人做他的情夫。他的最目的,然是取豪的。」

梁玉珊推然合情合理,但是,他若心一看那牛皮公袋,便是由香港寄出,而影上出的男一女,一看便知全是大人。

亦即是,有心人是香港人,或者是巳了香港的大人,或者影所有的人都在香港,套精彩片段是豪回到香港拍的。

若能想到一,梁玉珊便知道事情非她想像那。

她跟看想「哼,我偏偏不你如以。但是,我怎做,捉住豪清楚?不可以,不是逼他和我牌嗯,是作不知,看他有甘表示。哼,怪不得他最近趣和我做了,原他上了插人屎眼及人插屎眼。玩意真的今人迷的?」

想到,她忍不住好奇,按掣播放那盒影。

站在豪身前的男人,具已吹得又硬又粗,豪的嘴巴抽了出,看得玉珊目定口呆。

她一生,只曾有豪一男人,其他男人具起的模,在想不到男人的具分大。男人的具,就比她丈夫的西足足了一。

不知怎的,梁玉珊竟然想「雄,若它插上一,肯定快活得要死的」

就在,抽插看豪屁股的男人,亦拔出他的具了,但尺和豪差不多,看他和豪是於普通尺,另一是巨型。

豪站起了,原他的具亦已那女人吹到高高起。

三男人,三起的具,但女人只有一,他怎分配莫非三具同插那女人身上前後上下三洞?

梁玉珊只那本在她丈夫豪身後活的男人首先躺了下,硬蹦的具一柱擎天地高高五立著,腿八字。

那女的,即蹲在他腿,用略揩抹他的具,再用口著吸吮了下,便跨身而上,而易的把那根高高扯起的具整吞噬,一分不剩。

她具後,便伏在那男人身上不,又又大的屁股了起,似是有所等待。

另外的一男人,拍了拍豪的膊,首示意。

梁玉珊即看她的丈夫木表情的走到那女人身後,一手按著她的屁股,一手握著具向前挺。

一,梁玉珊便清楚地看她丈夫及那男人的根具已分深深的插那女人的屁股及,一往下抽插,一向上挺送。

地,面上方又出一具,比正在那女人肛活看的根都要大得多,得紫的茹形大正地抵看豪的屁股。

梁玉珊上得具正是早之她丈夫在嘴起地吸吮的那一根,不禁豪心根酉大,它插了去不屁股也破?」

她即自己的在有多,偌大的,已易豪的屁股。她才想起丈夫的屁股早已在多久之前另外一人插不亦乎,在只是上一粗的具而已,又怎受不。

梁玉珊目不睛的看看面上三肉棒在三小洞此出彼入的情景,心想著

「可惜不看豪的表情,不知道他一插人屁股一屁股人插到底是苦不堪言是妙不可言。嗯,有那女的,根酉同前後攻不知滋味如何?怪了,豪是甚候喜上玩意的甚他不要求我他插屁股?即使我不方便他那天,也只是要我用手用口替他解他嫌我屁股不大不不好插?怎呢我的屁股起比淫大得多了。」

