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拍AV片傳記

美女拍AV片傳記 佚名 7030 字 2020-06-04

色情影的普遍流行,我一很好的路。我和朋友合作拍部性打真的影之後,不日常生活,而且也有了自己的影室。我得不能老是拍那些公式性的材,有一些比清新的精彩的故事,而在故事情的需要安排各式各真的男女性交面,足支持我的。下面是我拍av的介。林雅把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地下,直至一不,然後走入浴室。

我用影著林雅由到瞄了一趟,在林雅的乳房和的部位作了大特的拍。

之後,林雅抹乾身上的水,穿上睡衣回到自己的房,便光衣服,一不地躺在床上,因林雅要付粗硬的大具插入她道的大特,我便停拍,林雅在她的道注入一些滑。一被比流,二具抽出的有光。

我於忍不住上去把林雅抱住。

我在林雅的部摸了一把,笑道:「哇!好多毛呀!」的林雅目,任我在她光的肉上下其手,任意薄。一,我林雅仰在床上,手把自己身上的衣服全部去。露出一粗硬的肉棍,赤地向床上的林雅去。

林雅非但有躲避,反而舒腿迎接。我在她上面,粗硬的大具在她毛茸茸的撞了下,便插的肉洞去了。林雅粉腿高抬,手抱著我。任粗硬的大具在她的道抽插。

她已投入在中,嘴「依依」地哼叫著。我把器的近,真地拍她的表情,也拍下了粗硬的大具在毛茸茸的中深入出的大特。

我的具比我要一,在男人中於比的一。林雅的道比,昨晚我插入就已得到底部。在被我的一,更加是唇都凹下去。

我在出精液的一刻,臀部的肌肉烈地抽搐。我慢慢把具抽出,我拍林雅的盛精液的。我射入的精液很多,我,林雅的肉洞立即冒出大量白花花的液。

真是不肯自己手光衣服,每次的拍程中都要我自出手把她得精赤溜光。不,我的具一插入真的肉,真就彷另外一人似的,得又,又淫。

次也是如此,我赤地趴到真身上,把粗硬的大具入真的小肉洞,她如至般的把我抱。

我甚至感出真的道在不地出淫液浪汁,使我的具抽送逐滑。我的具停在在真道抽送,不手地摸著她一白嫩的乳房,真望著我,的地包裹著我的肉棍。她的道一一的,就像她有用嘴吮吸我的具一。

在的,真下面那口的吸功比上面那口的吸功要巧妙。我可以完全不必心她的牙弄到我的,需一也不地把具插在她的道,就可以享受以逸代,毫不力舒服至到在她肉射精液。

我手摸真的粉臀道:「你肉洞真好玩,就像一小嘴似的吻得我舒服了!」「上次我月,你要我你塞我的嘴玩,弄了我一嘴精液。我被你的大具得差透不,好把嘴精液都吞下去了。你呀!真是透了!

你我的屁股眼都要去!」真著,使收道,把我深深插在她肉洞的大具狠狠地了一。

「凡是和我相好的女人,我都想法玩她肉上三可的小肉洞眼的,你也不能例外呀!」我嘻皮笑地道。

「在是你吃我嘛!」我著,也把插在她道的具了一。

我笑道:「其我最喜是玩你的,其他的是和你玩笑而已,你伏在床上,我後面插去玩到射精好?」真了,我把粗硬的大具退出她的肉,真便乖乖地翻身伏在床上,昂起肥白粉嫩臀部,我把粗硬的具後面往她的道塞。

真地叫出,我也著她欲仙欲死的呻叫中在真的道射精了。接著我抱一起躺在在床上。

片拍完,真急著去洗,她用巾住,就穿上衣服了。

另外位主演仟汶和文慈在一看得淫勃勃,她我那粗硬的大具特有趣。了好我,把到我的下,伸出舌舔弄著我的。

一又流把具入小嘴舔吮。我被她玩得火高,直忍不住要把她按倒在下面狠狠地抽插。

念一想:不如以制,以享受另一被的趣。

我的具已被仟汶和文慈舔吮的得麻麻的。就在文慈把吐出,仟汶含入嘴,精液突然出,仟汶著,可是已了,大滴的精液在她的俏上。

文慈,把仟汶上的精液舔食了。仟汶的小嘴像小孩子吃奶似的,地含著我的舔吮,把我射入她喉的精液吞食下肚了。她吃下了我的精液,就依在我的身旁。

文慈著我微微的吮吸。果,我射精之後的倦意也全被她吸走,肉棍又粗硬地挺立在她小嘴。

我示意文慈上套弄。文慈迅速跨上,把我粗硬的大具套入她的。可是我用手指挖挖她的屁眼,叫她要用那洞眼套弄。

文慈滇道:「屁眼都要去,好痛的,有什好玩呢?」可是,文慈是一,一在她的肛了一些涎沫,然後扶住我粗硬的肉棍地她的直。

文慈眉,上出不堪消受的神色。文慈道:「你肉棍在太粗了,玩我的穴就很受用。入我的屁眼可就太了呀!」我笑道:「那你先歇一!」文慈了,我的具退出她的臀洞,在我的身坐下。