梁玉珊思潮起伏,逐由各人下身移到前面,成那女人的面部大特。

只她媚眼瞄成一,嘴巴得大大的,不吐出舌舐嘴唇,也可以看出她此刻陶醉在中。

不知怎的,梁玉珊此刻竟然半分妒意也有,在想看「婆娘不知是豪插的她舒服是另外那男人嗯,若豪今次回的候要插我的屁股,我又怎,他是不」

她所看的惰景在一比一震撼,令她忘丈夫此刻是在毫防措施之下以身犯,真刀真的插不知甚身份女人的屁眼及一不知何方神的男人插入他的屁股,一人都是疾身,不後果堪虞

就在,又有一根具出了,一出便硬蹦蹦的,是短的可,易那女人整嘴巴。

而且,那女人只是著根新具吸吮了不到一分,嘴角便溢出奶白色的液,面亦同消失了。

梁玉珊把影取出,正想找地方藏起之,了起。

「玉珊,最近友豪有甚?是不是在股市了很多」

打的,是梁玉珊丈夫豪生意上的合夥人,也是他夫地多年好友占士。

事上,梁玉珊有嫁豪之前,占士也是她的追求者,只是梁玉珊得占士比不,最後了老得多的豪作生伴。

「占士,你甚,最近豪很不妥」

「是的,最近他日心神恍惚,而且晚上很多找不到人,手提也掉,早上著他的候一副宿醉未醒的子。他人老,找知道他不花天酒地或金屋藏,但有疑他在股票市了很多,晚上躲起借酒消愁了,我也曾他,他只是支吾以不肯出。」

梁玉珊心想「我倒希望他是因炒股票弄到今日田地,充其量欠一些了,如今人拍了些核突影,也不知道有甚後果。」

她口「占士,你放心吧,豪不炒股票的,不因了大而擅自挪用公司的金。」

「我不是心,只是心他一想不通做甚傻事吧了。」

「占士,你在那」

豪生所以在,而占士,常中港地跑,所以梁玉珊有此一。

「我在香港,完一大客。」

「好了,可以上我家一趟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和你商量,正好就是於豪的。」

「然可以,我上。」

大半小,占士便到。

不外型或才,占士都比豪得多了。

年梁玉珊占士取豪,令到他的人大跌眼,有些好事之徒更私底下一定是豪那比占士大,所以能得美人,不知道在婚前,豪老得梁玉珊的乳房也不曾摸。

婚後,梁玉珊也普多次自己到底有有。

疑,他的婚姻生活很定,可惜是太平淡了,性生活也乏善足。

老得可的豪,直不懂得情。

每他有需要之,便伸手她的睡衣,沽一味搓捏她的乳房,然後光衣服上,他具放械式地抽插,宣後便倒大睡,有情,有花式,平淡得好像喝白水,她才在影所,直有天之。

直到豪及占士合在大,情才好。

口交,隔山取火追些玩意,都是候始的。

,她深信丈夫,他不拈花惹草,所以有想到他些玩意是一些不三不四的女人身上回的,然更想不到他做出影上的行。

「玉珊,到底生了甚事」

占士一便挽看梁玉珊的手臂,地。

「我也不清楚,所以才找你。

有人寄了一匣不堪入目的影我,你先看看吧看後我才研究一下到底是甚一回事。」

人走到沙肩坐下,梁玉珊把那匣影播放出。

占士的色,看影容展得愈愈凝重。

整匣影播完之後,他眉地道「我早已看出豪有些不妥的了,只是想不到他成,更想不到他和人混在一起。」

「占士,你夥人?」

「我怎他我只是知道其中一男一女是甚人吧了。那女的,是在卡拉OK工作的三陪女郎,只要有,甚也肯做。豪那男人,是退役武警,在做了一有力的黑道人物的跟班。另外男人不知道是些甚人了,大有可能是他的手下。豪真蠢,一人在上面生活苦,逢作可厚非,但怎能些人把程拍下的不他有可乘?」

「夥人甚要把匣影寄我若他目的在敲,豪才是嘛,道想我看之後,一怒之下和豪婚,女人做他的妻子?」

「不是目的,就算你真的和豪分手,他也不娶女人的。上你是男人,你娶淫女人」

那女的,同一用自巳身上三洞穴容三不同男人的具,淫其已不足形容,那男人在知情下仍然娶她除非嫌有帽戴不舒服。

「若不是了,那是了甚?」

「我也猜不出,但我所知,退伍武警的老不但力大,而且很,甚事也能做出。」

「那怎占士,我在又心又害怕,你快我想法」

「放心吧,玉珊,我若不你,你唯今之,我先要回去一趟,弄清楚到底是甚一回事,再想法解。,你要假甚事情也生,千不要豪知道你收到匣影,以免他一羞愧想不通,做出傻事。」

「我知道了,你一有消息就上通知我,我那久。」

「玉珊,我要你一唐突的,希望你不要介意,豪平有那待你我的意思是他有有玩你的屁股」

「不起,我不是有心探你夫之的房秘密,只是想知道他一直有嗜好是那夥人引入歧途或甚至迫他做事惰。」

「我明白。不豪曾多次我的屁股又又大,而且近月很喜後面,很可能他早有念,只是不敢向我提出要求。」

「我就大清楚一二了,很可能他意之中向人露了心,人有可乘,下一圈套引他上。你看他才那就熟的作,能容便摸路去的。」

「第一次也好,富也好,我已不介意了,在最要是先把目前解,以後我才追究他我不忠之事。占士,你一定要找忙,我一定好好答你的。」

「傻了,我多年的朋友了,做甚。」

占士,一眼睛盯看梁玉珊高高隆起的胸脯,也不知是否希望梁玉珊日後以肉答他。

心如麻的梁玉珊,可留意到占士的眼神,然亦猜不看他心想些甚。

占士走後,梁玉珊不禁幸丈夫好昨大才回大,有一星期才回。

她一向喜怒形於色,不擅作,在信心在豪面前若其事的假一切都不曾生,如今她唯有希望占士能在日把解。

她知道占士不但能,而且交,只要他意出手忙,有其不的,只是她和豪需要付出些甚代而已。

日後的中午,占士便有到「玉珊,事情比我想像中重得多,豪原偷了那熊大款的情,窗事,所以人控制著。」

「就是影上面的女人?」

「不,那只是大款手下花找拍影的,另外那女人比她漂亮得多。」

「他拍影有何目的。要?」

「不,大款的身家比豪和我加起多要多上倍,又怎志在小。我已透一有力的朋友和他判了,但他怎也不肯要怎,只是表示有商量地,但是要直接和你件。」

「甚,他要直接和我件甚事候在那?」

「然是在了,他不出香港的,愈快愈好,你若可以的,最好今天便。你放心吧,有我在,有人可以害到你的。人款力大,但不多不少也要些子我的朋友。」

「既然,我上便去。但我不方便回工的,你在那等我」

「不用太急,你一小後起程吧,我在深圳那的火站接你。著,不要心,事有我。」

梁玉珊看不安的心情乘坐火北上,到有精明能,可堪信的占士陪伴她去黑道人物,但不知怎的,她有著一送羊入虎口的感。

出了深圳口,梁玉珊一眼便看西挺,度翩翩,如立群的占士,一笑容的向她招手,於是急步上前「占士,看那人我怎?」

「不用心急,去到酒店才吧。」

半左右,他便到深圳,了一豪放客房。

入房後,梁玉珊「酒店是那人指定的」

「然不是,是我的,在大酒店,他不敢胡。等他到後,且他有其要求,若不太份,可以接受的,便答他吧。到底是豪玩了他的女人,理在先。若他的要求太份,也不要一口拒,把面弄僵,惹起他的火以後便。量拖,冉我那朋友和他。知道」