仟汶立即跨上,熟地把我那粗硬的大具入她的臀洞。接著仟汶我粗硬的大具她肉退出,像一地伏在床上,把雪白的大屁股高高地昂起。文慈到仟汶,也照子在她身好了同的姿。

於是,我便跪在她的後面,把粗硬的大具流地插入她的臀耍。

後,我便在文慈的屁眼射了精,射了一半的候,我忙文慈的屁眼抽出具,接著塞仟汶的嫩穴,我大叫著在仟汶的道射入剩下的精液。

接著演安排拍下一的,我付著不知疲倦的仟汶和文慈,倒得有吃力。

因我插入了她的屁眼、道且射了精,好在仟汶和文慈很主,我能保持著金不倒的,她在我身上套弄就行,不至搞得我精疲力。

次我也有再往仟汶和文慈的肉射精,是任由她自己套弄得欲仙欲死,小肉洞淫液浪汁溢而停下。

演叫停,定格在她的流汁的蜜穴,拍成功。仟汶和文慈悄悄起身,所草草收拾她被灌精液的小肉洞。

我把林心如推倒在床,林心如半推半就的我光身上的衣服,露出雪白嫩的肉。我的具立即勃然而。粗硬的大具打一般地把我的子起。

我迅速地把自己精赤溜光,然後到林心如的肉上,把粗硬的大具往她的就要插下去。可是林心如地大腿合著。

我的具又粗,大大的。不能易地插入她的道。又因林心如的部光毛,所以我的具是插在她幼滑的大腿,就以已塞她的道而地抽送起。

林心如把自己的腿分,林心如伸出的手,捏住粗硬的大具。把自己的道口,低道:「你西好粗!不知我能不能受得住,你可要慢慢啊!」我慢慢地把具去。林心如光毛的大唇被的向,地入道。接著粗硬的肉棍慢慢插入林心如的肉。

林心如的腿高高地起,量著。一玲白的上,趾全部肉地向心曲著。小嘴也著呼呼地喘,看子她正在量容我粗硬的大具她那具窄道的充填。

我得林心如的道在太窄了。我把粗硬的大具整塞去後,就不敢然抽。林心如的小肉洞受到大肉棒的填塞,也很快激起了。

她的道源源地冒出淫水,使的道得到稍微弛。我慢慢把粗硬的大具抽出一,又塞去,我得已比,便抽送起。

林心如第一次被粗大的具入她的肉,她既感到稍微有痛楚,又得特刺激和。不我玩她的招式似乎比笨一,因此,她叫我先把具拔出,下床站在地上。等她在床沿好姿,再用手握著她的,把粗硬的大具重新插入她的道抽送,告我花式叫著「子推」。

我插入的候,林心如雪白嫩的唇也被凹去。拔出,把道嫣的嫩肉也被出。我於在林心如的射精了。

我的具退出,林心如的肉洞剩了乳白色的液。我本人最欣景,特是林心如的含著精液就更加淫糜人。演在一特吩咐林心如把肉洞收了下,拍一下她蜜穴精液外溢,流在她雪白嫩玉腿上的。

徐若只是才懂得了男女之性的事情。在要她拍色情片,眼看一活生生的男人在她身尺的地方赤身裸,不禁看得她芳心。

尤其是到才的拍面,白花花的精液我的出怒射到女主角的俏上,徐若的心直要胸腔跳出。我的拍了,我演一到外地旅的情,我已熄睡了,徐若翻覆去睡不著。

她不禁伸手去弄自己的乳房和。可是不摸可,一摸之下,便起,哼出自己都不知道。

我了一笑,接著我叫徐若伸手。我把她白嫩的手摸玩了一,然後粗硬的大具去,她握在手心把玩。

我的具自育成熟以,尚未被女性摸。此刻一徐若的手握住,立即又硬了不少。

徐若第一次摸到男人的具,也心跳手。她地把手的肉棍套弄了一,我便得麻起。

我低徐若道:「哎呀!不行了,你的手真是太利害了,我就要射精啦!」徐若的手有停下。她急促地套弄了下,我的於火山暴似的在她的手射了。白花花的精液了好高,然後滴落在徐若的手背和我具的周。