梁玉珊。

占士跟看便打了一「,我是占士,太太已到了,我在三一六九房。」

收後,占士公事包拿出一瓶拔地「他大在半後便到,看你心慌慌的,是喝一杯酒吧。」

梁玉珊接占士的酒「才你甚呼他做,你不是他是黑人物」

「不,他做的生意是不光的,但的人很喜名,通常弄一家皮包公司,即是我所的空公司,替自己弄甚董事,理的炫耀一番。」

那到的候,梁玉珊和占士已喝了差不多半瓶拔地。

在分酒意下,梁玉珊只得猥得只像小人物,衣不身,眼神不定,毫一黑道大哥有的。

不,最今她放心的是,只是自到,有同手下,使他有甚不企固,身形健的占士,易便能平。

色迷迷的打量看梁玉珊道「我在不明白,你老公既然有漂亮的老婆,甚要偷我的女人」

有了酒意,再加上毫人之威,梁玉珊根本不把放在眼

「不定其是你的女人偷我的老公。」

心想著「女人跟看你,不偷也才怪。」

,占士悄悄捏了她手臂一下,她才猛然想起不能怒,忙道

「不,不管是偷,我老公玩了你的女人,怎也是他不,你吧,要多少」

冷哼一道「老子有的是,稀罕你的,若我要了你的,不是看眼睛做王八?」

梁玉珊道「那你想怎?」

道「本,最公道的法就是,你老公玩了我的女人多少遍,我便玩他的女人多少遍,就也不欠,也不吃。」

梁玉珊登色一沉,心暗「休想,你蛤蟆,也敢妄想吃天肉」

即咳一,清了一下喉,道

「但是,如今既然有大哥及大哥出面替你老公求情,我若持要操你,那就未免得我太小器,也不他位了。」

他口中所的大哥,梁玉珊知道就是占士,另外的一大哥,可能就是占士那位有力的朋友,下便道「你大量,。」

「不要快我,我有件的。你知道,我走江湖的,最重要是面子,若我就此一勾而不取回任何彩,今後我怎能在我手下面前立威」

「,你亦已玩了我丈夫,取回彩了」

「若你老公是我手下折得苦不堪言,勉可以是。但是,你那匣看到的了,他是那的投入,那的陶醉,直比任何人要享受,只算是戒,怎算是彩。」

「那,你想要甚彩」

「太太,我也不抹角了,你老公我戴帽,我不自造一帽回敬予他,也要一看你人操的模」

梁玉珊上之一愕「你要我夫看你的做你看」

心道「伙真,自己不做也要看人做」

「呸,你老夫老妻,起毫激情可言,我才趣看。何,我的目的是要你造一帽你老公戴,至於你的夫嘛,你可以在我手下任意挑遴一人。」

梁玉珊毫不考便答「不,我不能接受你件。」

「你不接受也得接受,否你老公不但身名裂,甚至因搞男女而坐牢,你也知道我有充份的。喔,我明白了,你不接受,皆因你自恃身分,不屑和我的手下。吧,你可以和大哥。以我看,你登,甚至比你和你老公要登,起一定擦出火花。」