我忙用巾擦拭,徐若把手去後,道:「才舒服?」「然舒服啦!」徐若著我的手,把一肥白的大乳房去我玩摸,又我摸她毛茸茸的。

徐若被我摸得心煞。我地抱住徐若,手把徐若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地下。徐若本就穿著睡衣,三下便已一不了。

她然不能算是城,也甜美可人。白白的珠玉,胸前一的乳房又嫩又白,小腹下三角地的毛密簇。

我迅速除去身上有的一件,赤地著徐若光的肉躺到床上。徐若伸手握住我的具,的具慢慢地在她白嫩的小手膨粗硬起,我趴到她身上,挺著粗硬的大具往她道口就要插去。

徐若忙出道:「我男人玩哩!你可要一,不可太莽!」我道:「不如我在床沿玩吧!你向,躺在床。我站在地上,著你的腿小心地插去。」我握住徐若一玲的小,高高地起。粗硬的大具向她的去,把在徐若的道口,地去。徐若眉微,得有些痛苦,可是我已是箭在弦上。

我用力一,徐若的嘴一,不敢叫出,粗硬的大具便整插她小的道了。徐若手推著我的小腹,像是不堪承受。

我也有立刻抽送,把小腹抵在她的部。把粗硬的大具深深插入在她的肉。接著徐若的腿在自己的腰,出手去摸她一白嫩的乳房。

了一,我得徐若的道逐滋了,便慢慢地始抽送。我那粗硬的大具一次又一次徐若毛茸茸的肉洞拔出,直到剩,然後又根插去。

最後,我在徐若的肉上,屁股一一地抽搐著往徐若的射精了,完事後,我徐若的身,徐若劫後桃花似的一也不地躺著,一白雪雪的大腿分著,嫣的道口冒出白白的液。那精液的然是我射出的了,哈哈。

下一我希怡、李珍拍真照。希怡被我光後,她小玲的身段得非常迷人。特是她的部是光毛的,瓣卜卜的白嫩大唇著粉色的肉的一核。那美妙的使得我眼睛之一亮。

李珍一肥白的乳房著她的t恤去而跳了出。她的奶很大,彷粒的葡萄。小腹下著密的毛。

我她道:「位美人,不介意我拍出浴的吧!」李珍回笑道:「不介意,你管便吧!」她浴室後,便站在浴缸互相替方水和肥皂液。我也趁拍下香的出浴玉照。

李珍地我招手,笑道:「你也一起呀!」我放下影,三下手光身上所有的衣物,赤地跳近浴缸,把左右抱著赤裸裸的娃。把一手分摸她的乳房。

李珍也伸手摸我的具,她笑道:「怎你不硬起,道我你不吸引力?要是我老公,一我光衣服,立刻就硬硬地起,想入我的洞洞啦!」我笑道:「你位都是漂亮迷人的青春少,怎不吸引力呢?不我做行,都在接女人的肉。所以免比反嘛!」希怡也插嘴道:「的也是呀!你要是一到女人就硬起,不是太忙了。」我笑道:「可是今晚我倒是很有趣跟你忙一晚上。不知你肯不肯呢?」我的手摸到李珍毛茸茸的,和希怡光的部,道:「你位的魂洞,一是芳草,一如雪白。我都很喜哩!」匆匆地洗完,我著位活色生香的女人一起到床上。我不停地玩摸著她挺的乳房,我又把手指在她的掏了陶,得人的道都了。李珍的肉洞更是水汪汪的。

李珍弄著我尚未硬立起的具,道:「可是你有硬起哩!

怎可以插呀!」李珍用疑惑的眼光望著我,我微笑地她了。於是,她真的把到我的胯下,嘴唇,著我的。

李珍初次做事,自然不上什技巧。

希怡在一看到,上露出了好笑的神色。李珍把嘴的具吐了出,出了位置。希怡我羞地一笑,遂趴,把到我腿的,嘴我的叼在她口。地用舌一,我的具迅速硬起,接著,她巧妙地用唇舌,把粗硬的肉棍吹吮,快感那遍全身,弄得我比酥麻舒。