梁玉珊不期然目占士意,但他露一副奈的神情。

梁玉珊考了片刻後,毅然道「好,我答你,就和先生一次你看」

占士上道「珊,不可以,我不可以做出不起豪的事!」

梁玉珊道「占士,事到如今,你要拘泥些小,道你忍心我人糟塌占士,我!」

占士在豫著之,梁玉珊已手解他的。他一道「珊,你不如找一豪不的朋友吧。」

口然,有制止梁玉珊拉下他的把他的具掏了出。

梁玉珊占士的具不在作,比她丈夫或那匣影任何一人雄得多了,一旦勃起,最少也有六七。

,笑道「大哥,真有你的。我那女人真的是有眼珠,要偷也偷你真正男子才是嘛。大嫂,浪了,大哥吹一吹吧,他心存著介蒂呢」

事到如今,上珊已退之地,而且,她也曾多次替自己丈夫品,玩意抗拒感,下毫不豫,俯下便把占士嘴巴,吸吮看。

只片刻,梁玉珊便占士的具在她嘴巴急速地膨,是那的,是那的粗,抵看她咽喉深的感受,比和丈夫品猛烈得多了。

占士也亦已地,把心一,一手按看梁玉珊的,另一手她的衣服,熟地解她的胸,摸她那一直以引以傲的乳房。

梁玉珊只得占士的技巧比她丈夫高明得多了,尤其是他的手指,直魔似的,易便能捻到她的乳硬,她的腿之亦濡起。

占士跟看按看梁玉珊部的手,徐徐往下移,最後她的裙子,把她的扯下,不急於把手指插入她的,只是在近徘徊,揩擦她的唇,核。

然追,亦已教梁玉珊受不了,和她丈夫直法相提。

此刻,她只得好像有爬行,奇比,亟一插。

她已忘了房中有一在,把占士的具吐出,抬起,意情迷的道「占士,我……好好的插我……」

占士手把她抱起,走到床上放下,也不替她衣,只是把她的下,要她背向天打伏在床上,然後掉自己的下身衣物。

一,粱玉珊才猛然醒房中有第三者,而且就在她身前不,但她之泰然,因在角度下,既看不她的,也看不她的乳房。

即,她便到占士又大又的具正徐徐插她,是那的粗,直要把她的破,今她悄不自禁地呻吟「占士,死我了……喔,好舒服。」

大的具,於整根插了去,梁玉珊只得好像有一根了的棒插在她的心,牢牢地著她的花芯。

占士露神秘兼得意的笑容,於仲梁玉珊衣服,各抓看一又滑又嫩的乳房,起腰,挺著具,一下接一下的抽插,愈插愈起,插的梁玉珊由呻吟成叫嚷「哇,快活死了,大力,插死我吧,插爆我的穴吧……」

坐在一旁虎耽耽的若睹。

直至此刻,她才知道做回事是那的快活,疑她丈夫插她的候也舒服得很,不及那震憾。

占士每一下抽,都地撞上她心坎,把她的魂魄也撞了出。

「喔,不得了,占士,我好像要撒尿了」

不知高潮何物的梁玉珊,竟然以在人有三急。

「撒吧,意撒吧,不要忍」

但是,梁玉珊甚也撒不出,只是忍不住全身抖,的肌肉急速抽搐著,情不自禁地大嚷「美妙死了,占士,插我,大力插我……哇……」

跟著全身一,把在床上不迭喘息。

「大哥,不要停下,插她插她屁眼……」

梁玉珊登一,吃地回「占士,不要,我不曾……」

占士柔道「不用害怕,不很痛的,很快你便知道比走前面要刺激,要快活。」

梁玉珊即占士已拔出具,跟著用的抵看她底屁股中央,忙道「占士,不要,不要嘛……喔,死我了……噢,不要插快,慢慢,我受不了……」

於,她感到占士的小腹著她的臀部,而那根火棒深深地插她,好像抵著她的心,得她透不,也得把她的屁股一分二。

跟著,火棒始了。

但很奇怪,起初然地抽插,已令她一一地痛,只是可以忍受下,但到了後愈抽愈起,愈插愈大力的候,她反而不痛了,更有看一以言喻的快感,比插前面要震撼,她的高潮也因此的更快,得更猛烈。

她的魂魄再度附,挺起粉臀迎接一浪接一浪的撞,猛地不知何站在她的身前,而且半子,握住具一下一下地捋。

她一眼看的短小具,便出是影最後亮相的一根,亦即是塞那女人嘴巴不到一分便射精的一根。原就是拿看那人,貌既猥,性器又短小,而且只有一分的能耐,怪他的女人要杏出了。

地,她想到「甚他要跑到我身前他不是要我替他含微不足道的小西吧?」

念,小西已爆,的梁玉珊一都是精液。

就在,她深深插她屁眼的突然暴起,忙急速粉臀往後挺,即有一股流激射她魂肉深,得她通舒。

占士拍了拍她仍然高的屁股道「你先洗澡,我送往坐。」

梁玉珊躺存浴缸回味著占士撞得高潮迭起之趣的候,占士在酒店大堂上把一票交「你做得出色了,有,我一定介你替香港的影公司拍!你要要的具增器,我下次你回。」

蒙在鼓的梁玉珊,不知一切都是占士在幕後策,在他回的候,赤裸裸的他「你可以再我要在有的境下和你痛痛快快的做。」

占士笑的更得意了「你要做多少次都可以,,先替我吹。」

著,一手便梁玉珊的按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