我望望李珍,她很真地看著希怡埋於我的胯下。李珍仰躺到床上,分了雪白的嫩腿,出一毛茸茸的肉洞著我。

我也老不客地趴到她身上,挺著粗硬的大具,她那的洞眼戳下去。李珍「呀!」的一,我的已著了她的子。李珍地望了我一眼,一白嫩的手臂把我住。

我活著臀部,粗硬的大具一下又一下地往她的肉洞抽插,拔出的候,她的唇著我的,插去候,把肉棍深深入她道的深。

李珍的道不很窄,也不太深。我的具插到底的候,仍剩下一截在外面。初,我把具的一部份在她的道抽送,後,她的肉洞出水了,肌也弛,我便越越深入。

我明地感到我的在撞著她的子。於,我的根部到了她的部,我的毛混在一起,有在具外抽的候才分得出是的毛。

李珍得叫出,她舒服得身抖著,小肉洞淫液浪汁溢。

我她已差不多了,而且希怡又在旁赤身裸的等著我去弄她。便停止李珍的攻,粗硬的大具由她淋淋的道拔出,抽身向希怡靠去。

女人中,我其是比喜希怡的。然李珍的蛋甜美,一身肌又白得珠玉。但是希怡那的身材和光滑的在太迷人了。

所以我自己安排先在李珍身上作身,然後和希怡一大。希怡我把目移向她,含羞答答地依入我的抱。

我住她雪白嫩的身,先把她尖挺的乳房又搓又捏。然後拍雪白嫩的大腿,地摸白的後,再著大腿一直摸到玲的小。

希怡的肉柔若骨,握在手怪舒服的。

我仔地玩了她的後,又著她的小腿一直摸向她的。其我心是很急著把自己粗硬的大具塞入眼前的迷人小肉洞,可是又罕有的品不手。

我把片白晰的大唇,仔地查看了她的,那粉色的裂,仍然是的肉洞。希怡的蒂要比平常的女人略大粒一。

看希怡一定也是容易的一女人。我用手指尖把她的核撩,她的道收了一下,立刻有一股水她嫣的洞眼冒了出。我再也按竭不住自己的,迅速地到她身上,把粗硬的大具向著她滋的小肉洞插去。

我得她的道又又窄,把我的裹得很舒服。不她的道生得比低,在姿下,我不能把具整的塞去。於是下床站在地上,捉住希怡一玲的小,把她的腿分高高起,然後把粗硬的大具根送入。

我地感到已撞到希怡的子,便始一出一入地抽送。每次插去的候,希怡是不期然地把嘴了,像似我的具不容似的。

我受到她表情的刺激,更加落力地把肉棍在她肉研磨。

希怡的肉洞也源源不地分泌出津津的液汁,使我和她皮肉交磨的地方更加滑。

,我又到希怡性器官的另一,我感到她道有多凹凸不平的腔肉,所以管肉洞水份非常充足,一也有少在她道抽送的趣。

我的抽送希怡的快感,希怡那美妙的道也裹得我的具十分舒服。的肉麻由遍我的全身。

在希怡耳,眸,如如醉的候。我也一股的精液注入她的道。良久,我才把具希怡的抽出。

希怡仍然喘著,道口洋溢著半透明的液。腿不停地抖。

我的具有下。我望望在旁看的李珍,她然我玩了一,又因眼看我和希怡在床交而再度燃起火,她了甜美的蛋目炯炯地望著我粗硬的大具。

我也有她失望,招呼她躺到床,趁有下,迅速把塞入她的。

李珍的道然短,仍然被我粗硬的大具整塞去,抽送的程中,我得滑她的子直插她的肉深,另有一番妙。

同她的道暖呼呼的,我射精液的不但有在她下,反而在她的道更加粗起。

我抽送了一,李珍的小肉洞淫液浪汁溢,她又一次入欲仙欲死的景界。希怡仍然腿垂下,躺在床沿看我在玩李珍。

我望著她那具光毛的,心又起了想用具插她的念。

我李珍的肉,移步希怡那,把她翻了身她昂著雪白的屁股跪伏在床上。希怡被我一弄,我才射入的精液便她的肉洞口了一些出。

但是,我立刻又用堵住了冒的洞眼。希怡的道灌了我的精液和她的淫水,我抽送的候出了「卜滋」「卜滋」的。

希怡被我得醉醉,是地我的具在她淋淋的肉洞出出入入。我玩摸著她的奶,著她的。玩了一,又她的肉去玩旁的李珍,後,我於在李珍的蜜穴第二次射精。

玉卿是二十的媚人的少,我她在忙,在拍床上,也由她床,巾,甚至女主角揩抹精液。肯做工夫的女人,自然是和我有一腿了,要不大家在工的候一起看著男女演赤身裸地性交,不是很不好意思。

玉卿本在我的字做清,我她手非常勤快,才高薪她手。一天上班的候,羞得她乎立刻逃走。了留住得力的助手,收工後,我就半哄半地把她了。

得那一次,是拍一套的片子。那天所拍的片段是三小伙子捉住了一工女工,我把她捉到一可以用皮住手的椅子上行。拍完之後,影棚精液的味。

玉卿著默默地收拾著地,我知道她看才那位工妹最後小伙子玩得欲仙欲死,一定也心了。便在她收拾完之後,叫她坐到椅子上我一道具。

玉卿不虞有,被我固定在椅子上不得。我解她的衣,摸玩她的乳房。玉卿扭身子躲避,可是她手被避